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章 麻生香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章 麻生香月

????随着下课铃声地响起,越来越多的学生从教室里涌了出来,自然而然地就注意到了衣着打扮与学校格格不入的麻生香月三人,尤其是那些高年级的男学生,目光简直就不离麻生香月的左右。有几个甚至于是看呆了眼,相信若不是各班的老师们也随着下课铃声走出了教室,这走廊里会更加的混乱。如果说此时是二十年后的华夏,想必已经是一片手机对准了麻生香月。

????其实平心而论,麻生香月的确是长得很漂亮,肌肤也相当地白腻嫩滑,这在有着一白遮百丑传统观念的华夏,那自然是美上加美。但是要说她在海庄镇无人可比,那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是八八年的海庄镇,化妆品这个东西对于很多女人来说,还是个相当陌生的东西,对于她们来说,化妆品的概念也就是那些擦手油、擦脸油之类的,什么眉笔、口红、嫩肤霜、睫毛夹之类的很多人都是闻所未闻!

????原本有七分美色的女人,如果说再加上完美的化妆技术,冒充绝代佳人都没有问题。这一点,前世的方明远可是深有体会——《十面埋伏》中,就有着再好不过的例子了。宋大姐在挑帘而入的那一瞬间,都可以令阅尽万千图片的方明远产生惊艳感,更何况正是女人最美丽时候的麻生香月?

????由此可想而知,精心化妆过的麻生香月,对于这些学生们视觉上的冲击力之大!

????高藤本仓和平源树忆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麻生香月可是社里公关部门的新秀王牌,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因为她那清纯迷人的笑容,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入社三年来,为社里可是着实地解决了一大堆麻烦。尤其是在出马说服那些新兴作者加盟《周刊少年》方面,更是无往而不利!至今保持着三十七战全胜的纪录。这一次社里将她派出来,显然是要一举扳回小泉敬二给方明远所造成的恶劣印象。

????虽然说从调查资料来看,方明远的年纪出乎意料的才有十三岁,但是这更说明了他的潜力雄厚,随着年纪的增长,社会阅历的增加,其作品也会越来越成熟。而且十几岁的小男生,更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一位漂亮之极的大姐姐软语相求,恐怕是更加地难以拒绝。他们相信,与宫本折一那个中年男人相比起来,麻生香月对于方明远的诱惑力,那绝非是在同一等量级上的。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最好麻生香月小施手段,将这个小男生迷得晕头转向,一举拿下他下一本漫画的预约合同,那就更完美不过了。

????在他们二人看来,有麻生香月亲自出马,这一次行动的成功性在出发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他们不过是跟随着麻生香月到华夏来公费旅游一圈罢了。

????虽然说诱惑一个十三岁的小男生,从华夏的法律和社会习惯来说,的确是有些不道德,甚至于可能会被视为违法,但是身为日本人的他们,却并不认为女人勾引一个十三岁男孩子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地方,在日本,这个岁数的小男生,有过几个床上伙伴的也是大有人在。只是如果说两人现在要是知道,方明远心里正将麻生香月与前世里那位着名的av女优相比较的话,恐怕就没有现在这么好的心态了。

????“长相不如那个清纯,嗯……那个比她的嘴要大一些。那个是短发,显得格外的精神利落,她是长发,长发好啊,俺就喜欢长发!胸的大小似乎差不多,不知道她用没用增高胸罩?小腰倒是蛮细的,走起路来,不知道扭得怎么样?”方明远心里暗暗嘀咕着。

????麻生香月留意到方明远的目光正在上下地打量着自己,心头暗生喜悦,不怕他关注,就怕他不关注。只要他关注自己的姿色,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就算拿不下他下一本漫画的合同,至少也可以弥合双方间因为小泉敬二那个蠢货所造成的隔阂。这样,基本目标也就达到了

????“靠!明远真强啊!什么时候又泡上这样漂亮的妞了?”刘勇跟方明远在一起久了,也沾染上方明远的一些说话习惯。

????“好白菜怎么全都被猪拱了!”曹虎仍然按纳不住对美色的向往,趴在窗台上,看着方明远咬牙切齿地道。学校里他已经有两个小美女尾随不放,这如今又勾搭上了校外的美人,这样下去,哪还有其人的活路啊!

????“被你拱了就行,落到别人手就不行,是吗?”身边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吓了曹虎一跳,原来却是刘勇挤了过来,恰好听到曹虎的话,立时愤愤地道。

????曹虎没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语会被人听到,这脸色腾得一下就红了。虽然有心喝斥刘勇几句,但是刘勇他妈如今是常务副镇长,深得李东县的赏识,日后很可能要接任海庄镇的镇长,虽然从级别上来说,曹虎他爹要高于赵桂荣,但是两者间终究还是有差别,这厂里的工作很多都需要镇上的配合。而且县官不如县管的,这镇上要是和你别着劲,厂子里也很难受。之前的方家不就是个明显的例子吗?所以刘勇对于曹虎根本就不怵,而且因为流川河那一档子事,对曹虎还鄙夷有加,曹虎迟疑了片刻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麻生小姐,几位请跟我来!”陈蓉这才察觉到,麻生香月对于这些未成年的小男生们杀伤力不小,就连几位年轻的男老师,都在不断地打量着这边。再这样下去,这学校里成什么样?

????陈蓉找了间空着的会议室,将麻生香月三人让了进去,这才找到机会低声地问方明远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女人说什么代表什么杂志社向你道歉?”

????方明远挠了挠头,双手一摊道:“陈老师,这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情。我现在自己还晕着呢,怎么给您解释。”

????陈蓉皱了皱眉,方明远不愿意多说,她也不好勉强。“要不要我叫你父母他们过来?”

????“不用了,这事我能自己处理好。反正他们是来道歉的,又不是要我道歉。”方明远笑道。陈蓉一想也是这理,这要是把方明远的父母叫来,反倒像是方明远有错似的。也就撒手让方明远进去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借着给几人送水的机会,坐到会议室的角落里。

????方明远一边向里走,一边随口地和麻生香月闲聊着。

????“麻生小姐,我想问问,是不是《幽游白书》又创好成绩了?”方明远坐到了三人的对面,似笑非笑地道。经过了转移地点的这一段时间,方明远已经醒过味来,《周刊少年》之所以会派人前来向自己道歉,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因为《幽游白书》的热卖,令《周刊少年》杂志社的高层感到自己的潜力,所以为了弥合双方间的隔阂,也是为了下一本漫画可能有的合作,同时也是为了阻击〈少年月刊〉所以才会派出麻生香月他们一行人来。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原因能够令〈少年月刊〉的高层放下面子来。日本人也是很好面子的,尤其是在面对华夏的时候,至今在日本人中,不承认当年侵华战争中败于华夏的言论还有着很大的市场。

????麻生香月细长的眼眸中微光一闪,这个少年人果然与一般的华夏少年不一样,当他坐在那里,与你交谈的时候,你会有一种错觉——那是一个同龄人,甚至于比自己还成熟老炼。想不到这么快,他就从中找到了根源的所在。

????“方君果然是如传言所说的那样聪明才智,《幽游白书》这个月的关注度已经进入了日本漫画界正在出版的漫画前十名,而且上升的势头很强。我想,《少年月刊》的编辑们,这个月肯定会乐得合不拢嘴吧。”麻生香月娇笑道,“方君如今在日本可是一鸣惊人,日本漫画界谁不知道华夏出了一个小漫画家,头一本漫画就令《少年月刊》的销售量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提高了不下百分之二十,如今《少年月刊》的广告都涨价了。”

????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幽游白书》可以说已是大获成功。对麻生香月言语间的挑拨之意,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对于一个新手来说,宫本折一为他争取到的待遇已经是相当的不错,自己不能贪心不足蛇吞象!人不能知足,但是也要知足,自己能够拿到如今的回报,就应当知足了。

????“漫画家?日本漫画界?方明远?”两人间的交谈,听得一旁的陈蓉是惊疑不定,满脑子都是问号。

????“麻生小姐此次前来,若只是为了向方某表达贵社的歉意,那我可以在这里明确的告诉麻生小姐,关于贵社的小泉敬二编辑,若不是你提起来,我都差不多忘记了。这五个指头伸出来还参差不齐呢,何况贵社那么大的一个杂志社?中间鱼龙混杂,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贵社也不必放在心上。”方明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