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一章 最好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啊?”郑虞侗略带几分诧异地将目光转向了方彬。就在方才,方彬也送上了一对价值不菲的上好翡翠手镯做为给郑老夫人的祝寿之礼。敢情这叔侄俩一人送一份!

????方彬被看得有些莫明其妙,不明白为什么,郑嘉仪把方明远的寿礼拿来,郑虞侗却要看自己是什么意思。

????“这孩子还真是有心了!”郑老夫人慈祥地笑道,“真是的,有这份心意就好了!还送什么礼物!”许家祥和李璋此时心里已经恨得是咬牙切齿,听听郑嘉仪是怎么称呼双方的,一边不过是声大哥,另一边却是明远,再听听郑老夫人的话,这远近亲疏还用说吗?

????“方先生和我们在赛马场也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他送来的寿礼,我们也很好奇的,郑老夫人,能不能当场打开,让我们也开开眼界?”李璋笑容可掬地道。

????李璋、许家祥还有方明远的赛马场的叫板一事,郑嘉仪和于秋暇回去后,都和各自的长辈提到过,所以郑虞侗夫妻和郭老爷子并不感到意外,方彬却是完全不知。

????郑虞侗扫了李璋一眼,李璋的那点小心思,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不过,对于李璋的追求,郑虞侗一直是持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任郑嘉仪自己去选择!毕竟,郑嘉仪和方明远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两者之间却似乎并没有擦出什么火花来,到了现在也只能说是关系比较密切的异性朋友!

????郑虞侗也要考虑到,如果说方明远和郑嘉仪要是一直都擦不出火花来,郑嘉仪的终身大事。所以,李璋和许家祥的出现,他并没有过问。毕竟无论是李璋还是许家祥,都是华人后裔,而且各自家族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影响力也是相当可观,与郑家相比起来,也算是家当户对!如果说。这两人中有人能够得到郑嘉仪的芳心,郑虞侗也不打算为难他们!

????但是经过沙田马场一事后,郑虞侗对于李璋的观感已经差了几分!确实,身为李家子弟,在新加坡确实是有着各种有形无形的特权,自觉高人一等,也没什么。但是来到了香港之后,这种高人一等的态度却不知道收敛。在方明远那里撞铁板也是很正常的!方明远那是什么人,那是从小自己创业,一步步将方家产业推到如今的这个高度,可以说是方家隐性的家主。方家产业的所有力量,他都有权力调动。而李璋,你不过是星光集团大股东李氏家族的嫡长孙,李家的家产,你不过是有权利在未来继承而已。这两者之间又岂可同日而语!

????郑虞侗一直认为,身为豪门子弟,可以纨绔,可以傲气十足,可以行事特立独行。但是却一定要有一颗冷静的心,一双明亮的眼,要懂得识人,要知道分寸进退!这样才不会招惹到自己、甚至于家族都得罪不起的人!所以,郑虞侗对于家族中的子弟们,一向管束甚严!

????李璋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已经令自己在郑虞侗的心中大大地失分。方才。许家祥拿出的百寿图,从众人的神色言语中,李璋意识到,许家祥已经稳稳地压了他一头,这令他的心里有些失衡!恰恰在这个时候,郑嘉仪的出现,还有言语间对方明远的亲近,令李璋这心里更是难以平衡、妒火中烧!

????当然了。他还没有完全被妒火烧昏了头脑,他也是在心里权衡了一下,那一天苗佳兴和赵虎城所说的那些,原本他和许家祥就是半信半疑,今天在郑宅里,也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副总方彬。却没有看到方明远,真要是像苗佳兴和赵虎城他们两人所说的那样,方明远这些年的成绩,岂不是香港豪门中的第二代中坚中许多人都相比见绰,那样的话,郑老夫人的寿辰上,他就应当在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上,可是他们方才一路走来,还特意地到侧厅里看了一眼,他们看到了于秋暇等郭家子弟,却根本没有看到方明远。所以刚才两人私下里交流,一致觉得两人说得有些言过其实!

????而且郑嘉仪拿出来的这个木匣,实在是有些朴实无华,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而且李璋也很奇怪,方明远既然准备了寿礼,为什么不当面送给郑虞侗夫妻,却要郑嘉仪代送?

????这一连串的疑问,令李璋当机立断!如果说方明远所赠送的寿礼非什么上品,也让他在这些人的面前出个丑!出自己的一口恶气!

????“嘉仪,拿过来!”郑虞侗一摆手道,李璋的那点想法,他当然是洞若观火,不过他对方明远也是有着极其强烈的信心,他不出手便罢,既然拿出了寿礼,就肯定不会是俗物!

????在座的郭老爷子和方彬也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并不出言阻止。

????倒是在座的另一位香港大亨,香港电力公司的董事长亨得利,颇有兴致地道:“怎么?这是方少送得寿礼?”

????“是啊,想不到方总送来了一份厚礼,明远他又送来了一份,老婆子我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郑老夫人慈祥地笑道。只是谁也能够听得出来,言语中透着的那一份喜气和自豪。李璋和许家祥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心里有些诧异。要知道他们两个是代表各自的家族前来送礼,也没见郑老夫人这个样子啊!

????“郑老夫人好福气!”亨得利微笑道。他这倒是实话,到了他的这个位置,又是香港的地头蛇,自然是可以知道许多常人所不知道的秘辛。像方明远就是世界着名的编剧“方”,虽然从来也没有人明确地指证,但是亨得利就可以确定个**不离十。

????虽然说,方明远现在一直都很低调,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终会有一天,他的身份会公布于众,而到了那个时候,这一份礼物的价值就是翻上几番都有可能!至少到现在,方明远在香港公开送出的礼物几乎是屈指可数,也就郭家人和黄沾有过。

????“哈哈,亨得利董事长过誉了!”方彬微笑道,“明远的这份礼物,说实话我也很好奇!就让我们一起看看这小子能拿出来什么稀奇玩意。”

????郑虞侗将木匣子拿在手中,掂了掂,重量并不是很沉。他沉吟了片刻,又将木匣递给了老妻道:“既然是明远给你的寿礼,就由你打开来看看吧。”

????郑老夫人一笑,从丈夫的手中接了过来,轻轻地打了开来!郑虞侗夫妻的目光立时就被吸引住了!

????“真美啊!”郑老夫人轻声地呢喃道。

????“是啊!”目不转睛的郑虞侗也不禁脱口而出道。

????在场的其他人们却是诧异地看到,郑虞侗夫妻两人在打开匣子的那一刻,仿佛惊呆了一般。接着两人的脸上就浮现了喜不自禁的神色。众人不禁为之骇然,要知道,以郑家的财力和郑虞侗夫妻的年龄,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多少事能够令他们为之动容?方明远到底是送了什么东西?

????好半晌,见郑虞侗夫妻仍然没有意思将匣子内的东西公示于众,亨得利忍不住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道:“郑老哥,方少这到底是送的什么东西啊?居然令两位这样沉迷,我可是很好奇的啊。”

????郑虞侗夫妻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抬起了头,郑虞侗微有尴尬地苦笑道:“让几位见笑了,明远的这一份礼物,还真是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说着,郑老夫人将匣子转了一圈,向众人展示。众人这才看到了,匣子里放着一颗蛋形的东西,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这是俄罗斯彩蛋吧?”亨得利有些不确定地道,“沙皇的御用珠宝师法贝热的?”他倒是曾经在欧美国家的珠宝展示会上,曾经看过几个类似的东西。

????郑虞侗一翘大拇指道:“好眼力!不错,就是俄罗斯彩蛋!”

????“这是我至今为止收到最好的寿礼!没有之一!”郑老夫人笑得脸上的皱纹都绽放了开来,做为和郑虞侗携手并肩走过了数十年风风雨雨的枕边人,郑老夫人当然知道,丈夫对俄罗斯彩蛋一直都很感兴趣,只是这国际市场上,俄罗斯彩蛋是有价无市,虽然已经开到了六七百万美元的高价,但是拥有俄罗斯彩蛋的那些人,也都是豪富之家,根本就无意将其转让,丈夫为此可是大伤脑筋!

????她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寿诞时,方明远竟然送来了一颗俄罗斯彩蛋!虽然说她对这东西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这却是郑虞侗的最爱!也许它的市场价值比不上其他人送来的礼物,但是郑家现在还缺少钱吗?做为一个女人,在自己的生日上能够收到一份令自已深爱了几十年的丈夫喜不自胜的礼物,还有比这个更好的结果吗?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比这个更令她从内心深处感到喜出望外的吗?

????李璋和许家祥的脸色如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