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六章 愤怒的韩国领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李所长整个人都呆住了,眼睛虽然还看着这一切,但是脑子里,却已经完全地变成了一团浆糊!

????“完了!全完了!”李所长口中喃喃地道。一个外国人在自己的所里被打,就已经是天大的事情,如今居然……居然有七人都当着自己这个所长的面被打,事态已经完全地脱离了他的掌控!

????李所长,姓李名爱国,当然了,名字是很符合那个时代人们取名的特点,但是,是不是名符其人,那就是另一说了。李爱国虽然当上了这个〖派〗出所所长,但是说老实话,他的业务能力并不强,能够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更确切地说,是他溜须拍马的能力让他得到了上司的赏识。但是,恐怕从今天起,这个职位要与刚刚坐上去还不到一年半的他要挥手白白了!

????捅出了这么大的娄子,肯定至少要惊动市委市政府那一级别的领导了!届时,别说是那位赏识他的领导了,就是市局的领导,恐怕也庇荫不了他!

????等到李爱国神智清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完全地变了样。桌椅乱七八糟地横躺在了地上,李兴昌七人,一个个鼻青脸肿垂头丧气地坐在了地上,身上明显地可以看出大脚印子,也不知道是谁踹的。张继兴和几名〖警〗察拦着仍然在不依不饶的江乐山和刘勇。

????看着李兴昌七人,再看看噤如寒蝉眼睛里还带着几分恐惧之sè的李钰,李爱国只觉得自己的太阳xué蹦蹦直跳!这恐怕算得上是沪市近几年来最恶劣的一起涉外案件了,七名韩国人,在〖派〗出所里,当着〖派〗出所所长“被”国人暴打了一顿!

????“张继光,把他们这些人全部都给我铐起来!在〖派〗出所内故意伤人,他们这是罪加一等!”李爱国指着方明远等人声嘶力竭地高叫着“对于这样胆大包天的一群刁民,你们难道还要袖手旁观吗?”

????正拦着刘勇和江乐山的张继兴等人惊诧地看了李爱国一眼,他们当时可都看得清清楚楚,是李兴昌他们六人,突然暴起袭击方明远的,而刘勇江乐山和成宜的参战,则是在韩国人动手之后了。虽然说最终失败的是李兴昌他们这一边,但是方明远这一边,也并不是分毫无伤!成宜留下了一个黑眼圈,江乐山的胳膊青了一块,刘勇则是被韩国人在tuǐ上踹了一脚,虽然不知道情况如何,但是现在时不时地还能感到刺痛。

????而且,看李爱国的意思,居然是要把方明远这一边,包括赵雅她们在内的,方才根本就没有参与的四女也给一并铐了起来,这就未免有些太过份了吧!

????“你们还怔着做什么?”李爱国跳着脚大吼道“还不执行命令!”

????“刁民?”方明远忍无可忍地走过去,一脚就将李爱国踹翻在地,踩着他的肚子,冷若冰霜地道“我倒是要当面问问罗洪,他敢不敢这样叫我!”

????不仅仅是张继兴等人诧异地张大了嘴,就连被方明远踩在脚下的李爱国也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罗洪,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但是在沪市的〖警〗察系统里,谁又能不知道?沪市的〖警〗察局局长,就叫罗洪!而且据说,在近期内,还有可能再挂上政法委〖书〗记的头衔!成为沪市〖警〗察系统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沪市政法委〖书〗记兼〖警〗察局长,这可是名符其实的市领导了!可是,方明远这个年轻人,居然就这样若无其事,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随口就说了出来。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方明远在装腔作势,但是,都闹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不出个明明白白的结果,张继兴是不可能放他们离开的,在这个时候,说这种很容易就被印证的话有什么意义吗?

????“吱……”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挂有太极旗的轿车停在了沪市〖警〗察局的大楼门口。

????车门打开,一个年青人从副驾驶座上跳了下来,来到后排,打开了车门。接着一个脸sèyīn沉沉的中年人从后座里走了下来,正是韩国驻沪市领事馆的领事朴敬恩。

????朴敬恩是在一个小时前得到的消息,七名韩国人,其中有两名是在沪市外国语大学学习的留学生,在沪市的商业区里与华夏人发生冲突,被当地的〖警〗察带回到了〖派〗出所。这些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随着华夏的改革开放,做为开放前沿的沪市,在这里生活工作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华夏人与这些外国人发生冲突的事情自然而然也就会越来越多。

????而在〖派〗出所里所发生的事情,就令朴敬恩感到有些匪夷所思了!与韩国人发生冲突的另一方,居然在〖派〗出所里,当着华夏〖警〗察的面,将七名韩国人全部都暴打了一顿!虽然说,从得知的消息中,可以确定,这七名韩国人,应当只是皮肉之伤,没有伤筋动骨,更谈不上xìng命之忧。但是,这仍然令朴敬恩感到怒火中烧!

????自从华夏与韩国建交,他来沪市担任大韩民国驻沪领事以来,像这样xìng质恶劣的事情,还是头一次遇到!

????得知消息之后,朴敬恩带着秘书就立即驱车前往事发的〖派〗出所,结果到了那里一问,才知道,所有的相关人等,已经全部被带到了市局去了!朴敬恩于是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沪市〖警〗察局!朴敬恩刚要进门,后面又有一辆车快速地驶来,几乎是贴着朴敬恩的座车停了下来。

????“朴领事,你这是来〖警〗察局办事吗?”一个中年男子从车内探出头来道。正是沪市外事办公室的主任魏照东!他也是刚刚得知了此事,立即一边上报市政府的领导,一边就追查朴敬恩的行踪,得知他前来沪市〖警〗察局,一路跟了过来。好在,在朴敬恩进入〖警〗察局前追了上来

????‘魏主任,你来了也好!”朴敬恩也不客气,直截了当地对魏照东道“我要向贵国的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贵国的国民,简直是无法无天,居然当着〖警〗察的面,暴打我国的国民!而贵国的〖警〗察,居然对他们的暴行袖手旁观!至使我国七名国民,受到了严重的身体和心理伤害!这样xìng质恶劣骇人听闻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贵国,实在是令人感到遗憾!我已经通知了我国的驻华大使,我想贵国的外交部,很快就会接到我们的正式抗议!”

????魏照东淡淡地一笑道:“朴领事,你的火气未免有些太大了,事情的是是非非,到目前还没有一个定论!贵国的公民确实是被打了,但是他们为什么被打,朴领事你知道吗?你又怎么能够这样地肯定,就一定是我国公民不占理呢?打人是不对的,但是面对他人的不正当侵害,法律还是给予了正当防卫的权利!”

????朴敬恩心中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一向在各国驻沪领事面前点头哈腰的魏照东,今天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不卑不亢的一番话来!一时间,他简直都不敢确定,眼前的这个人,还是沪市外事办的魏主任吗?

????自从两国建交,开设沪市领事馆就一直在这里任职的朴敬恩,早就已经习惯了,并且也很享受外国人在华夏人面前高人一等的感觉!他觉得在华夏当一个外交人员,比在国内当高官还要舒坦!

????在国内当官,不但要面对上司和社会上的名流人士的各种各样的压力,还要对下面的民众负责,也许只是一件在华夏人看来简直是微不足道的屁事,就可能会面临撤职查办或者不得不主动辞职的窘境。要知道,不过是汉江上的一座桥倒了,内阁里的主管官员就不得不辞职了。而在华夏,每年有那么多的豆腐渣工程被发现,也没见华夏政府里哪一位大佬会为此负责!就连事故发生地的当地主管官员,也不过是不痛不痒地给个处分了事!

????而他们这些外交人员,只要不触犯一些敏感的事务,在华夏就如同在天堂里一般,到处都享受着国内所享受不到的特权!即便是触犯了法律,只要不引起轰动,华夏的这些官员们会主动地帮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于有的时候,他们还会帮你们来压制自己国家的国民!

????说实话,朴敬恩很看不起华夏的官员!他们的吃穿用度,完全都是靠着国家的税收,而国家的税收又是来自国民,可以说,这些根本就不创造价值的官员们就是靠国民养活的,国民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对于自己的衣食父母,这些人不但不维护他们的利益,反而坐在他们的头上做威做福,甚至于出卖他们的合法利益!这种官员,要是在韩国,早就被选民踢下台去了!现代社会?谁会要一个不能够维护本国人利益的官员?

????但是今天魏照东一改以往的作风,变得有些强硬了起来,这令朴敬恩很是有些不适应!不禁怀念起以前那个未语先笑,不时点头哈腰的魏照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