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八章 骑虎难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一十八章骑虎难下

????虽然说奉元这些天来,天气一直都很炎热,但是位于郊区的长安会馆里,却是凉风习习,清爽舒适。尤其是几个在水边的厅,那更是即便不开空调,也是阴凉清爽。

????此时在华山厅里,四个中年人正相对而坐。如果说卢亦飞此时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认出来,这四个人正是华石油和华石化秦西省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华石油秦西省分公司党委书记吴佑德公司总经理成宽义,华石化秦西省分公司的党委书记伏欣乐,公司总经理田丰亮!

????只是虽然说是对着这良辰美景和一桌的美味佳肴,四人的神色间却没有半点喜悦开怀的模样,反而脸色阴沉沉的,眉宇之间带着忧色。

????“伏书记,贵公司在秦西省境内的成品油储备还有多少?”吴佑德沉声地问道,“我先给伏书记和成经理亮个底,我们公司目前的汽油储备还算丰富,供给应当不成问题。但是柴油的储备,还有五千吨左右。”

????伏欣乐抿了一口酒,叹了口气道:“吴书记,既然你打开天窗说亮话,那我也不瞒你,我们公司在秦西省境内的柴油储备只余下七千余吨,而且,上面已经下了命令,五天内,要调两千吨给晋西省。”

????“那岂不是只有五千余吨了?”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吴佑德皱着眉头道,“伏书记,你们原先的油库储量,我记得应当不少于一万三千吨,就算是这些日子里,柴油的需求十分旺盛,也不应当只余下这么点了吧?”

????“贵公司原先的柴油储量,也不是足有一万吨左右,如今不是也已经减少近半!”田丰亮反问道,“我们公司在秦西省境内的加油站,比你们要多出近两成,自然支出的柴油数量也比贵公司更大!”

????吴佑德不满地扫了田丰亮一眼,他听出来了田丰亮言语间的不满,但是华石油秦西省分公司比华石化秦西省分公司资产更多,每年的利润也更为可观,而且他这个党委书记也管不到人家的头上,所以即便是心里不爽,也不能明着发作。

????冲着田丰亮这态度,吴佑德就想拂袖而去,问题是两公司加起来的柴油总储备只余下了一万吨左右,就是再加上各个炼油厂的产能,也无法应付如今秦西省境内如同潮涌一般的加油大军啊!

????他们是接到了上级的指示,要他们适当地在秦西省境内制造一些油荒,所以,两大公司不约而同地在进入夏季之后的同一时间里开始检修秦西省境内的工厂设备,还将公司在秦西省境内的几大油库中的库存出口了一部分。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油荒秦西省还没有发动,秦西省周边的几个省却同时发生了!与周边的几个省相比起来,秦西省柴油库存状况反而是最好的一个!

????这令吴佑德他们感到有些迷惑不解,但是既然上面这样安排了,他们也不好多说多问什么,反正上面既然没有通知改变主意,那么就仍然依照原计划进行好了。况且,停下来检修的工厂设备,即便是要再启动,也不是说启动就能启动的,也是需要一系列的手续和时间。

????而且,据他们所知,两大公司高层已经以产能过盛,国内成品油库存太多为由上报国务院,为了消化多余的库存,完成季度销售任务,不断向商务部申请增加成品油出口配额,在今年的前几个月里,将国内库存的柴油大量出口,为了“及时”地削减库存,售价比起国际市场价格来,还要优惠几分。如今就算是有心想要支援各省分公司,手中也没有多少柴油的储备了。除非立即从国际市场购买。而这种现货购买柴油,不但价钱会比较昂贵,而且销量也是很不稳定。

????但是随着秦西省以及周边地区的油荒规模越来越大,影响到的人越来越多,吴佑德他们这心里也是越发的不安起来。华中华南那边就搞得天翻地覆也与他们无关。但是如果说秦西省为首的这几个省的经济发展今年被油荒严重地拖了后腿,甚至于引发了社会动荡不安,那么他们这几个人可就是责无旁贷了!

????毕竟他们所做的那些小动作,是瞒不过有心人的。除非领导想保你,否则的话,秦西省的官员们只要稍稍在此事上上点神用点心,就不难查出来,秦西省境内柴油紧缺,他们是负有不可推荐的责任的。虽然说,两大石油公司都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特大型央企,他们这些人也不归各地政府管辖,但是惹恼了省委书记省长这样的封疆大吏,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天知道,公司的高层会不会为了安抚他们,而将自己这些小人物牺牲掉!

????别看自己四人在这秦西省里似乎混得是风生水起,但是在总公司人的眼中,仍然是不入流的中层干部罢了。像他们这样的,全国可是有着近百人呢!

????“老田!听听吴书记要说什么!”伏欣乐伸手敲敲桌子道。他不悦地看了田丰亮一眼,都这个时候了,斗这种闲气有什么用?日后真的事情闹大了,吴佑德和成宽义固然没有好下场,自己和田丰亮又能好到哪儿去?

????“蠢货!”田丰亮心里冷骂道。他摆出这样的姿态来,也就是为了在接下来的商榷中,能够保持一定的心理优势,免得吴佑德他们企图将责任推到自己这一边,或者说提出什么过份的条件来。谁承想,伏欣乐却拆自己的台!

????“现在我们说实话已经是骑虎难下!如果说在近期内不能够再得到足够的柴油补充储备,那么到了八月中旬,秦西省境内的油荒将会达到颠峰!到了那个时候,不但这些来自外省的货车的柴油需求我们根本无法满足,就是秦西省本地的柴油需要,我们也只能满足勉强七成!”吴佑德阴沉着脸道,“郑威和解泽阳的怒火,随时都可能落到咱们的头上。所以,咱们必须要有所改变!”

????伏欣乐微微地点了点头道:“吴书记说得不错,事态如果再继续恶化下去,也确实是脱离了总公司的本意!但是要如何改变呢?”

????“要如何改变我们现在骑虎难下的局面呢?”在京城的华石油和华石化的总部高层也同样在思考着这一个问题。

????事态发展到了现在已经有些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原本只是想掀风鼓浪,为清除公司内宗家的势力,也为未来获取更为丰厚的利润而设的这个局,到了如今,却有着要将设局人一并拖下水的趋势,这令他们不由得惊怒交加!

????错误的库存统计报告,还有暗地里某些人的推波助澜,使得这一场油荒已经席卷了半个华夏,而且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更麻烦的是,发生油荒的地区大多都是国内经济发达的地区,油荒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正在逐步的显现出来。那些屁民们的不满,包括商人们的愤怒,他们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那些封疆大吏们,还有中央的怒火,却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承受得起的!

????社会秩序有不稳定的倾向,经济发展的速度出现了明显的减速,大量的工商企业,利润在大幅下滑,如果说这一局面在短时期内得不到缓解,那么他们就是站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华石油和华石化做为央属特大型国企是不可能倒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领导也同样不会倒下!闹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说不能迅速地改变现状的话,就是他们的后台也保不住他们。

????“必须立即停止柴油的出口,哪怕是支付违约金!”有人提议道。

????“即便是那样,也同样弥补不了目前国内的缺口!反而会损害公司在国际上的信誉!”有人反对道。

????“那么就立即启动各地检修的工厂,全力生产柴油!”有人提出了另一个建议,“我们再从国际市场进口一批柴油,这样的话,应当可以解决目前的油荒问题。等到进入九月,柴油的供给就应当恢复正常。”

????“启动检修的工厂,确实是可以缓解我们所面临的窘境,但是首先,工厂要恢复到正常生产,需要时间。恐怕我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来等待;其次,停止正常的检修工作,很可能会对未来的生产带来隐患,一旦发生生产事故,那这个责任,同样也是我们承担不起的!”有人立即反对道。

????“从国际市场进口柴油,这一块的工作,我们已经在着手做,但是现在柴油消费旺季,想要从国际市场获取足够的柴油,很难!而且我们要因此付出高昂的外汇支出!想要中央批准,难度同样不小!”有人出来泼冷水道。国家对于外汇的重视度,那是不言而喻的,高价购入大量的柴油,那肯定要经过中央相关部门的批准,而且手续繁杂。等一切都做完了,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良久,方有人轻声地道:“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国内目前应当还有一批高达百万吨的柴油储备,就看我们有没有办法动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