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章 郭大少的禁脔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章郭大少的禁脔

????方明远悄无声息地到康安市里呆了五天,这其间,除了第一二两天晚上是在康安市的宾馆里,倒是有三天是在康安市辖下的屏阳县山区里渡过的。五天之后,方明远带着不加掩饰的喜意,以及时文生的一头雾水,离开了康安。

????七八月的奉元,骄阳似火,尤其是正午时分的街头,暴烈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令人眼中到处都是一片白光,柏油马路甚至于都会被晒软,走在上头,有着一种似乎是走在尚未干透的泥地上的感觉。人们为了躲避酷暑,都躲在了凉爽的室内,除非迫不得已,尽量减少外出活动的时间,街头上几乎看不到什么闲逛的人。

????方明远他们回到奉元时,正值下午二点,方明远回到别墅里,方老爷子夫妻正在等着他。虽然说时文生只是女婿,但是做为方家目前唯一的一个算是正式踏入官场的成员,他也得到了方老爷子极大的关注。

????方明远简明扼要地将这一次康安之行向方老爷子夫妻做了一个汇报。

????“这么说,文生他在康安市日子过得还可以,已经慢慢地可以掌控局势了?”方老爷子带着几分欣慰地道。

????“是,爷爷,相信等到姑夫真正成为市长的时候,市政府的这一块,就应当能够完全掌控,足以和康安市市委书记分庭抗礼!”方明远笑道。

????“怎么能和书记分庭抗礼!政府要在党的领导下!”方老爷子道,“祸从口出的道理,你切不可忘记!”

????“是!”方明远笑道。爷爷这不是在训斥他,而是在提醒他,有些话在公众场合还是不能说的,那怕是已经成为了人尽皆知的潜规则,那也是能做而不能说!

????和老爷子夫妻又呆了一会儿,陪老人开开心之后,方明远这才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别墅里,到车库里挑了一辆宝马,开了出来。

????秦西省电视台,位于奉元市城区的中心地带,做为一家成立于一九六零年,是华夏最早成立的省级电视台之一,其信号不仅仅覆盖了秦西省全境,还能够覆盖到邻近省部分市县。能够进入秦西电视台工作,那可以说是秦西省媒体人的梦想。在这里,最不缺少的当然就是俊男美女和当时国内的豪车!

????于蕊缓步地走出了秦西省电视台的大楼,这一次江宁之行,不但台里的任务完成的很漂亮,而且回来的路上,还顺便大家捞了一笔外快。柳平宁从钱绅的手里拿到了四十万元人民币,这一笔钱,可谓是意外所获。在征求了方明远的意见后,四人将这一笔钱分了,于蕊从中拿到了十二万元!

????而离开商都市的时候,中原省省委省政府和商都市市委市政府,为了拿回那些录像带,又不得不捏着鼻子给了他们一笔辛苦费,虽然说与于凤军那四十万元不能相比,但是每个人分下来,也有将近四万元。这差不多接近十六万元,在九六年的时候,也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在奉元买套房子都绰绰有余了。

????所以这几天来,于蕊走起路来都带着几分雀跃之意,俏脸上更是常挂着诱人心弦的笑容。

????只是当她走出了电视台大楼,看到了楼外停车场上的那辆法拉利时,原本大好的心情,立时就坏了几分。

????“小蕊,这里!”看到于蕊走出了楼门,从车里钻出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青男子,一边高声地叫道,一边挥舞着胳膊。

????于蕊咬了咬嘴唇,虽然说讨厌,但是对于他却偏偏还不能无视。秦西省宣传部部长郭铭传的公子郭岳桐,这在奉元市里也是鼎鼎大名的一号,要是当众给他落了面子,这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小鞋要给自己穿呢。这不怕县官,就怕现管!

????虽然说,有苏爱军这块金字招牌,还有方家的关系,于蕊倒也不担心郭岳桐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但是不怕归不怕,一只苍蝇总是在身边乱转,也让人心烦不是?更令于蕊感到厌恶的是,她可是听说了,对于那些和自己走得近一些的男性朋友同事,都受到了不名人士的警告,要他们距离自己远一些,能做出这种事的,最大的嫌疑人,就莫过于郭岳桐了!

????于蕊不甘心地向停车场走去,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一辆宝马从门外驶了进来,开到了她的近前,停了下来。车窗放了下来,露出了方明远戴着墨镜似笑非笑的脸道:“小蕊,我没来晚吧?”

????于蕊的俏脸立时就红了几分,低声地道:“什么小蕊,叫于姐!怎么这时候才来?”

????“叫于姐?这可是你说的,到时伯父伯母看出了破绽,日后有人再屁股后头死缠烂打你,那可和我无关了!你还当是过去啊,女大三抱金砖!现在流行的是,你得叫我哥!”方明远抱着肩膀好整以暇地道,“于姐,你可想清楚了!”

????于蕊心里这个气啊,一直以来,她可是都是当姐的,只是最近她父母从家乡过来看她,考虑到肯定又会为她的婚事唠叨,这才求方明远当个挡箭牌,居然就一下子降档变成“小蕊”了!

????“可是听你这样叫,我混身都起鸡皮疙瘩!”于蕊咬牙切齿地道。一想起方明远的真实年龄,她这心里还真是有几分承受不起。

????“这都起鸡皮疙瘩,那我要是叫得再亲热点,你还不直接晕过去?喂,我说,你好歹也是电视台的人了,没看到电视里,三十岁的人管三十岁的人叫爹的都多的是!再说了,就这大热天,鸡皮疙瘩,不易中暑!”方明远笑道,“那你说怎么叫?反正我无所谓,要是被伯父伯母看透了,我就乖乖地当你干弟弟,二老还能把我怎么着?”

????于蕊气得险些一个倒仰,她家姐妹多,她是最小的一个,却没有一个男孩子,不说方明远的身份,就是他现在这长相,还有这张嘴,就是关系暴露了,肯定也能给二老哄得开开心心地,届时倒霉的只有她!

????“行!你行!”于蕊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方明远打开了车门道:“别站哪行不行的了,有话上来说,这大日头的,要是中暑了,那可就更麻烦了!到时候,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到医院里去照顾你的!”解决了姑夫时文生的麻烦后,心情大好的他自然不介意和漂亮“小女生”逗逗口了。

????于蕊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道:“你现在才想起来给我开车……”

????“小蕊,他是谁!”于蕊的话还没说完,一旁郭岳桐已经阴沉着脸冲了过来道。

????“郭大少,请你叫我的名字于蕊!”于蕊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道,“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提醒郭大少!”

????“郭大少?小蕊,他是谁啊?”方明远看了看郭岳桐,似乎是有点印象。

????“郭岳桐,省宣传部部长郭部长的公子!”于蕊道。

????“嗷……我想起来了,郭部长的儿子啊!”方明远看了看郭岳桐那眼里都要冒出火的模样,摸了摸鼻子道,“小蕊,他这是怎么了?”

????郭岳桐的肺都要气炸了!自己叫一声“小蕊”,于蕊这脸色沉得就像暴风雪来临前的天空一般,而眼前这个小白脸,都叫了两声了,她怎么就一句重点的话儿都没有!双方间这待遇的差别也太大了!

????其实要说郭岳桐对于蕊有多重的心思,那也是扯淡!于蕊长得确实是漂亮,但是距离倾城倾国还远着呢,以郭岳桐省宣传部部长公子的身份,秦西省里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有见过?

????郭岳桐追求于蕊,其实也是有着私心杂念的。一方面,于蕊是秦西省电视台里有名的美女,气质又好,这带出去不管去呢,也带得出去。另一方面呢,郭岳桐也是想借此机会,与苏爱军扯上关系!

????苏爱军如今虽然只不过是教育厅的厅长,但是架不住人家的老爹是国务院副总理兼铁道部部长!响当当的华夏实权人物,未来国务院总理的有力竞争者!而且苏浣东的年纪在中央的这些大佬中,可算是年轻的,差不多还能够再干两届,就是当不上国务院正总理,也势必是个实权在握的副总理,甚至没准会成为中组部中纪委这些实权部门的大佬。就是再进一步,成为中央九人之一,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这样一个强悍的老爹坐镇在中央,苏爱军日后仕途就是不飞黄腾达都不成!而郭铭传,比苏浣东年轻不了多少,却还只是一个省宣传部的部长,今生今世能够成为一任省长,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所以,郭岳桐觉得,要是能够将于蕊追到手,从而和苏爱军乃至苏家结上亲密关系,哪怕于蕊就是再长得丑一些,他都认了!反正大不了届时包七奶八奶也没什么的。男子汉大丈夫,只有手中有权,何患无女人?更何况,郭大少早在他的朋友中夸下了海口,要在夏季里将于蕊拿下。于蕊在他的心中,其实已经算是他的禁脔,不容他人沾手。

????虽然说,对于他的接近,于蕊一直表现地并不欢迎,但是郭岳桐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样追求起来才更有味道,日后也更有成就感。那种招招手就像哈巴狗一样凑上来恨不得能够给他舔菊花的美女,那可是见得多了!

????好在于蕊平日里也没有什么特别交往的适龄男子,而她的那些同事朋友也被郭岳桐背地里警告过,至于台里的那些位道貌岸然的领导,郭岳桐就更不担心了,别说还有他郭大少的这一层关系,就是苏爱军,他们也得罪不起!

????可是郭岳桐没有想到,今天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宝马男!还是个小白脸!更可恶的是,看起来,于蕊和他的关系还是很近密的!

????这令他一下子就有了戴绿帽的感觉,一股难以压抑的怒气由然而起。若不是考虑到这年月,能够开宝马的主也不是一般人,他当场就会发狂的!他堂堂郭大少,在奉元这一亩三分地上,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于蕊扫了郭岳桐一眼,没好气地道:“我怎么知道?走吧!”说着就坐进车里,将车门带上。

????方明远一打方向盘,车子避开了郭岳桐,在电视台大楼前绕了一个圈,开了出去。

????“你这一次可是将郭大少给得罪狠了!他肯定会报复你的。”于蕊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就那样站在原地,两眼都要冒出火来的郭岳桐,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口吻道。

????“那怎么着?我把小蕊你送回去,由他陪你去见伯父伯母?你要是没意见,我也没意见!”方明远满不在乎地道。一个宣传部部长的儿子,又怎么了,只要占着理,他连省委书记和省长都顶过了,还在意一个官二代?

????“你敢!”于蕊立即高八度尖声地叫道。

????方明远闻声手不禁一颤,这女人的高音轰炸,可是世界性难题!很少有男人能够承受得起的!“我说,小蕊,我这可是在开车呢,你这样要是干扰了我开车,出了事咱俩可是一条绳上的两根蚂蚱!”

????于蕊白了他一眼道:“谁跟你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大学生呢,蚂蚱有论根的吗?那是只!”

????方明远也冲她翻了一个白眼,一看这位就不是穿越来的,蚂蚱论根怎么了?浮云都能神马的,他蚂蚱论根又有什么问题?

????车子很快就拐上了城市的干道,并没有走多远,就看到路边有交通警察伸手拦车。方明远诧异地将车子靠了边,只见一个中年警察板着脸走了过来道:“驾驶证!”

????方明远一头雾水地将自己的驾驶证递了过去,那警察翻了翻,往兜里一揣,冷若冰霜地道:“知道你犯什么错误了吗?知不知道超速行驶是害人害已的行为?知不知道,这是对自己和他人的人身安全极其不负责的行为?知不知道……”

????“警官,你说我超速行驶,那么请拿出证据来!”方明远恼火地道。别说他方才一直就没有超速驾驶,就是他有意这样,这路况上也根本不允许啊!

????“你的警号是多少?我要投诉!”于蕊也愤怒地道。

????中年警官嘴撇得像二五八万一样,冷笑道:“投诉?随你……”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从一旁又蹿过来了一名交通警察,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陪笑道:“对不起,两位对不起。他这两天和家里闹矛盾,他婆娘和他母亲正打架呢,心情不大好,刚才是我们看错了!你们没有超速,没有超速。老吴,你还不道歉,把驾驶证还给人家!“他一边说,一边拼命地和中年警官打眼色。

????这中年警官一头雾水地看着自己的同僚,不满地道:“老周,你这话是……”

????“唉呀,我说老吴,你就是心里不痛快,也不能和别人发泄吧。咱们是老朋友,你说多说少了,我也不和你生气!”姓周的警察连忙打断了他的话道,“赶紧把驾驶证给我!少说废话!”

????说着,他从中年警官的衣兜里将方明远的驾驶证硬生生地掏了出来,双手毕恭毕敬地送到了方明远的面前,陪笑道:“实在是对不起两位了,还请两位不要放在心上!回头我一定会好好地开导一下他!”

????方明远冷冷地看了他们几眼,接过了驾驶证,关上车窗,开车扬长而去。

????“哎呀!老周,你这是在干什么?队长吩咐下来的事情,你也不当回事?”中年警官不满地道。

????看着方明远他们的车子融入了车流之中,周警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抹去额头上的汗珠道:“我的天啊,总算是把这两位送走了!”

????“老周,你别这转移话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吴警官不满地抓住了他的手道,“这可是队长亲自吩咐下来的,咱们两个要是没有看到,也就算了,如今明明都抓住了,你怎么又给放了!回头上面要是问了起来,咱们两个就都有麻烦了!”

????“老吴,我看你才是傻了!”周警官皱起眉头,上上下下地看了他半晌后才道,“你没有看他们的车吗?”

????“不就是辆宝马吗?”吴警官不以为然地道,“咱们只管扣证,为难一下他们,有郭大少出面,还怕他们不成?”

????“唉………我看你是昏了头了吧?”周警官无奈地道,“你再好好想想,那个车牌号!”

????“车牌号怎么了?不就是……”说到这里,吴警官也不由得脸色为之一变道,“老周,这该不是家乐福集团所有的车辆吧?”

????“你总算是想起来了!”周警官长出了一口气道,“你现在明白了?”这个老吴,怎么连需要牢记在心的那些车号都忘记了!家乐福集团所有的车辆,也是他们这些小警察们,可以随意栽赃陷害的吗?那不是自己找麻烦吗?

????吴警官脸色发白地看着方明远他们离开的方向,心里一阵阵地后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