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势已去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当于烈出现在会议厅门口的时候,罗守则的脸sè就不禁为之一变,先不说省警察厅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单单从来的人是于烈这一点上,就让他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xìng!罗守则与于凤军的往来相当地密切,又怎么会不知道,于烈看于凤军极其不顺眼这件事。只不过是因为于凤军在市里省里的人脉让于烈没有一个好借口的情况下,无法冲于凤军动手。

????于凤军昨晚刚刚招惹了这个来头不明的姓方的年青人,于烈就这么早地突然带人出现在商都市铁路局办公大楼,怎么能不令罗守则这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

????“罗副市长,想不到你也在这里啊!”看到罗守则,于烈只是微微一怔,就笑道。

????“于副厅长,你来得也不晚啊?不知道于副厅长这一清早前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罗守则也微微一笑道。

????“啊,告诉罗副市长也没有关系。昨晚我们得到了举报,在沪市开往奉元的列车上,发生了一起恶xìng事件。商都市警察局所辖警员,有知法犯法滥用职权的嫌疑,所以安厅长特别派我前来,对此事进行详细地调查。如果说真的是存在着警察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一定要严加惩处,严肃警察队伍的纪律,还受害者一个公平。我来到这里之后,我听说商都市的徐局长也在这里,所以特意前来打个招呼!”于烈一笑道,“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罗副市长。罗副市长也是为了这事而来的吗?”

????罗守则心里不禁又是咯噔一下,事情居然这么快地就捅到了中原省的警察厅了!而且警察厅也居然这样快速地做出了反应,很显然,这应当又是那个姓方的年青人所为!

????“是啊,这样恶劣的事情发生在商都市火车站,对于我市的对外形象是个严重地抹黑!我与徐局长一齐前来,想要知道个究竟。”罗守则心念电转,口中却是答道。

????“结果查清楚了吗?”于烈似笑非笑地道。

????“基本上算是清楚了,二水区分局刑警大队副队长马得光为首的几名刑警人员,越界进入商都市火车站执法,执法理由不足,有滥用职权的嫌疑,影响十分地恶劣,徐局长对此十分地愤怒。”罗守则平静地道。到了这个地步,马得光的命运其实在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他只是一个弃子!

????“二水区分局刑警大队副队长马得光?那么二水区分局来人了吗?”于烈的目光转向了一旁此时已是面如死灰的李继勐。

????“报告!于副厅长,二水区分局局长李继勐向您报到!”李继勐强打精神上前敬礼道。

????“李局长,二水区分局出现情节如此恶劣的执法人员知法犯法的案件,你这个局长可是责无旁贷!平日里,厅里都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执法,你们是不是早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一个个都以为天老大你老二了?”于烈劈头盖脸的误训斥令李继勐当时就青了脸。可是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下来,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说的。更不用说,于烈可是他的上司的上司!李继勐心里对马得光已经恨不能咬死了他,马得光的死活他不关心,但是因为马得光而坏了自己的前程,这却是李继勐所忍受不了的。

????“于副厅长,我平时对局里的人员教育不够,才让马得光这样的害群之马混入警局,惹出了这么大的事端来。徐局长已经决定,回去后,一定要对马得光为首的这些警界败类,严加惩处!”李继勐心里即便是再难受,但是这表面上的姿态还是要摆的。

????“严加惩处?哼,像这样的败类,在此之前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丑事!厅里已经决定,关于马得光为首的这些警察中的败类,将由省厅督察处进行处理。我这一次来,也是为了将他们一并带走!”于烈目光扫过全厅道,“马得光他们在哪里?”

????李继勐大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省厅居然要直接插手这件案子!马得光死不足惜,但是马得光要是在省厅里“胡说八道”一通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马得光的屁股不干净,他李继勐也没比他干净到哪里去!

????“于副厅长……”李继勐话还没有说完,于烈已经扭头对跟随他前来的警察道:“让李局长指认一下,把马得光为首的那几个警察立即送回省厅去!”接着,根本就不再搭理李继勐,直接向方明远走去。

????“罗市长!”李继勐气得浑身都在隐隐地打颤,从始至终,罗守则没有替他说一句话。

????罗守则缓缓地转过头来,李继勐立时就是一个jī零,从罗守则的脸上,他看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罗守则到了现在,才终于醒悟了过来。方少,方少,不就是家乐福集团方家的那个方明远吗!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够让家乐福集团中原省分公司的总经理林鑫这样毕恭毕敬的?又怎么可能让商都市铁路局新上任的局长这样上赶着恭维?又怎么可能让中原省警察厅堂堂副厅长亲自出马?

????于凤军这一次栽了!他栽得一点都不冤枉!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商人,就算是有黑道上的关系,又能如何?就是自己,被人抓到了这样铁板钉钉的证据后,也只有黯然下台,如果说没有家族的庇护,甚至于还可能有牢狱之灾!那可是直达天听的人物,更是在华夏外交史上,占了一席之地的人物!

????这样的人,身边的女人,他于凤军也敢打主意,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就是找死呢!

????如果说没有意外的话,罗守则相信,刚刚出门的于凤军应当已经被于烈控制住了,难怪省警察厅会把于烈派来,这一手堪称是知人善用,于烈肯定不会给于凤军半点脱逃的机会!于凤军要是完了,白虎贸易公司,还有那个什么商都市金象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就完了!自己也是枉费一番心机!

????罗守则看了一眼正呆呆地看着方明远他们的孙浔,这个傻瓜,也肯定完了!以方家对苏家的影响力,收拾一个下面局里的副书记,尤其是还被他们掌握着把柄的副书记,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罗守则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知道的太晚了,否则的话,说什么也不能趟进这一潭混水中来!

????只是方才他可是没少给方明远他们脸子看,而且看计常忆的模样,似乎也没有打算将自己介绍给方明远,他也不想厚着脸皮凑上去,他可没有把握对方会给自己好脸sè。不说罗家与苏家原本就不对付,就凭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人家又凭什么给自己好脸sè?

????罗守则拂袖而去,当然了,他也是有着自己不得不走的原因——他必须要抢在前面,把自己与于凤军之间的关系抹清,更要找机会向于凤军递话,让他明白什么叫“分寸”!

????计常忆此时心里别说多痛快了!铁道部发展计划司出身的他算得上是苏浣东的嫡系,这一次商都市铁路局局长高剑峰的意外提前退职,给了他一个难得的机会,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苏浣东决定在铁道部进行改革,这并不是什么大秘密,很多人都知道,这也包括了铁道部里很多既得利益者。虽然说苏浣东在铁道部的威望,使得这些人无法阻止改革的推进,但是他们却可以暗地里给改革政策下绊子,以种种方法来阻挠改革进程。对于这一点,苏浣东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他不是独裁者!

????要推进铁路系统的改革,不仅仅需要高层的决心,也需要各个铁路局的确实执行!而商都市铁路局,则是因为它铁路枢纽的地位,成为了其中的一块硬骨头。若是能够拿下商都市铁路局,让它在改革中起到带头的作用,无疑会减少来自既得利益者很大的阻力。

????虽然这样说,对于原商都市铁路局原局长高剑峰来说,有些残酷,但是实际上就是如此——他的意外提前退职,给了苏浣东一个机会。而孙浔的自取灭亡,则是给计常忆快速地掌握商都市铁路局扫清了一大障碍!

????离京的时候,他还在想要如何尽快地在商都市铁路局里打开局面,推动铁路系统改革。陈殃虽然是书记,但是他还有上进之心,所以并不会给自己制造什么大的障碍,而孙浔则不同,再过几年就该退休的他上进无望,难免会对自己手中的既有利益把控得死死的。所以,如何收服孙浔,至少不能够让他成为自己的绊脚石,就成了计常忆开展工作的重点。

????计常忆是在半夜里自己的包厢中被电话吵醒,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当时简直都méng了!这简直就是困了就有人送枕头!

????所以无论是从苏浣东那边,还是从他自己来说,他都要好好款待一番方明远,他可真不愧是个福星,替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