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四章 好自为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于姐,想办法再拖延一会儿时间。”方明远一捅于蕊的胳膊,压低了声音道。

????“干吗?”于蕊诧异地道,说老实话,她对于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成果,就已经是相当难得的了。要知道,华夏的官场上,不仅仅是官官相护的毛病令国人倍感头痛,“拖”字诀也被他们使得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拖得你是焦头烂额,最后不得不让步按着他们的意图来办。像陈殃这样,能够说出来会尽最大努力给方明远他们一个交待,就已经是很难得了。

????“打蛇不死,必有后患!”方明远压低了声音道。像于凤军这样涉及到黑道的人,如果说不能够一击彻底地打倒,而给了他缓气,甚至于逃脱的机会,那就是对自己和自己所关心的人的人身安全不负责任!从方明远目前所得到的这些信息来看,于凤军这人可谓是心狠手辣,商都市里有不少刑事案件都隐隐约约地将他涉及到,只是由于证据不足,加上他在商都市里的人脉广阔,所以才奈何不得他。所以方明远不相信像于凤军这样的人回头会心甘情愿地服法,也许他现在会表现得很老实,但是日后,等风头过去,他没准就有妖蛾子出来了。

????方家产业的重心虽然不在中原省,但商都市作为中原省的省会城市,又是贯通南北东西的重要交通枢纽,家乐福集团在这里自然也开有分店。而且方家产业的不少产品也需要通过这里中转运输。这个于凤军在铁路局里有着这么大的影响力,难保日后不为难自己。而且,方明远更明白,什么叫夜长梦多!要是让于凤军离开了火车站,天知道他还能再拉来什么人当说客!

????所以乘着他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在这里就乱拳打死老师傅,快刀斩乱麻,无疑是最好的结果。只要能够将于凤军和主要成员都送入监狱,他的威胁xìng就不复存在了。这是在昨天,王猛他们在于凤军的指使下前去为难方明远后,方明远就已经有了这个决定。

????于蕊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方明远会让她拖延时间,但是“打蛇不死,必有后患!”这八个字,却已经足够让她明白,方明远最终的目地是要做什么了!

????“陈书记,感谢您这一晚以来的辛劳,我们也明白,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只是我们也不得不提醒您,这件突发事件,无疑是打乱了我们原本的计划。比如说,依照我们的原计划,我们今天将赶回奉元,今明两天,就要把我们在江宁采访的这些素材进行整理再制作,到了大后天的晚上,就要上节目了,但是现在很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于蕊道。

????“那么于记者的意思是?”陈殃的心里虽然有些恼火于蕊的不识大体,自己的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怎么还为这种小事纠缠不清的,但是仍然耐着xìng子道。

????于蕊嫣然一笑道:“陈书记或者说罗副市长,能不能帮着安排一下,在贵省的电视台,或者说商都市电视台里让我们租用一个制作间!同时,请两位能否以正式公文的形式,通知我们台里一下,免得台里以为我们无故滞留商都市,日后给我们……”

????于蕊的话还没有说完,会议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了开来,接着,从会议厅外走进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人,年纪约在四十上下,个头不高,没有平常男子在这个年纪所常有的啤酒肚,显得精明强干。

????陈殃先是一怔,接着就是这一夜来,种种心中的烦恼一时间都化做了满腔的怒火,只是当他看清楚那个人的相貌后,这一腔的怒火却说什么也发泄不出来。只发出一声“计局长,你已经到了!”来的人正是铁道部发展计划司前副司长,到任的商都市铁路局局长计常忆!

????计常忆伸出了两手,走向了陈殃,热情地握住了他的手道:“陈书记,我八点准时到的车站,听说站里发生了点意外事件,陈书记和孙副书记都在这里处理,就不请自来了,陈书记不介意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陈殃还能说什么介意?况且,计常忆身为商都市铁路局局长,也是有权参与进来的。他没有赶到的时候,陈殃就是乾纲独断,也没谁能够说出个什么来,毕竟身为三把手的孙浔也被牵扯了进来,身兼书记和局长二职的陈殃确实有这个权力。但是既然计常忆出现了,那么他的意见,陈殃也不得不考虑。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陈殃对于他的到来,还是持欢迎的态度,毕竟这样一来,不管做出什么决定,就多了一个分担责任的人了。

????“计局长,你能够及时赶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介意呢!”陈殃大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一位是市里的……”说话间,把他带到了罗守则几人的面前。

????罗守则徐沂李继勐自然也是赶紧站了起来,他们也听出来了,这一位是新到任的商都市铁路局的局长!对于这一位,他们自然是也有所耳闻,铁路部发展计划司的前副司长!

????由于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兼任铁道部部长的苏浣东,当年在还没有成为铁道部副部长之前,就是在发展计划司工作,也正是因为他在执掌发展计划司的时候,提出了华夏铁路大提速的计划,得到了部长和中央的认可,从此一举迈入了部级领导的门槛,并历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直至国务院的副总理。所以谁都知道,发展计划司这些年来,在铁道部各部门中的地位是与时俱增。出身发展计划司的干部也大量被提拔到了铁道部的各个重要岗位上去。眼前的这一位,八成就是苏浣东的嫡系下属!

????罗家和苏家虽然不对付,但是在官场上的规则还是要守的,他一个非市委常委的普通副市长,在表面上,还是要尊重计常忆这个铁路局局长。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计常忆却一脸喜sè地拉着陈殃道:“陈书记,还是我先向你介绍一位熟人吧,真是想不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他!”说着,不容分说,就将陈殃扯着来到了方明远的面前。

????已经站起身来的罗守则三人,这脸sè立时就由红转白,接着又由白转青!李继勐还罢了,毕竟与计常忆这个铁路局局长相比起来,一个区级的警察分局的局长真是算不了什么,即便他是省城区警察分局的局长,两人之间的官职级别差距决定了,即便是计常忆这样冷待他,他也只有应着的份。

????但是罗守则和徐沂就不同了,他们自认为,虽然说从官场的级别来说,计常忆要高于他们,但是双方间却并没有统属的关系,而且从实权来说,徐沂做为商都市警察局局长,权力比起计常忆来,也谈不上小。计常忆这样做,也太藐视他们了!

????徐沂气愤地一扯罗守则,低声地道:“既然计局长根本就不在意我们的存在,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走吧!”

????罗守则以愤怒地目光瞪了一眼计常忆,遭此冷遇的他,自然也不会再去凑上去拿热脸贴计常忆冷屁股!况且,于凤军惹出来的麻烦,如何解决,还需要大家好好地合计一下。

????“好!咱们走!”这几个字,罗守则仿佛从牙缝里挤出一般,徐沂从中听出了对计常忆毫不掩饰的愤怒之情。

????只是他们刚刚转过身来,就看到另一个中年人站到了他们的面前!

????“林总,你怎么来了?”徐沂吃了一惊,不禁脱口而出道。面前的这个人他太熟悉了,正是家乐福集团中原省分公司的总经理林鑫。中原省警察厅和商都市警察局每年,都会从他的手里拿到数以百万计的捐赠。而且每年,商都市家乐福超市都会尽可能地吸纳一些警察系统的子弟进入集团工作。罗守则和李继勐虽然对于林鑫并不是那么熟悉,但是也算是有过几面之交!

????林鑫面沉似水地看着徐沂道:“徐局长,我要是不来,又怎么知道,我们家乐福集团每年捐赠给商都市警察局的那些钱,都是喂给了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养活了一群荼毒国民的败类!”

????徐沂心中大惊,一把扯住了林鑫道:“林总,你这话从何说起?”家乐福集团,如今可是商都市警察局最大的捐赠企业,商都市警察局每年从家乐福集团手中拿到的可不仅仅是表面上的那些捐赠和工作岗位,在后勤保障上,家乐福集团中原省分公司也给予了商都市警察局极大的支持。每年的采购,都可以为商都市警察局节省下来巨额的资金。正是因为如此,商都市警察局这几年来,才有多余的资金去更新警用装备和提高警员的福利。

????徐沂可是从中获得了极大的政治好处!

????“哼!你好自为之吧!”林鑫一甩他的手,冷冷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