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三章 对峙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零三章对峙

????在那个带队的军官带领下,二十几名武jǐng押送着陆文华陆文章兄弟,还有华新矿业的管理层的主要人物,从华新矿业的大门走了出来。

????“咦?”带队的军官注意到从门前马路的另一端,十几辆拉着jǐng笛的jǐng车,正高速地驶了过来!

????陆文华兄弟也注意到了这一幕,虽然说掩饰的很好,但是带队的军官仍然注意到了,他们眼中闪过的喜悦之sè!

????jǐng车很快就驶到了华新矿业的门前,近百名jǐng察纷纷从jǐng车上跳了出来,为首的正是章州jǐng察局局长冷霜。

????这些jǐng察们跳了出来,很多人站在原地,看着摆在华新矿业门前的一溜军车,还有那些全副武装的武jǐng官兵,都有些发蒙,脸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模样,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在接受华新矿业报jǐng后,赶来后居然会面对这样的局面!

????冷霜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里的惊慌,他是接到了华新矿业紧急报案才出动的,但是具体的情况却无从得知,那个华新矿业内部的人员只打了一个电话,除了通知有军人闯入华新矿业,控制了华新矿业的大楼外,就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电话就断了。而jǐng察局这边再打过去,就再没有人接了!接jǐng的人员不敢怠慢,华新矿业可是市里的明星企业,立即将这事报给了冷霜。

????冷霜原本以为,是章州当地的驻军和华新矿业发生了什么冲突,那些桀骜不驯的军人们,还有军人的家属子弟,在章州市里每年都要闹几出。而华新矿业的人,也不是省油的灯,里面鱼龙混杂,不少混社会的混混也在其中,这不定又是哪个军队里的楞头青和华新矿业的人发生了冲突,一怒之下,上门踢馆了!

????但是当冷霜给陆家兄弟两人打电话,也无人接听的时候,冷霜这心里就有些不淡定了。接着报jǐng中心从其他渠道得知,有大批的军人出现在华新矿业办公大楼门前,甚至于将整个办公楼都围了起来。冷霜不由得大吃一惊!于是冷霜一边向市委市zhèngfǔ报告此时,一边则是亲自带队,带了大批的jǐng察赶了过来。

????虽然说,在来之前,冷霜就已经得知,包围华新矿业办公大楼的军人人数不少,但是当他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时候,心里受到地震憾仍然是难以言喻。

????仅仅停放在路旁的军车就足足有十七八辆,上百名全副武装,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武jǐng官兵,将整个华新矿业办公楼围了个严严实实,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冷霜不由得心中暗骂,华新矿业的那些混蛋们到底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混事,居然把武jǐng部队给招来了!而且居然还一来就是这么多的人!甚至于还带了武器!这xìng质可就非同一般了!

????冷霜也注意到了为首的军官和被押送着的垂头丧气的陆家兄弟。这个军官他认识,是章州武jǐng支队支队长钱绅!

????依照华夏的法律,武jǐng部队是担负国家赋予的国家内部安全保卫任务的部队,接受国务院和zhōngyāng军委的双重领导。而国务院的这一边,具体下来,就是武jǐng总部接受jǐng察部的领导和指挥,总队及其以下武jǐng部队接受同级jǐng察部门的领导。jǐng察部部长和省自治区直辖市jǐng察厅(局)长,地市州盟jǐng察处(局)长,分别兼任武jǐng部队和总队支队第一政委。所以,身为章州市jǐng察局局长的冷霜,按照规定也是章州武jǐng支队的政委!

????虽然说,冷霜平素里,绝大部分的jīng力都投入到章州市jǐng察局这一边,对于武jǐng支队那边的工作关注不足,但是与搭档钱绅却是并不陌生!两人之间,关系虽然谈不上和睦,但是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冲突显露出来。

????“钱队长,你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冷霜上前了几步,高声地道。

????“原来是冷政委!”钱绅敬了个礼道,“冷政委带着这么多的jǐng察前来,难道说是这里发生什么突发事件了?”

????冷霜一边还礼一边怒sè满面地道:“钱队长,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带着这么多的武jǐng官兵们进入章州市区,悍然不顾这一行为对章州市的社会秩序的严重负面影响,包围华新矿业办公楼,强行要将陆经理他们带走,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武jǐng部队,既与jǐng察不同,又与正式的军队有所不同!武jǐng部队肩负着国家赋予的国家内部安全保卫任务的使命,平rì里主要是负责相关领域的安全保卫工作。与只接受zhōngyāng军委命令的军队不同,武jǐng部队,是可以按照规定的权限,由当地zhèngfǔ和jǐng察机会进行调动的。

????冷霜的发难也是理直气壮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政委居然事先一点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而且章州市委市zhèngfǔ的领导们,也没有人有过调动武jǐng队伍的命令,钱绅的这一手,可是实在太不像话了!

????钱绅微微地一笑,这一次行动,章州市委市zhèngfǔ的头头脑脑们没有得到消息,当然也是有着原因的。而抓捕陆家兄弟和他们的爪牙,为什么不动用章州市jǐng察,而是选择了武jǐng,也是有着原因的。想必,此时省里的大员们也应当有人下来了吧。

????“冷政委,奉武jǐng总部命令,由于陆家兄弟涉及到多桩刑事案件中,所以总部命令我,立即将陆家兄弟及其他犯罪嫌疑人一并抓捕!事出突然,来不及告诉冷政委了!”钱绅道。

????冷霜闻言,不由自主地脸sè微变,要是武jǐng总部的命令,钱绅的这一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章州市市委市zhèngfǔ也奈何不得他,毕竟人家也是受双重领导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冷霜他就可以这样让开路,放钱绅他们走。这几年来,陆文华陆文章可没少给以冷霜为首的jǐng察干部们好处,冷霜他们当然也会投桃报李地帮陆家兄弟解决了不少的问题。要是陆家兄弟出了什么事,岂不是断了冷霜的一条重要财路!更重要的是,冷霜也很担心,要是这陆家兄弟意志稍不坚定,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地全部都说出来,那可就是大麻烦了!自己不但上进无望,搞不好还要有牢狱之灾

????所以于公于私,冷霜都不敢放任陆家兄弟就这样被人带走!

????“钱队长,既然是武jǐng总部的命令,我们章州jǐng察部门自然是要全力地配合。但是华新矿业是章州市的明星企业,你这样大张旗鼓地进行抓捕,让章州市民们看在眼里,会造成较大的社会负面影响!你看,是不是可以让办公楼外的这些位先撤走,我会派jǐng察接替他们的工作的!”冷霜的语气放软了不少。此时最重要的,不是和钱绅争个高低,而是要尽最大努力,将陆家兄弟和华新矿业控制在自己的手上。只要人在自己的手上,那么事态后续发展,多多少少地还能够向已方有利的方向倾斜。

????“对不起,冷政委,事关重大,总部给我们的命令,要求我们对华新矿业进行彻查!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们才包围了整个办公楼。在里面搜查的工作完成前,他们是不会撤走的!”钱绅摇了摇头道。谁不知道在章州,jǐng察都是和华新矿业穿一条裤子的,要是由jǐng察来负责,那跟放华新矿业一马有什么区别?

????钱绅侧过脸来,对自己的属下一摆手道:“把他们这些人先押回去,等待处理!”

????“是!”随着一声底气十足的声音,有人推了陆家兄弟一把,推着陆家兄弟等人就向军车走去。

????“冷局长,我们冤枉啊!”陆文章高声地叫道。

????“闭嘴!”站在他身后的武jǐng官兵怒喝道。陆文华在下台阶的时候,则是有意地两腿一打别,就仿佛失足了一般,从台阶上滚了下来,立时引起了惊呼一片!

????冷霜心中一喜,立即沉声道:“钱队长,就算是陆经理他们有犯罪嫌疑,这件事也应当由我们jǐng方来处理才对,什么时候起武jǐng部队也可以代替jǐng察破案了?”

????钱绅看了一眼已经被人扶了起来的陆文华,他的脸颊上被擦破了一块,还流了血,样子显得十分地狼狈!

????“冷政委,关于这一点你就不必cāo心了,届时要如何处理,总部领导们自有考量。我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好了!”钱绅道。

????冷霜这心里不由得沉了下去,这整件事里都透着诡异,武jǐng部队绕过自己直接抓捕陆家兄弟,还不将陆家兄弟交给自己,这是不是对自己有了什么怀疑?

????陆家兄弟等人已经被武jǐng连推带扯地塞进了军车,在这一过程中,陆家兄弟一直都在大声地喊冤,并且用力地挣扎着,只可惜他们的一切努力,也拧不过这些武jǐng,最终还是被推入了军车!

????军车缓缓地启动,冷霜一咬牙,站到了军车的前方高声地道:“不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