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二章 针锋相对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个废物!”徐沂和李继勐不约而同地在心里骂道。关键的信息,却被他错过了!

????“他们叫什么名字?”罗守则问道。

????“为首的那个人叫陈忠!”马得光立即答道,“其他三人,就不知道了!”

????“陈忠?陈忠?”罗守则三人在心里将这个名字念了几遍,却觉得十分陌生,至少警察部里的那些副局以上的干部里,似乎是没有叫这个名字的。这令他们的心里暂时松了一口气。

????于凤军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接近凌晨五时,从会议室的侧窗不难看到,外面的天空已经亮了。算算时间,钱绅也应当和那个姓柳的家伙搭上头了才对,怎么这钱绅还不回来?

????会议室的mén突然被人推了开来,于凤军扭头望去,不禁失望地又扭回头来,进来的是罗守则的秘书。

????“市长,铁路局党委书记陈书记已经亲自去对方所在的会议厅了!”秘书的声音并不高,却足以保证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陈殃已经去了?”罗守则微微一怔,这个消息无疑是令他感到有些意外。在他想来,陈殃至少是应当和自己见上一面,双方间统一立场和观点后,再去和对方谈话。怎么这个陈殃居然自己先行动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是罗家的子弟,而罗家与苏浣东又不和,双方明枪暗箭地斗了很久了。陈殃毕竟是铁路系统的,而于蕊又能够与苏浣东拉上关系,如果说两方统一立场和观点后再与于蕊谈话,陈殃会担心引起铁道部上层领导的误解——这不是胳膊肘儿向外扭吗!那样的话。恐怕陈殃别说再当这个商都铁路局的党委书记了,不被边缘化,都要谢天谢地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也去吧!”罗守则站起身来道。虽然说还没有搞清楚对方的身份,但是罗守则明白,如果说陈殃和对方达成谅解协议的话,那么形势无疑就会对于已方很不利!

????于凤军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只能站起身来。心中更是对钱绅痛骂不已。

????两个会议室相隔并不是很远,所以,当罗守则一行人来到mén前时,陈殃他们不过与方明远他们寒暄后刚刚落座。于凤军手里紧紧地捏着一张纸条,那是他进会议厅的时候。就站在附近的钱绅塞进他手里的。

????看到罗守则他们的到来,陈殃并不感到意外,他也完全想得出来,罗守则迟迟不出现,而他一来,就立即出现的原因所在。于是又是一番介绍和寒暄,罗守则他们也坐了下来。罗守则注意到,出面与他们谈话的除了那个漂亮的nv记者之外。就是叫陈忠的这个中年人,那个年青人却一直没有开口。

????“问这位陈先生,你的证件让我看看!”不等陈殃开口,罗守则已经道。

????“可以!”陈忠从怀里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却并不递出来道,“这位罗副市长,请出示你的证件!”

????罗守则一怔,随即就是勃然大怒。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方才明明已经介绍过了,自己是商都市副市长了,他还要看证件,这是什么意思?

????“陈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等罗守则开口,徐沂已经沉着脸问道。

????“没什么意思!”陈忠淡淡地一笑道。“只是对等原则罢了!”

????“对等原则?”徐沂诧异地道,“什么对等原则?”陈忠看了他一眼,却并不答话。

????“陈书记,贵方这是什么态度?你们这是打算解决问题,还是想jī起更大的矛盾?”于蕊不满地道。“在整个事件中,我们做为受害者一方,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这里不是法庭,你们也不是法官,少用这种居高临下,高人一等的口wěn来命令人!”

????陈殃还没有开口,徐沂已经接口道:“于记者,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们听马得光说,这位陈先生和他的那几位同伴都是持有警察部的证件,核实一下身份有什么不对吗?”

????于蕊立即反戈一击道:“徐局长,我们听你们说,你们是罗守则副市长,徐局长,和李分局局长,那么我们要核实一下身份有什么不对吗?别说副市长和警察局局长了,这些年来,冒充省委省政fǔ领导,甚至于国家领导人亲属近从的案例,比比皆是。我们要求确定贵方的身份,有什么不行吗?华夏法律里哪一条规定了,公民不能要求你们出示证件了?”

????徐沂立时语塞,确实如于蕊所说的那样,华夏的任何一条法律都没有规定,公民不能要求政fǔ工作人员出示证件。但是在实际社会上,像他们这样的领导,一般也只有到上级领导那里,才会需要出示证件。一般情况下,总是前乎后拥的他们,是绝对没有出示证件证明自己身份的时候。

????“这就是我们商都市副市长和警察局局长!于记者,请你慎言!”李继勐厉声道,“陈书记就在这里,难道说还有谁能冒充他们不成?”

????于蕊不屑地道:“他们是你们商都市的副市长和警察局局长,却不是我们奉元市的副市长和警察局局长。我为什么要一定认识他们?既然不认识,那么出示一下证件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又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你们可以命令我们出示证件,我们却不能要求你们出示证件?”

????“你这是在胡搅蛮缠!”李继勐气得简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胆大包天的人,居然敢当面要堂堂副市长和警察局局长出示证件!这些奉元人也太狂妄了!

????“我在胡搅蛮缠?我看是你们在胡搅蛮缠!我问你,人民警察为人民,是不是警察部mén的工作准则?”于蕊道。

????“当然是!”李继勐虽然觉得于蕊的这个问题有些不对劲,但是当着这么多的人,却不能不答。

????“人民警察是不是应当忠诚为民公正奉献廉洁?”于蕊又问道。

????“是!”李继勐不得不点了点头道。

????“好,那么我这里有一些录像,我倒是想问问,人民警察就是这样为人民吗?就是这样忠诚为民公正奉献廉洁的?上车后,不问三七二十一,就要把我们铐上带走,而一再生事的他,却被你们的马队长,一口一个于老板,叫得那叫一个亲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于老板是他亲爹呢!”于蕊冷笑道,“警察和húnhún一齐出动,还真是令人眼界大开啊!这样的商都市人民警察,叫我们怎么敢相信啊?”

????李继勐被说得哑口无言,额头上已经见了汗水,将求援的目光投向了徐沂和罗守则。

????罗守则和徐沂脸sè已经变得铁青,这样当众毫不留情地指责,尤其还是一个nv人,一个外省电视台的记者,这可是他们多少年都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了。

????“于记者!你不要以偏盖全!警察队伍里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出现一些害群之马,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你不能因为遇到了几个警察队伍中的败类,就将商都市整个警察系统里的所有人,都视为敌人!”徐沂沉声道,“你这样的指责,对于我们商都市警察系统里的其他人,很不公平!”

????“公平?这位自称是局长的徐局长……”于蕊的话还没有说完,方明远和赵雅冯倩几人就忍俊不禁笑了出来。于蕊这分明是在公开质疑他的身份吗。

????徐沂原本就是一肚子的火气,听到有人嘻笑,立时火往上撞,一拍桌案怒声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你给我站起来!”

????方明远坐直了身体,朗声道:“这位自称是局长的徐局长,你好大的官威啊!在你的面前,是不是公民连笑的权利都没有了?或者说,要笑两声,还要征求你徐局长的意见吗?你问我笑什么?那我告诉你,我笑你的话说得都是废话!空话!毫无意义的话!以偏盖全?商都市我们就见到了这么多的警察,而他们的行为,让我们觉得他们不配称做人民警察。而徐局长却要告诉我们,商都市大部分的警察都是好的,都是人民的好警察。你说,我们是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呢,还是应当相信你这位自称是商都市警察局局长的徐局长空口白牙所说的话呢?”

????“当然是相信我们自己的眼睛,相信我们录下来的影像!几个警察队伍中的败类?徐局长你就那么肯定,商都市的警察系统里就只有马得光他们这些警察是败类?其他人就都是公正廉明的好警察了?真是可笑!”于蕊立时附和道。

????“方才,这位自称是商都市警察局局长的徐局长提到了公平二字,那我倒是要问问你,我们这些人,大半夜的被人强行从火车上带下来,被迫中断了旅程。到了这里,不但没有听到你徐局长半句道歉的话语,反而像犯罪嫌疑人一样要被盘查身份。陈哥是警察部的人怎么样?不是警察部的人又怎么样?徐局长你是不是也要看人下菜碟呢?公平?你说不公平的时候,想没有想过,这一切对于我们来说,公不公平?”方明远不等徐沂他们开口,又高声地问道。

????两人这你一言我一语地,根本不给徐沂反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