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四章 混乱在扩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二十四章混乱在扩大

????方明远挂上了手中的电话。其实事情说起来轻巧,方明远也是费了不少的心力。

????早在得知康安市前往蜀省的国道上发生了严重的车辆堵塞事件,时文生担任现场指挥的时候,方明远就意识到,这对于时文生来说,固然是一次机会,也是一次冒险!

????在前世里,由于油荒引发的车辆堵塞事件,多得已经令民众麻木。也正是因此,方明远对于其可能产生的后果,也有了明确的认识。所以,从知道的那一刻起,方明远就在为时文生准备着应急的后手。

????对于秦西省军分区,方明远自然是不陌生,不管是从家乐福集团和方家饭馆这些年来一直在不断地安排着军属就业这一点来说,还是从**和齐嫣这里算,方明远与秦西省军分区的关系都很不错。

????所以,方明远很容易地就与秦西省军分区的领导联系上了。请他们安排,就近为时文生准备了充足的储备柴油,随时待命。而军中支出的这些柴油,方明远则会在日后,最多不过一个星期内,为他们补上。而且方明远还答应,因此而产生的一切费用,日后都会给予补偿。

????秦西省军分区的领导们,对于方明远的这个提议当然是没有二话,这中间他们可以说是没什么损失,反而可以在方明远这里落个人情。日后在地方没准还能落个军民鱼水情典型的美名,实在是美得很!这样一举多得的事情,他们巴不得多来几次呢。

????所以,今天时文生一打电话向方明远求援,不过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二十一吨柴油就送到了时文生的手中。不过听时文生描述当时混乱的情景,方明远这心里也不禁有些余悸。幸好军队到得及时,否则的话,还真是大麻烦了。

????这油荒啊,如果说再得不到确确实实的解决,肯定要出娄子了!

????时文生将手机揣回到了兜里,这才走进了加油站的站长办公室里。

????此时,屋子里除了他的秘书和四名警察外,已经站着两名头上裹着纱布的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还有两名垂头丧气的司机。

????时文生坐到了椅子上,他秘书上前道:“市长,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经我们的医护人员检查,方才的打架斗殴中,加油站的八名工作人员全部都被卷了进去,伤势倒是不算严重,有三人头上破了口子,但是都不大。医生建议去市里医院做个检查。其他几人都是皮肉伤,最严重的一个是手腕挫伤了!至于司机这边,闹事被扣押的共是八十七人,倒是没有人受到什么明显的伤痕。”

????时文生点了点头,看来这些人闹事的时候,倒也没有完全地丧失理智,这手底下还留着几分余地。否则的话,这八名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肯定就不是这个下场了。

????时文生看了看面前的这四人,沉声道:“说说吧,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双方打起来的?”

????“时市长,是是是他们先动手的!”加油站这边的有人抢先道。

????“是你们不讲道理!我们都排了二三十个小时的队了,你们却擅自……”司机这边立即反唇相讥道。

????“停停停!”时文生一拍桌子道,“一个个说!说完了另一个再说!你们的姓名!”

????“我叫毕炅,他叫任爱党!”加油站的这边立即道,“我是这里的站长,他是财务。”

????“我叫马根生!”

????“我叫邵军生!”两名司机闷声闷气地道。

????“好吧,毕炅,你先说!”时文生一指他道。

????事情并不复杂,而且双方间谁也不敢说谎,最多也只是在言语上尽可能地将责任推给对方!

????听完后,时文生沉默无语!一场可能引起大骚乱,危及到他未来仕途的危机,居然只是因为华石油和华石化秦西省分公司的限售命令!

????时文生看了看毕炅二人,又看了看马根生和邵军生,心里叹了一口气。

????对于马根生和邵军生的愤怒,他倒是可以理解,这眼看着排了这么久的队,终于到了自己的近前,却突然有人冒出来告诉自己说,不能够加满自己的油箱,那种失落感,确实会令人气昏了头的。而且,这还意味着,他们进入蜀省后不久,就还得为了加油而长时间滞留在某个加油站前。对于这些跑长途的司机们来说,长时间在加油站前等待加油,无异于浪费他们的金钱!长时间等待的焦虑,加上强烈的失落感,还有加油站工作人员不当的言语,才令这些司机们失去了镇静!

????虽然说,华石油和华石华秦西省分公司限售柴油的这一举措,并不能说不对,毕竟柴油的正常供应,如果说没有得到大批的油源的话,得到八月底九月初才能够恢复。而这一段时间以来,秦西省境内的储备柴油,消耗极快,如果说再不加以限制的话,秦西省内的经济发展,就要发生大问题的!

????但是,这样一刀切,不分场合,不分具体情况的执行,却是错误的。这无异于激化矛盾!而且加油站的这些工作人员们的言语也十分地欠思量,原本因为华石油和华石华秦西省分公司限售柴油的这一举措就已经是怒火中烧的司机们,在他们这样的言语刺激下,要是不出事,那才是怪事了!

????“毕炅,我来问你!”时文生脸色阴沉沉地道,“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现场总指挥吗?”

????一个加油站的站长,被常务副市长当众质问,眼中还有没有他,这话的杀伤力不可谓不大!毕炅这腿当时就是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就是在这些司机面前再有优越感,也不敢认为自己可以压时文生一头啊!

????“时时时市长,我我……我怎么敢?”毕炅结巴道。

????“如果说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现场总指挥,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先通知我一声?你就没有想过,这在场的数千名司机,若是发生了骚乱,这个责任你承担的起吗?”时文生冷笑道,“还是说,在毕站长的眼中,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贵公司的命令重要?”

????“时市长,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毕炅简直都要哭出来了!就是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想啊!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说今天不是军队的同志恰好赶到,制止了这一场混乱!你们的下场会是什么样?”时文生厌恶地看着他道,“这里有着数千名司机,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动手,哼!”

????毕炅的腿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扑通一声坐到了地板上!

????时文生不再看他,将目光转回到了马根生和邵军生的身上。两人的脸上带着几分惊惶,但是还算是镇定。

????“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你们的作法我不能接受!不管他们做得多么过份,我们也要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来解决才对。政府在这里不是没有人,我们也不是对你们的需要不管不问,但是你们仍然选择了最恶劣,也是效果最糟糕的做法!如果说不是军队的同志及时赶到,我不知道,你们最终会闹到什么地步?”时文生的语气缓和了几分。

????“我我……他……他们的做法……根本就不考虑我们的感受!”邵军生低声地嘟囔道。

????“他们的做法是很欠妥,也是很不合适的!但是这并不是你们可以使用集体暴力的理由!现场有这么多的人,你们就没有想过,如果说混乱中,你们打死人了,那会是什么结果?”时文生盯着邵军生的双眼道,“你家有老人和孩子吧?做为一家里的顶梁柱,你就没有想过,要是你入狱了,你的家人们要怎么办?”

????邵军生和马根生汗如雨下!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唉!如果说你们不闹这一出的话,你们现在已经应当去军队的同志那边加油了!可以踏上前往蜀省的旅程了!”时文生叹了一口气道。

????“市长,我们错了!”马根生低声地道。

????“好吧,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搞清楚了!”时文生站起身来道,“毕炅,在你们公司派来新的人手之前,你还要维持加油站的正常秩序!至于你们,先回到你们的同伴那里去吧,等待政府对你们的处理!”

????时文生走到了门前,想了想,又转回头对他们道:“不要想得太多了!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也会向政府说清楚事情的始末缘由,该是你们的责任,你们跑不了,不是你们的责任,也不会叫你们蒙冤承担的!是男子汉的话,就要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的!”

????“谢谢市长!”马根生和邵军生感激不尽地道。

????时文生还没走出办公室,就看到这一次随同他一齐前来的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卢美玉,一脸惊惶地小跑着过来。还真是难为了她,三十多岁奔四十的人了。

????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时文生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果然不出所料,卢美玉一看到时文生,就尖声地叫道:“时市长,不好了,市里刚刚传来了消息,咱们市到奉元的国道上,那一处拥堵地段,发生了司机和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激烈冲突!有多人受伤!市里要我们抽调人手,立即赶过去维持秩序!”

????“声音小点!”时文生恼火地道,“这种事情,你唯恐天下不乱吗?”

????卢美玉这才意识到在公众场合,众目睽睽下,报告这样的消息明显是不合时宜!吓得脸色苍白,站在那里,简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时文生捏了捏眉心,这才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这边的混乱刚刚平息,那边又出事了!

????“市里难道不知道这里的混乱刚刚控制住吗?现在人们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抽调人手,万一这边再发生什么变化,怎么办?”时文生心中不满却没有表现出来。

????“卢主任,你去通知武装部的林副部长,要他带五十人去支援,具体的人手搭配,他自己斟酌!”时文生沉吟了片刻道。这已经是他所能抽调的人手极限了。

????这边还有着数千名司机,人数要远多于那一边,而且,这里人们的情绪也很不稳定,要不是有马政委他们这些军人,时文生是说什么也不敢调人的。不继续向市里要人,就很不错了!

????此时,省政府办公大楼里,省长办公室内,郑威的脸色阴沉得简直都要滴下水来了。

????刚刚他接二连三地接到汇报,不仅仅康安市国道的两处拥堵地段发生了混乱,通向陇西省的国道上的那一处拥堵地段也发生了混乱!时文生坐镇的那一处,虽然拥堵最严重,但是从目前得知的消息来看,由于军队的及时抵达,还有那二十一吨柴油,反而是这三处里情况最为稳定的一处。

????而其余的两处,到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但是从已经得到的消息来看,情况很不乐观!搞不好可能会出现人员的伤亡!

????虽然说,郑威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这三处拥堵地段几乎是前后脚地发生混乱,但是从时文生那边汇集而来的消息来看,郑威有七八成的把握,混乱很有可能就是华石油和华石化秦西省分公司刚刚发布的柴油限售命令引起的!

????郑威简直恨不得把这两个公司做决定的干部都提到面前来,劈头盖脸地臭骂一顿!这道命令可以理解,但是执行起来却不能这样死板!那些司机们都被堵在路上十几个小时,甚至于几十个小时,正是满腹的不满,你这限售的命令,不就是火上浇油吗?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但是他现在还得忍着,也许是吴佑德成宽义,还有伏欣乐和田丰亮也知道,此时下这种命令肯定会引起众怒,所以四人都不在奉元,甚至于不在秦西省里,都跑到京城去了。还美其名曰为了秦西省,到京城总部要油去了!

????郑威长叹了一口气,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纸,看了半晌,脸上露出了迟疑难决的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