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六章 都是有背景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三十六章都是有背景的

????“他们动手打人!”为首的疤脸男指着方明远他们道,“就是他们!”

????中年人的目光立即转向了方明远和刘勇,沉声道:“在校内禁止打架斗殴!你们难道说不知道吗?”

????方明远耸耸肩道:“那么我想问问,校内禁止正当防卫吗?”

????“正当防卫?”中年人皱了皱眉头道,“我只看到了你们把人打昏厥了!”

????疤脸男几人脸上lù出了得意的笑容,江乐山走过来道:“同志,明明是他们先动手打人的,我这里还被他们打伤了!”

????中年人上下打量了两眼江乐山,扯着官腔道:“你确定是他们先动手打人的?有什么证据吗?”

????“我们看到了,他们四人追打着这位同学,从林子那一头过来的!当时这位同学额头上就有伤!”刘勇指着那个年轻的学生道。~~

????“他的额头上有伤,谁能证明就是他们四人打的?还没准是他自己摔跟头摔的!”站在中年人身后的几人中有人冷笑道,“再说了,你们三人是一伙的,你们的证言不值得取信!”方明远的眼睛眯了眯,这五个穿着校内保卫科服装的人,这立场明显有失公正啊!

????“那谁又能证明他是我们打的呢?也没准是他自己吃饱了撑的,觉得在这里睡上一觉会倍显男人气概,所以才躺在了这里!”刘勇冷冷地道。

????“放屁!”

????“放你*的屁!”

????“胡说八道,我们刚才明明看到了你们把老四打晕的!”疤脸男三人破口大骂道。

????中年人的目光立时转了过来,方明远淡淡地道:“刚才那位同志不是说了吗?你们四人是一伙的,你们的证言不值得取信!”江乐山和刘勇的嘴角都不禁翘了起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方明远这一手玩得太解气了!

????“胡科长,他们在说谎!刚才我看到了,他们三人将那人打晕的!”站在中年人,也就是这位胡科长背后里的某个人突然开口道。

????“嗯!你看到了?”胡科长一摆手道,“把他们都先带回保卫科!”

????华东共济大学的校园很大,所以这保卫科其实也是设了五处,方明远他们被带回的是保卫三科。疤脸男四人被带到了一旁,那个被方明远踢晕了的老四也被nòng醒了。方明远他们三人则被领到另一个屋。

????“你们三个在这里老老实实呆着!”一名保卫冷冰冰地道,“不要luàn动东西!”说罢,咣铛一声将mén撞上了。

????江乐山看了看方明远和刘勇,歉疚地道:“对不起,因为我,把你们也牵连进来了!”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说他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奥妙,那才是傻瓜一个了。

????方明远顺手从旁边扯过了一把椅子,倒坐在了江乐山的面前道:“你就没有想到,经过今天那事,杨海民兄弟会sī下里找人整你?”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尤其是像承包学校食堂这样,风险小利润高的行业,那更是如此。

????江乐山苦笑道:“我当然是想到了,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他会干得这样肆无忌惮!”这晚饭到现在才多长时间,居然杨家兄弟就已经找来了收拾自己的人了。而且,连学校保卫科里的人都收买了!可谓是兵贵神速了。

????“两位怎么称呼?咱们这也算是患难之jiāo了。我姓江,名乐山。商学院企业管理系大四学生。”江乐山笑道。方明远两人也介绍了自己。

????江乐山立时眼睛为之一亮地道:“原来你们就是刘勇和方明远啊?久仰久仰!早就想和你们见上一面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了面。”

????“江师兄知道我们?”方明远一笑道,这个江乐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般学生,遇到这种情况早就慌luàn的手足无措了,可是他却是镇静自若,没有一点慌张,显然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柴靖yù之所以会选择他来发难,看来也是有着一定道理的。对这个江乐山,方明远不禁多了几分好感。

????江乐山这心里说老实话,可是比他表面上还要jī动百倍,只是强压着没有表现出来。他不仅仅知道这些,他还知道,眼前的这个叫方明远的年轻人,就是国内最有名的连锁超市企业家乐福集团的创始人,也是沪市餐饮业里鼎鼎大名的方家饭馆的创始人。在他的家族名下,还有一家现代化的钢铁厂,一家新兴的炼油厂,总资产恐怕要在百亿元人民币了。

????“这怎么能不知道呢,两位可是赶走了一位派出所所长,拱翻了一位市教委的副主任和市警察局的副局长呢?还给学校赶走了两个祸害!”江乐山意味深长地道,“这可是功德无量啊!”

????“江师兄,看来你的耳目够灵通的!”方明远笑了起来。这个江乐山果然是不简单,这些事情,可是并没有在校内传扬开,他居然都知道!

????“我父亲叫江爱华,是沪市发改委的副主任!这些消息,有的是我父亲告诉我的,有的是柴姐告诉我的。”江乐山道。

????“你父亲是沪市发改委的副主任?”刘勇吃了一惊,这华东共济大学还真是卧虎藏龙,这一位不显山不lù水的,这家世也是非同小可啊!沪市发改委的副主任,可以说是政fǔ部mén里的强势官员了。手中的权力,可是非同小可。

????“柴姐?柴靖yù?”方明远诧异地道。

????“是!”江乐山道。

????“你今年多大?”方明远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他好几眼,这才好奇地道。这一位都大四了,而且看着外表也不显小,怎么还管柴靖yù叫姐?难道说,这一位是属于那种长得比较着急的一类?

????“啊?啊!方少你误会了!”江乐山笑道,“我小的时候,曾经和父亲一起去柴家,那时候认识的柴姐,当时她非要我叫她姐,不然就哭哭啼啼的没完没了,没办法,在我老爸的yín威下,我也只能屈服了。结果就叫习惯了!”

????方明远点了点头。看来这个江爱华江家与柴家的关系不浅,否则的话,不可能带着小孩子上mén拜访,而柴家也不可能让柴靖yù和他玩到一块去。

????“方少,现在也只有借你的手机一用了!”江爱华伸出手道,“虽然说很不愿意,但是也只能对外求援了。”

????而此时在隔壁的办公室里,那位胡科长正在和一个中年人对坐在桌前。桌上摆着酒菜,还带着几分热气。

????“汉bō老弟,人抓回来了?”中年人笑道,他正是江乐山口中的那个杨海顺,华东共济大学食堂的承包人。他的弟弟杨海民是华东共济大学党委办公室的副主任。正是因为有这一层的关系,杨海顺才能够顺顺利利地将华东共济大学的食堂承包了下来。胡汉bō点了点头,他刚才把疤脸男四人带到了另一间屋里,对事情的整个来龙去脉问了一个明明白白,这才过来。

????“杨老板,这事情不好办啊!”胡汉bō把帽子放到了桌子上,顺手抄起了两粒huā生米丢到了嘴里。

????“怎么了?”杨海顺道。

????“疤脸他们事情办得拖泥带水的,不但没把人教训了,反而让两个人看到了,被对方打晕了一个!我们到的时候,双方正在对峙!”胡汉bō道,“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杨海顺微微抬眼扫了胡汉bō一眼,心中暗骂胡汉bō吃人都不吐骨头,办这点事,居然一而再地索要好处!

????胡汉bō好整以暇地一口酒一口菜,他倒也不怕杨海顺向杨海民告状,虽然说杨海民是华东共济大学党委办公室的副主任。自己帮他们办事,这个杨海顺,杨老抠,居然才给拿了一条价值不过五六十元的烟!平均下来,每个人还不到十元钱,要不是看在杨海民的脸上,谁他*的吃饱了撑的为两包烟生事?打发叫huā子呢?

????所以方明远他们的出现,倒是让他有了更好的借口,再索要一些好处。这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如今这年月,没有好处,谁干啊?杨海民怎么了,杨海民也不能自己吃ròu,不让下面人喝汤吧?

????胡汉bō原本以为他们就只需要暗地里帮着当当耳目,或者说事成之后帮着掩饰一下,让疤脸他们能够顺利地脱身,结果却是他们不得不介入进来。

????而且瞧瞧他办的这事!晚饭时才出的事,这晚上挑头闹事的学生就被人打了,这不是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而且一方是大晚上跑校园里来的húnhún,另一方是本校的大学生,这谁对谁错,恐怕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有数!欺负人也没有这样欺负的吧!真当大家都是傻子啊?自己届时还要替他们兄弟背这个黑锅,却一点好处都不想给,胡汉bō这心里也很不爽!

????“那汉bō老弟的意思是……”杨海顺故作不解地问道。

????“那么我们对疤脸他们教育一番,再让他们赔偿那学生一些医yào费,这事就完了吧!”胡汉bō站起身来道。

????“不行!”杨海顺不禁脱口而出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