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一章 不被接受的道歉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一章 不被接受的道歉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令正在得意中的王得宝端着酒杯的手为之一颤,余下的半杯酒几乎全部都泼到了坐在他侧面的齐爱国脸上,这白酒入眼,齐爱国焉能好受得了,立时一声惨叫,将屁股下的椅子撞翻在地,就连面前的碗筷也一并掉在了地上。

????“卫国,快给我拿点水来。”齐爱国捂着脸连声说道,白酒入眼,沙得厉害,他现在根本就睁不开眼。好在一旁就有晾着的凉白开,齐卫国连忙给他端了过去。

????齐家兄弟这通忙活不提,此时王得宝却已经看清楚了门口站得正是方彬,一脸的怒气,两眼带着凶光,他心中不由得一震!不过此时的他,还没有想到,这事情就是这么凑巧,方彬他们的包间就在隔壁,郭亮这店里包间的隔音性能一般,恰好众人里又有个朱大军,懂得窃听方面的一些小技巧,结果就是方才他的那番颠倒黑白的话,全部都被方彬给听到了。他左一句乡巴佬,右一句乡巴佬的,将方彬气了个怒发冲冠。

????看清楚是方彬后,王得宝反倒镇定了下来。这里是郭亮名下的店面,除非你确实有实力,否则的话,在这里闹事的没几个有好下场。王得宝可是曾经见识过,有几个镇上来得政府人员,在这里喝醉了酒生事,结果就是被店里的人硬生生地给打了出去,一个个满脸是血,结果过后那些人还得大张旗鼓地前来赔礼道歉,当时可是县里轰动一时。

????“怎么又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不是你这种乡下人能够撒野的地方!”王得宝一拍桌子,中气十足地断喝道。相信这一嗓子,足够惊动店里的人了吧?

????“王得宝,你这头猪!我今天……”方彬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店里匆匆忙忙赶来的人拦住了。

????“这位客人,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请到店外面解决,不要打扰了我们正常的生意!”说话之人个头也不低,足有一米八四、八五,膀大腰圆,胳膊上还有个唯妙唯肖的虎头纹身,站在那里,无形中就有一股威慑力。

????朱大军向小马打了一个眼色,小马会意地上前,在那汉子的肩膀上一拍道:“你是郭亮的人吧,警局里的事,你最好不要瞎掺和。”

????那汉子回头这才看到这群人里还有两个穿警服的,而且他也认得小马——给警察局常务副局长开车的,这道上的人还是有必要认识一下的,至少要脸熟。这汉子心里就是一惊,可是看看朱大军,却似乎并不是那位常务副局长,看着脸生。不过这样就已经足够了,你个开饭店的,还能限制警察办事不成?就是不愤,那也只能事后再找补,不能大庭广众下不给面子。否则的话,那可就是扫县里领导们的面子了!就是有靠山,除非是书记或县长了,能够压得住,不然事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他这气势就泄了七八分,虽然没有走,但是却不再拦着几人了。

????此时,方彬和方明远几人都已经进入了王得宝他们的包间,扯过来三把椅子,方明远、朱大军、方彬坐到了王得宝的对面。齐氏兄弟此时也总算是折腾完了,齐爱国红着一双眼,就跟兔子一样地也坐回到了席上,惊疑不定地看着双方。

????不过如今的王得宝可就没有了最初的镇定,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王得宝这些年来,亏心事可没少做,看着朱大军这脸色就不由得有些变,心里一个劲地嘀咕。

????“两位齐先生,我们就是王得宝王总经理口中的那个想要租赁中心商场的乡巴佬,不过那些什么三十万租金,所有人员留用,薪水就地上涨百分之三十的鬼话,我想你们也不会信吧?”方明远淡淡地笑道,“两位也不必担心我们是来抢胡的,今天我们刚好选定了一处不错的店面,来这里庆贺一下,结果就遇上了这么一位令人大倒胃口的活宝。如果说有什么打扰之处,还请两位见谅。”

????齐爱国、齐卫国兄弟两个人的心这才放下了大半,虽然说从架式上来看,这帮人应当是来找王得宝的麻烦,但是方才两人又看到了小马,不由得就想起了停车场的一幕,这心里不由得就有些七上八下的——该不是方才的那些警察们找上门来闹事吧?

????“不过两位日后开车最好注意一下,方才的那种行为,不但是对你们自己的安全不负责任,也威胁到了其他人的行车安全!”朱大军冷冰冰地道。齐爱国和齐卫国兄弟二人也只能点头应是。

????三人此时的目光齐聚王得宝,王得宝那张圆圆的满是横肉的脸上如今已经没有了方才令齐爱国恨不得将面前的肘子连盆都扣上的可恶笑容,虽然包间里有风扇,但是他仍然是满头大汗。王得宝已经认出来了,这个中年警察是新上任的警察局副局长朱大军。虽然听说在局里,他目前还处于边缘化,没有多少实权,但是那毕竟还是位副局长,自己没什么地方得罪到他了吧?难道说,这个自己眼里的乡巴佬是他的关系?

????王得宝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不稳重,也没有仔细打听打听对方的来头和背景,就那么冒失地拒绝了对方。而且方才还在齐氏兄弟的面前,肆意地诋毁对方,他给齐氏兄弟暗暗地递了个哀求的眼色,这两位可千万别把自己方才所说的那么话当真了。这要是在朱大军的面前再复述一遍,事情肯定会更大条!

????他又哪里知道,不用齐氏弟兄复述,这三人已经将他方才所说的那些话统统地都听到了,所以方彬才会怒不可遏地打上门来。

????“王得宝王经理,虽然你是平川县城里的人,我们只是海庄镇里的人,但是你左一个乡巴佬,右一口乡巴佬的,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吧?好歹大家也算是同乡,你这样贬低我们,抬高自己有什么意思吗?”方明远的声音很平淡,甚至于从中听不出什么喜怒哀乐来,就仿佛是在简简单单地描述一个事实一般。不过越是这样,王得宝反而越发的惊慌。

????而王得宝从中亦听到了一个重要名词——海庄镇,这令他心里突然间冒出了一家人,最近在平川县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一家人,他们与朱大军的关系很好,与李县长也能搭上话。想到这里,王得宝的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更是如同泉涌一般,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他的衣襟上。

????他畏畏缩缩地站起身来,陪着笑脸,这笑脸在他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令方明远他们三人都有着一种将桌上所有的饭菜都扣在其上的冲动,语无伦次地道:“朱局长,朱局长,这都是误会啊,我不知道,真不知道他们是您的关系啊。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计小人过……”

????“王经理,这些废话就不必说了,今天我只是个陪客,陪着方老板来问问你为什么要在背后诋毁他!”朱大军不耐烦地打断了王得宝,其实对于王得宝,朱大军虽然厌恶他的行径,但是两者间终究算不上有什么矛盾,而且若不是他狮子大张口,又怎么能轮到他将那处收赃的库房推销给方家?不但获取了可观的租金,而且可以进一步拉近警方和方家的关系,为日后的进一步合作奠定稳固的基础。这一结果,对于方家和警方来说,可谓是双赢的结果。

????“方老板!??”这三个字就如同三记重锤狠狠地敲击在了王得宝的心头,证实了他心中原本的、最坏的猜想!果然是海庄镇的方家,那个新来的李县长青眼有加的方家!可是他们家不是要来平川县开饭馆的吗?怎么会突然对商场感兴趣了?此时他已经无暇再细想这些事了,他只知道,如果说不能将方家安抚好,届时万一到县长大人的面前歪歪嘴,自己的麻烦事可就大了。至少自己想顺利调动到其他县属企业的计划就要泡汤!

????成功成副镇长,那就是最好的先例!那可是在海庄镇镇政府里一手遮天的人物,比他王得宝强得不是一点半点,不也被新县长一掳到底,送进了局子里吗?相比之下,他王得宝又算什么?

????王得宝强挤出笑脸,对方彬道:“方老板,这个这个实在是……”他纵然是久混江湖,这一时间也不知道应当如何是好。不但得罪了一个大有来头的人,而且还在背后诋毁人家,最麻烦的还是被人家给抓了个现场,一旁还有齐氏兄弟这证人,他就是有苏秦、张仪之口才,短时间内也难以转圜。

????“方老板,我就是一个粗人,说话不知轻重,得罪您的地方,我向您赔酒道歉!”情急之下,他愣是挤出了这样一番话来。说着,拿了一个干净的酒杯,给倒上了一杯酒,双手送到了方彬的面前道,“当初不知道是贵人光临,接待不周。就请方老板喝下这杯酒,咱们万事好商量,好商量!”

????方彬也不去接那酒,只是冷笑道:“王经理,我可不敢喝你这酒。被人骂做恬不知耻一次也就够了,再来个二回,姓方的也就没脸见人了。”

????王得宝的胖脸立时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不用多说,方彬方才肯定是听到了他的话了。这倒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只见他一手拿着酒杯,腾出来一手来啪啪给了自己几记耳光,声音响亮,下手也不轻,立时胖脸上就显出了五个手指印来。

????“方老板,王得宝喝了几杯猫尿,说话就不知深浅、轻重,胡说八道,得罪了方老板,在这里给方老板赔礼了!”他这两句话说得声音可不小,至少左右包间的人和这走道上的人,皆可以听到。

????他这样一来,方彬倒不好再说什么了,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王得宝也就是背后诋毁,胡说八道,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是赔礼道歉,又是自扇耳光的,再追究下去,反倒显得方家有点得理不让人!方家毕竟是刚入平川县城,方彬可不想给众人留下这么一个印象。

????“小叔!”方明远亦有同感,向他打了一个眼色,要整治此人,事后手段多得是,犯不上在这种公众场合里给他人留下什么坏印象。

????方彬淡漠地看着王得宝,王得宝这脸上的汗水已经快成了小溪,顺着脸颊一滴滴地落到了地板上。方彬站起身来,从一旁的柜子上取了一个干净的酒杯,倒满了,端起来对齐家兄弟道:“两位,方才听到这胖子在这里胡言乱语,诋毁我方彬,一时控制不住火气,闯了进来。打扰两位了,我这里先干为敬,算是向两位赔礼道歉。还请两位不要在意。这一桌的钱我替两位结了,以表歉意。”说罢,将酒一饮而尽,向齐家兄弟亮了亮酒底,招呼着方明远和朱大军扭头就走。

????朱大军经过一脸尴尬的王得宝时,轻声地道:“以后招子放亮一些,嘴上最好有个把门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算了,日后你有得是时间自己慢慢想吧!”

????看着三人的背影,王得宝两腿颤颤,双目空洞无神,脸上的笑容衬着那几个手指印更是显得令人生厌。

????齐家兄弟互相看了看,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想必这头猪也没精神再喝下去了吧,自己二人留在这里也是无趣,不如索性散了吧。至于平川县的中心商场归属,恐怕也只能先放放了。恐怕届时做主之人也不会是这个王得宝了。虽然那些投资都打了水漂,令两人感到肉痛,但是如果说日后的谈判能够彻底地甩开这头贪婪无比的猪,并且目送着他进监狱,这个结果也不算差。

????王得宝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整个人呆若木鸡,就连齐家兄弟出门都没有注意到。

????店里那个郭亮的属下,站在门口以怜悯的目光看了他半晌,摇了摇头,将门又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