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章 隔墙有耳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章 隔墙有耳

????不得不说,郭亮将这渝上人家装饰得倒是蛮有品味的,包间里的摆设相当地精致,而且带有浓郁的蜀地风情,在秦西的大地上,的确是相当地吸引眼球,而且会给人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只是方明远觉得这包间的空间有些过于狭小,摆放下一张圆桌和椅子后,就没有了多少可供人转圜的余地。他闲着无聊,随手敲了两下身后的夹墙,传出了有些空洞的声音。方明远立时确定了,这肯定不是实心的砖墙。他又仔细地看了看,发现在墙壁的最上面,和天花板还有着一些缝隙。隐隐约约、模模湖糊的传来隔壁的人声。

????其实郭亮的这渝上人家是经过两次装修的,由于生意火爆,包间供不应求,所以后来,再装修的时候,就只留下了那么三间宽敞的包间供县里的大领导前来使用,其余的包间大小都缩水了。这样一来,这店里就又多了四间包间。而且为了日后再改动时方便,这包间与包间间的夹墙,也不是用砖石砌成,而是用的木板。隔音的效果虽然说不能是十全十美,但是也差强人意,一般人是留意不到这一点的。朱大军并没有报职位,预约的也不早,所以店里也只给他留了一间普通间。

????点菜时,小马告了个便,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看包间也没有其他外人,压低了声音对朱大军道:“朱局长,我刚才出去方便时,看到了刚才和咱们抢车位的那两个外地人,正在咱们隔壁的包间里和中心商场的王得宝经理喝酒呢。”

????“哪一边的隔壁?”方明远耳朵尖,坐得又离朱大军较近,小马的声音虽然不大,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问道。

????“方少,就是你身后那边!”小马那多有眼色,自然是不敢和朱大军、周援朝那样称他为“明远”,叫方老板又可能和方彬混淆,小方老板估计方明远又不喜欢,后来听陈忠叫他“方少”,就从善如流了。

????方明远立即侧耳伏在墙壁上听了片刻,声音很模糊,很难分辨出具体的内容。朱大军淡淡地一笑道:“小马,你去门口看着,送菜的不妨让他们稍等片刻。”

????而此时,在旁间的包间里,正坐着高谈畅饮的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刚刚进店的中心商场的总经理王得宝,也就是方才和方彬在店门口起争执的那个胖子!而和王得宝坐在一起的,正是方才从丰田车上下来的那两个年轻人。他们是来自尧县的齐爱国、齐卫国兄弟。他们的父亲是尧县里有名的富户,靠卖瓷器发的家。他家的瓷器,如今不仅仅销往全国各地,甚至于还能出口到香港去。齐家共有四儿一女,其中大儿子和小儿子都继承了父业,他们兄弟两人却对制瓷、卖瓷不感兴趣,投身于商业中。他们将尧县最大的商场承包了下来,一年来,也是利润相当可观。于是两人就动了扩张的念头。两人这一次已经不是第一次前来平川县,是想将平川县的中心商场租赁承包下来,仿效尧县商场那样重新推出。

????“齐老板,你们知道方才我看到了谁了吗?”满脸横肉的王得宝夹了一口菜,抿了口酒,故作神秘地道。

????“不知道王经理看到谁了?”齐爱国随口应道,这个王得宝实在是太贪了,到今天为止,自己兄弟二人送给他的礼品价值已经不下万元,租赁平川县中心商场的事情居然还在拖泥带水地没有个准信,实在是令人望而生厌,而这头肥猪仍然在这里孜孜不倦地卖弄着口舌,不断地明示或者暗示着他自己在决定中心商场未来走向上的重要性,若不是有求于他,若不是现在拂袖而走,之前所做的一切投入就全打了水漂,齐爱国再想将面前的这盆肘子,全部都扣到他的脑门上去!再用椅子狠狠地砸下去,让他明白自己的心里有多么地厌烦他。

????“前几天来的一个乡巴佬,居然也想租赁我们中心商场,你知道他开出的条件是什么吗?”王得宝一脸得意地笑道。

????齐卫国强压着心中的厌恶,陪笑道:“乡巴佬能开出什么条件来?恐怕他们连这商场价值几何都不知道吧?”

????“no,no,no……”王得宝的英语水平其实也就是知道点头“椰丝”摇头“no”的水平,就这点还是跟他儿子那里学来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人前的显摆。

????“那乡巴佬可是给我这中心商场一年开出了三十万元的租金,还答应将我们所有人都留用,薪金上涨百分之三十。要不是我想着齐老板你们,你说这样优厚的条件,我怎么能不答应呢?”王得宝笑眯眯地道,“咱们也是老朋友了,这层关系放在这里,我怎么也得尽可能地照顾你们啊,是不是?”

????齐爱国和齐卫国难以置信地面面相觑,一年给三十万元的租金!还留用商场里的所有人!还给涨百分之三十薪水!这主不是脑袋进水了吧?不说别的,就把眼前的这头肥猪留下来,这商场也不可能盈利!

????租赁平川县中心商场的店面,两人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经过了一番认真的调查的。中心商场可以说是位于平川县的中心区黄金地段,不但交通便利,而且客流量也是相当地可观,从常理上来说,虽然这些年的国营商场由于种种原因大多经济效益不佳,但是落到了像平川县中心商场这样的地步,还真的是很罕见——商场如今货物大量的积压,一线的职工还有大部分的后勤人员早从去年起,就只能领到百分之六十的工资,而从今年起,到现在已经近五个月了,还一分钱没发,一直拖欠着。倒是像王得宝他们这样的头头脑脑们,不但全额领着工资,还有着诸多名目的补贴。时不时地,这头肥猪还拿着商场那已经是为数不多的流动资金宴请政府部门的头头脑脑,为了他的私利挥霍着。

????可以说,整个商场的高层都已经**地如同那熟透了的桃子一般,只要将皮一捅破,就会全部都流出来。

????而且整个商场里招募的员工实在是太多了,总数高达四百五十余人,每个月仅仅工资就吃光了商场的那点可怜的利润。依照齐爱国兄弟的打算,接手过来后,商场的员工总数最多也不能超过百人!甚至于要压缩到八十人,其中至少要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是一线的员工。

????齐爱国向兄弟打了一个眼色,这个肥猪恐怕是在这里胡说八道呢,杜撰出来这么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和自已胡扯这些毫无可能的租赁经营条件,说到底还是想从自己兄弟这里榨出更多的油水来,自己两人可不能因此而乱了阵脚。

????“王经理,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关于这个你口中的乡巴佬具体的情况啊?能够这样大手笔的人物,我们兄弟二人还是很感兴趣的。”齐爱国端起酒杯来,敬了王得宝一杯道。

????王得宝嘿嘿地一笑,他此时提起这个话题,就是想给予齐家兄弟更大的压力,平川县中心商场,如今已是积重难返,不进行彻底地变革,是绝不可能复兴的。而彻底地进行变革,也就意味着高层的洗牌和巨额的资金投入。如今的平川县,县财政已经完全无力再加大投入力度了——前前后后的,县财政已经向商场划拨了数十万元。可以说,这里的油水已经被彻底地榨干了。中心商场日后恐怕很长时间里都只能是这样不死不活地。他这些天来,不断地宴请着政府部门的头头脑脑们,就是想将自己和几个主要的商场高层调动到县里的其他企业中去,如今是已经初见眉目。

????但是在走之前,他还要做最后一件事,也是榨取最后一滴油水,那就是将商场租赁出去,一来可以从中捞一把,二来也可以算是自己的一项政绩不是?

????而齐爱国兄弟就是他所选择的转让对象。尧县虽然说和平川相邻,但是终究也算是外地人,对于平川县内的情况不如他这个地头蛇把握得更清楚,很多事情还需要倚仗他,但是方彬就不一样了,虽然当时他傲慢到了根本就没有听方彬的自我介绍,但是那是本地人,接手商场之后,不但不好再捞油水,而且他也怕时间久了,再被方彬知道些什么,那岂不是偷鸡不成反失了一把米!所以才提出了那种根本就不可能被人所接受的条件来。

????王得宝当然不可能和齐家兄弟详说,他连方彬的名字都没有记住,一摆手道:“别提了,那个乡巴佬别说多令人恶心了,土里土气的,还纠缠个不清。我都明确地拒绝他了,刚才在店门口遇上的时候,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凑上来,和我说什么价钱好商量,真是令人厌恶!不过说实话,要不是想着你们兄弟两个,我肯定会答应他了……”

????刚说到这里,包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了开来,接着就是一声愤怒的吼声“王得宝,你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