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五章 调解还是火上浇油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说话的人正是陈忠。王猛三人心中大喜,轻蔑地看了已经面如土sè的这几个〖警〗察一眼,迈步向陈忠走去。

????“这下子完了!”那个最年轻的〖警〗察两tuǐ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就是用屁股后面的菊huā去想,也能够想得到,当王猛他们就这样出现在刘海钰的面前时,刘海钰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而等到事情完了,刘海钰又会以什么样的手段来收拾他们这些让他当众失了脸面的属下。其余的两人也是哭丧着脸,唉声叹气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唉……你们啊,让我说你们什么好!”最后赶过来的〖警〗察跺了跺脚,一脸无奈地道。这有时候嘴太欠了,也确实是招灾惹祸!痛打落水狗确实是件爽事,但是你也提防着狗会上岸咬你的!

????方明远在站台上停下了脚步,赵雅三女,陈忠四人,还有于蕊他们四个人都站在了他的身旁。

????刘海钰突然指着于蕊身后的人道:“喂,你们在做什么?”于凤军这才注意到,在于蕊身后,一个年轻的男xìng居然扛着一台手提式的摄像机!这下子,于凤军刘海钰和马得光的脸sè都绿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方明远这一方里,居然还有人把刚才车上发生的一幕都给录了下来。

????“在做什么?”于蕊故做惊诧的道“难道说你们看不懂吗?”

????于凤军咬牙切齿地道:“郭子,小吕,你们去把那东西给我抢过来!”他和马得光刘海钰当时所说的那些话,可不能留下来给方明远他们当证据!

????“于凤军,当众抢夺他人财物,而且是当着〖警〗察的面,可是罪加一等的!”于蕊轻笑道“你可是要想好了!哦,对了,马队长,刘处长,身为〖警〗察,却眼睁睁地看着歹徒当众行凶抢夺旅客财物,你们这可是渎职,事后别说扒了你们这些人身上的这层皮,就是进监狱都有可能的!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啊!”于蕊现在可是心情大好,这样一条足以轰动国内的重大新闻,就这样不经意间地到手。

????马得光和刘海钰身体不由得一颤,于蕊这话可是一杆子杵到了他们心尖上了!尤其是马得光,可是知道这眼前站着四位来自〖警〗察部的同志呢。虽然那一晃,他并没有看清楚陈忠他们的职务,但是从部里出来的,哪怕就是个小职员,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见官大三级呢!谁知道,在部里人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位,要是在某位领导的面前歪歪嘴,他们这些地方上的人员,就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要是让那些录像资料就那样留在对方的手中,那无异于将一枚不定时的炸弹留下,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将自己这些人炸得粉骨碎身!两人心里也明白,他们的这次出警并不合乎规则,而且上车后的所做所为,更是一边倒的偏袒于凤军,这才是要命的!

????马得光和刘海钰立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拦郭子小吕他们,是个死!可是拦了郭子和小吕他们,同样也是个死!

????两人这一迟疑,郭子和小吕他们几个人就向于蕊他们围了过去。陈忠向上踏了一步,拦在了于蕊和他们之间,冷笑道:“忘记了刚才的教训了?马队长,他们要是动手了,算不算袭警呢?”

????马得光一张老脸已经皱得如同脱了水的老瓜皮,这才是现世报,方才他还喊着对方袭警,想不到这才过了几分钟,对方就原封不动地将这个罪名丢了回来。

????“于老板,做不得!他们是〖警〗察部的!”马得光急声地对于凤军道。

????“〖警〗察部!”于凤军不由得jī零零地打了一个冷颤,他即便是再狂,也明白,自己的关系也就是在这中原省里还能炫耀一二,而到了〖中〗央部委,他又认得谁?谁又会将他放在眼里?

????“郭子……”于凤军刚刚吐出了两个字。陈忠已经悍然地动手,毫无意外的,领头的郭子和小吕几乎是毫无还手的能力,一个照面就被陈忠打翻了一个,踹翻了另一个。其余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人就已经趴倒在了地上,一时间爬不起身来。

????“住手!”远处传来了一声断喝,方明远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个年纪大约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四个人的簇拥下,正向这里快步而来。

????“孙〖书〗记,你可来了!”于凤军连忙快步地迎了上去,主动地伸出手道“这次要麻烦您了,我和对方出了点误会,对方现在抓着这一点死咬着不放。孙〖书〗记,你得帮我说和说和!回头我请你去云霄阁!”最后几个字,已经是声如游丝,只有孙〖书〗记听得清楚。

????云霄阁那可是商都市里由几个衙内办起来的sī人会所,是商都市里最顶尖的风月场所,想要进去,不仅仅要有丰厚的腰包,还得有够资格的会员引领,孙浔别看是商都铁路局的党委副〖书〗记,总共也不过是有人带着去过三五次,里面的一切,可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孙浔,商都市铁路局党委副〖书〗记,略带诧异地看了一眼于凤军,刚才于凤军打电话要他赶紧过来,也没有来得及多问,想不到居然是要自己从中调解来的。在他的记忆里,这一位可不是这样好讲话的,那绝对是眼里不揉沙子!谁要是得罪了他,肯定是要十倍百倍地奉还!看来这一次,他也是撞上了硬茬子了!想到这里,孙〖书〗记这心里就是一凛,自己参和到这件事中来,恐怕不是件明智的事情。

????但是他又不得不来,这几年里,他吃于凤军的喝于凤军的玩于凤军的还拿于凤军的,和于凤军早就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摘都摘不开。于凤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也难保没事!

????孙浔来到了近前,这才注意到了,这月台上已经是泾渭分明,于凤军这一边就不用说了,马得光和刘海钰都是他认识的,如果说自己和于凤军还算是相对平等的盟友关系,这两个就可以说是于凤军养的两条恶狗!

????而在另一侧,人员就比较复杂了,除了男子之外,里面还有着四个漂亮的女人!

????孙浔的目光掠过赵雅四女后,又转了回来,仔细地看了两眼,又扭头看了一眼于凤军,心中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九成九是这于凤军又看上人家的姑娘,结果被人家给收拾了,这才揪来了马得光和刘海钰!不过……这四个女人里,还真是有两人,是少有的美人,特别是那还充满了青涩感的躯体,更是令人心里痒痒!

????孙浔也是久经脂粉场的人物了,一眼就看了出来。赵雅和冯倩还是处子!长得这么漂亮动人就很难得,而又在女人最灿烂的年纪就更难得,两样齐备而又是处女的,那就更是难得了!难怪于凤军不惜为她们大动干戈。只可惜,这一次于凤军看走了眼,这两朵漂亮的huā下充满了锐刺,才被扎伤了手。

????孙浔心里暗暗为之惋惜不已,要是于凤军能够得手,日后自己也就有可能分上一杯羹,即便是不能品尝到她们处女的huā冠,能够将这样美丽的女人压在身下婉转承欢,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他这心里动了歪念头,这看人的目光中就难免带出来了几分yín邪。

????于蕊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在自己这几人,尤其是赵雅和冯倩的身上停留的时间有点长,还能不明白几分?她轻轻地捅了一下方明远的后腰,打了个眼sè,冲孙浔努了努嘴,低声道:“道貌岸然的老sè狼!”

????孙浔站在了双方的中间,面沉似水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你们不知道,你们这样的行为,是严重地妨碍了铁路运输的正常秩序吗?往小了说,这是给国家,给铁路系统带来了损失;往大了说,这就是犯罪!”

????方明远双手环抱在xiōng前,撇了撇嘴,怎么商都市的官员都是这样的调调,上来就先给人扣帽子,刚才那个张口就是袭警,这个又说是犯罪!真是没有一点点新意!

????“你撇嘴做什么?说得就是你!难道说,我说错了?到了现在你们还没有认识到,你们这样的行为给我们铁路部门的正常运输工作带来了多少的不便吗?”孙浔一眼就看到了方明远那充满了不屑的表情,身为商都市铁路局党委副〖书〗记的他,在商都市铁路局的这一亩三分地上,那绝对是两三人之下,上万人之上。就是放眼整个商都市里,能够稳稳地压他一头的人,也不多。哪容得一个毛头小子在自己的面前摆脸sè。

????于凤军不是让自己来调解吗,刚好,枪打出头鸟,先借着这个毛头小子煞煞这一方的威风,让他们明白明白,在这商都市火车站里,不是他们肆意耍威风的所在!将他们的气焰打下去,再从中说和,相信就好办多了!

????于凤军在他身后一捂脑门,这个孙浔啊,你指谁不好,干吗非要指他啊?你这哪里是来调解的,分明是来火上浇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