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五章 泰山压顶之势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这四个字,就如同四柄大锤狠狠地砸在了徐沂的心头,砸得他两耳嗡嗡做响,眼前也是一阵阵地冒金星。虽然说,家乐福集团只是一家华夏国内的sī营企业,与中原省商都市〖警〗察系统没有上下级的关系,也管不到徐沂的官帽子。但是,徐沂却丝毫都不敢小视家乐福集团的影响力!

????华夏连锁零售超市业的龙头企业,沪市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业务如今更是已经扩张到了香港澳门和〖日〗本,在国际上都有一定的知名度。而且更重要的是,家乐福集团和华夏全国的〖警〗察系统都有着密切的关系。上至〖警〗察部,下至全国各省的诸多城市,家乐福集团每年向〖警〗察系统捐赠的金额汇总起来,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目。而它为〖警〗察系统所提供的各种方便,以及隐xìng的福利,其总价值更是难以计算。

????在全国〖警〗察系统普遍预算不足的今天,家乐福集团所提供的这些捐赠,已经成为了各地〖警〗察局预算的重要补充。

????而且最开始的时候,各地的〖警〗察系统政府部门对于接受家乐福集团的大额捐赠还有一些忧虑,担心家乐福集团会因此提出来一些过份的要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才发现,家乐福集团居然从来不提出什么过份的要求,只是要〖警〗察们履行他们应当尽到的责任。对于这样要求少给予多的企业,原本资金就捉襟见肘的〖警〗察系统怎么能不喜欢?

????加上随着改革开放政策不断深入,国有企业如今正面临着大规模的改制,大批国有企业职工下岗,经济发展困难重重,政府每年给予〖警〗察系统的拨款也是迟迟难以到位,家乐福集团给予的捐赠和就业岗位就更加显得可贵。

????林鑫今天当众所说的这些话,只要一传扬开来,那么徐沂完全可以想像地到,用不了三天,上至中原省省厅,下至商都市〖警〗察局的〖派〗出所,恐怕大家都要传的沸沸扬扬了,人们肯定会要问,徐沂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家乐福集团?而家乐福集团会不会因此而取消对商都市〖警〗察局的捐赠?这可是关系到了大家切身利益的大事,容不得有半点马马虎虎。

????徐沂也曾经听说过,家乐福集团对于地方〖警〗察系统的捐赠不是没有停止过的先例,就连家乐福集团的起家之地,奉元市,也是多次被警告要取消这一待遇。所以,徐沂在局里,曾经多次地严厉警告下属,办案办事一定要多动动脑子,没有确凿可信的证据,不要去招惹家乐福集团。

????今天林鑫莫明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怎么能不让徐沂心神大震!

????徐沂连忙又追了上去,抓住了林鑫的胳膊,急切地道:“林总,您这话是怎么说的?谁不开眼,得罪了贵公司?至于让林总你发这么大的火气?”

????林鑫yīn沉着脸,甩了甩胳膊,这一次徐沂抓得很紧,没让他甩开。

????林鑫冷若冰霜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想知道?那你就跟我过来!”

????“陈〖书〗记,和你介绍一下,这一位你恐怕还不认识吧?”计常忆此时已经将陈殃拉到了方明远的面前笑道。

????陈殃这心里叹了口气,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年青人才是问题的关键。原本他不问,是考虑到看样子,方明远没有浮出水面的意图,如今计常忆主动要来介绍,也好,就让自己知道一下,这一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陈殃笑道:“计局长,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就请你介绍一下吧。”

????“方少,计某来得还不算晚吧!”计常忆一边伸出手来,一边笑道“还好,火车并没有晚点。”出身铁道部发展计划司的他,倒是有几次机会在苏浣东的家中,与方明远见过几面,两人虽然谈不上熟悉,但是也不算陌生人。计常忆当然知道,方明远在苏家那简直就如同在自己家一般,来去〖自〗由,随时都可以上门的。而且不仅仅是苏浣东喜爱他,苏家老太太对他也是视如自家的晚辈。

????方明远不由得哑然失笑,如果说没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有铁道部高级官员乘坐的列车,自然是不会晚点,否则列车上的工作人员,那不是自己给自己上眼药吗?招领导不痛快。

????“计局长来得正是时候!”方明远伸手和他握了握道“陈〖书〗记正要给我们安排一下住处。”

????“陈〖书〗记,这一位就是家乐福集团的创始人方明远方少!咱们的老部长苏〖总〗理最疼爱的晚辈!”计常忆在陈殃耳边道“陈〖书〗记,想必也耳闻过吧?”

????陈殃立时两眼圆睁,脸上lù出极其吃惊的模样。身为铁道部高级官员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方明远的存在!经过了这么多年,铁道部里也早就传开了,当年苏浣东决定向上面递交申请铁路大提速的报告,以及后来铁道部牵头组织对高速铁路高速机车的研发工作,以及铁路部门改革的提上日程,后面都有着方明远的影子!

????苏浣东甚至于将奉潼铁路交给了方家去经营,做为铁路改革的试点!而从不久前传来的消息来看,奉潼铁路如今已经完全走上了正轨,虽然说到了今年上半年才实现收支平衡,但是陈殃却知道这其中的重大意义。一条支线的短程铁路,除了奉元之外,就是潼川这个已经趋向没落的地方城市,在之前的多年里,一直都是奉元铁路局的亏损户,年年需要铁路局给予补贴。而在方家的手中,不过短短的几年时光,就已经完全旧貌换新颜了。如果说将奉潼铁路上那些机车车厢以及沿路各站的设备更新都算上的话,奉潼铁路早就开始赢利了!

????陈殃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苏浣东有意将奉潼铁路的一些经营理念和手法向整个铁路系统进行推广,这一次,计常忆接任商都市铁路局局长,在他看来,就是苏浣东在有意地布局,为推动日后铁路改革做准备。

????而且从方明远另一个身份来说,陈殃也是早就有所耳闻,家乐福集团创始人是一个孩子,这样的“谣言”早就在社会上流传,也不是没有记者前往家乐福集团求证,但是家乐福集团对此却一向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如今计常忆这样说,那无疑是真的了!

????想到这里,陈殃再看看方明远,分明仍然还是一个年轻人,这心里不由得就更加为之一紧。俗话说,莫欺少年穷。眼前的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就已经创下了诺大的基业,陈殃不敢去想,若是他到了自己的这般年纪,又会是什么样的成就!难怪会有〖警〗察部警卫局的人随同!

????“这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陈殃伸出手来笑道“方少你可是害得我在这里猜测了半晚上了,到底是谁家的子弟,居然年纪轻轻就如此地优秀!”

????方明远握住了他的手,微笑道:“这还真是要请陈〖书〗记恕罪,我这人一向不喜欢被人所关注,不到迫不得已,是不愿意表lù身份的。陈〖书〗记想必对这一点也是深有体会,身在高位的时候,就很难分清楚,愿意接近你的人,到底是与你志趣相投呢,还是看上了你的身份背景。所以,还请陈〖书〗记谅解。”

????要说陈殃心里不生气,那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方明远当时要是将身份一亮,这事情立码就简单了**分,借孙浔八个胆,他也不敢为难苏浣东喜欢的小辈,更不要说,家乐福集团如今也是铁路的大客户,每年通过铁路运输的采购物资,那也是数以万吨计的。而罗守则他们,恐怕在得知的第一时间里,就会尽快地与于凤军划清界限,哪还有这一晚的罗嗦。但是方明远的这一番话,却又令他有些理解了方明远的想法。

????“方少你实在是太客气了!”陈殃紧握着方明远的手,连连摇了几下道。

????此时一旁的孙浔都已经看呆了眼,计常忆将陈殃带过来的时候,他也想一同跟过来,却被陈忠他们有意挡住了。所以对于陈殃与方明远之间的谈话,他听得并不清楚,但是只要长眼睛的人,此时都可以看得出来,陈殃至少是以平等,准确地来说,还有几分讨好的神态在于方明远说话。而新到的铁路局长计常忆,与方明远更是显得亲热!

????这一二把手,都是这样子的表现,他这个闯祸的三把手,又将情以何堪?孙浔的一颗心,此时已经凉到了脚后跟!他不由得恨恨地看了一眼此时同样已经是目瞪口呆的于凤军,若不是因为他,自己又何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境地!

????对于孙浔所投来的充满了怨恨的目光,于凤军是视若无睹。他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新来的商都市铁路局局长,扯着党委〖书〗记,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围在那个姓方的年青人身旁,几乎是以一种面见上级的姿态与对方进行交流。

????而林鑫,这个家乐福集团中原省分公司的总经理,商都市里商业界的知名人士的表现,更是令于凤军大跌眼镜!虽然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于凤军却分明看得出来,林鑫是以下级向上级汇报的姿态与方明远进行谈话,方明远不过是简简单单地拍了几下他的肩膀,林鑫脸上浮现出的喜sè,简直就像彩票中了百万大奖一样!而跟在林鑫身后的徐沂,则是脸sè煞白,于凤军甚至于注意到,他的手脚都在微微地发抖!

????徐沂扭头看了他一眼,于凤军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jī零,从徐沂的目光中,他分明看到了浓浓的怨恨,还有……绝望!

????于凤军心里咯噔一下,他突然反应了过来,家乐福集团的大股东,可是秦西省方家,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关注家乐福集团的人都知道。这个方少该不是方家的子弟吧?

????想到这里,于凤军这心也立时如坠冰雪世界,方家与〖警〗察系统的关系不错,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如果说这个方少真的是方家的子弟的话,那么不要说自己了,就是徐沂也有麻烦了!

????于凤军当机立断,再在这里停留下去,恐怕自己就要有大麻烦!没有人比于凤军自已更明白,自己的屁股上究竟有多少屎!

????于凤军心里很明白,自己可是对方明远的女人起了不轨之心,而且接二连三地数次挑衅想要整治对方,肯定已经彻底地jī怒了对方。这种有着官方背景的衙内,报复起人来,可是一向心狠手辣,有些甚至于不择手段。有时,仅仅为一件小事,就可以搞得对方家败人亡。类似的事情,于凤军可是没少见。他并不认为,这个方少,会是一个特例。

????而且这些衙内,极其擅长动用政府力量,而以家乐福集团与警方的关系,动用〖警〗察收拾自己,绝对不是难事。商都市〖警〗察局不查则已,一旦动了真格,自己做得那些烂事,根本就隐瞒不了多久,而到了那个时候,有家乐福集团和铁道部的施压,自己交结的那些人里,又有几个愿意出手捞自己一把?恐怕日后,能够被判个死缓,自己都要谢天谢地了!

????于凤军那也是在道上混过的人,自然是明白,华夏的监狱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自己要是进去,死倒是一种解脱了!

????所以于凤军连招呼都不和罗守则打,扭身就向会议厅门外走去,他怕自己再耽搁下去,连这个门都走不出去了。

????到了现在,什么公司,什么资产,统统都是神马浮云,于凤军决定只要离开铁路局办公大楼,就立即驱车离开商都!从此隐名埋姓,等风头过了,就出国离开华夏,躲得远远的!

????于凤军刚刚走到了会议厅的门口,大门又一次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赫然入目的,仍然是一身警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