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五章 挑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零五章挑拨

????邹有义先给俞新平等人做笔录,将明玉功夫妻和海悛放到了一边。那三个随同着海悛一同前来的售货员,被徐海星的一番话,说得现在也是个个心里打鼓,虽然有心想反悔,但是看看海悛那已经如同锅底一般的黑脸,又不敢说话,这心里,可是着实的为难!

????方明远他们是走了,但是海悛这心里却是如同长了草一般。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邹有义接了一个电话后,就跟吃了枪药一样,和自己这样的不对付?就算他是警察这样的强力部门,但是这年月,说到底还得看谁有钱!没看那些投资商们,一个个就如同大爷一般,就是省里市里的领导们,那也得是客客气气的。自己堂堂长安商场——奉元市里最高档的商场,的副总,就是到区分局里,那也是人接人送的,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

????但是海悛也明白,事出反常即为妖,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就敢这样的不给自己面子,这背后肯定有原因!他又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嫌自己的工作太轻闲了!所以,海悛就更不敢妄动。明玉功与他的想法可以说是一般无二。

????从会议室的外面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一个人,在海悛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海悛这脸色立时又黑了几分。

????明玉功一直关注着他的举动,看到那个人离开,立即凑了过来,轻声地道:“海总,又出了什么事?”

????“刚才那小子,是开宝马走的!”海悛也不瞒他,低声地道。

????“宝马?那个德国品牌?”明玉功吃了一惊,强压着心头的惊悸道。

????“嗯!”海悛闷闷地点了点头。其实他的心中,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样若无其事。身为长安商场,这个在奉元市里最高档的商场的副总经理,他的眼界还是相当开阔的。自然明白,在九六年的奉元,一辆宝马车意味着什么?海悛此时已经是满心地苦涩,原本在他想来,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一件事,到了现在,却似乎完全地变了味道。

????刘大少还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啊!海悛心中的刘大少,正是刘东来,省委副书记刘起航的儿子。

????刘东来收了电话,一脸古怪地看着郭岳桐,看得郭岳桐简直都要心里发毛了!

????“东来,你老看着我做什么?”郭岳桐下意识地向边靠了靠,皱眉道,“刚才那是谁的电话?该不是谁把你的事情又办砸了吧?”

????刘东来冷笑道:“岳桐,刚才是长安商场副总经理海悛的电话。就在不久前,于大记者和她的那个男友在长安商场里刚刚与人发生了一点冲突。我呢,好心好意地想帮你出口气,所以就要海悛出面为难了一下他们……”

????郭岳桐立时精神为之一振,就连一旁喝酒的解兴华和田中平也将关注的目光投了过来。

????“啊,那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郭岳桐追问道。

????“好像那个小子来头不小啊,郭大少这一次可是碰上了一个强敌!”刘东来抿了一口酒,搂着怀里的美人好整以暇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吞吞吐吐的!要说就说个痛快!”田中平不满地道,“总喜欢吊人的胃口,听你说事最累了!成与不成,给个痛快不成啊?”

????刘东来有些恼火的目光从田中平的身上一掠而过,却是拿他无可奈何。“你的那位情敌,似乎联系上了一位大人物,市里有哪一位书记姓杨的?长安商场当地的派出所一个小小的副所长,在接了他的电话后,对海悛都是不假辞色。嘿嘿,甚至于还接受了你那位情敌的报警,认为海悛有恶意敲诈他人钱财的嫌疑!现在,你的于大记者和她的情人,已经离开了,而可怜的海副总,还得继续接受调查!哎,对了,我说解老大,明学军和明玉成,似乎和水中益走得很近吧?”

????解兴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淡淡地道:“这个我怎么知道,明学军和明玉成,这两个名字,我还是第一次知道。”

????“和于大记者发生冲突的人叫明玉功,是明学军的儿子,明玉成的弟弟!嘿嘿,这一回他可是有麻烦了!”刘东来嘿嘿地冷笑了两声。

????“姓杨的书记?”田中平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摸着下颌半晌才道,“我记得奉元市委组织部有个副书记姓杨,市旅游局里也有个副书记姓杨,远林区教育局的书记倒是也姓杨。”

????“还有城区消防局里也有个姓杨的,市计划生育委员会里也有个姓杨的副书记,离山区区政法委书记姓杨。”解兴华也举出了几个例子。

????“可是你们觉得,这些位姓杨的书记就算是能够指挥得了长安广场派出所的民警,但是他们压得过明学军和明玉成吗?他们能够让那些民警在知道海悛和明玉功的身份后,还这样偏袒于蕊他们吗?”刘东来冷笑道,“这个姓杨的书记,身份肯定要比明学军还要高,而且根本就不在意明学军的势力!”

????郭岳桐右手的五指轻敲着沙发的扶手,沉吟了半晌道:“市里的各部门里,能够达到这一条件的,我的印象里是没有!”明学军能够当上市人大副主任,这说明他在去人大之前,在奉元市里也肯定是号人物。至少至少也是实权的各部门一把手!

????“我也不记得有人符合这条件!”田中平也点头道。

????“那会不会是省里的干部?”解兴华也来了兴趣道,“要是省里的干部,姓杨的,又刚好管警察系统的,那当然是省政法委书记兼警察厅厅长的杨均义了!”

????“嘶……”刘东来和郭岳桐下意识地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解兴华说完了,自己也不禁吓了一跳。要是真的是杨均义的话,那么这事情可就热闹了,而于蕊身旁,开着宝马的那个年轻人的身份,可就是非同小可了!要知道,就是他们四个,名符其实的官二代,父辈与杨均义都是同僚,也不见得能够让这一位对他们几人高看一眼。而这个年轻人,居然可以直接将电话打给杨均义!

????“靠!他不会是那个方明远吧?”解兴华不禁脱口而出道。

????这时,包厢的门刚好被人推了开来,刘峙走了进来,正好听到了解兴华的话,诧异地道:“解大少,你们这是在谈方明远?”

????“峙哥,你来了!”刘东来站起身来,将自己的身旁的女人赶到了一边去,招呼刘峙道,“来来来,坐我这里!”刘峙无论是在体制里的身份,还是在家族中的受重视程度,都不是刘东来所能够相比的。就是刘起航,对这个侄子,也比对儿子更重视。所以,无论在哪里,刘东来对于刘峙都不敢失了礼数。

????“哈哈,刘哥,你可总算是来了!不用说吧,你得先罚三杯!”解兴华笑道,自有那妹子识趣地将酒倒上。

????“没办法,下午开会上,有几个事大家扯皮,总也达不成一致,要不是我当机立断决定推迟再议,时间就更晚了!”刘峙端起了酒杯道,“我说,解大少,你这有酒无菜,干喝啊?我可是跑了上百里路赶过来的,就这待遇?”

????解兴华挥了挥手,他身旁的女人娇笑着站起身来。

????刘峙干了一杯,将衬衫上的扣子解开两个道:“今这天,简直都要把人晒成干了!你们倒是真舒坦,在这包厢里,凉气吹着,小酒喝着,还有女人陪着,我呢,却得辛辛苦苦地跑过来,进门还要先罚酒!哎,对了,你们刚才说方明远什么呢?”对于方明远这三字,刘峙可是敏感得很!

????“峙哥,是这样的……”刘东来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刘峙说了一遍。

????刘峙点了一根烟,一边听着,一边无言地抽着。直到刘东来将整个事情都说完了,刘峙又沉思了半晌,这才道:“解大少,你果然是慧眼如炬!我认为,应当不出你所料,这个人八成就是方明远!”

????“啊?”解兴华四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惊诧的声音。

????“峙哥,那方明远不是还在沪市上大学吗?嘿,现在是暑期了!”刘东来一拍脑门,他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刘哥,那方明远今年也就二十出头吧,那于蕊可是比他大了不少,他家里人能够答应?”田中平难以置信地道,方家如今也是秦西省里数的着的商业家族,方明远又是方家的嫡子嫡孙,于蕊无论是在年纪还是在身份上,与方明远都不相配啊!

????刘峙一笑道:“谁又能够肯定,他们两个人一定是在谈恋爱,没准是于蕊找他来当挡箭牌也没准的。方明远那小子啊,一向爱多管闲事!于蕊的老师是苏爱军,当初方家还没有发达时,双方间就有了来往,这些年里,于蕊也没少在媒体上为方家摇旗呐喊,这点小忙,那小子不会拒绝的。当然了,万一是郎情妾意了,对于方家来说,方明远有几个女人还是什么大事吗?”郭岳桐这脸色立时就黑了几分。

????“那个明玉功和海悛,这一次真是走了霉运了!和方明远斗,他们要是能够有好下场,那才是见鬼了!”刘峙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郭岳桐阴沉沉的脸色,继续道,“你们看看我,我也是刘家嫡系子弟吧,这秦西省里,哪位领导也给几分薄面吧。但是当初特种钢协会成立的时候,那小子不一样没给我好脸色!我拉来一些人投资平/川/区的出租车业,他就指使本地人往里面掺沙子,搞得我是里外不是人,直到今天,那些人还埋怨我呢。”

????解兴华心里暗暗冷笑,刘峙的这话说得可是有点颠倒黑白了,虽然说,平/川/区的出租车业上,刘峙赚得远没有一家独吞多,但是获利之丰厚,也是非同小可。至于说那些投资商们埋怨他,那就更是个笑话了,如今平/川/区是奉元市里经济发展最为迅猛的一个区了,刘峙坐在那个位子上,可以说是前途无量,那些小商人们还敢埋怨他?巴结他还来不及呢。

????不过,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方家当初断了刘峙的财路,刘峙对方家不感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尤其是方家在平/川/区的势力太大,任何一个人到了那里当区委书记或区长,都会觉得被拘束着,施展不开手脚。刘峙对方家的不满,那就更是理所应当的了!只是他这话里话外,可是有着几分挑着郭岳桐生事的意思啊!

????不过,解兴华也知道方家前一阵子可是摆了伯父一道,虽然说最后的结果还算是令人满意,但是毕竟省委书记的权威是受到了挑衅,所以,解兴华自己并不打算参和进去,但是也绝不会拦阻别人。

????“而且,在区里,想做点事,处处都有他方家的影子!令人是烦不胜烦!不说别的,我好不容易和南方一家信投公司联系上,人家的经理也过来看过投资环境,决定在咱们这里投资,可是区里的那些人,又是说项目不好,要不就说对环境有污染,再不就说效益预期不乐观,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人家都是巴不得拉来投资项目,他们可倒好,我都拉来的项目,他们这里不停地挑不是!”刘峙一脸苦恼地道,“就连中平你们打算承建的那个小区,他们也非要求进行公司建筑工程资格审核,项目还要进行招标。这不是折腾人吗!”

????“啪!”田中平拍案而起道,“搞什么搞,一个破小区,也至于吗?我们公司到现在,比这大得多的好几个小区建设项目都要完工了,你们真是多事!”

????“我也觉得是多事!但是这规定是前任区委书记李东星立下来的,吕梁那人也坚持,我这刚上任多久,也不好意思全盘推翻不是?”刘峙一摊手道,“何况李东星现在在市里当副市长呢,大家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