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尽快地给一个交待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咳!”陈殃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这才道,“于记者,这位小同志,这是我的证件,你们看一看吧。那位陈同志的证件,能不能让我看看?”说着,陈殃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证件,递给了自己的秘书,示意他送过去。

????陈殃,可以说是屋子里官场地位最高的一个,要论起实权来,比罗守则也是只高不低,他都做出了这样的姿态,在场的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秘书将陈殃的证件递给了于蕊,陈忠也将自己手中的证件jiāo给了秘书。秘书也并没有翻看,而是直接jiāo给了陈殃。

????陈殃看了看封皮,上面果然是警察部的字样,他顺手打了开来,只扫了几眼,目光就不由得有些发直!

????他猛得抬起头来,注视着陈忠,陈忠微微地笑了笑道:“陈书记若是看过了,是否能够还给我?”

????“那是自然!”陈殃又扫了几眼陈忠的证件,就jiāo回到了秘书的手中道,“把证件还给陈同志!”孙浔罗守则等正翘首以待着等陈殃传阅呢,没想到陈殃居然又将陈忠的证件还了回去。

????“等等!”罗守则叫道,“陈书记,能否让我看看这份证件?”

????陈殃扫了一眼陈忠不动声sè地道:“罗副市长,那你得和这位陈同志商量。如果说他不介意的话,那自然是可以!”

????陈殃的这句话,令罗守则这一方可是掉落了满地的眼珠子!谁也没有想到,陈殃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尤其是罗守则,更是自觉得这脸面上无光。

????陈殃的秘书将陈忠的证件jiāo还到了他的手中,又将陈殃自己的证件拿了回去。

????“于记者,这位小同志。我的身份你们已经确认了吧?”陈殃和颜悦sè地笑道,“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下面的谈话?”

????“陈书记,请!”于蕊笑道。

????“慢,陈书记,你是不是已经确认了,他的确是警察部某部mén的?”罗守则又chā口道。

????陈殃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已经确认了,证件确实是警察部发放的,我想也没有人敢于伪造警察部的证件,并且这样光明正大地行骗。所以。我认为,这位陈忠同志确实是警察部的。”

????“那么他是哪一个部mén的?”罗守则追问道。罗守则他们也明白,证件伪造的可能xìng不大,毕竟要核实起来并不难。

????“哪一个部mén的,罗副市长,你亲自看一看不就知道了。我在这里,却不适合说!”陈殃淡淡地道。

????罗守则被碰了一个软钉子。只好讪讪地不再说话。心里对于陈殃的态度,却是多了几分疑huò——就算是这个于蕊与苏浣东有些关系,也犯不上这样吧?

????就在这时,坐在他身旁的徐沂偷偷地塞过来一张纸条。罗守则不动声sè地借着桌案的遮挡,扫了一眼,上面只有两个字——方少!

????“方少?”罗守则看了一眼方明远,不知道这是他的名字,还是敬称。他倒是知道,如今对于那些既年轻,又有一定地位的年轻人倒是tǐng流行这样的叫法。像商都市里的一些官二代,就常常被称为某少的。要是这样的话。这个年青人的身份恐怕还真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非同一般。

????接下来。在陈殃的主持下,双方就昨晚发生在商都市火车站里冲突事件进行谈判。方明远一方。自然是要讨要个公道,并且严惩当事人和指使人!由于有录像做证,于凤军马得光刘海钰和孙浔等人当时的言行皆历历在目,虽然由于声音比较驳杂,他们的言语有时会听不清楚,但是却并不影响观看者对于整个事件大致走向的理解。

????在这一过程中,陈殃表现地十分公正,并没有因为孙浔是商都市铁路局党委副书记,而对他有半点偏袒。这令在场的很多人,都心生诧异。孙浔对此当然更是恨得牙根都痒痒,认为陈殃这是落井下石,对自己见死不救!

????其实他们又哪里知道,此时的陈殃心中,也是惊疑不定,暗暗叫苦呢。

????从陈忠的证件上,陈殃看到了六个字——警察部警卫局!

????能够执掌商都市铁路局,这个铁道部辖下,最重要的铁路枢纽的陈殃,眼界见识自然是非一般人所能比的。他知道,在华夏,有两个警卫局是不为很多很多人,这一比例甚至于能够占到全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所知的,或者说知道了,也只是一鳞片爪的,根本无法有个真正的了解。那就是“中央警卫局”和“警察部警卫局”

????中央警卫局,顾名思义,自然就是卫护中央领导,也就是居住在中南海的政治局常委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安全保卫,也因此有人称他们是中南海保镖。他们是属于军方编制,而且是大军区级别,所以有时也叫总参警卫局。

????而警察部警卫局,则是属于武警序列,由警察部直接领导的现役部队,主要负责国家领导人省市主要领导人的安全保护工作。陈忠所持有的证件,即是警察部警卫局所发下的证件!

????如果说陈忠他们四人都是警察部警卫局的,这无疑就代表着,在场的这些人里,肯定是有他们负责保护的对象!最有可能的自然就是方明远,这也就意味着陈忠他们背后至少是站着一名副省级的干部!

????一名副省级的干部,这已经完全可以称做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只要再向上一步,那就是部长或封疆大吏,其影响力之大,不可小视,陈殃也绝对不愿意招惹。

????而更令陈殃感到头痛的是,这才是最低限,也许对方的身后是正省级的封疆大吏,或者说,干脆就是某位部长呢?所以,陈殃一边庆幸自己没有正式卷入这一事件,一边则是要给方明远留下秉公而断的好印象。

????于凤军是越听越心里惊恐,一个劲地向罗守则几人投去了求援的目光,希望他们能够制止录像的继续放映,但是令他感到无奈的是,无论是罗守则,还是徐沂李继勐,眼睛根本就不向他这里看。他也不敢做什么大动作,他于凤军再怎么飞扬跋扈,那也是冲着屁民和那些没有什么背景的普通小官小吏的,而这在座的,最低的也是个省城区警察分局的局长,哪里有他胡luàn说话的余地!

????其实不仅仅是于凤军觉得事态不妙,坐在这里的徐沂和李继勐此时也是手心满是汗水。能够当官的,一般没有笨蛋,陈殃的态度,就令他们觉察到了明显的异样,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马得光及他所带的那些人,在列车上的表现时,两人心里恨不得一把把他给掐死!

????这个hún蛋,你就算要偏袒一方,这表面功夫也是要做上一做的,他倒是好,就差把“我是于凤军mén下走狗”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那副摇尾乞怜的嘴脸,让他们又情以何堪?尤其是徐沂,更是觉得方明远和于蕊望过来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屑和讥讽的意味。

????不过好在还有刘海钰和孙浔为马得光分担了一二,这才令徐沂二人这脸面上稍稍好过了几分。看着孙浔脸如猪肝,陈殃面沉似水,徐沂两人心里别提多痛快了,这才是“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吗。被人加诸到了身上的耻辱痛苦,如果说看到其他人所遭受的一切更为严重,这心理上就难免会感到好受一些。

????陈殃此时这心里都要气炸了,他早就知道,孙浔和于凤军来往密切,也知道于凤军在商都市铁路局里影响力不小,但是他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是在所难免,自己纵然是商都市铁路局的一把手,党委书记,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处处都伸手,何况华夏是一个人情社会,自己要是太不近人情了,也肯定不招领导喜欢,得不到下属的拥戴,所以只要不太出格,不触犯法律,也就罢了。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于凤军的影响力居然大到了这个地步!半夜三更的,商都市火车站的铁路警察亲自上车充当于凤军的打手,堂堂铁路局党委副书记,去当帮凶!

????事情一旦传扬开来,铁道部的领导们又会怎么看自己这个商都市铁路局的一把手?御下无方还是没有魄力手腕,控制不了自己的部mén?不管是哪一个,最终的结果,都是他的仕途从此嘎然而止,能够不被边缘化,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想到这里,陈殃看向于凤军的目光,无疑就带了几分杀气。

????到了这个地步,于凤军等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可狡辩的余地了,只能是寄希望于,有罗守则他们从中斡旋,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能够让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陈殃道:“于记者陈同志,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十分了,你们也劳累了一夜了,还是先到我们铁路局的招待所去休息休息吧。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意见,有些我们铁路局里能够决定,有些还要上报铁道部等候部里的处理意见。而且,关于某些警察中的败类,如何处理,市里面恐怕也是要一些时间的,都是急不得的。我争取尽最大努力,尽快地给你们一个jiāo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