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们老板要见你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所乘坐的这一趟列车,从沪市至奉元,要经过京沪铁路,然后转入陇海铁路,可以说是华夏南北东西的两条主干线,一路上要经过诸多省份和大城市,差不多要走近二十个小时-好看的小说:。e^看火车发车时间下午一点五十一分,抵达奉元车站的时间是上午十点零七分。这已经是华夏铁路经过了三次提速之后的结果了,在最初,这一段路可是要走上一天一夜都不止!在华夏的火车上呆上一天一夜,哪怕是卧铺,哪怕是软席卧铺,对于一个人的意志力,都绝对是一种考验!

????方明远到现在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在前世中,那拥挤到了几乎要爆的车厢里,厕所里座位下,过道里到处都是人,火车超载甚至于能够达到百分之三百-好看的小说:!有些列车车厢在chūn运过后,不得不回厂大修,因为车厢下的弹簧已经被压得完全变了形。车上的人们只能在极其狭小的地方,也就是个人所占的那一点点空间里“活动”,还不得不少喝水,因为去一次厕所就无异于一场远征——原本只需要三四分钟的事情,在那个时候,就是huā费半个小时,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要是有日本的高速铁路就好了!”赵雅坐在一旁轻声地道,“七八个小时,上车睡一觉就到家了!明远,你知道咱们国内的高速铁路项目,现在研发到了什么地步?”

????方明远摇了摇头道:“短时间内你是不用考虑了,我国的高速铁路能在下个世纪初开始投资建设,二零零五年开通第一条线路,就已经很不错了!”

????华夏的铁路企业,在铁道部的牵头下。于前年就开始自主研发高速铁路项目。到目前,已经成功研制出来,最高时速二百公里的机车。但是,距离投入实用阶段,还有着相当大的距离。而前世里,华夏的高速铁路建设之所以能够快速上马。那是因为主要的技术都是向外国进口。而这一世里,苏浣东显然是希望借此机会,给予铁路相关企业一个发展壮大的契机!

????而且,方明远也曾经明确地和苏浣东提到过,高速铁路对于华夏铁路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是它却并不是万能的灵yào。在方明远看来,高铁技术,从某种角度来说,并不适合在华夏大面积的使用。器:无广告全文字更从幅shè的面积来说,在五六百公里的范围内。高铁与飞机公路和普通列车相比起来,有着明显的速度优势,能够使得旅客在两个小时以内抵达,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但是要超过了一千公里,白天出行,飞机比高铁更有竞争优势;而晚上出行,夕发朝至的列车更有吸引力。而高铁则是因为速度的问题,造成要么晚上开车的时间太晚。要么就是早上到的太早,反而不如夕发朝至列车时间刚刚好!

????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高铁称之为小国技术,也不为过!

????而且,前世里高铁的票价比起普通列车软席卧铺也相差无已。据有关部mén统计。在华夏,铁路还是属于大众化的jiāo通工具,是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低收入者出行的主要选择,其中有百分八十以上的铁路旅客还是硬座出行,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选择硬卧,选择软卧的铁路旅客,占总人数的不到百分之五!

????为了节约几个小时的乘车时间,而huā费三倍以上的钞票。这样的车票价格是很难为大多数旅客所接受,无疑它的市场定位已经完全背离了华夏铁路客运的实际情况。而之后的高铁运营情况也证实了,高铁的客流量并没有像有关部mén预期的那么充足,盈利前景不容乐观。

????所以,在方明远看来,高铁技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应当只适用于华夏的小范围地区内。而不适合在全国范围内大幅度推广。更多的应当是做为一种技术储备,为未来在合适的时候,全面提升华夏铁路系统做准备!

????“还要那么久?”赵雅失望地道。她就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第一条高速铁路线,肯定是不会以奉元为中心建设的。

????“当然要很久了!”方明远拍了拍她的手道。“投资成百上千亿的大项目,哪能是拍拍脑袋瓜子就能决定了的!”

????“政fǔ部mén拍拍脑袋瓜子决定的事情还少啊?”一旁的冯倩chā口道。她现在也不是当初那个对世事不了解的小nv孩子了。对于社会,对于国家政fǔ的决策,也有着自己的独立观点了。几人说说笑笑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进站的时候。

????与其他候车室那涌向检票口的巨大人流相比起来,软卧候车室里的乘客们无疑是幸福的。方明远他们顺顺利利地进站上车。

????方明远一行共有八人,包下了两个相邻的包厢。方明远三人和一个nvxìng随行人员在一个包厢里,陈忠和其他人则是在另一个包厢中。

????到了下午六时四十五分,火车晚点了十三分,列车抵达了江宁!

????方明远随手丢掉了手中的jī骨头,扯了张纸擦了擦手道:“你们要不要下去透口气?江宁这边下雨了,应当没那么热了!坐这么久,你们不出去活动活动吗?”

????“好啊!”赵雅和冯倩异口同声地道。

????“嫣红姐,咱们下车看看有没有什么当地的土特产。”坐了近四个小时的车,即便是在卧铺车厢,她们也有些烦了,“明远,你呢?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方明远笑笑,拿起了放在枕头边的书本晃了晃道:“我就不下去了,你们下去活动活动。注意一下时间,别错过了车!”

????列车在江宁停靠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上下车的人却是不少。并没有过多久,赵雅三人就抱着一堆零食回到了包厢里,只是冯倩的脸sè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而跟在她们身后的刘嫣红,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方明远放下了手中的书,帮他们将零食放到了桌上,这才问道:“怎么了?有谁给你气受了?还是觉得自己挨宰了?”火车站里的东西,那是有了名的质次价高,对此,国人们早就不满到了极点,但是铁老大就是铁老大,任那千夫所指,依然是我行我素!

????“不是,我们上车时遇到了几个人,他们拿sè眯眯的眼光老看倩倩的tuǐ!”赵雅嘟着嘴道,“明远你当时不在场,他们的眼睛可讨人厌了!”由于天气炎热,冯倩今天穿着是条短kù,两条笔直修长白白嫩嫩的纤tuǐ,确实是十分地招人。

????方明远不在意地笑了笑,既然穿成了这样,就难免会招来男人sè眯眯的目光,夫子都曾经说过“吾未见好德如好sè者也”,说明好sè是人类的本xìng,只要没有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也就算了。总不能人家看看你的tuǐ都不行吧?

????四人重新坐了下来,方明远注意到,有人在包厢mén外走过,目光似乎有意地在包厢里停留了片刻。

????“刚才那人,就是其中的一个!真是讨厌!”冯倩跳起来,将包厢mén拉拢道-其他书友正在看:。

????方明远微微地皱了皱眉,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他也看清了那人的长相,应当是三十岁上下,相貌虽然谈不上英俊两字,但是也不难看,从穿着打扮来看,似乎家境不错。不过,在九六年,外出能够乘坐软卧的,不是干部,就是老板。数百元的车票钱,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

????列车晃动了一下,缓缓地开出了江宁车站,继续向北行驶。方明远站起身来,方才水喝得有点多,他要去趟厕所。

????虽然说是软卧车厢,与硬座车厢和硬卧车厢相比起来,使用厕所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但是厕所里的清洁度,仍然是令方明远有些皱眉头。不仅仅是气味很难闻,而且看起来,列车员的清洁工作,做得也不到位。与奉潼铁路上的服务标准相比起来,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虽然说,很长时间,方明远都没有坐过硬座车厢了,但是由此及彼,他完全想像得出来,那里会是什么模样!看来,这铁老大的服务意识,还差得远呢!

????方明远推开厕所mén,在mén外站着两个青年人,看到他出来,不但没有让开去路,反而一左一右地夹住了他道:“朋友,我们老板有事想见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方明远看了看两人道:“你们老板?谁?”

????左边的青年人冷冷地道:“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兄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板让我们兄弟两人来请你,那是给你面子!”

????方明远注意到,可能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陈忠和一个随行人员已经站在了包厢mén口,向这边打量着。方明远暗地里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稍安勿噪。他倒是要看看,这位老板到底是何许人也!

????看到方明远脸上lù出了“畏惧”的神sè,这左边的青年迈步向前,右边的人则是用力推了方明远一把道:“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