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八章 放手、愕然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零八章放手愕然

????来得人是明yù成,今年已经四十岁的他,身材保持得很好,没有男人在这个年纪很常见的啤酒肚,显得比他的弟弟jīng明能干得多。明yù成是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原本他还不以为然,自己的父亲明学军虽然只是市人大的副主任,但是当初也是奉元市里的实权领导之一,虽然退到了二线,影响力却还在,弟弟的这点事情,对方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

????但是随着李海胜的出现,明yù成也坐不住了,在于父亲明学军进行了一番jiāo流后,他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李海胜走出mén来,站在mén口的明yù成连忙迎了上去,陪着笑道:“李局长……”

????李海胜伸手虚拦了一下道:“明局长,这边说话!”说着,将明yù成带到了一旁空出来的一间办公室里。

????“明局长,你是为了令弟的事情前来的吧?”李海胜开mén见山地道。

????“李局长,yù功他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他的父亲是市人大副主任,但是李海胜也是市警察局的副局长,孙一凡的亲信。虽然从级别上来说,明学军要高于李海胜,但是从实权来说,恐怕还真不如李海胜。况且在华夏,人大的权力可以说是十分有限,在很多的时候,更像一个人形图章,否则的话,也不会是那些干部们退居二线,才会到人大任职。所以明yù成十分地客气。

????“添麻烦倒是谈不上,只是令弟这事情做得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李海胜话说的虽然客气,但是这语气却是不善。他也从邹有义和徐海星的口中得知,类似的事情在明yù功的身上已经发生多次。这一次是没什么好奇怪的,这种事情,一个人一辈子肯定会遇上,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五次,这就难免会令人生疑了。

????而且,你生事也要看人,如今好了,杨大厅长一句话下来,本来都已经上餐桌的李海胜,又不得不赶过来处理此事,饭都没有吃踏实了,这心里能没有气吗?

????明yù成陪笑道:“李局长,yù功他猪油méng了脑子了,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李局长,人非圣贤,焉能无错,还请李局长,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明yù成在来之前,也有所耳闻,弟弟这一次似乎是惹到了大人物了,从这样一件小事上,就能惊动李海胜上,明yù成当然是深信不疑。

????“一时糊涂?是不是一时糊涂我说了不算。再说了,自古以来,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情也是大有前例的啊!”李海胜冷嘲热讽道。事情已经惊动了杨均义,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哪那么容易!

????明yù成听得心惊ròu跳,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可不是什么好词!

????“明局长,还请你转告明副主任,这件事是省里的领导都关注的,如果说……哈哈,明副主任想必应当能够明白!”李海胜打了个哈哈道。他已经没有兴趣再和明yù成说下去,反正这事是杨均义下的命令,在警察局里并不是什么秘密,明学军只要用心,打听到并不是什么难事,自己也没必要一直隐瞒。

????如果说,明学军能够在杨均义那里求得人情,自己当然也没必要为难明yù功,但是如果说明学军自己都要不来宽大处理,他一个跑tuǐ办事的,明家也怪不到自己身上来。

????明yù成也明白,李海胜已经给了自己一份人情,至于弟弟这一次能不能够躲过大难,还要看父亲能不能讨来人情!

????明白了这个,明yù成谢过之后,就立即离开了长安商场。

????“明yù成去找李海胜了,但是看起来是无功而返!”刘东来沉声道。

????刘峙嘴角微微地动了动,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明学军的面子再大,能压过杨均义吗?既然压不过,那就是自取其辱。何况明yù成!

????郭岳桐yīn沉着脸,坐在那里,喝着闷酒。解兴华和田中平也是默不作声。

????“东来,那个海悛你打算怎么办?”刘峙问道。

????“峙哥,你的意思是……”刘东来看了看刘峙,轻声地问道。

????“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舍了吧!但是要记得,叮嘱他口风一定要紧。他要是明白人,日后有机会的时候,你拉他一把。他要是个糊涂人,嘿嘿!你最好要让他明白!”刘峙冷笑了两声。刘东来会意地点了点头。虽然说,这件事就是让杨均义知道,是他刘东来在背后搞得鬼,也没什么大不了!杨均义管得着别人,还能管得着自己的父亲?这种事情,放在那些屁民的身上,当然是大事了,但是对于刘东来来说,那不过是件再小不过的小事了。像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做过的比这还过份的事情,已经是数不胜数,什么时候又受到过惩罚?只要老刘家不倒,只要父亲刘起航不倒,刘东来就是安全的。

????但是这一次他所对上的是方明远,方家同样在政坛上也有人,那么刘东来就不得不遵循一些潜规则,否则的话,承受方家的报复也将是理所应当的。在这个时候,刘峙不认为是与方家摊牌撕破脸皮的时候。

????当然了,刘峙也明白,这并不意味着方明远就猜不到谁在背后做崇,但是只要没有拿到真凭实据,你方明远就是知道,又能如何?

????“几位,不谈这令人堵心的事了。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刘峙举起杯道,“我这一次来,就是想和几位谈谈这事。要不,几位的公司就想办法加强一下资质。要不,就得请几位向区里施加一下压力!”

????解兴华微微地皱了皱眉,自家的公司究竟是什么德行,他心里很清楚。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家皮包公司。接下来单子后,再jiāo给其他建筑公司施工。这样的做法,在国内其实很普遍,那些有mén路的人,大多都选择这一做法。一家皮包公司,想要在短时期内增强资质,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是他一声令下就能够做到的。而向区里施加压力?解兴华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选择。

????平/川/区不是别的地方,那是方家的大本营,发家之地,那里的一举一动,恐怕都是在方家的眼皮底下。事情办得好,还则罢了,要是办得不好,那不是成心给方家手中送把柄吗?况且,以自己的身份,全省这么多地市,哪里赚不到钱?非要跑到方家的发家之地去搞风搞雨,自讨没趣?

????刘峙,在时文生调到康安市之后,在区里市里可是活跃了不少,他和方家不对付,想要在区里一手遮天,自己犯不上参和进去!

????解兴华心里很清楚,自己的伯父虽然是秦西省省委书记,但是想要再高升一步,秦西省的经济增长成绩无疑就是最大的政绩。而秦西省的经济增长,从目前来看,方家的产业在其中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虽然说前些日子,方家摆了伯父一道,扫了伯父的脸面,脸面固然重要,但是为了脸面而自毁前程,那才是傻瓜一个呢。况且,刘家与方家不对付,又关解家什么事?解家又不是苏家的敌人,坐山观虎斗,稳坐钓鱼台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田中平也在琢磨,如今的平/川/区可是块大féiròu,做为奉元市里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一个区,同时也可以说是基础建设最差的一个区,平/川/区近期内的建筑工程可以说是一项接着一项,而且完全可以肯定,在近五六年甚至于十年内,这一情况都不会改变。而且更重要的是,平/川/区的区财政相当的雄厚,不但没有对银行的欠款,手头还有大量的剩余。这在奉元市的这些区里,是蝎子尾巴——独一份啊!要是乘机进入平/川/区建筑市场,这日后恐怕十年内都不用担心没有工程项目可做了。要让他就此放手,田中平实在是心有不甘啊!

????“刘区长,我记得方家也有一支建筑队伍,这个项目他们是不是也有意承建?”一直不出声的郭岳桐突然问道。

????“哎,岳桐说得有道理!”田中平一拍大tuǐ道。方家的麾下有一家建筑公司,也承担过不少工程项目,这他们早就有所耳闻。自家的那个皮包公司,要是与方家的公司同台竞标,那就是自取其辱了。而平/川/区里的那些干部之所以推三阻四,也就有了答案了。

????“这个你们不必担心,方家的建筑公司现在正在琼海省建筑三期工程呢,根本就chōu不出力量来与你们竞争的。”刘峙一笑道。方家要是有意承建这个项目,恐怕也就没有了其他人的事情了。

????解兴华清咳了一声道:“刘区长,岳桐中平东来,既然李东星副市长曾经有这条规矩,我们当然还是要尊重的,公司是个什么样子,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短期内想要有根本xìng的变化,那是绝不可能的,那么我就不参和这事了!”

????此言一出,刘峙几人不禁愕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