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三章 香港回归的前夕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的香港是烈日炎炎,还有十几天,就将是香港回归祖国的日子,整个香港,既有着欢乐喜庆的气氛,又难以掩饰众人们心头的不安!不过此时住在郭家老宅中的方明远,却根本没精力去管这些!因为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前锋,此时已然是锋芒毕露了!

????“明远,泰铢兑换美元的汇率又提升了!现在是一美元兑换二十五点一二泰铢!”从门外走进来的林蓉难掩心中的焦虑道。如今这泰铢汇率,已经与二月份的汇率相差无已了。要是这样继续下去,恐怕到时候,方明远通过多个渠道进入泰国的那近百亿美元就要打水漂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六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泰国国内的十一家财务公司和两家住房贷款公司存在着资产质量不高和流动资金不足的问题。要求这些财务公司和住房贷款公司增加资本金八十五亿泰铢,约合三亿三千万美元。同时要求泰国国内的银行等金融机构将坏账准备金的比率从原本的百分之百提高到百分之一百二十,这一命令使得泰国的金融系统备付金增加了近二十亿美元!泰国中央银行的这一举措,原本是在于加强金融体系的稳定,并且增加国人对泰国金融业的信心!

????但是很多时候,并不是好心就能够办好事!随着泰国中央银行的这一决定,仅仅两天时间里,投资者就从这些家出现问题公司中提取了近六亿美元的泰铢!而且与此同时,投资者大量抛售银行与财务公司的股票,结果造成泰国股市连续下跌,汇市也出现下跌压力。可以说,泰国中央银行的这一举措,不但未能起到预想中应有的稳定作用,反而使得社会公众对泰国金融机构的信心下降,从而发生挤提!而到了三月十日,泰国国内出现了国际投资机构掀起抛售泰铢风潮,引起泰铢汇率大幅度波动。泰国中央银行,不得不动用高达三十亿美元的外汇购入泰铢,从而稳定市场。

????但是进入六月中旬之后,国际投资机构对泰铢的炒卖活动更加的猛烈。通过从泰国本地银行借入泰铢,在即期和远期市场大量卖泰铢的形式,在市场突然发难,沽空泰铢,造成泰铢即期汇价的急剧下跌,引起市场恐慌.本地银行和企业及外国银行纷纷入市,即期抛售泰铢抢购美元或作泰铢对美元的远期保值交易,导致泰国金融市场进一步恶化。

????泰铢兑换美元一度贬至二十七泰铢兑换一美元的水平.面对这次国际金融炒家的冲击,泰国中央银行取得日本、香港、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诸多形式的支持。从而加大对泰国金融市场的干预力度,动用约六十亿美元外汇进行干预,同时,泰国中央银行颁布命令。禁止泰国银行向外借出泰铢!又将离岸拆借利率提高到百分之一千,从而令投机泰铢的成本剧增,在这一系列的措施干预下,泰铢汇率开始回稳,泰国中央银行又暂时控制了局面。

????林蓉觉得这些天以来。自己的这颗心简直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下、忽喜忽悲的!

????方明远随手递给了她一张报纸,用手点指着其中的一段文字道:“你看看就明白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德国的《柏林商报》是这样报道的‘泰国如今面临着与英镑狙击战和墨西哥金融危机同样的危险境地………像索罗斯这样的大投机家不排除使泰铢贬值20个或者更多个百分点的可能性!’”林蓉轻声地读道。然后有些不解地看着方明远。

????“东南亚这些国家的经济已经连续十年的高速增长。而且伴随着国家经济的高速增长。这些国家的银行信贷额比经济以更快的速度增加,其中的短期外债数量也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更重要的是其中相当在的一部分是投向了房地产业。而投资的增加则必然会导致资产价格膨胀。而由于这些国家的汇率制度缺乏弹性,也使得这些国家在借入大量外债时没有考虑汇率风险,这无疑是给了索罗斯这样的大投机家一个难得的机会!”方明远轻声地读着手中的报纸。

????“一个个都是马后炮。当初怎么没有人提醒!”方明远将手中的报纸丢到了一旁。冷笑道,“索罗斯如今在国际金融界,因为英镑狙击战和墨西哥金融危机两战告捷,获得了崇高的声望,他的话对于全世界的投机者就像是我们领导嘴中的金科玉律一般,你等着看吧。国际金融市场上很快就会再次盛传泰铢贬值的消息,而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全世界的投机资金都要被他调动起来!泰国的外汇储备不过区区的三四百亿美元,而且经过了这两波攻势,虽然挡住了索罗斯的攻击,但是到了现在,泰国的外汇储备恐怕也只余了二百多亿美元,而你知道蜂拥而来的这些国际投机资金将是多少吗?数千亿到上万亿美元!”

????林蓉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真的是富可敌国了!泰国就是长着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抵挡得了!

????“所以,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去做,只要静静地等着就好了!”方明远的目光投向了泰国所在的方向,想来,就在这几天吧,泰国的财政部长,应当要辞职了!

????六月二十三号,泰国的财政部长突然公开辞职,这一出乎世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又引发国际金融界对泰铢可能再次贬值的强烈揣测,引起泰铢汇率猛跌至一美元兑二十八点七泰铢左右。而此时的泰国股市也从年初的一千三百八十四点跌到了四百一十三点,是泰国股市自一九九零年以来的最低点,下跌了三分之二!

????六月二十九日,泰铢再一次暴跌为一美元兑换二十九点九四泰铢!

????不过此时的方明远已经没有心思再关注泰国的局势,因为,那一位伟人,已经来到了距离香港只有一水之隔的鹏城特区!

????方明远从苏浣东那里得来的消息,老人自从渡过了今年二月份中旬后,病情倒是稳定了下来。虽然说,从中央到地方,都希望老人能够在京城里养病,以享天年,不希望他远路迢迢地前来香港,但是老人的态度却是无比的坚定!他一定要亲自踏上回归祖国后的香港土地!

????最终,没有人能够违逆老人的意志,好在这时,京港铁路已经通车,于是用专列一路小心翼翼地将老人送到了鹏城!

????郭老爷子和郑虞侗都得到了老人的邀请,方明远很荣幸地也随着郭老爷子一同前往。

????在不大的会客厅里,老人虽然坐在那里,身体仍然笔直,但是看得出来,老人消瘦了很多,脸上的老人斑也更加地明显!方明远的眼睛里有些发酸,老人的功过是非,不是他所能批论的,但是在老人的手中,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改革开放,收回了香港、澳门,教训了越南小鬼子,终止了中央领导终身制,这些都是无可置疑的功绩!

????前世里的老人,在香港回归前的五个月里离世,为世人,为自己都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这一世里,老人终于能够达成自己的夙愿了!亲眼看着华夏共和国的国旗在香港的土地上高高飘扬!

????“郭先生,坐!我这腿脚不大利落,就不站起来了!”老人的声音很洪亮,中气还是蛮足的。

????“您可别站起来了!我可承受不起!”郭老爷子连连摆手道。

????“哈,方家的小天才,你也来了!”老人的目光转向了方明远,笑逐颜开地道。

????“爷爷,您好!”方明远毕恭毕敬地鞠躬道。

????“坐下吧!坐到这里来!”老人拍了拍自己的身边道。方明远看了看左右,陪同人员们一个个都流露出了惊诧的神色,很显然,这是一项殊荣!方明远硬着头皮坐了过去。

????“我这一次非要来香港,一个是要亲眼看看香港交接的那一刻,了断我的心愿;另一个,就是想看看,你口中的东南亚金融危机,是不是会真正地到来!”老人沉声道,“不过现在看起来,这后一个,恐怕是真的要来了!”

????在年初的会面中,方明远曾经大着胆子提到了自己对东南亚诸国经济的担心,老人虽然当时不动声色,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是下了一番功夫。

????“唉,政府里那么多的专家学者,居然没有一个年青人判断地准,这令我很失望啊!”老人无奈地摇着头道。其实在华夏国内的媒体上,就东南亚诸国的经济形势,还是有过一番讨论的,可惜的是,认为东南亚诸国还能继续高速发展下去,如今只不过是一点点小小挫折的论调,完全地占了上风!一直到进入了六月中下旬,由于泰铢的暴跌,国内媒体的论调,这才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