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八章 罪刑相适应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啊!”随着一声惨呼,方涯从chuáng上扑棱坐了起来。“方总?方总,您怎么了?”房门立时就被人推了开来,方涯的秘书一脸惶急地冲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两个年轻漂亮的护士和一名大夫。

????方涯有些茫茫然地环顾四周,这是一间足有近三十平米的病房,除了一张病chuáng之外,还摆放着沙发、茶几、电视、电冰箱,自带一个卫生间。在病房的外面,还有一个外间,可以供陪同人员休息。明媚的阳光从他左侧的窗户射入了室内,看得出来,今天的天气很不错。

????“呼……”方涯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拍了拍xiong口,原来刚才只是在做梦!他又躺了下去,无力地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做了个恶梦!”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那两名护士,还有大夫,还是上前又给方涯做了一番检查,确定身上的伤势确确实实没有恶化,这才和方涯的秘书一齐退了出去。

????转眼已经是方涯被从唐yin县精神病院里解救出来的第五天。当天晚上,方涯就被用救护车运到了康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并被送进了最好的病房——这里一般只有康安市常委级的领导才能够享用。院方给方涯进行了一番恨不得将他解剖开来的详细检查后,身边也配上了漂亮听话的护士和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待命的医疗组。

????方涯的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这半个月的囚禁生活,虽然没有给他的身体造成什么致命xing的伤害,但是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害。除了遍布全身到处都有的处处伤痕之外。方涯现在是明显的营养不良,而且胃肠功能紊乱,精神不时地有些恍惚。常常会感到疲倦,也经常做恶梦。

????在这几天里,康安市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几乎是一个接一个地前来探望方涯的病情,方胜、方彬和时文生得知消息后,也连夜从奉元赶了过来。就连方老爷子夫妻。也不顾自己也在病中,非要前来探视,若不是最后方明远出面一口拒绝,又向老爷子夫妻保证二叔真的没有大碍,再过几天就会送回奉元疗养的话。方老爷子夫妻真能驱车数百里赶过来。家乐福集团秦西省分公司总经理,也就是方涯原先的副手,还有康安市分店的负责人,闻讯后也赶了来,还带来了一大堆的慰问品。

????这是亲自到病房里探视的,至于那分身乏术赶不过来,只能以电话慰问的人,就更多了。方涯的秘书这两天来,也不知道接了多少的电话!说得嗓子嘶哑,下巴都累得慌。

????方涯知道自己之所以仍然留在康安市第一人民医院,而不是返回奉元疗养,其根本原因,就是方家如今与秦西省省委关于如何处置这件事的相关人员上正处于僵持中。

????秦西省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在方涯被救出来的当天晚上,一名副书记的带领下,就赶到了唐yin县。算是正式接手这一案件。经过一天一夜的审讯,从卢东生他们的供述,以及从唐yin县当地人中所收集的信息来看,事情可以说是已经基本上清楚了。

????把方涯从奉元市带回来的人是唐yin县派驻奉元的工作人员,当然了,还有奉元当地的一些人的协助。唐yin县这几年里上奉元上访的人数逐年增多,唐yin县派驻奉元的人手根本无力全盘拦阻。不得已,只能从当地雇佣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协助。手段吗,当然是多种多样了,除了武力威胁,甚至于还动用了违禁的麻醉药物。方涯就是被麻醉药物麻翻。然后强行带回来的。

????与平静的病房相比起来,此时奉元市省委大院的会议室里,却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

????卢东生、马云龙他们虽然为自己的行为百般狡辩,但是这都改变不了方涯是被从唐yin县精神病院救出的这一事实。所以,卢东山、马云龙的倒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如何处置涉案的这些人,参会的这些人,意见却是相当地不统一。

????“杨书记,卢东生、马云龙他们在担任唐yin县县委书记和县长期间,授意属下,将唐yin县里对县里政策不满的上访人员投入精神病院进行非法拘禁的这一事实,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确有其事!办案人员还在进一步地核实涉及到此事中的具体人员人数,相信再有一段时间,就可以得出确切的结论来!”省纪委副书记王瀚书汇报道“均义同志,方涯方总经理的现况如何?”省长郑威扭头对杨均义道。

????“很不好!遍体鳞伤,精神恍惚,身体十分地虚弱,胃肠功能紊乱,可以确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他都不能回到他的职位上去!”杨均义沉声道“唐yin县精神病院里的这半个月的经历,对于他来说,无异于一场身处于地狱中的噩梦!”在场的大多数领导都不禁微微地,不为人所察觉地皱起了眉头。

????唐yin县禁法拘禁方涯、以及当地上访人员一事的处理,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

????卢东生和马云龙他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唐yin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应当撤销职务等候查办,如果说他们的行为触犯到了刑法,那么就交司法部门处理。至于在这一过程中,担任爪牙的那些具体执行人员,也一并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在这一点上,双方间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分歧。

????但是对于唐yin县的其他领导干部,以及康安市市委市政府的相关领导干部如何处理上,依照大多数领导们的想法,如果说没有什么其他明显劣迹的,或者说在精神病院非法拘禁案中,没有起到什么重要作用的,就给予党内记过一类的处分罢了。毕竟唐yin县的领导干部层不能一锅端吧?为了这样一件事,就对康安市的领导干部大动干戈,也不好吧?但是对此,杨均义明确地表示出了异议。

????在这个案子上,杨均义的异议就是方家的异议,杨均义就是方家的代言人。这一点,在场的领导干部们心里都清楚!

????“虽然这话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说,唐yin县禁法拘禁公民自由一案,xing质极其恶劣,影响很坏!也许诸位中有人觉得不以为然,整个案件中,没有人死亡,除了唐yin县之外,没有造成明显的大范围的社会影响,连武警都不需要惊动就侦破了,能有什么大影响?”杨均义环顾在场的众人道。

????全场无人回应,大家只是表现得一个个若有所思!

????“这个案子,到现在还没有对媒体公开,诸位的意思我很清楚,这无疑是一件丑闻,是给秦西省省委省政府脸上涂黑,所以想压下去,最好是人不知,鬼不觉地给予处理!是不是?”杨均义目光投向了副书记刘远航。在这一点上,去年刚从中央空降下来的他的态度最为明确。

????“咳,均义同志,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这个案子的xing质比较恶劣,虽然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大范围社会影响,也没有可观的经济损失,但是它是一件丑闻,是对党和政府形象的一种玷污。将这件事大举宣扬,只会令招资者对我省的投资环境心生疑虑,所以我认为还是低调处理最好。”刘远航道。

????“问题在于,这是咱们想低调就能够低调的吗?好,秦西省境内的媒体,我相信宣传部的同志们能够把控住,但是,我想问问刘书记,京城的媒体,沪市的媒体,其他省市的媒体,香港、澳门的媒体,还有日本、美国的媒体,谁来控制?”杨均义双手一摊道“与其到最后,其他省市都传得沸沸扬扬、沸反盈天了,咱们省内再报道,还不如一开始就报道了!”

????刘远航眼皮一翻,杨均义这是当场将他的军啊!“均义同志,如果说没有人有意地传播,京城也罢、沪市也罢,这些地方的媒体们又怎么可能知道?我知道,方家觉得自己这一次受委屈了,所以要求对涉案人员全部都公开给予严惩,但是他们想过没有,秦西省并不只是我们的秦西省,也是他们的秦西省,将秦西省的脸面扫得一干二净,对他们而言,又有什么好处?”虽然说话并没有说明,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刘远航口中的他们,自然就指得是方家!只要方家不对外宣扬此事,此事自然而然也就会在秦西省内部消化解决。

????杨均义淡淡地道:“怎么会没有好处,至少他们不用担心,自己或者说同乡们日后会再遇到政府工作人员随意非法拘禁却不受惩处的事情了!”

????“杨书记,您这样说可就有些过了,怎么能说是不受惩处呢?涉案人员,如今不都被警察机关拿下了,纪委正在进行调查中!”有人插口道。

????“党纪并不代表国法,罪刑要相适应!”杨均义加重了语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