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七十七章 坏消息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嗯,夏大哥,过年好啊!”方明远对于秋暇打了个手势,走到了一旁去接电话。

????“方少,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夏文的声音明显有些哽咽。

????“出什么事情了?”方明远沉声道。在元旦前,也就是西方人的复活节时候,他还在沪市与夏文见过面。那一次是他乘西方人过复活节,根本无人上班,回奉元探亲。就在那一次见面,夏文还是意气风发的帅小伙,对于方家在西澳大利亚州的投资前景抱着坚定的信念。而且,据夏文传回来的消息,方家的投资有希望能够在春节前后开始得到当地政府的审批。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就这样了?难道说……

????“是不是投资审批出什么问题了?”方明远道。

????“是的!澳大利亚的外资审查委员会就在刚才宣布,海外投资者对澳大利亚的大型矿产企业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百分之十五,在新项目上的投资不得超过百分之五十!”夏文道,“可以说,我们两个月前递交上去的申请,已经肯定不会获得通过了!”

????澳大利亚的外资审查委员会,是一个由澳大利亚政府设立的,对计划进入澳大利亚市场的外资进行审查和审批的机构。如果说不能够得到它的审批,外资根本就无法在澳大利亚的国内落地!

????外资审查委员会审查的问题是:投资者的运营是否**于相关外国政府之外,投资项目是否有可能阻碍竞争,或导致不当集中,或导致对相关行业的控制,该委员会还在个案基础上审核投资有否可能损害澳大利亚国家利益。一般来说,对于个案的审查期为三十天。如果说需要的话,外资审查委员会还可以视个案情况将审理时间延长至最多90天。以充分调查和审核。可以说。这是一个十分强力的机构!

????方明远对于这个机构并不陌生,在前世里,华夏企业购买澳大利亚的矿企时,就因为它的存在。而倍受阻挠!前世里澳大利亚的第二大矿企世界第三大矿企力拓放弃了已经谈判了很久的,接近完成的华夏铝业注资近二百亿美元的交易。反而与澳大利亚第一大矿企世界第二大矿企必和必拓合资建立铁矿石公司。

????虽然说在此事公布之后,澳大利亚政府一再声明并未插手,力拓董事会的决定完全是基于铁矿石价格上涨的商业行为。但是谁也无法否认。正是因为外资审查委员会一再拖延审批时间,间接地造成了华夏铝业注资的失败!

????这一次,夏文代表方家向澳大利亚政府提交购买矿山开采权的审批报告,同样也是被外资审查委员会一再地延迟审批,直到今天,外资审查委员会的主任科特莫尔克里特对外宣布了这一决定!而这一决定。也就意味着夏文递交上去的那份报告彻底地报废!

????方明远心里微微地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小蝴蝶。翅膀扇动的风暴,看来还没有bō及到澳大利亚!这个结果,说老实话,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世界上的这些发达国家,哪一个不是竭尽全力地想要打开其他国家的市场资源,同时死死地护着自家的这一亩三分地!大国里,恐怕也只有华夏会将诸多重要的……

????方明远摇了摇头,不想再想下去。他接着道:“夏大哥,我知道了,这事没有什么好伤心的。我也没有指望着,咱们的申请能够一次就通过的!嗯,对于咱们申请收购矿山采购权,当地政府的反应怎么样?”

????夏文这悬着的心至此才算是放下了一半,他满心的酸楚,一方面固然是为自己这么久来所做的工作都成了一场空,另一方面,也是担心,自己没能够办好这件事,会不会导致方明远对自己的强烈不满?甚至于将自己搁置!在澳大利亚的这段时间里,虽然说也比较辛苦,但是这薪水和福利也是极其丰厚的。就是与他在国外的那些校友们相比起来,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且,更重要的是,夏文他现在可是独挑大梁,而且方明远可是答应过,一旦成功地在澳大利亚完成采矿权收购,他就将是方家在这里的高层管理人员之一,这可是日后投资要达到数十亿美元的大项目啊!别说放在国内,就是在欧美国家里,这也不是小项目了!这样大的项目,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成为这么大项目的高层管理人员?

????所以这样难得的机会,夏文可是格外地看重,这些时日来,他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来完成收购计划,但是今天外资审查委员会的这个决定,令他的希望全部都泡了汤。

????“地方政府对于我们的到来,倒是比较欢迎!西澳大利亚州州长办公室主任赛克瑞李鲁克先生就曾经对我表示只要收购方对当地人一视同仁,他不介意到底是投资方是华夏日本俄罗斯还是其他国家。而且当地的不少官员都声称对外国投资都非常支持,因为如果没有外资的资金注入,当地的经济发展已经陷入停滞!”夏文连忙道。

????方明远这心里就更安心了,只要地方政府对此持欢迎态度,那么这件事就不难办成,只不过是个时间早晚而已。只要等着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到了那个时候,经济发展速度减缓,甚至于可能会成为衰退的澳大利亚政府,就不会再拒绝来自方家的投资了!

????“夏大哥,不必为这个结果担心!但是,我要求你,必须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要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等待下一次的机会!”方明远道。

????看着方明远挂上了电话,脸sè有些郑重地走了过来,于秋暇有些担忧地问道:“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一般情况下,若不是大事,电话是不可能直接打到方明远这里来的。

????“嗯。算是个麻烦事。澳大利亚外资审查委员会,刚刚变相地否决了我们六十余天前递交上去的采矿权收购申请!夏文的压力很大!”方明远摊开手道。

????“澳大利亚……”于秋暇对此也是无计可施。虽然说澳大利亚的国力并不算很强大。对于亚洲的影响力也有限。但是人家毕竟是属于欧美发达国家行列的。郭家虽然和澳大利亚企业也有经济往来,但是说要影响澳大利亚政府的决策,那可就是力不从心了!

????“秋暇姐,不必担忧。不过是时间早晚的关系!”方明远冲她眨眨眼,于秋暇会意地点了点头。

????“咦?他们怎么在那里?而且。三表哥也来了!”郑嘉仪突然诧异地道。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在停车场的另一边,李璋和许家祥正在向这边张望。同时在他们的身边又多了两个青年男子!

????“就是那个年青人。大陆仔?”苗佳兴有些难以置信地道。

????“就是他!”李璋恨恨地道,“据说他的叔叔是锦湖集团的副总!”

????“于秋暇怎么可能答应……”苗佳兴怔了一下,脸sè有些古怪地道,“你说他的叔叔是锦湖集团的副总?他姓方?”

????“是啊!”许家祥不明所以然地答道。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大过年地跑到了香港来了?难怪啊……”苗佳兴mō着下颌,若有所思地道。锦湖电影集团的副总有好几个,但是姓方的却只有一位。那就是方彬!做为香港准豪门的一员,苗家对于方彬的了解。自然不是李璋和许家祥他们可以相比较的。

????“难怪啊!原来是他!”站在苗佳兴身旁的另一个年青男子,也发出了同样的感慨。

????“佳兴,虎城,我说你们俩在这左一句难怪,右一句难怪啊,到底想说明什么?”李璋这一肚子火气正没地发泄呢,被两人这不明所以然的感慨搞得更是火冒三丈。

????“李璋啊,不是兄弟我不愿意帮你,实在是我不敢帮你,这事我要是办了,我爸和我叔估计能够打折我的tuǐ!而且我就是躺在担架上,也得去给人家赔礼道歉!就是这样,还不一定能够让人家消消气呢。”被称为虎城的年青人苦笑道,“这事我是真不敢参和!”

????李璋和许家祥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被称为虎城的这个青年人姓赵,名虎城。在香港的年青人一代中,也算是精英一代。而他的父亲和叔叔,是香港黑道上的枭雄,执掌着香港黑道差不多百分之二十几的力量。虽然说,还达不到一统江山呼风唤雨的地步,但是实力也不容小看。

????刚才李璋和许家祥在这里商榷着如何在郑虞侗夫人寿辰时,给方明远难堪。苗佳兴和赵虎城二人从赛马场出来,奇怪地看到李璋和许家祥在这里,却不见了郑嘉仪。

????李璋和许家祥自然是添油加醋地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给两人简明扼要地描述了一遍,苗佳兴和赵虎城听完了之后,也是对方明远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是谁。恰恰就在此时,他们看到了走在一起的于秋暇等人。

????“虎城,说了半天,他到底是谁啊?总不成是华夏哪一位高层的sī生子吧?”许家祥有些恼火地道。听赵虎城这意思,他的父亲和叔叔,对这个年青人也很忌惮。就连赵虎城惹了对方,都会毫不手软地收拾一顿,就这样还要向对方赔罪!要知道,赵虎城可是赵家如今的千顷地里的一颗独苗啊!

????“是不是哪位高层的sī生子,我们不知道!”苗佳兴悠悠地道,“但是他却是香港郭氏航运集团掌门人郭老爷子的干孙子,很受宠的!香港郭家的大宅里,永远都有他的一席之地!这可是郭老爷子亲口说的!”

????“啊?”李璋和许家祥吃了一惊,郭氏航运集团他们当然是知道了,掌门人郭东诚郭老爷子的大名他们自然也是听过的。他们虽然看到了于秋暇和方明远关系似乎很亲密,但是也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和郭老爷子还有这样的一层关系。要是那样的话,这个方明远的身份就更加地令人感到扑朔mí离了。

????“不对!他方才分明叫郭夫人姐的?”许家祥如抓着救命稻草般叫道。

????“是的,他是郭老爷子的干孙子,很受宠爱的干孙子,也是于秋暇的干弟弟,又是郭晴儿的哥哥。”赵虎城苦笑道。李璋和许家祥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郭老爷子也不管?”李璋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东南亚的这些华人大家族中,还保留着华夏过去的大多传统,其中这辈份上下尊卑看得还是很重的。这事要是发生在李璋家,就算是李璋,李家的长孙,恐怕也要好好地吃顿家法!

????“人家说了一句直到现在香港女xìng们还津津乐道的妙语,女人啊,过了二十岁之后,就总是希望今年二十,明年十八的。所以啊,人家只叫秋暇姐,从不叫阿姨姑姑什么的!”苗佳兴一摊手道,“这话好像是当着郭老爷子的面说的,郭老爷子也只是一笑了之,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管他了!”

????“嘶……”李璋和许家祥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且,他和周大福珠宝金行的掌门人郑虞侗郑老爷子,也很熟悉!每次前来香港,都会到郑家坐坐的,而且郑虞侗老爷子,每一次都接见的!”苗佳兴接着道,“据我所知,郑老爷子也很喜欢他,还有意把嘉仪介绍给他。只是这小子好像在内地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女伴,所以和嘉仪一向走得不近!”

????“真的?”李璋脱口而出道。这是到现在,他听到的最伤心也是最动听的一句话。

????苗佳兴迟疑了一下道:“郑老爷很喜欢他,有意把嘉仪介绍给他,这肯定是真的,我是听我姑姑,也就是嘉仪的母亲说的。至于那小子……我只能说是可能是这样的!”

????李璋和许家祥互相看了一眼,闹了半天,还是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