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八章 以夷制夷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微微地叹了口气,对此懒得多说什么了!

????“你们参与打架的有多少人?”林莲问道,“就你们两个人吗?”

????“不是,还有我们的四个同乡,我们是分开来跑的!”金礼虎道,“人多了,目标更大,更容易被警察注意到!”一般人都以为华夏朝鲜族人到了韩国,应当是可以很好地融入到社会中去。其实不然,华夏朝鲜族人在韩国警察的眼里,那就如同华夏外地人在京城警察的眼里一样,言行举止醒目得狠!有经验的警察一眼扫过去,就可以分辨出来,对方是哪个省的。

????“那就是六个人,你们不是十一个人吗?其他的五个呢?”方明远顺口问道。

????“那是一群窝囊废!被人欺负到了这个境地,居然还忍气吞声地,幻想着下半年里能够多给家里寄些钱去!我算是看透了,上半年这样,下半年也好不到哪里去!半年就拿到一个月的工资,算下来还没有在国内赚得多,还做牛做马的,还要挨打受骂,受韩国人的窝囊气!”金礼虎仿佛要将自己满腹的憋屈都全盘地倾泄出来!

????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这五个人,即便是没有参与斗殴,恐怕现在的境遇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韩国警察可不是包青天!

????“罗伯特,你问问他们,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抓了几个人?”方明远扭头对一旁恭立的罗伯特道。

????罗伯特的汉语只能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方才金礼虎与方明远的这一番对答,他是完全没有听懂,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察觉到,方明远对金礼虎的回护之情!

????罗伯特来到了仍然聚集在店门口的朴正素等人的面前,傲气四溢地用手点指着朴正素道:“我问你。你们除了抓到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抓了几个人?”

????朴正素从方才起,这心里就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虽然不怎么懂汉语,但是也是多年的老警察了,也看出来了几分端倪。要是换做一般人前来询问,他当然是不会多说半个字。但是……这可是把美军士兵大爷都爆揍了一顿的强人啊!

????看看,在咖啡馆一角,现在正在享受着同性“按摩”的那三个美军士兵。朴正素心里就一阵阵地冒寒气!他这些人。这身子骨,可是禁不起这些位大爷们的折腾!

????朴正素迟疑了一下,罗伯特已经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子,又把他提了起来,用唾沫星子再一次地给予了他一次洗礼道:“说!又他\妈\的不是什么机密东西!老子当年在你们韩国汉城警察局都曾经几进几出过!”

????朴正素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仿佛被一把虎头钳死死地卡住了。别说说话了,就是喘气都费劲!他伸手去扳罗伯特的手,却觉得如同蚂蚁撼树一般,丝毫不动!

????朴正素脸皮涨得通红,离地的两只脚不住地乱蹬,却怎么也够不到地面!倒是他的属下们察觉到了不对。连忙都冲了上来。他们不敢向罗伯特动手,只好一边和罗伯特叫喊着让他松手,一边扑上去掰他的手指!

????“哼!”罗伯特左右一晃胳膊,朴正素的这些属下,就踉踉跄跄地退了开来!

????罗伯特手一松,朴正素这才算是两脚挨着了地面,大口大口地喘息。还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还是说,你想享受一下更美妙的东西?”罗伯特一脸不怀好意地道。“我听说,你们韩国的男人现在都很有血性,是不是?”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两个人昨天被抓住了,算上他们船上没有跑的,一共是九个人!”朴正素心里一冷,立即大声地叫道。有了这一次就足够了,他可不想再享受什么更美妙的东西!

????“九个人,看来你们留下来的同胞也被视为了罪犯了!”方明远冷笑道。

????金礼虎吃惊地大张着嘴道:“可是他们五个人根本就没有动手,还企图拦阻我们呢!”

????“哼,韩国人这样就会领他们的情吗?想得也太好了!”麻生香月扫了一眼李明基他们四人,冷冷地道。要不是他们在,这一次李明基他们四人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就算他们家庭在汉城有一定的势力,日后能够给他们找个公道,但是这眼前亏却是吃定了!李明基和卢政义,可能还好点,吃些皮肉之苦,而金秀雅和朴善晶,恐怕就没有那么好的命了!

????但是到了现在,这几个人虽然没有走,但也没有过来说两句谢谢的话!这令麻生香月对韩国人原本就不大好的观感无疑又加了一个更字!

????这个时候,星巴克的门口又有两辆警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了下来,接着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上跳了下来,为首的警官在三十多岁。方明远扭头看了一眼,问金秀雅他们道:“这是你们什么级别的警官?”

????金秀雅探头看了两眼,老老实实地道:“这是个警察总警!”

????韩国的警衔分为十一级,依次为治安总监一名,相当于华夏的警察部长;治安正监四人,包括中央警察厅次长、汉城警察厅长、警察大学校长、海警署长;治安监、警务官、总警、警正、警监、警卫等等。总警级别,在韩国警察的序列里,也算是个中层的干部了!

????全允明,今年三十六岁,已经是汉城警察厅的一名总警了,这在等级森严,那上下级更是界线分明、来不得半点含糊的韩国警方里,也是颗冉冉升起的明星!要知道在韩国,警察的阶层极其分明,别说总警这一级别了,就是“警卫”这一级,下面还有警查、警长、巡警等三级警员,而这三级的警察要升警官当上干部可以说是难上加难——每一级的晋升要等八年之久,要等待考警卫的机会还得看警卫的缺额有多少!

????由此可见。三十六岁就能够在首都汉城的警察系统里当上一名总警,那是多么的不容易!几天前发生的“卓巴马号恶性伤人案”的主管警官就是他,可以说这是汉城警察厅里对他工作能力的信任!

????全允明也是刚刚接到朴正素他们的消息,说是在汉城某地的星巴克咖啡馆里抓到了金礼虎和郑军宜二人!全允明大喜,金礼虎正是““卓巴马号恶性伤人案”中动手伤人的主要人员。至于朴正素后面所说的,他根本就没有往脑子里去,一面嗯啊哈啊的,一边就赶了过来!

????等进入了咖啡馆里。全允明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朴正素为首的这些韩国警察们,就如同受气了的小媳妇一般,龟缩在门口的一角,跟前还站着个人高马大的白人!而在咖啡馆的另一角里,五六个白人正围着三个美军士兵。看模样,倒是那三个美军士兵居于下风!

????而在咖啡馆的这一边,则是一堆黄种人聚集在了一处,他的眼睛为之一亮,好几个美女哎!

????不过他还没有忘记了自己前来这里的任务,在人群里看到了带着手铐的金礼虎二人。正坐在椅子上和那几个美女说着什么?

????坐在椅子上和美女说着什么!全允明不由得张大了嘴,这警察办案怎么会出现这样荒谬的场面?犯罪嫌疑人带着手铐和美女聊天,而警察却被堵在了门口?

????“全总警,您总算是来了!”朴正素看到他的出现,就如同受气的小媳妇见到了娘一般,立即迎了过来道,“全总警。那就是金礼虎他们,我们想要把他们带走。可是被对方给拦了下来。听说话,他们应当是华夏人……”

????全允明鄙夷地看了朴正素一眼,心想:“你他\妈\的真是给大韩民国警察丢脸,警察办案居然让华夏人给拦着了!”

????朴正素看出来全允明的心思,满心苦涩地道:“全总警,他们应当是华夏人,但是他们的保镖可是美国人!而且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人员,您看看那边的那三个美国士兵了吗?就是因为去骚扰他们,被保镖们正收拾呢!”朴正素心说,华夏人那也得看是什么人,能够指挥得动美国人的华夏人,也不是我敢龇牙的!人家连美国大兵都敢收拾,何况我一个韩国警察呢!

????全允明闻言也是吃了一惊,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这些白种人居然是美国的海军陆战队退役人员,而且还是那些华夏人的保镖!能够雇佣美国人当保镖的,那肯定不是一般人,难道说,他们是从香港或者说澳门来的吗?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就看见方明远神态轻蔑地冲他们勾了勾手,全允明立时勃然大怒!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年青人,居然敢这样轻佻地和他打招呼,这也太不像样了,太不懂得上下尊卑了!要是换个地方,他肯定要上前给他几个大耳光,让他明白一下,什么叫尊重!

????还没有等他想好要如何做,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充满了焦虑和不耐烦的声音道:“你们让开!都堵在门口,还让不让人走路了!”

????全允明等人不禁扭头看了过去,只见在他们的身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白人中年男性,带着一身的汗味,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一脸不满地道:“要喝咖啡就进去,不喝咖啡就出去!站在这里挡道干什么?看什么看,都给我让开!”

????一路上飞奔而来的菲利普,由于对汉城的道路不熟悉,走错了路,到了这里都已经近十一点了,原本菲利普都已经绝望了,只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看看,没有想到居然看到方明远他们还在店里,可是把他高兴坏了!

????尤其是方才,方明远冲他勾了勾手,这更是让菲利普多了几分希望——虽然方明远他们还在店里,但是他毕竟是迟到了,方明远要是拒绝和他会谈,那也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但是方明远既然冲他勾了勾手,这说明事情还是有转机的!

????菲利普急冲冲地就往里走,可是这咖啡馆的大门被全允明他们给堵了严严实实!这要是一般的韩国人,或者说外国的游人,见到这般景象也就退走了,但是菲利普那是什么人。日不落帝国虽然说已经是日薄西山,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霸气,但是也绝对不会把区区的韩国人放在眼里!

????这要不是因为方明远就在不远处,菲利普也不愿意多生事非,这一连串的粗口就要出来了!在这个时候,谁挡他的道,谁就是破坏他的前程!

????菲利普虽然现在是一身汗味,衣服也有些凌乱。但是毕竟也是久居高位。见过不少大人物的人,这说起话来,自然而然就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他又是白人,一口正宗的伦敦腔,也确实是把全允明等人给吓住了!英国人虽然在韩国没有驻军。但是英国人和美国人那是经常穿一条裤子的,招惹了英国人,美国人常常也是会不干的!

????全允明等人无言地让开了路,菲利普昂首挺胸如同检阅部队的首脑一般走进了咖啡馆,接着,就在全允明、朴正素他们的目光中。满脸陪笑,微躬着身地向方明远他们走去。

????“方少,让您久等了!汉城的道路建设实在是太差了,堵车堵得厉害,我是一路跑着过来的,道路又不熟悉,这时间……”菲利普此时也不摆什么英国绅士的架子了。惹恼了方明远,下一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董事会有没有那份耐心等到那个时候,还是模棱两可呢。

????“罗德曼谷经理,其实你应当谢谢他们两人!”方明远打断了他的话,指了指金礼虎两人道,“如果说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的缘故,你应当不会在这里见到我,即便是见到了我,我也不会和你谈关于合同的事情!你迟到了,对不对?”

????菲利普的额头一下子又多了一层汗,他看了看金礼虎二人,穿得不是有些寒酸,而是十分地寒酸!而且还带着手铐!

????不过惊讶归惊讶,菲利普那也是久经沙场的人了,自然表面上不会显露出来分毫,而是热情地伸出手来和金礼虎二人握了握道:“谢谢你们!十分地感谢你们!”

????金礼虎二人吃惊地看着他,虽然说两人的英语也就是知道几个单词的水平,但是谢谢总是懂的!两人完全不明白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白人为什么要对他们说感谢?

????“罗德曼谷经理,你也看到了,我的同胞现在有一些麻烦,在处理完他们的事情之前,我没有心情与你进行关于合同相关事宜的谈话,这个,你应当明白!”方明远道。

????“是的,这个我可以理解!”菲利普连连点头道,“不知道方少需不需要我们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的帮助?在韩国,我想,我们还是能够说得上一些话的!”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虽然和韩国没有什么直接的往来,但是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所服务的英国大公司里,却是有和韩国公司有着密切联系的。通过这一条线,与韩国高层进行对话,还是能够实现的。

????方明远哑然失笑道:“罗德曼谷经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暂时我想还不需要贵公司的协助,当然了,也许可能会有那一天的时候,还希望罗德曼谷经理能够慷慨相助!”

????菲利普立时是心花怒放!这句话,正是他最想听到的。以华夏人一向的传统,是比较讲究人情往来的,要是自己能够帮他一个忙的话,那么日后,他也会考虑帮自己一个忙的。就算是在双方间的稀土合同上,方明远寸步不让,那么在其他地方,他也会适当地给予自己补偿的!

????“方少请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来帮助您!”欣喜之下,菲利普甚至于用上了敬语!

????一旁的金秀雅突然插口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的职员吗?您知道一位叫金权东的韩国人吗?他也是在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里工作!”

????“金权东?韩国人?”菲利普皱了皱眉头道,“他在哪一个部门?什么岗位?”若不是看在金秀雅他们和方明远坐在一起,就凭金秀雅他们那口一听就是棒子渣味的英语,他都懒得回答。

????“你最好说得详细一些,罗德曼谷先生是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的副总经理,主管进出口货物的事宜,一般人,他恐怕没有印象!”麻生香月冷笑道。

????“啊?”金秀雅大吃了一惊,险些将桌上的咖啡杯都打翻了!

????金权东是她的四叔,能够在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里工作,并且当上了一个中层干部的他,是金秀雅家族的骄傲,所以当金秀雅听到,这个据说是因为堵车,一路跑着前来,到现在还没有得到座位,一直陪着笑脸的白种人,居然是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的副总经理,几人之下,诸人之上的大人物时,她这心里不由得有些恐惧,能够让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都陪着笑脸,生怕令他不满意的方明远,又究竟是什么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