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九章 困惑(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九章 困惑(上)

????宫本折一在海庄镇只待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匆匆忙忙地赶回了奉元,并乘坐当天的飞机返回了日本——他与方明远的谈判过程,需要向社里进行详尽的汇报。而且对于麻生香月对方明远的虎视眈眈,他也需要和社里高层进行重要的汇报,并且拟定相应的对策。

????而方明远,则是与苏爱军深谈了一次后,答应了将于**年的九月前转学前往京城。而与此同时,苏爱军也不得不承诺,他将为方家饭馆在暑期内进入奉元市做好一切的准备——既然是股东了,自然要承担起属于自己那一份的责任。而且这也是苏爱军自找的,既然你要求方明远减少对商业的关注程度,将精力转回到学习上来,那么多出来的那份工作总得有人承担吧?好在苏爱军对此结果,也算是早有心理准备,届时还会有方彬在一旁相助,想来以方家和苏家在奉元城中的影响力,问题应当不大。

????回到了学校的方明远其实也不轻省,麻生香月一行三人前来拜访所带来的后遗症正在逐步地显现。先是上来拉关系、凑近乎的同学明显增多,而且其中以男性居多,也包括了一部分女性。方明远很快就察觉到了,他们接近自己的目地在于更好地接近麻生香月!男生就不用说了,绝大多数都是为了美色,而那些女性却是大多羡慕麻生香月的穿着打扮,想要从她那里学习——麻生香月在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小学中所开设的课程,并不接受在校女生的报名。这一批人中,也有部分是为了方明远而来的,虽然他们并不清楚为什么日本人会向方明远赔礼道歉,但是能够让日本人当众赔礼道歉,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代表。而与强者为友,自然就能够享受到因其而带来的种种便利。对于方明远来说,这些人的行为,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却很难接受!

????而学校里对方明远的态度也有所变化,如今的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中学里,方明远这个名字在人们心目中原本就已经不低的地位,随着麻生香月他们的到来是水涨船高。

????甚至于连带着方胜夫妻二人,也一并随之受益。如今两人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但是哪怕是那些副厂长、甚至于是厂长,见到他们也会是和颜悦色,说笑间令人如沐春风一般。方胜这个小科长,更是被厂里的那些好事之人暗地里称为“厂子里最有影响力的科长”。一时间,方家,这个原本在秦西压延设备厂里是再普普通通不过的小家族,成为了海庄镇最耀眼的所在。

????但是这世间所有的一切,大多都是苦与乐、悲与喜相伴而至。方家在享受着声名雀起的好处的同时,也同样要承受着因此而来的来自方方面面的种种骚扰。

????首先,前来方家拜访的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老“上级”、老“下级”的数量大增,每天前去拜访方家“某人”的访客可以说是络绎不绝,几乎从早九点一直可以持续到晚十点之后,令方家自最初欢喜至后来的烦不胜烦不过用了短短的几天时间。以至于到了后期,方家小院的门前甚至贴上了闭门谢客的字样。

????其次,镇政府的官员们通过种种方式,或直截了当或婉转地提醒方明远,能不能借此机会,从日本人手中拉到一两笔投资,那怕数额不大,那也是一项实打实的政绩啊。其实他们之前并不是没有与麻生香月接触,但是却始终难以从麻生香月的口中得到确切的承诺,这无疑令一年里难得见到几位外商的海庄镇镇政府的官员们感到份外的“惋惜”,所以才想到了借助方明远的力量,来说服麻生香月。不过对于镇政府的要求,方明远却是嗤之以鼻,自己不在其位不当其政,又没拿政府的薪水,自然也懒得去节外生枝。况且麻生香月显然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极有主见,想要影响到她的决策,岂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方明远他才懒得去做。

????再次就是来自于县里的官员们,抱着与海庄镇镇政府官们们同样的想法,结果自然是也丝毫得不到方明远的支持——在方明远看来,这些官员们都有些脑子进水了,麻生香月是代表《周刊少年》来到海庄镇的,以华夏如今对于媒体的控制力度,怎么可能会允许一家日资漫画社在华夏建立分公司呢?这些官员们想招商投资,想疯了吧?还是说在他们的心目中,以为是个日本人就足以掏出真金白银数十万?

????“麻生小姐,你究竟还要在这里呆上多久才会回国呢?”看着这一切的始作蛹者,方明远不禁有些头痛地道。虽然说在麻生香月突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的那一刻度起,他就已经预料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真正这一切来临的时候,仍然是令他感到有些招架不住。此时的方明远,对于前世中所看到的那些明星们,有时候愤然而起,对记者或者说歌迷、影迷们老拳相向的心情,已然有了相当深刻的理解。

????但是麻生香月在海庄镇里的这些天,倒是循规蹈矩,除了偶尔会在言语上劝方明远等人前往日本留学、或者说怂恿方明远将产业开至日本本土之外,并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一不为《周刊少年》拉拢自己,也不打听自己下一部作品的情况;二来,她也不在言语或者说行为上骚扰自己——当方明远知道麻生香月在《周刊少年》公关部工作,并且是该公关部的公关明星时,说老实话,方明远当时的心情还是颇为复杂的。这其中固然有一部分是自豪感,能够被日本人派出公关人员施以美人计,那至少也说明了自己在《周刊少年》高层们心里的地位。而另一方也的确是有些沮丧,以他如今的年纪,和他对那些比较“开放”的女人的心理洁癖,无论如何也不适合将这颗糖衣炮弹的糖衣“吃”下去,再将炮弹丢回去了!虽然说那样的话,是极度地解恨、解气!

????但是麻生香月在海庄镇这些天来的表现,却令他颇有些出乎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