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九章 退一步,有时候是为了日后更好的向前迈步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扯着方明远的手,坐到了沙发上,越看心里越是喜欢。若不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谁又能够相信,就是这样的一个年青人,居然撬开了华夏石化产业对民营企业已经关闭了多年的大门!

????这一次席卷了半个华夏的油荒,给华夏今年原本蓬勃发展的经济当头一棒,击痛了很多人,也击醒了很多人!

????关于石化产业对民营企业放开,这个早就已经在讨论的话题,借助着这一场油荒的余bō,正式在中央会议上被提了出来。而令几大石油公司高层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的内部,也同样地发出了向民营企业放开石化产业的声音。内外夹击下,令三大石油公司高层和他们的背后支持者有些乱了阵脚。

????而对于要求放开石化产业进入的大门的一方,最有力的论据,就是在这一场席卷半个华夏的油荒里,三大国有石油企业的无所做为!人们对于能源安全的危机感,让他们向中央发出了强烈的疑问,如果说石化产业仍然被三大国有石油企业完全垄断,那么一旦三大公司对于未来的判断失误,这一场油荒重现,那时要怎么办?

????这一次,方家为阿卜杜拉王子“储备”的柴油救了急,而且在得知了方家将储备油用于国内救急后,阿卜杜拉王子很通情达理地公开表示,他很理解方家的选择,也绝不认为方家的这种行为是违约。但是很遗憾,方家已经不可能在他需要的时间内再一次储备到足够多的柴油,所以双方间的合约从此作废。

????这一次,油荒危机算是渡过了,那么下一次!下下一次!还要指望着方家为三大石油公司擦屁股不成?

????“所以,炼油这一块,应当说是已经对民营企业打开了大门,但是国内原油的开采权,就不可能了。”苏爱军将父亲传达给他的信息尽可能地详细告诉方明远。

????“那么原油的进口权呢?成品油销售权呢?”方明远皱眉道。国内原油的开采权,民营企业拿不到手,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倒是能拿到手,那才是太阳从北方升起了。他更在意的是国家是否允许进入石化产业的民营企业拥有进口石油的权利和能不能自己决定销售对象的权利!

????“原油进口权,也并没有下放!民营企业所需要的原油,将由三大石油公司提供。如果说原油供给不足,可以向商业部申请特批进口原油!至于销售权,民营企业生产的所有成品油都必须卖给国有石油公司。由国有石油公司负责在国内的销售。”苏爱军道。

????方明远咧了咧嘴,这样的条件,可以想像,进入这一产业的民营炼油厂,未来的日子好过不了!原料的来源,和产品的销售渠道,完全被竞争对手不合理却“合法”地控制住了,可以想像,在未来,国内原油供给不足,大量进口原油的时候,他们的命运将是如何!

????“要是这样的话,我看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做我们的成品油出口生产吧。国内市场的这一潭混水,还是不趟为妙!”方明远喃喃地道。这样的放开,只能说是伪放开,看似这一块民营企业可以进入,但是进入之后呢?上没有原料进货渠道,下没有产品销售渠道,说白就是三大石油公司的代工企业,而且是不受欢迎的代工企业。就是有再大的产能,有再高的生产效率,只要三大石油公司紧紧手,这些企业就会面临着无米下锅的窘境。

????如果说这一场政府里各个势力之间博弈的最终结果只是这样的话,方明远感到浓浓的悲哀,利益集团对于石化产业的控制力度,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料。而下一次,能否还有这样的机会,或者什么时候会出现有利的时机,就是方明远自己,也没有把握。

????“怎么了?对国内的政治失望了?”方明远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却听了个七七八八,不禁笑道。

????“很失望!”方明远也毫不避讳地道,“这样的放开,与不放开,也没有什么根本xìng的区别!没有原油的进货渠道,没有成品油的销售渠道,这些民营企业进入石化产业后,也是三大石油公司手中的一盘菜,想怎么炒就怎么炒!根本没有真正发展壮大的可能!”

????“哈哈哈……”*和苏爱军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苏厅长,难得看到这小子也有mí糊的一天啊?”*笑道,“我这一趟来得可是值!”

????“赵将军说得是,这样的时候确实是难得啊!”苏爱军也笑容可掬地连连点头道,“可惜啊,要是能够把刚才的这一幕拍了下来,送到京城里去,那几位老人家肯定会笑得合不拢嘴!”

????方明远怔了片刻,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

????“你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怎么就不问问,赵将军他给你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呢?”苏爱军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道。

????方明远转头看向了*,*笑了笑道:“这一次阿卜杜拉王子算是给面子,没有追究你们的责任,但是下一次呢?下一次的大买家,也会这样通情达理吗?要是阿卜杜拉王子不给面子,那岂不是方家这一次要赔偿巨额的损失?很多人都提出了这一点,认为在如今的这种情况下,再按各省当初所提出的借油方案执行,已经是很不合适。而最初,你不是又拒绝了将油卖给两大石油公司的提议吗?”

????“嗯,那国家打算怎么办?”方明远好整以暇地问道。这个问题的出现,并不令他感到意外。原本这就是他设的一个局,一个悲情局!虽然说,方明远相信很多人都怀疑阿卜杜拉王子到底为什么需要方明远为他储备这么多的柴油,毕竟中东国家自己原本就有大规模的炼油厂,这一百多万吨的柴油,对于中东国家的炼油能力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但是既然阿卜杜拉王子公开承认了有这样的一样事,谁要是再不识趣地仔细去盘根究底,那就是和阿卜杜拉王子方明远成心做对了。在某些时候,有些东西即便是你知道是一场秀,如果说不能够拿到决定xìng的证据,你也不得咬着牙为其鼓掌。类似的事情,方明远前世今生,经历过很多次了。如今总算是能够轮到他让别人咬紧牙关了!

????“所以,中央领导们为了补偿你的损失,这一次,中央将特许方家成为第一家可以进入国内石化产业的民营炼油厂!而你们这一次动用的储备油,则是按照市场价补贴百分之二十的价值,算是国家买下!”苏爱军道。

????“我这里还有一个选择机会,两大石油公司愿意根据这些柴油相应的价值,换成在全国各地的,两大石油公司旗下所属的加油站!”*笑道。

????方明远的眼睛眯缝了起来,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赵叔,他们的意思是我有权进入加油站经营领域了?”

????“是的!超过了一百八十万吨的柴油,换算成人民币,超过三十多亿元,而一个加油站的建设费用,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想,这三十多亿元,换上一二百个加油站,应当不是什么难事吧?如果说这样还不算是允许你进入加油站经营领域,我不明白,什么样的情况才算!”*点了点头道。

????“为什么不明确地由国家规定加油站经营领域向民营企业放开?”方明远问道。

????“加油经营领域也会逐步地向民营企业放开,但是并不是现在。中央的计划,至少也要在四到五年后,才会将这一块放开,而且民营企业进入这一块,也是有着比较高的准入标准。”苏爱军解释道,“这个标准还在制订中。”

????方明远会意地点了点头,在国内总是这样的,这些利益回报率高的行业,某些部门总是要千方百计的把它拿在自己的手里,同时给其他人的进入设置一处处障碍。只有到了这个行业已经进入夕阳产业,利润率不高的时候,才会真正地向民营企业放开!加油站这一块,利润率还是相当高的,这些人想拖拖拉拉几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而且,你方家的炼油厂,仍然拥有独立的原油采购权和出口权!哈哈,不仅仅这些,章老等几位老革命家发话了,为了保证军队的战时和平时的能源供应稳定,决定将你们方家的炼油厂也纳入到后勤保障部的供应商名单中去。从明年开始,我们南海舰队的舰艇燃料可就靠你方家了!”

????“啊?赵叔,你说的可是真的?”方明远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这可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能够成为军队所用燃油的供应商,这就无异于给方家的炼油厂上加了一道护身符。那些不入流的手段,谁要是敢使,谁就是在找死!一个恶意破坏军备军需的罪名,可不是谁都能够承担的起的!

????“当然是真的了,章老将军还为你争来了一份礼物,日后凡是你为军队提供的成品油,生产所需要的原油,三大石油公司旗下的国内油田必须按照公平合理的价格提供!不用你到国际市场上购买原油!”*大笑道。

????方明远喜不自胜,能够使用国产原油,而不是国际市场采购来的原油,这一进一出,从成本上,成本节省的可不是一星半点。虽然说,他的名下还有卡拉法尔油田的份子油,但是那不是也得从中东运过来才行。

????“章老爷子还让我给你带几句话,你送去的电视剧他很喜欢,他还邀请了不少老同志一同观看了,大家的评价都很不错。瓦良格航母的购买,还要加快脚步。还有,让步甚至于大步的退后,并不仅仅代表了懦弱,而是为了日后能够更大步的向前进!”*语重心长地道。

????方明远思索了半晌,这才重重地点了点头道:“赵叔,你接着说?”

????“他们希望这一场关于油荒的讨论适可而止!不要再继续深挖下去了!国有特大型企业的脸面,还要是保留几分的,否则会影响到国民对于政府的信心!也不利于社会稳定和发展!”*郑重其事地道。

????这一场关于油荒的大反思,要说里面没有方家宗家和其他人的背后推手,是不可能够扩大到如今的地步。随着越来越多详实的数据,被人一点点地抛了出来,民众对于三大石油公司的不满度也是与日俱增!尤其是在这一次深受油荒荼毒的这些省份里,媒体们所发表出来的点都是十分地尖锐!

????这要是在平时,早就有华宣部,还有各省省委的宣传部下令,禁止这样的言论,并且会有评出台来引导舆论的导向。但是这一次,中央却是迟迟都没有发话。虽然说,这其间也有一些为三大石油公司辩护的文章出台,但是很快就被更多的反驳文章给打压了下去。

????看来,拖到了现在,三大石油公司也有些支撑不住了!这才有了这样的让步!

????“赵叔的意见,我举双手表示同意。只是,这个提案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如果说不能惩一儆百的话,我怕日后还会有人冒险一搏。那么不要说对不起全国那些在油荒中不幸遇难的和受伤的人们,就是连我那险些仕途落马的姑夫也对不起!”方明远正sè道。全面追究那些人的责任,看来是不可能实现的了。这个倒是也没有出方明远的意料之外。但是!方明远却认为,哪怕是骗人的,也必须要有那么一头替罪羊被处理!

????“这个没有问题!”*当即拍板道。时文生的遭遇,他也是早有所耳闻。对于方家的愤怒,他也是可以充分理解的。方明远只是要处罚始作俑者,而不是要全面追究责任,这其间可运作的余地就大多了!

????“当然了,赵叔叔也不要忘记提,我可是看在您一而再再而三苦苦相劝的面子上,才愿意让步的!”方明远狡黠地冲*眨眨眼道。

????*会意地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