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章 我要四十万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柳平宁的脚步停了下来,诧异地上下打量了钱绅几眼。

????钱绅看似笑得云淡风清,一副成竹在xiōng的模样,这心里也是砰砰乱跳。他接受了于凤军的命令,在这会议厅外面等候,可是过了这么久,居然只有柳平宁一人出来,令他根本就别无选择。这也是为什么,钱绅一上来就抛出了十万元买三个字的优厚条件。他也是怕,如果说不能够在第一时间就打动对方,那么就再没有了机会!

????看到柳平宁似乎有点动心,钱绅连忙掏出烟,递过去了一根道:“来,尝尝我这烟怎么样!”柳平宁接过来看了一眼,软包中华烟,一包好几十块,在国内算得上是好烟了,至少他平时是消费不起的。钱绅帮着他点着了火,看着他在那里吞云吐雾,心里急得不得了,却又不敢催促。

????柳平宁抽了几口烟,这才问道:“不知道怎么称呼?先生贵姓?”

????钱绅连忙笑道:“免贵姓钱名绅,是商都市白虎贸易公司的经理。您怎么称呼?”

????柳平宁淡淡地道:“原来是钱总,我姓柳!”

????“可是柳暗huā明的柳?”钱绅有些分不清是柳还是刘,秦西人说普通话,有的时候,其他省的人还是分不出来。

????柳平宁点了点头道:“钱总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十万元买三个字?”

????钱绅心中大喜,只要他开口询问,那就有机会。“不错,十万元,我就要三个字!”

????“哪三个字?”柳平宁好奇地道。

????“就是那个和三个女人一个包厢的年青人的名字!”钱绅压低了声音道“只要你告诉我他的名字。这十万元就是你的了!”

????柳平宁心中恍然,原来这个钱绅是想知道他的名字!可惜,虽然钱绅把他们认为是一伙的,但是柳平宁却真的不知道方明远的姓名,只是知道,于蕊和他看起来很熟悉。而且在八人里。隐隐约约以他为首。看起来,应当是非富即贵。

????柳平宁一摊手道:“钱总可是问错了人了,他啊,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说罢。柳平宁抬tuǐ就要向回走。

????钱绅连忙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拉到了一旁道:“柳先生,柳先生,不知道你可以问啊,我可是注意到了,你们的那位女记者可是应当和他很熟悉的,她难道也不知道那个的姓名来历?”

????柳平宁连连摇头道:“我们于记者看起来是和那人很熟悉。但是却从来没有和我们提到过。而且,我们这一行,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不是你们这行外人能够懂得。十万元虽好,但是我确实是做不到!钱总,你还是另找他人吧!我得回去了!”

????钱绅大急,双手拉住了柳平宁的胳膊道:“柳先生,柳先生,二十万怎么样?二十万元人民币,总值得柳先生你试一试吧?”

????柳平宁脚下停了一下,接着又迈tuǐ要走。

????“柳先生。柳先生,二十万元换三个字。都不行吗?”钱绅一脸难以置信地道。

????“二十万元虽然不少了,但是钱总想过没有。不管我能不能成功地从于记者那里打听到那个人的名字,都可能会引起她的怀疑。而她的背景,想来钱总也是很清楚了。如果说日后于记者在我们台里的领导那里为我‘美言’几句,岂不是砸了我自己的饭碗?为了二十万元,我犯得上吗?”

????钱绅知道,柳平宁这话倒是不假,虽然说九六年的时候,国内工资水平还普遍较低,但是电视台却算得上是个高薪的单位,而且他们这些人,各种各样的外快可不少,一年下来,也是个相当大的数目。还有各种福利待遇,那也是比较丰厚的。如果说将所有的这些都统计入内,二十万元,也不过是他几年的收入罢了!为了几年的收入,而丢了自己旱涝保收的工作,难怪柳平宁根本不以考虑。

????可是……他虽然是于凤军的心腹,但是这二十万元,已经差不多是商都市里一般工人二十多年的全部收入了,再高,就是他也没有了那个把握,于凤军能够答应。要是于凤军不答应,难不成要他自己掏腰包补足啊?

????“柳先生,柳先生,您稍候片刻!我这就打电话问问!”钱绅拿出了手机道。

????“钱总,如果说你们真有诚意,那就拿四十万元的现金来!半个小时后我会再出来抽口烟,到了那个时候,如果说我问出来了,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可不能在这里久呆!”柳平宁一甩胳膊,甩脱了钱绅的拉扯,回了会议厅。钱绅伸出的手半晌才缩了回来。金丝眼镜后的双眸中闪过了一丝狠毒的光芒!

????“四十万元现金!”于凤军恼火地道“他以为他是谁啊?一个消息也值得了四十万现金!而且,这他*妈的大半夜的,我到哪里给他提取现金去!钱绅,就算是他不懂这个,难道说你也不懂吗?”四十万元对于于凤军来说,倒是算不得什么大数目,但是这种被人敲诈狮子大开口的感觉,却是令于凤军心里极其地不爽!尼玛,一直以来,都是他于凤军敲诈勒索别人,什么时候轮到他姓柳的来敲诈自己了。

????钱绅垂着头,毕恭毕敬地站在于凤军的面前,虽然心里是腹诽不已,但是表面上,却一星半点也不敢表lù出来。

????“老板,我是说了,谁平时手里也不会留下这么大金额的现金,可是他就是一口咬死,根本就不容商量!”钱绅苦着脸道“而且姓柳的,他还说了,拿支票怕咱们捣鬼!”

????“啪!”于凤军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震得桌上的杯子一阵乱晃。于凤军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从而都是言而有信,所以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质疑他的信誉。

????“混帐王八蛋!”于凤军咬牙切齿地道。要不是如今局势所限,就凭这句话,他也不会让这个姓柳的好过!

????垂着头的钱绅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神sè,这下子,姓柳的可是触犯了于凤军的逆鳞了,就算现在收拾不了他,日后于凤军肯定也会找机会报复的。就算是于凤军日后想不起来,自己也要时不时地提醒他一二。哼哼,姓柳的小子,让你再狮子大开口,害得我也挨老板的骂!

????于凤军沉吟了片刻,刚要说话,小会议室的门打了开来,郭子快步走了进来,低声地对于凤军道:“副市长罗守则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市**局局长徐沂和二水区分局的局长李继勐。”

????于凤军烦恼地一摆手道:“这事就交给你了,赶紧去办!知道地越早越好!”

????此时,陈殃那里也接到了秘书的报告,陈殃厌恶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一旁的孙浔却是暗地里lù出了几分喜sè!罗守则虽然只是商都市的副市长,连常务副市长市委常委的头衔都没有,但是他却是罗家出身,中原省省纪委〖书〗记刘得裕,那就是当年罗老的秘书!省委〖书〗记秦朝阳,那是罗老亲密战友秦老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说秦老如今已经过世,但是秦朝阳就算不看罗老的脸面,看在秦老的份上,怎么也得照拂一二。所以罗守则在商都市乃至中原省里,地位却是丝毫不低。

????陈殃虽然是铁路局党委〖书〗记兼铁路局局长,这主要是因为商都市铁路局原局长党委副〖书〗记高剑峰,就在二十八天前,因为突发脑溢血,不得不住院治疗,虽然由于抢救及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是高剑峰无疑已经不适合再担任铁路局局长一职。事情发生地太突然,短时间内自然也就没有合适的人选接任,所以,陈殃目前是党委〖书〗记和局长一肩挑。不过这一局面将在今天得到改变,铁道部已经发下了调令,调铁道部发展计划司副司长计常忆出任商都市铁路局局长,计常忆已经于昨晚上上了火车,计划在早晨八时到商都市火车站。

????陈殃的级别自然是高于罗守则,和罗守则更不是在一个系统里,而且罗家与铁道部老大苏浣东关系一向不和,但是从长远来看,陈殃自然是不愿意与罗守则有什么明面上的摩擦。毕竟商都市铁路局还在这中原省商都市里,很多工作,还需要对方的配合,否则整日里为一些琐事烦心,也不是陈殃所想见到的。所以,既然是得知罗守则来了,陈殃也没有见他的**。

????“陈〖书〗记,罗副市长前来,肯定是为了于凤军。罗家与苏部长可是……,于记者他们不会被欺负了吧?”孙浔见陈殃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忍不住提醒道。如今于蕊他们在商都市可是不能出什么差错,否则的话,苏部长那里会怎么想?

????陈殃心头一震,这倒是他疏忽了,孙浔这个混帐就已经得罪了对方,如果说在铁路局的办公大楼里,再让于蕊受到什么不公,这可真的没法子向苏浣东交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