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七章 “各打五十大板”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三十七章“各打五十大板”

????杨海顺自然是不甘心就这样放江乐山几人这样了事!下午的时候,他虽然不在场,但是也听说了,华东共济大学的学生,有不少人在这江乐山的鼓动下,当众对自己的弟弟杨海民发难!虽然说只是在北食堂的mén前,但是杨海顺可是听说,当时自己的弟弟可是被这个江乐山搞得有些狼狈不堪。「域名请大家熟知」

????杨海顺自己只不过是小学毕业,参加工作也一直是在最基层的工厂里当一个普通的工人。

????倒是杨海民,由于参加了文革后的第一届高考,成为了一名大学生,毕业后顺风顺水,成为了华东共济大学的一名教师,后来又结了一mén好亲事,一路提拔,成为了华东共济大学党委办公室的一名副主任。眼看着再过个一年半载的,就是党委办的一把手了!

????正是因为杨海民的关系,杨海顺才能顺顺利利地将华东共济大学的食堂承包下来。可别小看这华东共济大学的食堂,一年稳稳当当不声不响地能够给杨海顺带来上百万元的纯利润。这样一棵摇钱树,杨海顺怎么舍得放手?

????只是当年的承包合同是五年一签,到了今年年底,就是续签的日子了。也不知道是从哪蹦出来一家公司,居然要和他杨海顺竞争,杨海顺哪能吃这个亏!这些年来,华东共济大学里的主管后勤保障这一块的领导们,早就被他喂得脑满肠féi了,自然是也不肯给对方这个机会。所以,对方的要求根本就没有正式上会就被拒绝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来了这么一手釜底chōu薪!直截了当地在食堂的mén口闹了起来,还堵住了杨海民!

????一想起这一点来,杨海顺这心里就恨得牙根都痒痒!杨海民就是他在华东共济大学里生存的根基,没有杨海民,谁还认自己?他也明白对方的企图,就是要把这事情闹大了,闹到了华东共济大学的头头脑脑面前,这才有他们再进入的机会!

????他已经打听过了,这个挑头的江乐山,虽然学习成绩很不错,但是却是从外地考进华东共济大学的,平日里,也没听说他在沪市里有什么强力的亲戚,正好可以给他用来杀jī给猴看!

????“汉bō老弟,这保卫处的吕处长,可是过了年就要退休了!听我弟弟说,最近,这学校里也在考虑,谁来接任的问题。”杨海顺笑道。

????“嗯?”胡汉bō抬头扫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接着吃喝,含糊不清地道,“杨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汉bō老弟!”杨海顺心中暗骂,这个胡汉bō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不过他仍然满面堆笑地道,“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你就没有想过争上一争?”

????胡汉bō喝了口酒,咧咧嘴道:“杨老板,咱明人不说暗话,吕处长他是要退了,这谁都知道。但是我们华东共济大学保卫处里,有一位正处,三位副处,还有五个保卫科的科长,我胡汉bō,不过是这八个人中的一个!论背景,咱胡汉bō有几两几斤?论资历,上面有的是比我资历老的!论能力,嘿嘿,老胡我也不是最能打的!论人缘,老胡我也是一般般!不知道,杨老板你打算让我怎么争?”

????胡汉bō心中暗骂,好个杨老抠,画张饼就要我给你卖命啊!这保卫处虽然算不上什么关键部mén,但是好坏那也是个处长的位子呢,不仅仅他们八个人,校内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呢,杨海民是党委办公室副主任不假,可是他却不是校党委组织部长,更不是党委书记!杨海民他就是再牛b,也不可能决定那个位子的去向!

????再说了,那是处级的职位,他不过是个科长,中间还隔着副处一级呢!虽然说,耍些手段的话,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胡汉bō不认为杨家兄弟有那个能耐能把自己推上去!

????杨海顺老脸微红地道:“汉bō老弟,你这话说的,正处咱惦念不了,不是还有副处的位子吗?咱退而求其次总是可以的吧。你们吕处要是退了,无非就两个结果,一个是从你们内部提拔,另一个是从其他部mén调任过来。我觉得吧,你们保卫处从其他部mén调任的可能xìng不大。不管怎么说吧,这保卫处与校内的其他部mén还是有些不同的,从其他部mén调一个过来,恐怕很难迅速地接手吕处的工作。所以,学校领导从你们内部提拔的可能xìng最大。而你不得不承认吧,与你们这五个科长相比起来,三个副处更有可能被提升一个。这样的话,岂不是就空出了一个副处来?这个,汉bō老弟你总有资格争上一争吧?”

????胡汉bō心里微动,他之所以决定帮杨海顺一把,也没指望着杨海民能够给他多大的好处。不过是顺水推舟地落个人情罢了。这也是为什么事情发展到了现在的这个模样后,他不想再多事的缘故。杨海顺这话倒是有几分可信度。自己争不上那个处长的职位,但是争个副处的话,却并不是不可能。不过……副处的职位,他也不认为,杨海民有那个决定权!

????杨海顺注意到了胡汉bō的表情变化,心中一乐道:“我明白,胡科长这是心里不信我家海民能够把你推上去。我也承认,海民只是办公室副主任,既不是主任,也不是组织部部长,没有这个能力。但是胡科长你想过没有,海民也是能够帮你不少忙的。而且……”杨海顺眨眨眼,却并不再说了。

????胡汉bō心中一凛,杨海顺的意思很明白,杨海民虽然无法帮他成事,但是歪歪嘴,给他坏坏事,那可是太容易了!党委办公室说白了就是给校党委的这些领导,尤其是学校的党委书记服务的,杨海民可是有的是机会在这些领导们面前给自己说三道四的。

????“而且,我可以给你这个数!”杨海顺伸出了一根手指道,“帮汉bō兄弟你谋求这个职位!”

????“一百?”胡汉bō不以为然地道,这个杨老抠,一máo不拔那可是有名的!当然了,对于他有求于人的时候,据说,也是蛮大方的。只不过,他大方的一面,胡汉bō只在“传说”里听到过,而他一máo不拔的一面,胡汉bō可是习以为常了。

????杨海顺“啪”地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碗盘一阵luàn响,吓了胡汉bō一跳,这才低声地道:“一万!”胡汉bō当时这眼睛就直了起来,一万元啊,他这个保卫科长,就是算上各种各样的灰sè收入,一年也不过是如此啊!

????“喀哒!”随着大mén上mén锁的响声,屋mén被人拉了开来,方明远三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mén口站着一个年青人,正不耐烦地对他们道:“过来,科长要问问你们!”

????方明远三人跟着这个年青人来到了一旁的一间大屋,里面此时已经有了七八人,疤脸男四人也在其中。胡汉bō大马金刀地坐在了中间。

????“坐下吧!”胡汉bō脸sèyīn沉地扫了一眼方明远三人,冷冷地道。当然了,目光主要是落在了江乐山的身上。

????“经过了这段时间,你们双方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胡汉bō沉声道,“这里是全国不知道有多少有为青年梦寐以求的神圣殿堂,你们却不珍惜在这里的宝贵学习机会,打架斗殴,破坏校园秩序!实在是令人太失望了!”

????方明远和江乐山刘勇jiāo换了一个眼sè,这个胡科长,看来是要给自己三人脑袋瓜子上扣帽子了!他们倒是要看看,这一位能够扣出什么huā样来。

????疤脸男表面上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心里却是暗笑。这胡科长说得虽然严厉,但是对事件的定xìng却是对他们有利!打架斗殴吗,这是将双方放在了对等的地位上,大家都有错,一个巴掌拍不响吗!

????既然是大家都有错,那么大家就都要受罚!那就各打五十大板好了,可是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说好听了是社会闲散人员,说难听了就是húnhún,社会关系又不在华东共济大学里面,别说胡汉bō没把他们送到派出所去,就是送去了,这种事情,他们在派出所里挂号的都数不胜数了!

????但是江乐山他们就不同了,他们是华东共济大学的学生,档案就在大学的手中,像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轻了给你个处分,重了甚至于能够开除出校的!所以,胡汉bō这种处理方式,疤脸男一听就明白了,这位显然是和自己站在一边的。

????“是是是,胡科长,我们这也是一时间被他们气昏了头!而且您也看到了,他把我们兄弟都打晕了过去!您说,吃了这样大的亏,我们怎么能不为兄弟讨要一个公道呢?”疤脸男强忍着心中的笑意道。

????胡汉bō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坐在另一旁面无表情的方明远三人,不悦的道:“你们对自己的错误有没有深刻的认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