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对刺头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孙浔的这一番话,立时令已经有些丧气的马得光和刘海钰精神为之一振!有了孙浔的撑腰,那他们可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孙浔算是商都市铁路局的三把手,而商都市铁路局则是铁道部最重要的下属铁路局之一,铁道部部长目前还是身为副总理的苏浣东兼任,警察部虽然了不起,但是铁道部要是一心护着自己,警察部里又能将自己几人怎么着?

????“孙书记说得对,你们这样的行为,是对铁路部门的正常运输工作的破坏,妨碍铁路部门的正常运营!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刘海钰高声地附和道。

????“我们的行为,是不是破坏妨碍了铁路部门的正常运输运营工作,你孙书记说了不算!”方明远冷笑道,“孙书记好大的官威啊,什么都不问,张口就给人扣上犯罪的帽子!我倒是想问问,你们究竟是新华夏的人民公仆啊,还是旧社会里的父母官啊?旧社会里的父母官审案,也得问问当事人双方吧?”

????孙浔立时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往脸上涌!他当商都市铁路局的党委副书记也有几年了,早就习惯于底下人和他说话时的低声下气,不管说得对与不对,都要奉若神明。就是商都市铁路局的一二把手,和他说话时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就是不同意他的意见,也绝不会当着底下人来说。如今被方明远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当众顶撞,对于孙浔来说,这可是好多年都没有过的体验了!

????“住嘴!有你这样和领导说话的话?”跟在孙浔身后的秘书立即断喝道。

????“领导?他是谁的领导?他是你们的领导,却不是我的领导!”方明远的声音更是提高了八度,用手点指着孙浔道。“我们坐车买票,你们负责安全准时地将我们送到目的地,我们双方间是平等的关系。什么时候,他又变成了我的领导?难道说,只要坐上你们的火车,你们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乘客们的领导?国家哪一条法律规定的?还是你们铁道部哪一条规章制度规定的?”

????“你!”孙浔的秘书被气得简直要七窍生烟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被方明远抓住了漏洞。还被他顺势又在孙浔的脸上“扇”了几记耳光!

????“好好好!”孙浔脸sè已然是铁青,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于凤军让他前来的初衷了。他只知道,如果说就这样放任方明远胡说八道,他孙浔孙副书记在广大职工面前的面子就要全部都扫光了!届时。自己就将成为商都市铁路局的一大笑话,谁心里还拿自己这位领导当回事!

????“刘海钰!”孙浔喝道。

????“在,孙书记,请您指示!”刘海钰连忙站了出来,tǐngxiōng叠肚地敬礼道。只是他那如同六七月孕fù的大肚腩,在有些紧的警服拘束下,显得格外地刺眼!

????于凤军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孙浔现在可是在暴怒中,自己说什么他也不见得听,而且孙浔这样一搞。倒也是好事,至少这矛盾冲突点转移了!要是对方来头不够硬,被孙浔压制了,那自然也就没有了自己什么事,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要是对方来头大,那顶在前头的也是孙浔,自己腾转挪移的余地自然就大了不少,怎么算起来。自己都不吃亏啊。

????想到这里,于凤军不屑地扫了一眼方明远。到底是毛头小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受不了一点委屈,这当众和孙浔闹将起来,不是你的错也是你的错了!

????嘿嘿,还说什么“孙书记说了不算”,真是笨蛋,不知道铁路系统有自己的警察局检察院和法院吗?凡是在铁路局所属线路上发生的案件,都由铁路系统自己的司法机关处理。孙浔身为商都市铁路局的党委副书记,商都市铁路警察局检察院和法院,那还不得听孙书记的!

????“这件事情的xìng质很恶劣,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地妨碍了……”孙浔扫了一眼如今已经是空空如也的月台,刘海钰立时心知肚明地小声道:“T168次,沪市至奉元。”

????“T168次列车的正常行驶,给铁路部门的工作带来很大的不便!因此……”孙浔刚说到这,就看着面前刘海钰冲自己挤眉弄眼,孙浔心头这火气立时就蹿了八丈高,这毛头小子不知道厉害,在这里胡扯八道,你刘胖子也敢在我面前耍宝了?

????“刘海钰!你什么意思?”孙浔的语气中已经带着三分yīn森森的感觉,要是刘胖子的回答不能够令他感到满意的话,那么即便他是于凤军的一条恶狗,他也要将他踢到边缘岗位上去。让他明白,孙书记不是柿子捏的。不是谁都能上来踩两脚的。敢调戏书记,就要做好被一撸到底的心理准备。

????“孙书记!”刘海钰被吓了一跳,连忙小声地解释道,“孙书记,他们手里有摄像机!”

????“摄像机!”孙浔心头一震,立即抬起头来,这才注意到,在方明远他们的背后,正有一个年青人扛着一台摄像机,正拍着呢。

????孙浔脑子里又是“嗡”的一下,自己是被那个小子气昏了头,居然连对方有人摄像都没有注意。这可是太不应当了!

????自己方才的那些话,要是严格地说起来,确实是有不当的地方,小范围内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是传扬开来,那对于孙书记的清名可是大有影响!他可不想被千夫所指!

????“你个蠢货!还不将那个摄像机夺过来!”孙浔压低了声音,几乎是附在刘海钰的耳边道。

????“书记,夺不过来,他们那边有四个警察部里下来的好手,把我们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刘海钰苦着脸道,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再隐瞒自己人战斗力低下的问题了!

????“警察部里的人?”孙浔心中又是一凛,这可是于凤军根本就没有提到的新情况!

????“最啊,站在那青年人身旁的那四个人,嗯,就是那两个特漂亮小姑娘身旁的那四个人,他们的证件可是给马得光看过了,马得光说他们是警察部里下来的人!当时,马得光还向他们敬礼了!”刘海钰低声地道,暗地里用手给孙浔点指道。他是没看见陈忠亮出的证件,所以这话里话外都推到了马得光的头上。

????孙浔这心里立时又是一凛,马得光是区警察局的刑警队长,虽然说吧,这人品不怎么的,但是干了不少年警察了,真假证件这点眼力,还应当是有的!他要是敬礼了,八成这几人还真是警察部里下来的!

????孙浔不禁有些头大!不过他转念一想,警察部的手虽然长,但是也伸不到铁道部里来!铁老大这三个字可不是白给的,更何况,如今的铁道部部长可是苏浣东苏副总理,警察部也得给几分面子!自己只要不做得太过火,给他们几分面子,他就不信了,警察部还能为此和铁道部叫板不成?

????“真是一群饭桶废物!局里养着你们,有什么用!”孙浔恨铁不成钢地低声骂道。

????“是是是,让书记您失望了,我们回去一定报告领导,好好整顿局里的……”刘海钰一叠声地道。

????孙浔抬起头来,看着那台摄像机,又看了看马得光,这种事马得光八成是指望不上,要是没有警察部的人,于凤军的人倒是更适合。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可是不能够再给对方把柄了!

????孙浔沉下了脸来,指着那摄像机道:“这是谁的摄像机?谁批准你们摄像了?”

????于蕊站了出来道:“这是我们电视台的摄像机,我们拍自己什么时候还需要你批准了?孙书记,你是商都市铁路局的书记啊,还是中央宣传部的领导啊?”这言下之意,自然是你管得未免太宽了!方明远这一方,众人还算是给孙浔留了点面子,没有哄堂大笑。

????“漂亮是漂亮,但又是一个刺头!”孙浔心里给她下了一个定义!

????“电视台?你们是什么电视台?”不过孙浔不是注意到了于蕊回答中的关键词。

????“我们是秦西省省电视台的摄制组!从江宁返回奉元,你们铁路警察莫明其妙地要强行拘捕我们的成员!孙书记,你能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吗?”说话的是电视台四人组中的一个中年人。

????孙浔心中又是咯噔一下,秦西省省电视台,那可是省级单位,那么说,这几人都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了,能量也不小啊。九六年的时候,虽然说记者都还没有像后来那样大的影响力,但是一般人也轻易不愿招惹他们。更何况,这是其他省的省电视台,届时真要给你曝光点什么出来,恶心都能恶心死你!

????他扭回头看了刘海钰一眼,自然是询问这几人又是为什么被带下了车。

????刘海钰一脸无辜地用眼光扫了一下于凤军!其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孙浔这头立时又大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