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七章 她的老师姓苏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孙浔沉吟了一下,指着方明远他们问道:“你们和他们是一齐的吗?”

????那个中年人摇了摇头道:“他们是沪市上车的,我们是江宁上车的,虽然都是去奉元,但是却不是一起的。”

????孙浔心中暗地里长出了一口气,不是一伙的就好,这要是一伙的,又是电视台的,又是警察部的,他也是头痛得狠。孙浔笑道:“秦西省电视台的同志们,可能是下面的同志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一些偏差,认错了人,弄出了一些误会。既然你们不是一起的,不如这样,如今你们也错过车了,今晚上是没有什么过路车了,不如到我们商都市火车站招待所休息一晚,白天我们会安排好你们的行程,保证几位能够舒服地回到奉元!”

????“出了偏差,认错了人?”扛着摄像机的年轻人忍不住道,“你这位书记,话说得也未免太轻巧了吧?一帮子警察,带着这么多看起来就像地痞混混的人,上了车后,不说个青红皂白,张口就要抓人!还要抓我们的女同志!我们要个说法,张口就骂,伸手就要打,要不是旁边那几位同志护着我们,恐怕现在就和他们一样了!”

????说着他用手指了指仍然带着手铐的王猛三人,接着道:“现在孙书记你来了,张口一句误会,这事就算完了?要是没有旁边那几位同志,我们是不是就活该被稀里糊涂地抓起来?商都市的警察就是像你们这样野蛮执法的?这要是在奉元,就凭这一项,就足够让所有的人进行认真检讨,直接责任人要负行政乃至法律责任!”

????孙浔被年轻人这一番话说得又是脸sè发青,尼玛的。这些奉元来的人,怎么一个个的都是刺头,喜欢当众让领导们下不来台!

????于蕊暗地里对那年轻人一笑,手在背后翘起了大拇指!方明远可是说了,既然这个于凤军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那么就让他知道什么叫老虎屁股mō不得!有了方明远给的底气。于蕊可是事先就跟同事们说了。要可着劲地闹,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最好闹到了不可收拾,届时自然也就好处理了!

????那年轻人绷着的脸皮抽了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强压着怒气,知道的人却是明白,他那是强忍着笑意呢。于蕊在秦西省电视台如今也是相当的有名,一方面是因为她的美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从业以来一直的成绩。当然了,这其中也有相当大的原因是因为省电视台的人都知道,于蕊在台领导面前。那可不是一般的有面子!所以得到了于蕊的赞赏,这个刚工作没两年的年轻人,这心里自然是高兴地都要冒泡了。

????“事情我们会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待,但是在此之前。你们必须停止拍摄,将摄像机交给我们!”孙浔的秘书道。

????“真是笑话!摄像机是我们工作的伙伴,更是秦西省电视台的重要资产!我们自己有能力保管好,为什么要交给你们!”于蕊不满地道。

????“但是这里是商都市火车站,是我们管辖的地方。任何拍摄行为,都必须要经过站里的批准!这是铁路局的规定!”孙浔的秘书坚持道。

????“任何拍摄行为?什么时候火车站也变成了军事禁区了?还是说,你们的这些火车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了?既然是铁路局的规定,那好。你说说吧,哪一条哪一款?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如果说真的有这样的规定。那么我向奉元市铁路局查证后可以考虑一下!”于蕊双手环抱在xiōng前道。

????孙浔的秘书不禁语塞,铁路局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规定。他又怎么知道!他方才不过是顺嘴一说,找个借口将那台摄像机扣留下来,谁知道于蕊居然会这样的较真!

????“这是我们的地方,我们说了算!”孙浔暴怒之下,脱口而出。

????“哎哎哎,大家赶紧记住他的话,回头通知一下华夏台,日后要是有铁道部的人上门做节目,一定要让他们评议一下这句话。”于蕊满不在乎地道。

????孙浔是真的怒了,他堂堂商都市铁路局的党委副书记,手下管辖着数以千计的职工,却被一个女人这样当众戏弄,令他这面子上如何下得去!对于很多华夏的官员来说,脸面大如天!孙浔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孙书记,那台摄像机,还有带子必须要拿到手!”于凤军压低了声音对孙浔道,“里面的东西,对咱们都很不利!”

????“刘海钰,把站里值勤的警员都调过来,那个摄像机必须抢过来!”孙浔咬牙道,“拿不过来,你就等着一撸到底吧!”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没有了录像,到时候大家打嘴仗好了,反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自己这一方一口咬定是对方的不是,就是打上铁路法院,打到中央去,又能怎么着?不管是部里,还是局里,届时为了脸面,也只能是力tǐng自己。而方才的那些言语,还有双方间的争执,若是被秦西省电视台播出了,对于自己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就算是没有公开,交到了上面去,对自己也不是件好事!两害取其轻,孙浔觉得自己此时也只能动强了!

????孙浔恨恨地看了一眼于凤军,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他今天说什么也不会留在站里值这个夜班,那么于凤军打电话时,也好有借口不来了。

????于凤军注意到了孙浔的目光,却只是摊开了手,表示对于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很无奈。心中却是暗骂孙浔纯粹就是一个废物,自己说得都很清楚了,是让他前来帮着调解,了结这件事。这位倒好,上来就想以官威压人,给人扣大帽子,引起了对方的反弹,事情才一步步地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还好意思来埋怨自己。

????于凤军盘算着,如今这件事,看起来已经有些失控,孙浔要是能够抢下来摄像机,控制住局势,那自然是最好,如果说不行的话,自己看来还能再找后路。那个年青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能够有警察部的人随行,还认识秦西省电视台的记者,自己这一次可是真的看走了眼了!于凤军拿着手机,却不知道应当给谁打,到现在,对方的来头还没有搞清楚,这拜佛也得找对了庙门才行啊!

????方明远和陈忠他们一直看着于蕊他们和孙浔交涉,心里对于孙浔却是失望透了。这就是堂堂商都市铁路局的党委副书记啊?除了会给人扣大帽子,动辄使用官威压迫他人外,没看出来,有什么耀眼的能力。不过拉偏架的本事不错,从一出现,这屁股可就坐到了于凤军的那一边。

????“方少,差不多了!再下去,那边恐怕就要强行动手了!”陈忠在他的耳边轻声地道。虽然说,他一点也不担心双方间的战斗力,但是毕竟还要护住方明远赵雅冯倩三人,对于于蕊他们,也不能坐视不管,这人手可就是捉襟见肘了。要是混乱中出点差错,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再稍等等!”方明远轻声地答道。他想看看,还能引出来些什么人。

????刘海钰很快就招集了足有二十多名铁警,在场的警察,光铁警这一块,就足有近三十人,如果说再算上马得光他们和于凤军的手下,足有近五十人!

????于蕊此时心里也有些慌乱,她毕竟是个女人,这双方间的力量对比,如今已经完全不成比例。

????刘海钰tǐng着大肚子走了出来,先是看了陈忠他们几眼,这才对于蕊道:“我奉劝你们还是把摄像机交出来由我们保管吧。局里的规定,我们必须执行!非要我们强行抢过来的话,这乱糟糟的,难保不会有个闪失差错,伤着大家谁都不好,你说是不是?”

????方明远也向前走了一步,高声地对孙浔道:“孙书记,我也奉劝你一句,你这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日后的责任你可是承担不起!”

????孙浔冷笑了一声,根本不搭理他,只是对刘海钰点了点头。刘海钰刚要下令,方明远又高声地道:“孙书记,这位于记者是秦西省交通大学毕业,她的老师可是现在秦西省教育厅厅长!”

????孙浔怔了一下,刘海钰也不禁有些迟疑,将询问的目光投了过来。一省的厅长,哪怕是教育厅这种非强力的部门,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得罪的。

????孙浔咬了咬牙,秦西省教育厅厅长怎么了,反正大家又不是一个省的,更不是一个系统的,秦西省的教育厅厅长还能管到中原省的铁路局来不成?

????“刘海钰!你还磨蹭什么!”孙浔一挥手道。时间拖得越久,对他是越不利。虽然是午夜的月台,但是这周围也有不少下车的旅客在远处围观。

????“对了,孙书记,我忘记告诉你了,她的老师可是姓苏!”方明远又高声地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