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七章 苏爱军的忧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七章 苏爱军的忧虑

????《猎人》又称《全职猎人》,是《幽游白书》的原作者富坚义博在九八年后创作的一部新漫画,集冒险、勇敢、斗争、残暴、亲情、友情、爱情等多种元素于一身。它为读者们虚构出来了一个活灵活现的猎人的世界。作品一问世,就在《幽游白书》迷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其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赢得了无数漫画迷的追捧,其中的刚、奇伢、库洛洛、西索等人都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一首《在大苹果树下》更是引来无数的惊叹。

????这样的一部富坚义博成熟期的作品,被方明远在八八年就交给了宫本折一的手中,其对宫本折一这个漫画编辑的冲击力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宫本折一急不可耐地将盒子里的所有纸都掏了出来,一张张地翻阅着。漫画并不长,也就是《少年月刊》一次出版的量,仅仅算是一个开头而已,但是已经令宫本折一对其的潜力有了更为充分的认识。这是一部画风比《幽游白书》更为成熟的作品,但是却带着明显的方式风格,熟悉《幽游白书》的读者几乎可以在第一时间里确定其的作者。

????“这……这是你新的作品?”宫本折一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在此之前,在《少年月刊》和艾尼克斯株式会社中,都有人提出了,方明远会不会是昙花一现的问题,如果说要是那样的话,给予他这样高的待遇,实在是令人感到相当地不值。但是自己要是将这部《猎人》带回日本,无疑是对这些人的一个强有力的回击!

????方明远不由得愉悦地笑了起来。“看来宫本先生对于我的这部新作品相当满意了?”

????“满意!满意!”宫本折一的脸笑得简直就像朵花一样。这一次前来海庄镇,可谓是收获大大的!仅仅这一部《猎人》就令他不虚此行了!

????“方君,难道说你的《幽游白书》已经接近完结?”宫本折一突然想起来,他前来海庄镇前,倒是去奉元的工作室里看过最新一期的稿件,故事似乎才刚刚正式展开,怎么这就要完结了吗?如果说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未免有虎头蛇尾之嫌。

????“不不不,《幽游白书》至少还需要贵方二十二刊到二十五刊吧,才会结束。但是在我这里,它现在已经临近结束!”方明远连连摇头道。

????“你已经快要画完了?”宫本折一先是一喜,接着又是一惊,诧异地看着方明远。这位也未免太高产了吧?

????方明远点了点头,其实这些画稿很多都是以前他就已经画好了的,那时候,是为了避免自己忘记了前世的那些东西,所以疯狂地将自己所能想到的东西都用笔记录和画了下来。当然了,这其中的一些重要事件,他都是用得只有自己看得懂的后世网上火星文,一般人拿到了也只会以为是天书。

????如今有了《少年月刊》所提供的这一帮助手,他只需要将以前简明扼要画下的画稿再略为加工就可以了,这工作量一下子就省了很多。

????宫本折一此时的眼睛都有些直了,这恐怕是他担任漫画编辑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长篇连载漫画居然在刚刚出了两期之后,漫画家居然就已经接近完稿的情形。一般情况下,漫画家是很少会这样做的,他们一来是难以确定自己的作品能否得到杂志社的认可;二来,即便得到认可,上市后是否会得到读者的欢迎也是个未知数,如果说销量不佳的话,那么杂志社一般都会提出要求,让作者提前完结。只有那些读者众多,对自己极有信心的成名漫画家,才可能会有这样的做法。

????这个方明远,对自己还真是有信心啊!

????“明远,有的时候,我真的是在想,你真的是只有十三岁吗?”当宫本折一离开后,苏爱军坐到了方明远的身旁,点了一颗烟,抽了一口,这才接着道,“在刚才的那一会儿,如果说闭着眼睛,只听你的谈吐,我甚至于觉得你像一个三十岁的成年人,完全可以和我称兄道弟。”

????方明远心中一凛,如今他在方家中的地位已经稳不可破,商业上除了已经是久不管事的爷爷外,已经无人能够反对他的决定,小叔那更是他忠实的附庸,对于他的决定,即便是一时难以理解也会不打折扣地去完成。而且自从与于秋暇结识,并且认下了这个“干姐姐”之后,他的心态突然间就仿佛被压抑了多时的人突然间得到了解放一般,暴露出了更多自己真实的一面。不过,这也跟他装嫩多年,已经对装小孩彻底地有些厌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不过,经苏爱军这一提醒,他也意识到自己最近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十三岁的孩子有着三十岁成年人的谈吐,那的确是令人感到相当地不适应。

????既然意识到了不对头,那么就要开始补救。

????“嘻嘻,苏叔叔,听您这么说,我模仿大人说话的模样,还是很像的了?”方明远嬉皮笑脸地道,“我最近可是练习了很久了。叔叔你说我容易吗,和你们这些中年人打交道,不老成一些,你们谁也不拿我当个平等的谈话对象啊!”

????“像,很像,简直太像了!”苏爱军叼着烟,伸出双手捏着方明远两边的面颊用力外拉,嘴里嘟囔道,“像得我都快要以为你是个事业有成的中年人了!刚才我差点就想顺手递你根烟了!这要是让你老爹看到,没准怎么看我呢?”

????“痛痛痛!”方明远拍开了苏爱军的双手,捂着脸皮道,“您要给我,我就接,您要点火我就抽,这叫长者赐,不敢辞!”他的回答倒把苏爱军给气乐了,这小子太滑头了,这岂不是所有的责任都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可是那他转念一想,这小子还未成年,按照法律,的确是不承担任何责任。一切责任当是由自己这个递烟的承担了。

????“我说,明远,你怎么对这经商如此的感兴趣,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小子居然是个小财迷。你这样努力的挣钱,为的又是什么?你们方家如今在这平川县里,乃至整个潍南地区、甚至于将奉元城都算上,个人的财产也都是能够算入前列了,你还在孜孜不倦地忙于挣钱,这钱对于你就有那么大的诱惑力吗?”苏爱军直视着方明远的双眼,正色道,“我老爹可是不止一次地催促过我,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去京城上学。这人的一生中,每一个阶段都有着其本阶段的重要任务,而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学习,为你日后踏入社会奠定牢固的知识基础。至于挣钱这种事,有你小叔执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跟你说,老头子可是快急了,你这都初中了,还不去京城读书,这是在浪费你那宝贵的天赋!”

????方明远不由得倍感头痛,他又不能和苏爱军明说,他虽然上辈子上的只是个二流大学,但是终究也是个大学生了,再重读初中高中,实在是有些提不起兴趣;他也不能和苏爱军说,如果说不抓住如今的这个发展私营企业的黄金时段,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私营企业的发展门槛儿会越来越高,而且越是向后,个体和那些小型私人企业就更没有活路,繁重的税务、多如牛毛的孝敬、国家的重重限制再加上那些官员子弟们无所顾忌的掠夺,令二千年之后,华夏的个体和私营经济的数量大为萎缩;他更不能和苏爱军说,不在这个时期里尽可能地积蓄起资金来,他又如何能够亲身参与到世界经济的那几次变革中去,从而实现自己改变未来的梦想!

????何况,如果说仅仅从学习角度来说,去京城远远不如他前往香港或者说日本,那里才是紧追世界科技发展的地方,而不像华夏的大学,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真正能够在国际上拿得出手的大学,也只有那寥寥的几所大学。尤其是教育产业化和教师官僚化这两条,就足以令华夏的大学百分之九十都是空有其表!学生四年大学毕业,花费无数,却根本在社会上找不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职位!

????“苏叔叔,去京城上学那是肯定会去的,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苏爷爷就不必急了。至于赚钱吗,和您直说了吧,按理说,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用就得。但是如今社会上也有几句话,我觉得说得相当有道理。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还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苏爱军若有所思的轻声道。话虽糙,但是理可不糙!

????“也许您觉得我似乎将钱看得太重了,但是没有钱,我又怎么能够实现我自己的梦想呢?”方明远抱怨道,“比如说,有生之年里我想去看看南极大陆的冰川,没有钱的话,指望国家派遣,一年能有几次机会?再说了,我只是想看冰川,却并没有想研究冰川,仅仅因为我没有钱,为了梦想,我就不得不去改变我大学里的专业,您觉得这样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