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二十四章 触目惊心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早在诺基亚集团答应向方家转让技术、出售设备的时候,方明远在沪市里就设立了一家手机机型的设计中心,从日本、美国和欧洲招揽了一批设计人员,对国内的设计人员进行相关知识、技能的培训。经历过前世的方明远深深地知道,一款手机想要获得市场的认可,xing能固然是十分地重要,但是它的款式也是不容忽视的。对于越来越追求时尚和个xing的国人来说,一款xing能一流,款式却是二流的手机,恐怕还不如款式一流,xing能二流的手机更招人喜欢!

????在前世里,就是那些世界着名手机生产商,也是极其重视手机款式的设计。方明远自知从诺基亚集团转让来的技术,距离世界一流水准还有着不小的差距,而这一点,却又不是短时期内能够弥补的,所以在手机款式设计上下功夫,尽可能地追赶世界先进水平,就成了当前的重中之重。

????而且,对于方明远来说,一项技术是如何发明,并且在成熟的产品中实现,他不知道!但是说起手机的时尚款式来,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未来手机发展的潮流!

????这一次前往芬兰,奥里拉就对方明远试生产的手机款式赞不绝口,并且提出来了要加强双方间设计人员的交流。对于奥里拉的这个提议,方明远自然是不会拒绝,所以才有了诺基亚集团向沪市派遣的交流团。

????当然了,应方明远的要求,诺基亚集团在派出这支交流团的时候,有意地将其前往沪市的目地说得含糊不清、似是而非的,这才引起了秦西省省委省政府相关部门的严重误解!

????方明远又不是傻子。虽然说对于秦西省省委省政府在唐yin县非法拘禁公民一事上的处理态度极其不满,但是他也明白,自己表达愤怒的方式方法不能太过ji。华夏的这些官员们,虽然说号称是为公民服务,但是实质上,很多人完全就把自己当成了过去的父母官。容不得辖下这些屁民有一点点反抗意识。

????除非方家真的打算从此将产业重心从秦西省移出,或者说有能力让秦西省省委书记或省长换一位,否则的话,还是要留有几分余地。若是真的和他们撕破了脸,解泽阳他们固然不好受,方家在秦西省的这些产业,未来也肯定没好果子吃!

????所以,方明远这一**的攻势,全都给解泽阳他们留着余地呢,如果说解泽阳他们识大体的话。那么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说解泽阳他们非要一条道走到黑,那方明远也没有选择,大家就一拍两散好了。大不了,方家在秦西省的经济发展滞后几年,他倒是要看看,届时解泽阳他们能够在秦西省撑上多少年!

????方明远心里很清楚,在这件事上。方家绝对不可以显lu出半点退步和软弱来,否则的话,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让方家吃更多的哑巴亏呢!所以他宁肯损失重大经济利益,也绝对要狠狠地收拾这些人一次,让他们明白。挑衅方家的后果!

????秦西省是方家的大本营,如果说在秦西省里,方家的利益都不能够得到保证的话,那么在全国各省里,方家的产业只会被那些官员们视为一块块香美的肥肉!而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有苏家、柴家、梅家这些盟友的庇护,方家的利益也不可能得到保证!

????这样的情况,方明远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桌上的手机剧烈地震动了起来。方明远顺手拿起来扫了一眼,正是苏爱军的电话。

????“明远,诺基亚集团与方家联合投资的工厂厂址要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诺基亚集团向沪市派出了考察团?”电话里传来了苏爱军急促同时又压低了嗓门的声音。听得出来,苏爱军有些不满,这样大的一件事,怎么也没有提前给他打个招呼。令他当时在常委会上也是有些尴尬。

????方明远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消息已经传到了秦西省高层的耳中,否则的话,苏爱军也不会这样急吼吼地打电话来问。

????“苏叔,你先别急,旁边还有人吗?”方明远道。

????“你还笑!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逼宫!解书记和郑省长,就算这一次退让了。也会令他们心里十分地不满!唉……你这小子,做决断之前就不能和我商量一下吗?”苏爱军气恼地道。这个臭小子,难道说就不明白,一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究竟有着多么大的能量吗?这一次可以说是彻底地得罪了解泽阳和郑威,就算是严惩了康安市的那些干部们,也是得不偿失!

????“苏叔,你这样说我可就糊涂了!诺基亚集团的手机设计部门与我方家在沪市的手机设计部门的交流活动,和合资工厂的厂址又有什么关系?”方明远强压着笑意道。

????“啊?你说什么?”电话里传来了苏爱军惊诧的声音。

????三天之后,秦西省电视台、秦西省诸多媒体对唐yin县县委县政府授意县精神病院非法拘禁上访人员一事进行了公开的报导,令整个秦西省都为之沸腾了,人们没有想到,在已经进入九十年代,马上就要进入的今天,在秦西省的大地上,居然会出现这样丑恶的现象。

????在报导中,有几个数据,令人触目惊心。唐yin县精神病院,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有记录的共非法拘禁上访人员高达五百七十九人次,最长关押时间是三个月零十八天。据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说,无记录非法拘禁的人数,不在其下。而关押时间最长的一个上访人员,肯定是超过了半年!

????而且据有关人士透lu,唐yin县精神病院,在非法拘禁这些上访人员的同时,还对他们实施精神和**的双重虐待。轻则斥骂耳光,重则拳脚相加,甚至于会动用器械。近两年的时间里,有记录被打得重伤的人员就高达七十三人,其中有三人在出院后迅速死亡!

????而且,在伙食上,唐yin县精神病院还对这些上访人员进行百般地克扣,不但不给他们新鲜的饮用水饮用,还以霉米、霉面,各种烂菜叶子为原料。造成这些被非法拘禁的上访人员普遍存在营养不良、胃肠功能紊乱。

????当然了,这只是第一期的报导,在报导中并没有提到唐yin县县委县政府为什么要使用这样的非法手段来拘禁上访人员,也没有提到为什么唐yin县的上访人员会那么多!

????“解书记和郑省长这是下狠手了!”方明远拍着手头的报纸,笑道。

????“既然决定动手,就当然要办成铁案!而且不闹大了,又怎么名正言顺地追究康安市相关干部的法律责任?这些人,也太胆大包天、胡作非为了!”苏爱军冷笑道。看到这报导出来的一系列的具体数据,苏爱军算是彻底地明白了,方明远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死咬着不松口,甚至于不惜得罪省委书记和省长!

????不仅仅是为了方涯,也是为了这上千名被无辜关押在精神病院中的普通老百姓!这样的歪门邪道,如果说不能够狠狠地给他们迎头一棒,让他们从此再也不敢涉足其间,否则的话,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

????“嘿嘿,人家都说,只要政府认真了起来,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方明远将报纸丢到了桌上,深有感触地道“从事发到现在,有多少天了?这么久的时间,难道说就没有人注意到,唐yin县非法拘禁公民,已经长达近两年时间,还有这么多的公民深受其害?”

????“那不一样,就像你常说的那样,屁股决定了脑袋。而且……现在这可是一项政治任务!”苏爱军有些无奈地道。在华夏,一旦一件事情被提到了政治任务这个高度,那么就一切都要为它服务!

????“嗯,政治任务!”方明远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也算是华夏的国情吧。

????“这下子你满意了吧?”苏爱军笑道“这篇报导一出,唐yin县的领导班子,恐怕要一锅端了。就连康安市的领导班子,恐怕也要伤筋动骨了!”

????“满意?还远着呢!”方明远不以为然地道“苏叔,你知不知道,在国外,如果说一座大桥垮塌,不要说直接的相关责任人了,就是当地的行政主官,甚至于内阁的成员,一国总理,都要为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得主动请辞的!咱们这才哪到哪?要是按我的意见,最好再拉下去一位省委常委,这才能对这些官员们有足够的警示!我认为只有这样,那些高层的官员们,才会时时刻刻地紧盯着下面这些人的一举一动!也会对他们提拔上来的官员们,认真负责!这事发生都近两年时间了,我就不信康安市的这些干部们,就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行政不作为,也是渎职的一种!”

????“好吧,好吧,说起这个,你总是一套一套的!”苏爱军摆摆手道“华夏的国情就是这样,想要改变它,难啊!啊,对了,那天晚上向你二叔求救的那个女子找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