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四章 怎么样才能放过我陆家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章州特jǐng支队的营地里,自然也有关押犯人的所在,倒不是关禁闭的小黑屋,估计那样陆文华会加地承受不了

????陆文华有些显得呆头呆脑地站在窗前,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景sè,只是两眼的焦点却完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他们最终还是被钱绅带回了章州特jǐng支队的营地中,虽然说冷霜竭尽全力想要将他们拦下来,但是在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冷霜还是一脸不甘地让开了道路,同时命令jǐng察收队返回

????在jǐng车里看到这一幕的陆家兄弟,可谓是从头凉到了脚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要是还不明白,决定收拾自己收拾华矿业的人,来头之大,已经不是一般的官员所能顶得住的话,那么这些年,在社会上他们也就白混了

????可是明白了归明白了,陆文华对如何化解这一问题,却是毫无头绪陆家兄弟,主要的社会关系还是在章州,省城里的关系相比起来,就薄弱了很多如果说是jǐng察出面逮捕的话,还罢了,要是知道是武jǐng出面抓捕,这些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会暂时和自己划清关系能够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照顾自己兄弟了

????而且,陆文华担心二弟陆文章手下的那些人,那些被安排进了公司,当上了保卫人员的混混们他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有案底的,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在华矿业的办公大楼里留下什么敏感的东西

????华矿业在章州也并不是没有竞争对手的,为了打压对手抢夺矿藏,也为了镇压矿工,还有当地闹事的农民,华矿业里可是着实招收了不少来路不明的人

????其实还是深一层的顾虑陆文华知道,陆文章的那些手下在以往,有过动刀动枪的纪录管制刀具还好一些,但是枪那就是zhèngfǔ的大忌要是被武jǐng从办公楼里搜出了枪枝子弹,那陆家就真的完了

????陆文华忧心如焚,但是在这武jǐng的营地里,他又能够做什么?

????屋子里除了床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之外,再无其他的家具一个暖壶,杯子还是塑料的,虽然有窗户,但是却并不大窗户外面还有铁栅栏门口是站着两名荷枪实弹的特jǐng而不远处,就是营地里的哨兵岗这里只要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哨兵的关注想逃出去,别说现在的陆文华了,就是时间往回退上三十年到他体力īng力的巅峰年代,陆文华也没有这个把握

????陆文华看看腕上的手表,算算时间,自己已经被关在这里足足九个小时了天空中的艳阳已经西落到了地平线上

????“也不知道华矿业出事的消息雨儿她们知道不知道?最好她们能够及时地离开”陆文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既然武jǐng既然动了手而且如此地突然,毫无先兆那么八成自己的女儿和侄女们,也跑不了被抓捕的噩运但是他仍然希望,冥冥之中,老天爷能够帮他一把

????与只关心陆天佑的陆文章相比起来,陆文华对这些陆家的女儿,倒是关怀倍致,在陆天佑在英国出事后,陆文华在这一年多里,就陆续地将一些资产过渡到了她们的手中,以防万一

????只是后来随着陆天佑平安归来,方明远似乎对陆家也不再关注,陆文华的这一颗心才算是渐渐地安定了下来不过陆家的女儿,在很多时候,仍然是在章州以外活动

????如果说她们能够及时地得到消息,立即消失在人海中,以华夏那庞大的惊人的人口基数,zhèngfǔ想要再找到她们,可以说是难上加难,而自己提前分给她们的那些财产,也足以保证她们在今后的年月里,即便没有一份好工作,也可以生活下去但是这个的前提,却是zhèngfǔ不细查,一旦zhèngfǔ认了真,除非能够跑到国外去,否则的话,早晚也会被捉住

????“吱……”随着略微有些刺耳的声音,屋门缓缓地打了开来,方明远在林蓉和陈忠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陆文华的眼睛扫过方明远,这个年青人他并不是第一次见了,就在下午三点多钟,他还见到方明远在冷霜的陪同下,正在军营里进行参观

????“陆文华,久闻你的大名了,今天才算是真正的相见”方明远也不等他招呼,随手地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到了桌前

????“你是谁?”陆文华的目光仍然是向着窗外,只是冷冷地问道

????“你应当听说过我,我姓方,名明远”方明远直截了当地道,“在英国的爱丁堡,我和你的弟弟有一面之识”陆文华与陆文章长得还是有几分相似,只不过陆文章显得野xìng一些

????“你就是方明远?”陆文华大吃了一惊,立即扭过头来,怔了片刻后道,“原来是你”

????“是我”方明远坦然地道

????“为什么?”陆文华强压着扑过去的yù望道,“钱我们赔你了,文章也代天佑向你赔礼道歉了,天佑回国后也被关进监狱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为什么还要对我陆家下手?”

????“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方明远眉毛挑了挑,哑然失笑道这个陆文华,到了现在,居然还能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来质问自己?

????“从公来说,我对你们陆家很不满意稀土资源,你们滥挖粗采,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宝贵资源,还污染了环境,赚的那点钱,不够rì后治理环境污染的而且你们还私下里盗采稀土,走私到其他国家去,这种败家子行为我看不顺眼”方明远道

????陆文华怔了片刻,冷笑道:“姓方的,你要是看中我陆家的产业,就直截了当地说,这样拐弯抹角的,有什么意义吗?说我们滥挖粗采,华夏生产稀土的企业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在章州,有点规模的企业就还有五六家,大家谁不是这样开采稀土的?至于走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于他的回答,方明远并不感到意外,只是笑笑道:“如果说陆总你是这样的态度,似乎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华矿业有没有走私行为,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只有拿出证据来才算不过我并不担心,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够拿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了届时,陆家面临的就是全家覆灭了”

????陆文华的嘴角抽了抽,半晌才嘶哑着声音道:“姓方的,你刚才说,从公来说,那么是不是还有从私来说?”

????“有啊”方明远翘着二郎腿道,“陆文华,你刚才说陆天佑回国后被关进了监狱,那么我问你,他被关进了哪一所监狱?”

????“泓城第三监狱”陆文华毫不迟疑地道

????“那么你知道我早上在哪里吗?”方明远意味深长地道

????“哪里?”陆文华心里泛起强烈的不安,但仍然忍不住问道

????“我早上就在泓城第三监狱,还专门地去陆天佑的监房看了他一眼”方明远啧啧赞叹道,“说老实话,看到他那豪华的监房时,我还真是吃了一惊,在监狱里还能过上这样舒适的生活,那小rì子,相信全国很多人都会为之羡慕不已,哭着喊着要以身代之?”

????陆文华看着方明远,却并不说话,陆天佑的牢房是特别布置的,这他早就知道了,而且他也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在华夏的监狱里,类似的事情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方明远要是为了这个而和陆家过不去,那陆家怎么办都躲不过去

????“可是,就是这样的好rì子,无数人想要以身代之的好地方,陆大公子却不珍惜服刑期间还未过半,监房里也确实有人,但是他自己却出现在了香港,还让我恰恰看到”

????“不可能这不可能”陆文华脱口而出道,“你胡说八道,天佑一直在第三监狱里服刑,什么时候去香港了?”

????“很可惜,香港jǐng察已经将陆天佑抓捕到案,而司法厅武厅长,今天在泓城第三监狱里,也亲眼目睹了陆天佑李代桃僵脱狱的证据在我来见你前,刚刚得到消息,陆天佑的替身已经对他帮助陆天佑离开监狱一事供认不讳了”

????“啊?”陆文华瞠目结舌地张大了嘴,就如同一条离水的鱼儿一般,好半晌才喘过来气虽然说方明远并没有拿出什么证据来,只是空口白话,但是陆文华心里却已经相信了仈jiǔ分了这种事情,一向溺爱的陆文章绝对是做得出来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方明远向陆家下手那是再名正言顺不过了,在英国,方明远就算是放了陆天佑一马,否则的话,以陆天佑的罪行,让他在英国监狱里呆到死,都不是不可能的陆天佑回国要至少服刑五年,这就是当初的条件之一,陆天佑违反了当初的协议,还让方明远撞了个正着,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陆天佑的两腿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顺着墙壁滑了下来,瘫坐在了地上,喘了半天气才道:“方少,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陆家?”(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