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四章 做伪证有风险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明玉功夫妻吃惊地张大了嘴,站在明玉功对面的海悛甚至于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后槽牙!明玉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还认得一位长安商场的海总啊?

????“海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徐海星急声地问道。

????“徐海星!”海悛将脸『sè』一沉道,“你也是商场的老员工了,怎么就这么地不懂事呢?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通知我?而且,明明有人可以为明科长做证人,你为什么不把她们带来?”

????“证人?”徐海星看了看跟在海悛身后的那三个人,他有印象,都是这一层的售货员。

????“对!证人!她们都亲眼目睹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可以为明科长做证,方才确确实实是那个女人推倒了明科长的孩子!”海悛神情极其地不悦道。

????“你说谎!”于蕊戟指着海悛的鼻子愤怒地道,“你凭什么这样说!”

????“凭什么这样说?”海悛一脸轻蔑地道,“我有证人,三个证人都可以证明,她们看到了,就是你将明科长的孩子推倒在地的!只不过是那个孩子不小心碰了你一下!我真是想不明白,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能这样没有道德,没有良心!那么小的孩子,就是碰你一下,又能怎么着?也犯得上下这样的毒手?难怪说,最毒莫过『fù』人心!”

????他又指了指柳平宁几人,鄙夷之『sè』显『lù』言表地道:“你们是电视台的怎么了?电视台的人就享有特权啦?就能够无视法律和道德了吗?拍摄吧,拍摄了更好,正好看看你们这些人的丑恶嘴脸,给你们都曝曝光,让大家看看,你们这一个个都光鲜亮丽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伪淑女们,究竟是有着一颗什么样的心!恐怕一个个比那五谷轮回之地还要肮脏!”

????于蕊被气得混身都在哆嗦,原本对于明玉功这个无赖滚刀肉就已经是满腔的怒火,此时再听海悛这样不负责任的指责,立时忍不住抬手就想给他一记耳光。

????没想到这个海悛年纪虽然已经不小了,动作倒是不慢,一抬手就抓住了于蕊的手腕,冷笑道:“怎么着,被人拆穿了yīn暗面,就忍不住要动……”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到了海悛还在跳动的腮帮子上,将他余下的话全部都扇回到了肚子里去。

????“哎哟!哎哟!哎哟!”放开了于蕊的手,连连退了几步的海悛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连声惨叫着,他感觉自己的牙chuáng都有些松动了!

????方明远甩了甩自己的手,又向于蕊要来了纸巾,拿起桌上的茶水,倒在纸巾上,仔细地擦拭着自己的手,就仿佛上面沾染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

????“邹所长,你可是看到了,他动手打人了!”海悛半晌才缓过气了,『mō』着自己明显肿起来的腮帮子,指着方明远道,“他这是故意伤人,你还不把他抓起来?”

????邹所长面『lù』难『sè』地向方明远看过来,方明远无所谓地道:“海总,看来你是从石头里跳出来的人猴吧?最毒莫过『fù』人心?我不你『奶』『奶』妈妈媳『fù』他们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想必她们是不会为生你养你嫁你而倍感自豪吧?而且你这三名证人都是女的吧?既然最毒莫过『fù』人心,她们的证言可信吗?既然不可信,你海总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划脚表现你的道德高点?邹所长,麻烦你一下,我现在报警,我认为这位海总,还有这两位,有恶意讹诈的嫌疑,我要求奉元市市警察局正式就此事立案**至于打你的耳光,嘴巴太脏了,挨打那是你活该!”

????“这位同志,这似乎……”邹所长看了看海悛和明玉功。海悛和明玉功明显地怔了一下,他们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敢反过来要控告他们!

????“讹诈!你放屁!”海悛戟指着方明远愤怒地吼道,“我堂堂长安商场的副总经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我讹诈你!”

????“就是!我看你是昏了头了吧!我爸爸是人大副主任,我哥哥是区工商局的局长,我也是堂堂科级干部,会讹诈你?哼!”明玉功也一脸不屑地道,“告吧告吧,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收场!”

????方明远叹了口气,这种事情真是无聊,为什么他却总能够遇上!

????方明远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电话很快就通了,里面传来了杨均义带着几分喜意的声音:“方少,回来这么久,你可总算是想起我了。现在是不是还在康安市呢?”

????“杨叔,我今天刚刚回的奉元。现在和于蕊于记者在长安商场呢,遇到了一点点麻烦,碰上了几个人想讹诈我们。嗯嗯嗯………现场已经有了警察同志,只是对方算是有身份的人,警察同志有些迟疑。我一会儿还有事,没时间和他们在这里费口舌。嗯嗯……好,我让他接电话!”方明远将电话递给了邹所长道,“你接一下电话。”

????邹所长将电话接了过来道:“喂,请问您是哪一位?”

????“我是秦西省政法委书记警察厅厅长杨均义!你是谁!”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令邹所长立时下意识地tǐng直了腰板道:“报告,我是奉元市城区北大街长安广场派出所副所长邹有义!请书记指示!”

????“书记!”这两个字就如同两柄大锤重重地敲在了海悛和明玉功夫妻的心上。三人惊慌地面面相觑,难道说是奉元市的某个区委书记?可是似乎没有一位姓杨的区委书记啊?

????“事情是怎么回事?对方是什么人?让你们这样为难?”电话里的杨均义声音虽然平缓,但是邹有义这额头上已经见了汗。这可是秦西省内警察系统的老大啊。平时有多少人想巴结都巴结不到,想不到这个年轻人,一个电话就可以!再想到方明远可是直截了当地叫“杨叔”呢,这邹有义心里就更是大庆幸,自己从来了之后,就一直秉公办事,没有偏倚明玉功了。

????邹有义将事情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接着道:“杨书记,明玉功,是市人大副主任明学军的小儿子,他的哥哥明玉成,是城区区工商局局长。还有一位海总,应当是长安商场的副总经理,他主动地提供了三名证人,证明确实是于记者将明玉功的孩子推倒!”

????“真是笑话,于记者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杨均义对于蕊也并不陌生,这几年来也见过不少次,自然是不可能相信于蕊会做出这种出格和无聊的事情来。况且说,她和方明远还在一块,更不可能有这份闲情逸致搞这种把戏。

????“邹有义,你做的不错!现在,你可以通知你们区局,正式接受报案,将这件事严查到底,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我等待着你们的消息。嗯,于记者和她的朋友们,现在可以走了,如果说日后案情需要的话,通知我好了!”杨均义自然是明白方明远不愿意高调的『毛』病,所以他的名字,连提都不提!

????邹有义立时心领神会,领导虽然没有说应当偏袒谁,但是言语间所透『lù』出来的亲近远疏还不是一目了然。况且,邹有义也明白,这件事是九成九又是明玉功夫妻生事,借此机会敲诈对方的钱财,要对方低头赔罪!至于这位海总,又是因为什么跳出来,他就不知道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做出最终的决定。

????邹有义将电话交还给了方明远,目光转向了明玉功,脸上『lù』出笑容——他也不爽这一位很久了,任谁也没有兴趣老为他擦屁股!只是一来受害者总是没有证据;二来,他一个小小的街道派出所的副所长,也实在是无法抵挡一位人大副主任和一位区局级干部的怒火。不过如今好了!有了杨均义给他撑腰,他倒是想要看看,那位人大副主任和明局长知道这个消息时,会是什么模样!

????看着邹有义的笑容,明玉功的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怎么着,他总觉得那笑容里带着几分狰狞!

????“邹所……邹所长,那位杨书记是谁啊?”明玉功仗着与邹有义也不是头一天认识了,强压着心里的恐惧,小心翼翼地问道。海悛也在一旁竖起耳朵听着,心里却是着实地有些慌『乱』,他可没有想到,对方看起来似乎还是大有来头的。这令他的心里不由地有些慌『乱』。

????“杨书记是谁,几位就不需要知道了!”邹有义道,“我们已经决定接受那位先生的报警,明科长海总,几位涉嫌恶意敲诈他人钱财,需要根我到所里说明一下情况了!还有你们几位,我和你们说清楚了,你们真的是看到了那位于记者将这个孩子推倒了?要实话实说!我可是要提醒你们,做伪证同样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徐海星也走了过来,yīn沉着脸道:“罗娟娟,你所在的柜台,与事发的当场,隔着滚梯呢,你是怎么看清楚于记者推倒孩子的?还有你,赵亚丽,你不是近视眼吗?不戴眼镜两米外就全是模模糊糊的!而且,我记得上午我检查卫生的时候,你说你的眼镜昨天被摔了,正要重新配镜呢。不戴眼镜你是怎么看清楚距离你所在的柜台至少五米外所发生的事情的!”

????罗娟娟和赵亚丽,低着头,唯唯诺诺地说不出话来。

????徐海星又看了看第三人,有些厌恶地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这个女人整日里除了描眉画眼,想着如何和领导们打好关系,借此向上爬之外,业务上简直是『乱』得一塌糊涂。如果说不是因为她家里还有点背景,徐海星早把她踢出自己的管的这一层了!不用说,这一位肯定是看到有巴结海悛的机会,自己靠上来的!

????邹有义闻言立时眼睛一亮,连忙道:“你们可是想好了!一旦真正做下了笔录,再要返悔,没有没有合理合法的理由,可是就没可能了!你们可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而毁了自己美好的未来!你们明白吗,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海悛愤怒地道:“邹所长,徐海星,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是在怀疑我在做假证吗?”

????邹有义摊开手道:“海总,我只是在进行例行的询问,并且告诉她们所应当知道的东西,即便是现在不说,到了派出所笔录前也一样要说,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怎么着?海总打算连我们的例行工作,都看不顺眼,要改改吗?”

????邹有义这语气可是着实有些不善,如果说是在杨均义的那个电话之前,海悛肯定是要严词斥责他的。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对于他这个可以见到区委区领导,甚至于部分市委市领导都可以见到的长安商场的副总经理,还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是在现在,心里着实有些不安的海悛,却没有心思再去挑刺!

????“徐海星,你又是什么意思?”海悛指着徐海星的鼻子,气急败坏地道。

????徐海星双手一摊,冷笑道:“海总,我只是觉得很奇怪,在我看来,有可能真正看到方才那一幕的人没有来,而来的却是我觉得根本看不到的。除非说,她们在上班期间不在自己的销售柜台,否则她们怎么会看到?如果说她们是在做假证人,那可是给咱们长安商场抹黑呢!”对于海悛,徐海星同样也看不上他,加上徐海星算是长安商场党委书记的人,和海悛不算一圈子的,所以有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不介意顺便踩海悛两脚!

????“徐海星,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否则的话,这个责任你承担不起!”海悛『sè』厉内荏地道。

????徐海星轻蔑地撇撇嘴道:“海总,麻烦你还是先为自己考虑考虑吧!做伪证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希望日后,我还能再见到海总。”

????另一边,方明远看了看俞新平几人,歉疚地道:“几位在这里稍多待会,等他们做完笔录就可以走了。我和小蕊还有事,先走一步。柳先生,届时那录像带给我复制一份!”

????柳平宁一拍xiōng脯道:“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三人心里别提多美了,很显然,这一次,他们又来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