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七十四章 打脸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新加坡又是如何回报华夏的善意的?

????方明远可是记得很清楚,前世里,在华夏sars肆虐的时候,当时的新加坡执政吴作栋第一个响应美国媒体“封杀华夏”的号召,公开拒绝依照原定计划访问华夏节来自书河**而且在后来的东盟国家sars峰会上,又是吴作栋第一个表态拒绝华夏参加这一会议。

????只可惜后来东盟的这些国家沮丧地发现,如果说不让华夏参加这一会议,很多的问题根本就无从解决。于是,又临时决定邀请华夏参加。但是对到访的华夏总理采取一种低规格对待是公开拒绝了华夏总理提出的各国出资建立防治sars基金的倡议!

????后来,吴作栋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地声称华夏政府的办事能力和效率都十分地低下,认为没有两到三年的时间,华夏根本就无法根治sars,所以为了避免投资华夏的外资因此而遭受更大的损失,他号召所有的外资从华夏撤离!

????虽然说吴作栋的这些做法,对于华夏扑灭sars并没有造成什么决定xìng的负面作用,但是其所带来的麻烦仍然是不可小视。因为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知道,华夏政府与新加坡的关系一向不错,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新加坡的头面人物当华夏政府的国策顾问,更不会将海峡两岸间的会谈放在新加坡!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人经营企业面临一时间的资金周转不开一样,一般人说他要破产,和他最亲近的亲戚对外宣称他要破产,效力肯定是不一样的!这又好像股市危机时,哪怕是一点点突如其来的风吹草动就足以让股市崩盘一样!

????在sars危机突然在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中爆发,诸多国家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晕头转向,还没拿准主意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新加坡突然一马当先地响应美国媒体号召,带头封锁华夏,影响力可以说是远远地超过了平时。

????为了消弭因此而带来的诸多负面影响,华夏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而在此之后,新加坡还百般地为自己的行为狡辩,从《参考消息这些消息的那时开始,方明远对于落井下石的新加坡就再没有什么好感了!

????就更不要说,在进入两千年之后,新加坡一方面通过淡马锡公司向华夏的金融业进行渗透,谋求暴利;另一方面,其国内的头面人物,多次在公开场合里批评华夏,宣扬华夏威胁论,呼吁美国积极地“参与亚洲事务,制衡华夏!”,让华夏永远都沦为一个二流国家!

????看出来李璋和许家祥都对郑嘉仪有几分意思,对自己有几分敌视,方明远本来也懒得去打压他们,反正他对郑嘉仪也没有什么企图,只是当作一个谈得来的女xìng朋友。为了免除李璋他们的敌意,自己就要主动疏远郑嘉仪?那才是脑袋瓜子进水了!

????但是李璋这样一而再地居高临下的态度,立时将方明远前世里对新加坡的不满都给勾了起来。既然这小子这样不识趣,那么他也不介意给他几个难堪。至于星光集团可能有的报复,方明远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新加坡到时候都要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有精力来找自己的麻烦?恐怕要哭爷爷告***求着华夏不要货币贬值了!

????“李先生的眼力不错,但是按你的指点下注,那还有什么意思?我还是自己选吧,嗯,我看好这一匹赛马!”方明远用手点指着赛事单道。

????李璋和郑嘉仪凑过去看了一眼,“原住民”?李璋微微地皱了皱眉,眼睛里透出了几分不屑的神sè。这一匹赛马的资料他昨晚上看过,虽然也算是血统纯正的赛马,但是从九三年到香港以来,成绩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与他方才选中的那几匹赛马根本就不能比!

????“看起来,李先生对我的选择有些不认可,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两个来赌一把吧!”方明远哈哈笑道,“不知道李先生你敢不敢接下来?”

????“没有问题,你说吧!”李璋信心十足地道。他才不信,以自己的眼力,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规则能否搞清楚都还在两说的方明远!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这么多年在祖父身边的学习岂不是全都是白学了!

????“今年是一九九七年,是香港回归祖国的时候,咱们就来一场豪赌吧!”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我选择‘原住民”李先生也可以选择一匹赛马,然后,由这两匹赛马自由参加比赛,它们每胜一场比赛,可得三分,若是进入三甲行列,可以得一分,否则就是零分!如果说两匹赛马同时参赛,那么名次在前的加十分!若是能够参加国际比赛,基本分十分,进入三甲再加十分,亚军加十分,冠军再加十分!到一九九九年最后一场香港赛马结束时,咱们从它们参加的这些赛事中选出一百场加总分,分高者赢得一亿美元的赌金!怎么样?”

????李璋许家祥刚开始听得直暗暗咧嘴,这小子是赛马呢,还是踢足球呢,居然还有什么三分一分的。听到要到一九九九年最后一场香港赛马结束时,才选出一百场算总分,更是觉得这小子是在耍人!谁他*的打个赌要这么长的时间!就在他们感到恼火要出口打断方明远的话的时候,一亿美元赌金这几个字,就如同晴天霹雳般在他们的耳边炸响!

????一亿美元赌金!即便是李璋和许家祥这样的权贵子弟,也不是说拿就能拿得出来的!

????虽然说星光集团有着超过百亿美元的资产,但是那大多都是固定资产,不是可流动的现金!而且这些钱,日后也不是全部都会归他李璋所有。虽然说他李璋是长子长孙,但是他父亲的兄弟姐妹,还有他的兄弟姐妹,日后分遗产时也要分得一部分的!而李璋自己目前所有的个人资产,乱七八糟地全部都加到一起,也不过才六七千万美元罢了,这还是将他名下的别墅名车收藏等等等等这些有价值的东西全部都算进去的结果!

????许家祥比起他来还不如,总资产可能连五千万美元都没有!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璋脸sè不愉地看着方明远道。一个内地的大学生,就算他叔叔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副总,也不可能在三年里给他一亿美元来赌马玩!这小子,该不是想着用这样大的数额来把自己吓倒吧?

????“什么什么意思?”方明远言笑自若地道,“李先生觉得时间太长,还是赌金太少?要不,咱们定为三亿美元的赌金好了!”反正“原住民”的巅峰期正是在九九年之前,过了两千年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方明远相信,自己这一票胜利的可能xìng极大!

????三亿美金!李璋和许家祥的嘴角抽了抽,这小子还真是吹牛皮无极限啊,三亿美金,那就是二十多亿近三十亿元人民币了,在内地,能有一下子拿出来三十亿人民币的富翁吗?

????“你拿什么证明,你到时候有支付能力呢?”李璋冷冷地道,“万一到时候你跑了找不到人,那我这笔钱又找谁要去?”

????“这个李璋你不必担心!”于秋暇笑眯眯地插口道,“我可以为他提供担保,一亿美金也罢,三亿美元也好,都没有关系。如果说到时候你找不到他,可以找我来要这笔钱!”

????“我郑家也可以提供同样的担保!”郑嘉仪也出口道。她可是从爷爷那里听过,这些年来,方明远光卖给郑家的钻石原胚就超过了三十亿美元,而且他手中似乎还有着大量的钻石原胚,三亿美元,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生一世也难以争到的巨款,但是对于方明远来说,却算不得什么!

????而且,两女对于李璋的咄咄逼人感到十分地不满——别说你李璋了,就是你爷爷李隐商来了,若是不管年纪上的差距的话,李隐商也得与方明远平辈相交!

????李璋和许家祥彻底地呆住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能够得到于秋暇和郑嘉仪这般信任!那可是三亿美元啊,不是三百港元,两人居然就这样毫不迟疑,不打磕巴地就答应给方明远担保了!

????方明远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李先生若是不相信我的支付能力,那么这样吧,你我都拿出三亿美元来,交给香港赛马会集团董事局,由十二位董事和秋暇姐她们做证,这样总可以了吧?”

????于秋暇心里笑得都要背过气去了,这小子打脸打得也太狠了!同样身为豪门子弟,于秋暇心里很清楚,像李璋这样的家族子弟,也许未来的资产将十分地可观,但是在老一辈还没有逝去的时候,他们的个人资产虽然对普通人是个巨额数目,但是相对于整个家族资产来说,就算不得什么了。像李璋,做为长子长孙,能够有个七八千万美元的个人资产,那都说明了,李隐商对他是极度宠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