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四章 暴打棒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此言一出,不仅仅李钰他们被气得脸sè发青,张继光他们也变了颜sè——方明远这算不算是承认了自己倒卖电影票了?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即便是想要包庇方明远他们,也不可能了!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样的冲动啊!

????“张警官,你可是也看到了,听到了!他已经承认了,自己倒卖电影票了!而且,他还在言语上对我进行侮辱!对这些位韩国朋友们进行侮辱!‘李钰愤怒地吼叫着,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刘勇他们看向他的目光中,那浓浓的怜悯!

????“这也算是侮辱吗?看到自己的女同胞受到他人调戏,我们连言语上的谴责都不行吗?‘方明远一脸不屑地道,“难道说你们韩国人捧美国人的臭脚已经习惯了?在你们国内,男人们看着外国人调戏本国fù女都习以为常了?还是最近那些好sè的美国大兵都老实了?”

????“你这个混蛋!”李兴昌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血一阵阵向上涌!

????方明远的这一番话,可以说是捅到了韩国人的痛处!当年,朝鲜战争停战之后,为了防范朝鲜再度挑起战争,美军决定在韩国驻军,协助韩国人保卫国家。这固然是令韩国人们放心了不少,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很多麻烦。

????据韩国官方的统计,从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九二年,美军在韩国的犯罪案件平均每年有一千五百起到两千八百起。冷战结束后,随着驻韩美军的规模有所减小,犯罪次数也相应略有减少,但平均每年仍高达数百近千件,平均每天两到三起!

????而根据韩国和美国签署的《驻韩美军地位协定》,明确规定驻韩美军在韩国享有治外法权,即驻韩美军犯罪不接受韩国法律和司法的管辖,而是由驻韩美军或美国法庭进行审判和处理。虽然说从一九六七之后,韩国就对美军在韩犯罪名义上恢复了审判权,但是至今为止,这种审判权还一次也没有成功运用过!因为美国政府心里很清楚,美国士兵的纪律松懈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他们不但会酗酒玩女人,作jiān犯科的事也干了不少。如果完全按驻军所在国的法律行事,会有很多人受到严惩。所以,美国方面在《协定》中就留了一手,根据规定,在韩国司法部门起诉驻韩美军犯罪嫌疑人前,若驻韩美军提出保护人身安全,韩方应当予以“善意考虑”。同时,如果韩国司法部门拘留了驻韩美军嫌疑人,则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提出起诉,否则就应当释放嫌疑人。也就是说美军士兵触犯韩国刑律,就算是被韩国执法部门当场逮住了,人也得先交美军当局看管,直到犯罪嫌疑人被证明的确有罪,才能移交给韩国司法部门。而在这一过程中,韩国的检察人员要找犯罪嫌疑人取证,都必须通过美军当局。这么一来,韩国司法当局要定美军士兵的罪就很难。事实上,这么短的时间内韩国司法部门无法完成起诉程序,因此韩方司法部门根本无法拘留美军的犯罪嫌疑人。

????而且《协定》里有一个秘密条款,是专门为已成为犯罪嫌疑人并已被韩国司法当局拘留的美军士兵提供“同情xìng关怀”而定的。根据这一条款,这些美国大兵要住单间牢房,牢房的面积不得小于七十二平方英尺;牢房不得靠近任何发出噪音的设施;牢房里要有浴缸和淋浴设备;他们进餐的地方必须与韩国犯人分开,或者让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里进食;狱方还必须为他们提供纸牌健身器材等等,成为了管不了的“国中之国”拥有了这一尚方宝剑的美国大兵们,自然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他们在韩国境内酗酒抢劫强jiān凌虐甚至于杀死女xìng……制造了诸多的恶件事件,导致韩国社会群情jī愤,经常成为韩国爆发反美情绪的起因!

????“该死的支那人!当年日本人怎么没有把你们斩尽杀绝呢?”那个被方明远将手臂捏得紫青的韩国人突然用日语恨恨地道。

????方明远立时双眉就立了起来,没等其他反应过来,已经从椅子上蹿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步就来到那个韩国人的面前,揪着他的脖领子,一反身,就狠狠地把他摔在地上,接着在众人惊诧到了极点的目光中,将这个被他摔得晕头转向的韩国人又提了起来,正反给了十几个大耳光子,然后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韩国人身不由已地连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方明远仍然不解恨,一个箭步又蹿了上去,又是一脚踹在了他的xiōng前,那韩国人仰天而倒,后脑勺和地板发出了‘咚‘的一声响,听得众人这心里一个劲地发寒!

????方明远用脚踩着已经被打成了猪头的韩国人的脸,冷冷地用日语道:“有种你就把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直到此时,房间里的其他人才醒过味来,张继兴立时就站起身来道:‘住手!‘

????“张警官,他们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在警察的面前还这样无法无天!公然袭击外国友人!”李钰大吼起来。

????“你们实在是太过份了!我要通知我们的领事!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李兴昌也气得手都直打哆嗦。但是说归说,却谁也不敢向前凑。方明远的这几下攻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可谓是电光石火一般。

????“呸!他也配称外国友人,用日语骂人就当我们不懂了!”刘勇呸了一口道,“这位李老师,你主子刚才说‘该死的支那人,当年日本人怎么没有把你们斩尽杀绝呢’。不知道听了这话,你有什么感触?你想要当人家的走狗,人家看你恐怕连狗都不如!”

????“真是太过份了!打你都是便宜了你!”赵雅俏脸含霜,冷冷地道。

????冯倩更是jiāo声地呼道:“远哥哥,狠狠地收拾他!”受方明远的影响,刘勇赵雅和冯倩都对日语下过一番功夫,加上又曾经和方明远去过日本,又曾经受过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的教导,日语交流对于他们根本就不是问题。

????成宜也站起身来道:“张警官,我认为,对方这种行为是公然侮辱我国,是对我国法律的蔑视!我要求他们必须公开向我们,向国人赔礼道歉!否则的话,我们保留一切还击的权利!”

????“明远,我要把这事告诉姑姑,韩国人在我们的国土上,当着警察的面,公然辱华!外交部就此事件,应当向韩国大使部提出强烈抗议!”柴靖玉也愤愤不平地道。

????张继兴怔在了当场,刘勇说的话他也听在耳朵里了,要是不假的话,那么方明远的反应也就不难理解了。年青人吗,要是听到这样的话,还能没有反应,那才是奇怪了。而且,柴靖玉的话,也令他心中一凛,这个年青姑娘,口气可是不小,好像她的姑姑能够影响到外交部一样。

????张继兴将目光转向了李兴昌和李钰,面沉似水地沉声道:“李老师,他们说得可是真的?你们的人刚才说得是什么?”

????李钰此时也有些慌乱,他的韩语没有问题,在外国语大学里就是负责教韩语的。他也听出来了,刚才那个叫金为舜的韩国人,说得应当是日语,而不是韩语。韩国毕竟曾经是日本的殖民地数十年,会日语的韩国人也很多。但是,金为舜说的具体内容他却是不懂,只是听出了确实是有“支那”这个词。

????“张警官,这个……”李钰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张警官,我们的同伴方才只是在和我们说,他的胳膊被捏得很痛,需要去医院看看,是不是伤到了骨头!”李兴昌连忙接过了话头

????“那你把他的原话给我重复一遍!”张继兴两眼盯着李兴昌的眼睛道。

????李兴昌被他的眼睛看得有些心虚,他当然知道,金为舜方才说得确实如刘勇所说的那样。只是金为舜没有想到,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些华夏的年青人里,居然有人也懂得日语!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明白,刚才金为舜所说的话是绝对绝对不能够承认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张警官,在此之前,是不是应当先阻止他?”李兴昌指着仍然用脚踩着金为舜的脸,冷若冰霜看着这边的方明远道。张继兴喊住手的时候,屋子里的其他几名警察已经上前要将方明远拉开,但是听了刘勇的话之后,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

????“李兴昌,你用韩语给我再说一遍,他是说‘他的胳膊被捏得很痛,需要去医院看看,是不是伤到了骨头’。不过,你可是要想清楚,在华夏的国土上,侮辱华人已经是jī起众怒,你要是再做伪证,那可就是罪加一等!”方明远用手点指着李兴昌的脸道,“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只有你们才是聪明人!在这里,我们至少有四人都懂得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