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四章 是不是袭警,你说了不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他这得意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地展开,就听到陈忠那一边突然暴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接着就看到那两个警察还有老七几人纷纷倒地,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陈忠四人已经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冲了出来,将站在方明远包厢mén前的那几名警察全部都打翻在地。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马得光和刘胖子吃惊地张大了口,他们当警察也有些年了,可是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生猛的人,自己和于凤军的这些手下,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拦得住他们,简直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被对方打倒在地,哼哼唧唧地爬不起来。尤其是那几名警察,一个个都翻了白眼,显然已经晕厥了过去。马得光毕竟是刑警,下意识地手就按在了腰间的枪柄上。

????陈忠轻蔑地将手里已经软了下来的警察撂在了地上,双手环抱在xiōng前,站在了方明远的包厢前,包厢mén无声地打了开来,方明远走了出来,看着于凤军厉声道:“于凤军,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是真的觉得我是软柿子,怎么捏都可以吗?”

????于凤军这心里就是一跳,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也许是犯了一个错误,这年青人并不是独自乘车出行,那个中年人一伙,八成就是他的随行人员!一个能够带着保镖出行的年青人,那肯定是非富即贵!自己居然还把主意打到了他的nv人的身上,看来今天是惹到硬茬子了。

????方明远的目光落到了马得光按在腰间的手上,“马队长,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动拔枪的念头。那个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

????马得光心里哆嗦了一下,将手放了下来,但是仍然嘴硬道:“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你们方才的行为是什么?袭警!那可是大罪!”

????“袭警确实是大罪,但是公器sī用。执法犯法。那又算是什么?”方明远冷笑道,“至于是不是袭警,你马队长说了不算!”

????“我们亲眼看到,你们将这几名刑警打倒在地!这不是袭警是什么?”马得光sè厉内荏地道。他也看出来了。对面的这个年轻人恐怕是来头不小。自己这一次前来“凑趣”,恐怕是撞到了铁板了。

????“陈哥,给他们看看!”方明远冷笑道。书mí群2

????陈忠一招手,其余三人也从衣兜里拿出了证件,连上陈忠自己的,四本证件如同小扇面般地在马得光的面前一晃。没等刘胖子和于凤军看清楚,又收了起来。

????“看清楚了吗?”陈忠似笑非笑地道。“现在把你的证件给我看看吧,如今这年头,假冒警察的人可是太多了!”

????马得光这额头上立时就见了汗,先是立正敬礼。连忙从怀里掏出了证件,递给了陈忠。

????陈忠随意地打开来扫了一眼,又看了看马得光,略有诧异地道:“你是商都市二水区警察局刑警队长?就这身手,还是刑警?是你们抓犯人啊,还是给犯人当盘菜去?”马得光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却无言以对。

????于凤军和刘胖子,心头都不禁一颤。从马得光的模样上,不难看出。面前的这个中年人,身份肯定是要比他高。而这个年青人。显然又比这个姓陈的中年人身份要高!

????“陈哥,咱们下去!别耽搁列车的正常运行!”方明远看了一眼于蕊,于蕊会意地道:“我们也下去!”

????此时,月台上,被铐着的王猛和那两名乘警被三名铁路警察看押着,等着刘胖子他们。

????“你们三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于老板的要求,你们也敢这样不当回事。这回要吃苦头了吧!”有人幸灾乐祸地道。

????“三个傻比!”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一边给其他两人递烟,一边冷笑道。

????其他两人也笑了起来,确实如自己的同伴所说,王猛他们就是三个傻比!难得有讨好于老板的机会,要是让于老板满意了,在铁路局的领导面前哪怕是美言个一句半句的,日后的前程就光明一片了,这三人倒好,反倒和于老板对着干。这不倒霉了!

????“哎哎哎,别chōu了!处长他们下来了!”其中年纪较大的一个紧chōu了两口,将未燃尽的烟丢到了地上,用脚碾了碾。其余两人也连忙手忙脚luàn地将烟丢下。刘胖子别看对于凤军那是听话得紧,但是对于自己的这帮手下人,却就严厉地多!因为他不喜欢烟味,所以这些人在他的面前,即便是有再大的烟瘾,也必须忍着,只有到他不在的地方,才能chōu两口过过瘾。否则的话,刘胖子人是胖,但是整起人来,一样是心狠手辣!

????可是当他们丢下烟,站直了身体,所看到的,却是刘胖子和于凤军míhuò不解却又带着几分畏惧地神情走下车来,而跟着他们的那些人,无论是于凤军的手下,还是刘胖子的手下,都没有方才的神采飞扬,显然有些萎靡,尤其是这几个跟着刘胖子一同前来的铁路警察。

????“咦?”最年轻的那个吃惊地低声道,“我没看huā了眼吧?刑警队那几个,还有老七他们,怎么这一会儿变得鼻青脸肿,走路也一瘸一拐了?”

????“是啊,我还以为我看huā了眼了,真的,他们怎么变成了那个模样?”其余两人也吃惊地道。他们不过是比他们早下来那么个五六分钟,这些人怎么会变成这般的模样?难不成,对方反抗了?可是就算是对方反抗了吧,几个刑警,再加上老七他们几个一向手下狠毒的húnhún,这也小十个人呢,就让对方打成了这样了?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可是,难道说是三个人都看huā了眼?这也绝不可能!

????还没有等他们想明白,就看见自己的一名同伴快速地跑了过来,对三人道:“还呆着做什么?出大事了!钥匙呢?”

????“什么钥匙?”三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最年轻的那个呆呆地反问道。

????“废话!当然是手铐的钥匙了!”那人急不可待地伸出了手道,“快点拿出来,处长说了,给他们三个把手铐开开!”

????虽然说,刘胖子刘海钰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方才陈忠在马得光面前晃得到底是什么证件,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推断出,陈忠他们的身份恐怕是非同一般。

????既然是非同一般,那么于凤军对上对方的那个年轻人,最终谁胜谁败,目前也是未知。他虽然胖,但是这心思转得却快。立即就想到了,王猛三人拒不执行于凤军的要求,是不是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一上车就将王猛三人铐上,赶下车去,无疑就是一件蠢事!不但没有从王猛三人的口中打听出来点消息,还恶了对方,这要是对方事后清算起来,他刘海钰也肯定有一份!

????要不说华夏的这些官员,办起事来,说起话来,不走脑子的大有人在,不把国民放在眼里,视为屁民的也比比皆是,但是一旦关系到了自己的官帽,那心思之灵活,就足以令其他国家的官员们叹为观止了。所以刘海钰立即派出了自己的属下,提前一步赶了出来,给王猛三人去了手铐。不管之后事态如何发展,王猛他们又怎么说,至少在目前,这种姿态他得做出来!

????三人这才清醒了过来,最年轻的那个警察,手忙脚luàn地从身上掏出了钥匙,来到了王猛三人的面前道:“伸出手来!”

????从下了车就一直垂着头不言不语的王猛此时却突然抬起了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干什么?”

????“把手铐给你开开!”年轻警察急道,要是迟迟完不成任务,让刘胖子不满,他接下来的生活可就要倒霉了!

????“你要铐就铐,你要开就开?你当我们是傻比啊?”王猛的嘴角一chōu,冷冷地道。刚才这三个警察的谈话并没有避开他们,左一句傻比,右一句傻比,他们可是都听在耳朵里了。而于凤军他们下车时的神情,王猛三人也看在了眼里,自然是明白,事情开始向于凤军他们所事先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在这种时候,再服从对方的命令,那才是真正的傻比!

????年轻警察呆立当场,大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自己的一时口快,当时倒是痛快了,只是这后果来得也未免太快了吧。

????“兄弟,兄弟,你听我说,刚才是个误会,误会!再说了,我们也只是执行局领导的命令,你又何苦为难我们这些普通人呢?”刚赶过来的这名警察连忙一把推开了他,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钥匙,满脸陪笑地道,“这手铐戴着你也难受,还是打开了吧!你看这周围有多少人,你们戴着这手铐,也会引起他人的误解的。这对你们的声誉多不好啊!”

????“领导的命令?方才刘海钰说要他们骂我们是傻比了?”王猛反问道。

????警察恨恨地瞪了三人一眼,还没说话,就听那边有人道:“王列车长,你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