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二章 意外什么时候都有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五十二章意外什么时候都有的

????在东京大学附近的公寓楼,整个顶层都被包了下来,做为姜应雪,以及护卫人员的住宅。姜应雪理所应当地占据了最大的,也是最好的单元!

????“田中立业已经去方明远的别墅了?”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上的姜应雪姣好的脸庞此时已经是一片青色。方明远走了之后,姜应雪他们自然也没有了再宴会下去的兴致,于是就散了。心情不好的姜应雪也没有了再找地玩乐的兴趣,于是就回到了她在东京大学附近的住所。

????泡了个热水澡之后,姜应雪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可是接下来就被李通口中的坏消息一扫而空了!

????“是的,应当是在他父亲九十八商会会长田中景业的带领下,去登门赔礼道歉去了!”李通不动声色地道。

????“哼!真是个没骨头的家伙,白长了一副好身板!”姜应雪恨恨地道,“以为这样上门赔罪,就能让那个方明远回心转意吗?”她烦躁地踢腾着脚下的拖鞋,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郁闷!长这么大了,她还很少在同龄人面前吃这样的瘪呢。自己的跟班被人家一吓就乖乖地上门赔礼道歉去了,这传扬了出去,姜大小姐的面子算是丢光了。

????“任劳呢?”姜应雪突然眼睛一亮,问道。

????“他现在可能是在回家的路上吧?”李通有些不确定地道。虽然临分开的时候,姜应雪安慰了几句任劳,但是看任劳那副丢魂落魄的模样,恐怕也没有听进去多少。

????“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姜应雪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催促道,“李叔,赶紧打电话给他!”田中立业已经向方明远低头了,那么任劳就说什么也不能向方明远的“淫威”屈服!否则的话,她姜应雪还有什么脸面出现!

????虽然说,姜应雪觉得任劳应当分得出轻重,任劳的父亲,要是不是有姜家的支持,怎么可能从一个职工在短短的十来年时间里就成为了一位掌握实权的副厅长,他要是丢了姜家的脸面,虽然说爷爷不见得会怪罪他任家,但是任再兴的仕途也就从此中止了!但是保险起见,还是将任劳放在眼皮底下更好!

????在东京通往大阪的新干线火车上,任劳正失魂落魄地坐在角落里。

????虽然不远处就有几个以往他最喜欢的,穿着超短裙露着雪白的大腿,充满了青春活力的日本女学生正在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但是任劳此时已经再也没有半点猎艳的心情!

????虽然在临分开的时候,姜应雪也安慰了他几句,但是他任劳也不是傻子,到底是真心的安慰,还是敷衍了事,这还是分得出来的。所以,任劳对于姜应雪那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从小就从父亲的那里看过无数遍了。要没有替罪羊,那些当领导的一次次犯的错误早就够枪毙了!只是一直以来,看到的都是别人给自家当替罪羊,如今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却是很不适应!

????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什么样的命运,只是存着侥幸的心理返回他在大阪的住处。

????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任劳将手机拿出来,只扫了一眼,心中就升起了不祥的预感。电话是从cap株式会社总部打来的。

????“是任君吗?”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性声音。任劳知道,这是他的顶头上司左树政义。

????“部长,是我!”任劳努力地使自己的声音平稳一些,但是连他自己都听得出来,自己的声音是多么地软弱。

????“任君,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刚刚接到了社长的电话,你明天来公司……”说到这里,左树政义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轻叹道,“把手头的工作和同事交接一下吧……”

????左树政义下面还说了什么,任劳已经完全地不知道了,手机从茫茫然的他的手中滑落,摔在了地板上,又弹了两下,躺在了座位下,没有了声息。

????“喂?喂?”左树政义神色黯然地放下了电话。平心而论,左树政义对于任劳这个属下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说,任劳有些贪花好色吧,但是这一点在日本人看来,却并算不上什么缺点,别说任劳还未婚娶,就是结婚后,日本男人不是一样还会出去寻花问柳的吗?

????有着一定的工作能力,又比较会服侍上司,体会上司的用心,虽然由于国情的原因,有的时候,任劳所做的事情,在他看来有些可笑,但是这样的人才,尤其是华夏出身,左树政义觉得还是有一定的培养价值。

????但是,左树政义也明白,任劳在cap株式会社的未来算是彻底的完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会是社长亲自开口,将任劳赶出了公司。胳膊不可能扭过大腿,所以左树政义即便是再感到遗憾,也不可能改变这一结果。

????“小姐,任劳的电话打不通!”李通皱着眉头道,“他把手机关了!”

????“把手机关了?”姜应雪的双眉立时立了起来,这个任劳,搞什么明堂,这个时候,居然将手机关了!也太不懂事了!

????“嗯,接着打,隔半个小时打一次,我就不信了,他到了明天还能一直关机不成?”姜应雪没好气地道。

????“是!”李通应道。

????既然无事,李通就要退了出去,就在他出门前,听到姜应雪接起了一个电话,欣喜地叫道:“吴叔叔……”

????“唉!”田中景业看着面前已经打开的别墅大门,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自己当上这九十八商会的会长,也有几年了,除了面前国内的那些位商界、政界的大佬们,什么时候这样的低声下气的?但是为了小儿子,他也只能厚着老脸捏着鼻子前来了。

????而且为了小儿子,他可是拉下了老脸,不但向堂弟田中景胜求援,还转弯抹角地托到了麻生香月和宇田仲的头上,甚至还请了华夏驻日大使馆的吴甯华大使。这也就是田中景业在日本政商两界都有些人脉,否则的话,如此短的时间,想要办完这些事,那也是绝不可能的。

????“爸,吴大使怎么还没下车?”田中立业有些忐忑不安地对田中景业道,这一次他可是给田中家族闯了祸事。田中景业闻声扭头望去,正好看到吴甯华走出车门。

????“吴大使,这么晚了,还打扰您的休息,田中不胜惶恐。实在是麻烦您了!”看着吴甯华走到面前,田中景业毕恭毕敬地鞠躬道。在他身后的田中立业也是深深的一躬!

????吴甯华连忙伸出手来搀扶道:“田中会长,你这样说就未免太客气了!田中会长领导下的九十八商会,与我国每年都有着大量的贸易往来,极大地促进了两国之间的经济往来,为华夏的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田中会长难得开口相求,我怎么能拒绝呢?”

????站在不远处的宫本折一却是皱紧了眉头,他没有想到,田中景业居然有这样大的面子,将华夏驻日的大使也一并请了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宫本折一看着田中景业和吴甯华把手言欢的模样,心里总有着一种不舒服!

????“大使,这个方明远也太不懂礼貌了!”吴甯华的秘书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大门,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色。不管怎么说,吴甯华这个大使,放在国内也是副部级的人物,方明远一介平民,就算是豪富人家,这也太不像样了吧?怎么也得派几个人出来迎接一下吧? ,o

????吴甯华的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但是他也明白,自己的到来,恐怕田中景业并没有告诉方明远,既然是不速之客,那么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埋怨人家不出来迎接了。至于田中景业他们,既然是前来赔礼道歉的,都已经将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了,那也就别讲究什么了!

????一行人顺着通向别墅的道路走到了尽头,这才看到,在别墅的门口,有两男一女站在了门前。田中立业认得他们,女的正是今天引发事端的主角之一,男的则是方明远的保镖!

????“林助理!”宫本折一与林蓉那自然也是相熟的,上前说话道。

????“宫本先生,他们就是田中立业的家人吗?”林蓉的目光越过宫本折一,扫过田中景业等人,在吴甯华的身上停顿了片刻。看来是察觉出来,吴甯华似乎与田中景业他们不是一路人。

????“是的,这位是田中立业的父亲,九十八商会的会长,田中景业。这一位是贵国驻日大使吴甯华吴大使!”宫本折一介绍道。

????“吴大使?”林蓉俏脸上闪过了明显的惊愕之色,不过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绪,纤手在背后打了个手势,站在后面的两人立时分出了一人向别墅内走去。

????“吴大使意外地大驾光临,使得草舍生辉。要是就这样请大使进去,似乎不大礼貌,还请吴大使稍候片刻!”林蓉微笑道,“我们方少这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