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一章 他到底是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哈……”方明远打了个哈欠,上下眼皮有点打架。而在一旁,赵雅和冯倩已经倚在沙发上,盖着两件外套闭上了眼。毕竟都是年青人,兴奋劲一过去,睡意袭来,就很难抗拒。好在商都市铁路局的这个会议厅里,足以容纳两人横卧其上的大沙发足足摆了五个,她们两人占据了其中的一个,倒是不影响其他人休息。

????“方少,你先睡会吧。”陈忠走过来,轻声地道,“这商都市铁路局的领导,也真不像样,居然就这样把人晾着,也没个人来解决问题。”

????方明远微微地摇了摇头道:“算了,不睡了,睡不了多久再被叫起来,那样子更难受!”商都市铁路局的反应,他倒是并不意外,毕竟孙浔已经是党委副书记,也就是说,在他上头,只有商都市铁路局的党委书记和局长,其他人,对于他都没有权力处理,所以拖泥带水的,也是正常!

????“明远,你这小子真是狡猾!怎么总是把别人推到前面当挡箭牌啊!”于蕊坐在了他的身旁,jiāo嗔道,“都是你,非要把苏老师说出来,这现在好了,他们三个都快把我当菩萨供起来了!”

????方明远一笑,压低了声音道:“于姐,要不我帮你一把,沪市电视台和华夏电视台,你可以随便挑一个,我帮你运做过去,怎么样?就当做是我向你赔罪了!”

????于蕊不由得有些动心,她可是知道,方家在京城和沪市都有着不容小视的影响力,把自己塞进去,还真不是什么难事。而京城和沪市的电视台,无疑是国内一流的电视台,自己要是进去了,这履历上无疑就多了浓重的一笔。不过……

????“你说的是京城电视台,还是华夏电视台?”于蕊的呼吸又粗重了几分。她突然反应了过来,方明远说得似乎是华夏电视台!

????“京城电视台,华夏电视台,有什么区别吗?不都在京城里吗。”方明远狡黠地一笑道。

????“废话!当然有区别了!”于蕊急了,一把抓住了方明远的胳膊道,一家是全国xìng电视台,一家是地方xìng电视台,这能一样吗?在华夏,凡是在电视系统里工作的人,谁不想进入华夏电视台?

????方明远笑了起来,促狭地挤了挤眼道:“于姐,镇定,镇定,可不要引起什么误会啊?那边可是有你同事呢,要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狗屁!”于蕊小声爆了粗口道,“要是能够进入华夏电视台工作,就是你让他们叫你大爷,他们也乐意的!”在电视台里,于蕊可是看到了太多太多,为了一个节目主持人的位置,原本不错的朋友翻脸成仇;为了一个职位的提升,不惜和领导陪吃陪喝陪睡;为了能够有一个到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的电视台交流的名额,大家背后各种小手段频出。若不是于蕊的身份比较超然,有着诸多领导的关注,她也同样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一个省电视台里的职位都可以引发这样大的风bō,要是有一个进入全国xìng电视台的机会,恐怕这些人会为此打破了头的!

????方明远拍了拍于蕊的手,笑道:“好吧,好吧,既然于姐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帮你一把,不过不能是现在,我还指望着于姐在省电视台里能够帮我一把呢。”

????于蕊大喜过望,搂着方明远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就是一wěn道:“你还需要我在电视台里帮你一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帮你一把而不得门路呢!”于蕊这话说得可是一点都不假,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巴不得方明远能够求到他们的头上,落一个人情呢,这一个人情,也许在未来,就能救他们的急!

????“可是他们哪有于姐你值得相信!”方明远笑道,“如果说不能够站在公正公平的角度来报道,这样的报道不要也罢!”

????于蕊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明远道:“方少,你这嘴可是越来越甜了,难怪这小姑娘们一个个的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往你身边凑!哎,对了,你给我说老实话,你这么闹到底想做什么?”这一场闹剧在于蕊看来,就是方明远成心造成的。要是他把身份亮了出来,就是借于凤军两个胆,也绝不敢把主意打到赵雅她们的身上!更不要说后来的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了。可是方明远就是不说!这才助长了于凤军的嚣张气焰。

????“不想做什么,只是讨要一个公道,顺手再从人世间去个祸害!”方明远冷冷地道。如果说于凤军的第一次挑衅还只是让他感到厌恶,那么第二次他的行为,就足以让方明远对他起了杀心。这也就是撞在了方明远的手里,这要是换个一般人,恐怕就让他得逞了。从于凤军嚣张的行为不难看出,类似的事情,他做得恐怕不少,也不知道祸害过了多少人,方明远前世里最恨的就是这种人!

????“这还差不多!”于蕊满意地一笑道,“要是这样,给你当当挡箭牌,我还可以忍受。还有一件事,我得问问你……”

????此时小会议厅里,罗守则徐沂李继勐正在听于凤军说明情况。罗守则听完后闭目不语,徐沂和李继勐两人的脸sè却是有些yīn沉。与罗守则不同,其实徐沂和李继勐两人根本就不想来,但是又不得不来。毕竟他们是马得光的直属上司,惹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做为主管领导的他们怎么可能不lù脸。而且马得光的汇报中提到了的警察部的那四个人,更是令他们不得不来。

????“那个年青人是谁?”罗守则问道。于凤军和他所说的情况自然是不敢有所隐瞒,所以罗守则立即敏锐地意识到,在这些人中,方明远无疑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那四个警察部的人,是跟着他的。而于蕊的身份,也是他披lù出来的。这说明,他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低于于蕊!当然了,如果说只是高于于蕊,这并没有放在他的眼里。但是罗守则却有一种感觉,这个年青人的背景实力,恐怕要比于蕊高很多很多!

????“我还正在查!”于凤军脸sèyīn沉地道。

????“一定要查出来他的身份,我们才会对症下药!”罗守则淡淡地道。电话里,于凤军说得并不像现在这样清楚,罗守则还以为只是双方间的一些摩擦。罗守则自信,凭自己罗家子弟的身份,不管对方是什么人,除非是政治局那几位的嫡系子弟,怎么都多少会给些面子!

????但是如今听于凤军一说,罗守则才发现,这事情恐怕不是那么好办!在这件事上,于凤军做得实在是太过份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而且误了对方的行程,这样的行为肯定已经令对方恼怒到了极点。就是换做自己,也绝对不会因为有人从中调解就轻易放手。而且即便是在自己的压力下放手,那么肯定也会将自己一并恨上。

????白虎贸易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虽然好,但是罗守则更看重的无疑是自己的仕途。在华夏,只要还有官,自然就不会缺钱。他才不会为了钱而冒自己从此仕途无望的风险呢。况且……于凤军的白虎贸易公司,每年有将近二分之一的利润都是来自与商都市铁路局的贸易往来。于凤军折腾了这一次之后,会不会影响到他以后与商都铁路局之间的关系,尚未可知。

????为了一笔不能确定的收益,而得罪一个可能大有来头的人,实在是犯不上,所以罗守则也要慎重。

????于凤军自然想不到,罗守则此时居然也起了退避之心。在他想来,警察部的来头虽大,但是却并不代表着警察部出来的人也是无人敢惹。至少他就曾经看到过,警察部下来的一名督察局副局长,在罗守则的面前,也是客客气气地,还着几分恭维。所以,有罗守则出马,应当能够保自己无事。

????“于老板,马得光看清楚他们的证件确实是警察部的?”徐沂问道。

????“徐局长,马队长他们现在应当在隔壁休息,要不把他叫来仔细地再问问?”李继勐道。

????徐沂看了一眼罗守则,罗守则微微地点了点头,于凤军不等徐沂身后的秘书起身,就已经派自己的属下去请了。说是请,其实马得光早就在门口恭候多时了。

????所以门一开,马得光就立即快步地走了进来。先向罗守则几人敬礼。

????“你当时看清楚了吗?他们当真是警察部的?哪一个局的?”徐沂迫不及待地问道。这警察部里,同样也分各个部门,如果说是那几个强力的部门,麻烦就大一些,要是那些无关紧要的部门,得罪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他这个商都市警察局局长,在部里同样也有靠山!

????“确实是警察部发出的证件!我可以肯定!”马得光斩钉截铁地道,不过接下来他的话就充满了迟疑的味道,“哪一个局的,这我就没看清楚了,他当时晃得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