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在汉城的第七医院的外科病房里,两个还打着石膏,腿半吊在空中的韩国人,正在吃饭。

????这两人就是卓巴马号渔船的船长金林景和大副孙成吉,在船上华夏朝鲜族船员与韩国船员之间的激烈冲突中,两人由于一直都是欺侮华夏朝鲜族船员的主力,所以就成为了金礼虎袭击的主要对象,被他用铁棍打折了两条腿。船上的另一名韩国船员李炅只是被打的鼻青脸肿,却没有断胳膊断腿。

????“也不知道,现在警方有没有将那些混蛋抓住!”金林景将手中的碗重重地放在了床前的桌上,一想起这一点,他就满腔的怒火!金礼虎那些混蛋们,一群下贱种,居然还敢还手!虽然说大家都是朝鲜族的,但是金林景可从来都没有将北方朝鲜和华夏境内的族人当作是和自己平等的。在他看来,在朝鲜族中,韩国人才是最高贵的,接下来是侨居在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侨胞,再接下来才能算是北朝鲜人和华夏的朝鲜族人!

????尤其是华夏的朝鲜族人,当年仅仅因为国家贫穷落后,就居然抛宗弃祖地懒在华夏不再回国,还入了华夏的国籍!而到了现在,韩国发达起来了,就又想回来了!对于这种人,金林景觉得打他们都是便宜他们。

????至于扣下金礼虎他们的工资,金林景就更是心安理得,这些人根本就没有经历当年韩国艰苦创业的阶段,却要来享受如今的美好生活,那怎么可以!

????“金船长,你放心好了!他们肯定逃不出去!”孙成吉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凶光,咬牙切齿地道,“在这里,他们既不熟悉,也不认识什么人,想要让人冒着被警方追究责任的风险帮他们逃出去,那根本就不可能!”

????“嗯。你说得有道理!”金林景点了点头道,“但是我一想到咱们得在医院里受这份罪,而他们却能够在外面逍遥自在。我这心里就堵得厉害!都是因为这些华夏狗才让我们落到这般的境地!”其实金林景更在意的是,因为他们三人都被打了,渔船就无法出海作业,在港里停留着还要费钱。里外里可是着实损失惨重!

????“所以,一定要要求政府方面,对金礼虎他们进行严惩!而且,要求他们必须给予我们民事赔偿!”孙成吉赞同道。虽然说,住院的费用大部分都不用个人掏腰包。但是渔船不出海打渔,自然也就不会给他开全薪的工资,再算上就算是伤好了,也不是一时片刻就能够恢复到最好的状态,还得长时间的休养调补,这些费用,孙成吉一想起来就觉得肝痛,当然也就更加地痛恨金礼虎他们——这群王八蛋。不就是扣了他们五个月的工资了吗。不还发给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了吗,不就是用铁棍敲了他们几下,又没有要他们的命,至于下这样狠的手,把自己的腿打断吗?

????病房的门被无声无息地推了开来,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正是孙成吉的老婆金丽日,一个已经三十多岁。却仍然风韵犹存的少妇!对于她,可是有着不少男人都垂涎三尺的。其中就包括了金林景!

????“妹子,你来……”金林景涎着脸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嘎然而止,金丽日那张保养得不错的脸上满是惊惶,很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孙成吉沉着脸道。

????“成吉,我问你,你们是不是虐待了那样来自华夏的朝鲜族船员们了?”金丽日惶急地问道。

????孙成吉和金林景不由得心里一沉,孙成吉强做镇定地道:“胡说八道,你从谁哪里听到的?根本没有这事!”

????“可是……可是有不少记者都打电话到了家里去,还有一些记者到港口上去打听了!都说金礼虎他们之所以打你们,都是因为你们虐待他们,还无理克扣他们的薪水!”金丽日一脸担忧地道,“里面据说还有外国的记者,我好怕啊!”

????“啊?还有外国的记者?”孙成吉和金林景心里一震,有些难以置信地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多了几分不祥的感觉。外国记者怎么会参和到这件事情里头来?他们也明白,自己虐待华夏朝鲜族船员的行为,肯定是拿不上台面的。一旦事情被大白于天下,那么国内哪怕是再支持自己的国人,也不得不在公开场合和自己划清界限!

????而要是那样的话,恐怕事情就要麻烦了!

????如今他们算是受害者,所以才能够要求汉城警方缉拿金礼虎他们,而要是他们虐待华夏朝鲜族船员的事情被公布于众的话,那么金礼虎他们的行为就会被大众所认可为正当防卫!

????而且,更麻烦的是,一旦要是那样的话,不但自己从金礼虎他们那里得不到什么好处,而且自己反而要为这半年来,对金礼虎他们的虐待行为而负民事甚至于刑事责任!

????“绝对不能承认,打死都不能承认!”孙成吉和金林景立时在心里暗下决心道。

????“你回去打听打听,都是什么记者在调查这事?”孙成吉强做镇定地道,“看看都是什么混蛋玩意在给我们胡乱造谣!谁虐待他们了?谁克扣他们的工资了?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胡说八道,那是诽谤!”

????“说得不错!他们这样造谣诽谤我们的声誉,我们回头一定要找他们算账去!”金林景也“义愤填膺”地道,“实在是太不像样子,我们都被人打成这个模样了,居然还有人想着为他们翻案!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们真的没有做过这种事?”金丽日半信半疑地问道。对于丈夫和金林景的德行,她也有所耳闻,这种事情,他们可是做得出来的!

????“绝对没有!”孙成吉怒形于色地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没有,没有!那我去了!”金丽日慌慌张张地连连摆手道。韩国一向是大男子主义社会,在家里,男性是家主,女性的地位相对较低。而孙成吉在家里更是一向说一不二!

????“去吧!去吧!”孙成吉一脸不耐烦地摆摆手道,“真是的。要不是我这腿动弹不得,也用不着你!”他迫不及待地要将妻子哄出去,这样才能和金林景商榷一下接下来要如何和李炅统一口径!金丽日又慌里慌张地走了出去。这一次金林景也无心再将目光流连在她那浑圆的臀部上了!

????“船长,这可怎么办?”金丽日刚离开病房,孙成吉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金礼虎那帮混蛋。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和记者们搅到了一起,这事情可就会大了的!”他们可不是那穷山恶水、信息不发达地区的人,自然知道,一旦这媒体介入。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麻烦起来。

????而且,他们虐待从华夏来的朝鲜族船员,在港口也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甚至于有不少人都见过,他们对那些船员们又打又骂的。只不过事情没有闹大,自然是谁也不愿意多事,但是……如果说……他也不敢保证这些人还会守口如瓶。而要是他们和那些记者们说了些什么。自己可就陷入了被动了!

????“镇定!镇定一些!”金林景头痛地道。“这不是刚刚知道的消息吗,我也得想想对策!你让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叮嘱几句!”既然孙成吉的家里接到这样的电话,估计自己家也一样。

????“还有,你赶紧给李炅打个电话,让他立即赶过来。和那些记者们,什么多余的话都不要讲!”金林景刚拿起手机。又对孙成吉道。

????“好!我这就打!”孙成吉伸手去够桌上的手机。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突然又打开了。接着金丽日走了进来。

????“你个臭娘们!”孙成吉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女人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分不出个轻重缓急!怎么又来了!

????孙成吉很不耐烦地道:“你又有什么……啊!啊啊!金船长!”

????只见金丽日的身后,还有两个高大的白种男人,一左一右的挟持着她。金丽日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是汗水!

????孙成吉和金林景都吓了一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成吉,这几位外国朋友要找你们!”金丽日的声音嘶哑地都不像她平日里的声音。

????那两个高大的白种男人中,左边的一个顺手将金丽日推到了一边,自已上前了一步,孙成吉这才注意到,在这两个人的身后,还有一个个子中等的中年白种男人,戴着眼镜,西装革履的,站在他们的身后。

????“你们就是卓巴马号渔船的船长和大副?我是谁你们不用管,我们今天前来,只是为了让金礼虎他们的律师见见你们!”说着,两个男人左右一分,把那个中年男人让了出来,“肯特律师,要不要我们在外面等着你?”

????中年白种男人微微笑了笑道:“不必了,我也只是来认识一下他们,毕竟案子我也是刚刚接手,很多东西我还没有详细地了解,现在和他们也没有多少可谈的!”

????“那好!接下来就看您的了!”男人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道。

????肯特律师来了孙成吉和金林景的床前,两人此时都已经惊呆了!这个白人律师怎么可能是金礼虎他们的律师?在韩国,能够执业的白人律师相当地少,但是无一不是为大财团和大人物服务的!一般人,是绝对享受不起这些吸血鬼们的服务的!金礼虎他们要是能够请得起这白人律师,还到自己的船上吃那苦做什么?

????“我叫约翰逊麦考尔肯特,美国人!现在在韩国从事律师行业,很高兴这一次能够成为金礼虎他们的辩护律师与两位认识。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与两位打交道,希望届时两位能够积极主动地配合我的工作!”说着,肯特律师将两张名片递给了二人,微笑道,“你们的同伴李炅先生,我已经拜访过了他,我们之间的见面很愉快!好了,我就不打扰两位的休息了,希望两位早日康复!”

????说罢,肯特律师回头看了看那两个高大的白人道:“好了,要说的我都说完了!咱们可以走了!”

????“啧啧,肯特律师,你还真是快速啊!”男人啧啧有声地赞叹道,“我还以为,你怎么也得和他们说个几分钟呢!”

????肯特律师哈哈地一笑,当先离开了病房。那两个男人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孙成吉和金林景就那呆若木鸡地看着三人走了出去!

????门“咣铛”一声,才将孙成吉和金林景两人惊醒了,要不是房里还有着一脸余悸的金丽日,手里还有着那个什么肯特律师的名片,两人简直以为自己两人幻觉了!

????“约翰逊麦考尔肯特,杜威-肯特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孙成吉看着名片喃喃地道。名片打造得相当精美,令人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相当贵重的感觉。

????门突然又被推了开来,三人惊惶地抬起头来,这一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的却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带有韩国人典型外貌的中年人。孙成吉和金林景长出了一口气,来的人他们认识,正是同船的韩国船员李炅!

????“李炅!你怎么来了?我还说打电话给你呢。”孙成吉道。

????“刚才是不是有个叫肯特的律师来过你们这里?”李炅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哑着声道。

????“是的,他们刚刚走!搞得我们莫明其妙的!”金林景注意到李炅的脸色看起来十分地不好,连忙问道,“李炅,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你知道他是谁吗?那个肯特是谁吗?”李炅嘶哑着声音道。

????“是谁?不就是个白人律师吗?”孙成吉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道。

????“他曾经为三星集团的创始人李氏家族服务过!”李炅有些歇斯底里地叫道,“他还是我们大韩民国司法部的常务顾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