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二章 达成合作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俄罗斯彩蛋的精髓是在蛋中,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哪怕是在场的这些人,平素里并不关心这东西,有亨得利这个懂行的人在场,也很快就明白了!但是郑虞侗夫妻却无意在人前将这个俄罗斯彩蛋打开,做为收礼人都没有打开的意思,在场的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意思出口催促。

????“嘉仪!你回去要好好地谢谢明远那孩子,他真的是有心了!”郑老夫人拉着郑嘉仪的手道。虽然说,不知道方明远到底是从什么渠道得知的这个消息,还是说纯粹是无心之作,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丈夫会为此而乐不可支,这就已经令郑老夫人,对于方明远的好感立时就爆棚了!

????“是,奶奶!”郑嘉仪轻声地点头道。虽然说早就想到了,这个俄罗斯彩蛋一旦送上,爷爷和奶奶肯定会很高兴,但是也没有想到,奶奶居然说它是最好的寿礼!这令郑嘉仪的心里也同样是很高兴。

????“嗯,嘉仪回去吧!陪好了明远,让他玩得开心一些!”郑虞侗看了一眼李璋和许家祥,又对郑嘉仪打了一个眼色道。许家祥倒还算了,这几次还显得比较镇定自若,但是这个李璋,令郑虞侗有些看不上眼了!

????郑嘉仪乖巧地点了点头,就要退了出去。

????“郑小姐,请等一下!”李璋忍不住开口拦住了郑嘉仪,又扭头对郑虞侗道,“郑爷爷,我能否先告退一下?待会再听您老的教诲。”

????郑虞侗的瞳孔微微地收缩了一下,这个李璋,怎么一点都不懂事!

????许家祥心中也吃了一惊,要知道,他们是代表着各自家族前来向郑家贺寿。在贺寿前,他们代表的是各自的家族。所以才会得到郑虞侗在小客厅里的接见。而贺寿完毕之后。他们就是各自家族的三代子弟,哪怕他们是嫡子嫡孙中的长子长孙,也改变不了,他们在各家子弟中。只是三代的子弟,根本就没有资格坐在这小客厅里。与郑虞侗以及其他人平起平坐!这就好比过去宣旨的太监一样,拿着圣旨时,他代表着的是皇帝。就是太子。也得跪下接旨!但是一旦旨意宣读完毕,如果说这太监行为仍然不知道收敛的话,那就是自己找死呢!

????其实,像这样的贺寿行为,即便是两家的家里长辈无法抽出时间前来,也至少要派出第二代的子弟。这才是比较符合传统规矩的。只是两家中的长辈在得知了两人对郑嘉仪的小心思之后,考虑到两人都是嫡系的长子长孙。将来都会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以两人为代表派来,倒是也不算失礼!

????但是再怎么不算失礼,他们也不可能得到郑虞侗像对李隐商和许长根的同等待遇。能够专门在小客厅里单独接待就已经是看在两家的面子上了,可是让李璋现在这样一说,难不成他还想再回这个小客厅不成!

????方才虽然说他也有心叫住郑嘉仪,但是许家祥还是克制住了。

????“嘉仪,带他们去厅里吧。”郑老夫人摆了摆手,笑道,“别忘记替我向明远那孩子道谢!”

????郑嘉仪向郭老爷子、方彬和亨得利微微躬身施礼后,这才带着李璋和许家祥走出了小客厅。

????看着三人的背影,郭老爷子不由得微微地摇了摇头!原来的李璋,在各家的第三代中,也算是比较出色的了,但是和方明远放到一起后,这差距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郑老哥,这两位是不是对嘉仪……”亨得利轻声地道。

????“哼!”郑虞侗冷哼了一声道,“倒是让你见笑了!”

????亨得利摇了摇头道:“郑老哥,许家祥这人怎么样,我还看不透,但是这个李璋,嘿嘿,恐怕不是方总的侄子,咱们天才的方少的对手。”方彬笑笑,却并不搭腔。郑嘉仪他虽然也蛮欣赏的,但是说要方明远放弃赵雅和冯倩,来娶郑嘉仪,这话他可说不出口。

????“年轻的这一代里,又有谁能够与明远这孩子相提并论?别说他们了,就是天宇的这一代里,又有谁能够真的和他相比?”郭老爷子深有感触的道。像方明远这样的妖孽,他的成绩就是在他们这一代人中,又有谁能够做得到?

????郑虞侗和亨得利颇有同感地一齐点头。

????郑嘉仪一走出小客厅,脚下的步子就加快了几分道:“李大哥,许大哥,请随我来!”

????李璋虽然有满腹的话想要说,但是郑嘉仪显然并不想给他机会,很快就将他们带到了一旁的客厅门口,交给了负责招待的郑家子弟。

????“郑小姐,请等一下!”李璋伸手扯住了郑嘉仪的胳膊。

????郑嘉仪怔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厉声道:“你干什么?放手!”

????李璋怔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郑嘉仪发火的样子。郑嘉仪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地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李璋还想再追,却被郑家的子弟拦了下来。

????看着郑嘉仪的背影,李璋有一种无言的失落,也许……自己从此就再也没有了一亲芳泽的机会!

????而在他的身旁,许家祥也是满腹心事。

????“呼……”郑虞侗夫妻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小客厅里,坐到了椅子上,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做为寿星,这寿宴上当然怎么也得露露脸,不过就是那么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两人就已经和数十个社会名流,进行了亲切的交谈交流。这毕竟也是年纪七十的人了,自然也就会感到有此疲倦,接下来的那些社交活动,两人就全部都交给了儿孙们。

????郭老爷子和方彬两人,在这小客厅里,独自享受的一桌酒菜,至于亨得利,在开席前,他就已经告辞离开了!

????“郭东诚!你们真的是好自在啊!”郑虞侗看着两人那模样,不由得苦笑道。原本他还想让郭老爷子和方彬也到外面露个脸,结果两人谁也不去,说是反正要有人谈生意,外面还有郭天宇和于秋暇夫妇呢。

????“郑虞侗!我们是来做客的,我们自自在在的,说明没把你这个主人当外人的!”郭老爷子随手拿过了酒瓶,给郑虞侗夫妻满了两盏酒后道,“咱们随意,今天是你妻子的寿辰,什么废话都不说了,就一句话,大家都好好活着!”

????“明远和嘉仪呢?刚才在厅里似乎在你家秋暇身边没有看到他们。”郑老夫人问道。

????“不必管他们了!到时候,他们自然就出现了!”郑虞侗摆摆手道,“和咱们一起吃饭,他们还嫌拘束呢。”

????郑老夫人吃得并不多,然后就回自已的房间休息去了。

????“我说,你考虑的时间也不短了,差不多给个准信了吧?”郭老爷子一手拿着酒杯,眯缝着眼问郑虞侗道,“是借是入资,总得给句话吧。这年也过得差不多了不是?”

????“我入资十亿美元!”郑虞侗道,“这已经是近期内,我所能调动的所有流动资金了!”

????郭老爷子微微地点了点头,这个金额倒也不出他的意料之外!香港的这些豪门,虽然说一个个身家丰厚,但是绝大部分的资金都被压在实物上,手头真正能够调动的资金,一般都只是总资产中相当少的一部分!周大福珠宝金行近两年内,由于有了充足的钻石原胚供给,在东南亚诸国里,扩张的力度颇大,这无疑挤占了郑家相当可观的资金!而且,方明远可是说过,东南亚金融危机对于东南亚各国的经济打击很重!东南亚诸国的经济在相当时间里都难以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所以郑虞侗必须要留下足够多的资金,以应付未来。

????“我打算向银行再贷款五十亿港元,借给明远!”郑虞侗接着道,“你觉得怎么样?再多了,我就怕该有人猜疑周大福珠宝金行在经营上出了什么问题了!”

????“嗯,应当是够了!”郭老爷子点头道,“再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索罗斯,那人可是精明地很!明远这小子虎口抢食,动用的资金过多,就很难掩饰了!”其实郭老爷子心里很清楚,如果说仅仅是因为资金不足的话,方明远是不会向郑虞侗提出借款的了。这一次,很大程度上,倒是为了向郑虞侗表示出接纳的意思,为了三家日后更好的合作!

????而郑虞侗的表态,也表示出了进一步向郭家和方家靠拢的意向,这就够了,达到这一次的目地了!

????当时钟走过了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九日二十四时,而他放在手边的手机却仍然没有动静,这令方明远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那位老人这一世里的命运已经有所改变,方明远很期待他能够见到香港回归的那一天!更希望他能够见到东南亚金融危机的爆发那一天!

????也只有他,才能有足够的魄力和威信,来推动华夏未来的改变!

????而与此同时,方明远也知道,那一场曾经席卷整个东南亚和东亚的金融危机浪潮,已经在开始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