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五章 引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罗安康,在康安市市委书记一职上已经稳坐了近五年的时光,可以说一把手的权威已经完全地确立了起来。但是那是在属下的面前,在杨均义这个省委常委的面前,他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罗安康直到现在,其实还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杨均义今天这到底是唱得哪一出!

????傍晚时分,罗安康刚要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里休息。结果杨均义一个电话就打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当他得知,杨均义的车队已经到了康安市的市区时,罗安康当时都méng了!若不是记得杨均义的声音,而且这个电话号码,也只有领导们知道,根本就不可能有sāo扰电话的话,他肯定以为是谁在和他开玩笑!

????堂堂一位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警察厅厅长,怎么一点也不尊守官场的规则,这下来视察,哪有这个时间,还到了家门口才通知的道理!这不是为难下面人吗?

????可是心中即便是再不满,罗安康在表面上也不敢有一丝半点的表lu。只要他还想在官场上再进一步,那么杨均义手中的那一票,就是他必须争取的。为了这一点点事情,得罪了杨均义,那就不是愚蠢,而是自己找死!华夏的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领导!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位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惦记着呢。

????而且如今虽然化一把手的权威已经确立了起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康安市里他就可以大权独揽,一手遮天!随着华夏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深入,社会上各种各样的问题也都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地冒出头来,没有警察局的强力配合,这社会早就乱了套了。

????而警察系统又是受市里和厅里的双层领导,做为秦西省警察系统的一把手,杨均义的态度,无疑将会决定康安市警察局与市委市政府的配合程度所以,就是为了自己屁股底下的位子再稳固一些,罗安康也不能得罪了杨均义。所以罗安康立即表示将通知康安市的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们,前去迎接杨均义!

????但是杨均义的回答,再”次地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杨均义居然根本就不打算在康安市里停留,而是直奔下面的唐yin县,而且要求他只通知了康安市的警察局局长和卫生局局长一同随行!

????这令罗安康的心里更是有些打鼓,有着一股不祥的预感!

????事出反车必为妖!杨均义这样不按照常理出牌,肯定背后有着不为自己所知道的原因!

????虽然罗安康很不想答应,但是官场之上官大一级压死人,省委常委下来视察,身为康安市一把手的他,既然在市里,又没有什么无法脱身的理由,居然不亲自陪同,那无异于自绝于仕途!所以罗安康也只能咬紧牙关应了下来!

????罗安康的车队一路上紧赶慢赶的才在唐yin县辖区的边沿追上了杨均义的车队。令罗安康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杨均义居然根本就没有停车,更没有邀请他一同上自己的座驾,而是继续向唐yin县进发!

????这不由得令罗安康心头火起但是转念一想,他这心里就更打鼓了。要知道在官场上,除非有深仇大恨,否则的话,官员之间是绝对不会如此地不给面子!当然了,如果说级别相差的过大,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是罗安康身为康安市的市委书记杨均义下来视察,却又是这般的态度,就未免有些过份了。

????对于这一点,久在官场上的杨均义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依旧是这样做了这其中的意味就不由得罗安康不去深思了!

????在车上,罗安康就打电话给省里,但是从省里传回来的消息,更是令他感到惊愕。他所倚为靠山的那一位,居然也是刚刚知道杨均义离开省城前往康安市这一消息不久,而且他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杨均义会突然在这个时候视察康安!

????当然了,官场之上,纵然是上司与心腹也不会有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合盘托出的时候,但是罗安康却觉得上面那一位所说的应当不假!可是这样的话,罗安康这心里就更没底了!

????好在很快靠山就又打来了电话,告诉他,与杨均义同行的还有方家的人,看起来,也许是失踪了近半个月的方涯有下落了!

????罗安康因此而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就心里又吊了起来,方涯有下落了,杨均义跑唐yin县来做什么?他可不认为,杨均义这是要通过唐yin县进入蜀省。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飞机更迅速!

????当车子停到了唐yin县精神病院门口的时候,看着随同杨均义而来的那些省厅警察们指挥着康安警察将整个精神病院包围起来的时候,罗安康这心里可谓是彻底地掉进了冰窖里。心情极其不愉的他,下了车之后和杨均义客套了几句之后就沉默寡言,只是看着也不搭理他的杨均义yin沉着一张脸指挥着警察们。

????杨均义和方明远在王得水的带领下,走得相当快,很快就来到了方涯被关押的房间前。

????“就是这间房!”王得水有些畏畏缩缩地指着门道。他也是在路上方才知道了杨均义的身份,省委的领导,那是多么大的官啊!王得水这一辈子,当面见过的最大的领导也就是康安市里的领导。

????“钥匙呢?赶紧把门打开!”杨均义怒喝道。

????王得水吓得险些tui一软坐到了地上,更是畏首畏尾地道:“杨书记,钥匙都在看守的手里,我是做杂役的,只有到送饭送水打扫卫生的时候,才能够拿到钥匙!”陪同杨均义一同前来的人里,有那机零的,赶紧就去找钥匙了。陈忠从方明远的身后站了出来,也不知道他在锁上怎么弄的,三扒拉两扒拉的,这门就开了!

????门刚开开,人还未进去,立时一股sāo气和不知道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怪味道混杂在一起,令人闻着极其不舒服的气味就散发了出来。方明远第一个冲了进去,接下来就是陈忠和杨均义,由于屋子里的面积实在是太小,其他人纵然想帮一把手也只能站在门口。王得水赶忙从外面打开了房里昏暗的灯光。

????“二叔!”方明远一眼就看到了躺在chuáng上,双手双脚都被捆绑着,连话都无法说的方涯,心头不由得就是一酸。扑过去帮他解开身上的束缚。

????“唔唔唔”方涯也吱吱唔唔地用力晃动着手脚,铁chuáng也随之嘎吱作响。陈忠也连忙上前,帮着方明远一道解救方涯。他手下可是比方明远痛快麻利得多,一双手所到之处,绳结自然而然地就解了开来。

????“明远,你们可总算来了!”嘴里的布条刚被扯掉,方涯就迫不及待地道,那声音里甚至于带着几分哭音。听得在场之人,无不心里发酸。

????“二叔,省委常委杨叔叔也来了”…方明远冲方涯打了个眼sè,压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道“装晕!”方涯这才看到了因为被方明远和陈忠隔着而到不了近前的杨均义,在社会上闯dàng了这么多年的他,怎么能不明白方明远的用意。“杨书记,我冤啊!”两眼向上一翻,人就“晕”了过去。

????“方涯!方涯!明远,你二叔他怎么了?”杨均义被吓了一跳,连忙挤上前来急声地问道。

????“杨书记,方二叔这是因为心情过于ji动,加上体质比较虚弱,暂时的晕厥,应当没有大事!”陈忠装腔作势地检查了一下道。

????杨均义这才放下心来,一连声地道:“医生,医生呢?陈忠,明远,这里房间狭小,空气也不好,还是先将他扶出去吧。”

????杨均义此时已经是一腔的怒火,压了再压!方涯失踪的这些天里,杨均义也是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抛开他与方家人的si交不说,方涯的身份,也决定了他的失踪,在秦西省的上层中,掀起了一场喧然**o!

????方涯那是什么人?方家的嫡系成员,方老爷子的二儿子,方明远的叔叔,家乐福集团秦西省分公司的总经理,又马上要出任天鼎电器的总经理!身家数以亿计!这样重要的一个人失踪,虽然社会上的普通人大多都不知道,但是秦西省的高层,又有哪一个不此而揪着心!甚至于还惊动了中央的一些领导。国务院副总理,苏浣东就亲自打来电话询问情况。

????而做为警察厅厅长,政法委书记的杨均义,破案的压力自然就全盘落到了他的头上。这些天以来,杨均义将几乎大半的精力都投注在了这个案子上,饭吃不香,觉睡不稳,体重都降了七八斤,省厅及奉元市局的警察们,一个个都累地如同死狗一般,耗费了多少民脂民膏,耽误了多少事情,自己承受了多少的压力,罪魁祸首居然不是绑匪,而是国家的工作人员!

????若不是方涯通过这个王得水通风报信,天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这个案子才能破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