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四十八章 穷乡僻壤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家如今名下的资产,如果说仅仅以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来说,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和日本的gamestation公司都已经超过了家乐福集团,成为了方家名下最耀眼的两颗明星企业!

????而且,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日本动漫界和游戏界大名鼎鼎的“方”同时也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核心——世界电影界鼎鼎大名的编剧“方”,并不是什么绝对机密!对于这样有实力,有背景,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人物,想要通过政府施压的方式逼其就犯,实在是太难太难。日本政府要顾忌他“荣誉国民”的身份,而华夏政府也要考虑到强行施压所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

????最麻烦的是,佐藤阴阳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符合国际规则的理由!因为这并不是华夏政府干涉稀土的生产和出口,毕竟,华新矿业只是一家企业,所生产的商品卖多少钱,又卖给谁,只要有买家,只要没有触犯当地法律,其他人就没有权利干涉!何况华新矿业减产的原因是企业生产秩序重新整顿,同时进行生产技术和设备的维护和升级,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理由了。只要是工业企业,这设备维护和升级,就是不可避免的,总不能要求连轴转吧,那样出了问题,发生了事故又算谁的?

????最终,佐藤阴阳等人达成协议,六大财团所属的诸多日本企业公司,与即日内公开宣布。由于国际市场上稀土价格出现了大幅度地上涨,即日起停止进口华夏的稀土!而且与此同时,六大财团分别联络欧美以及韩国的公司,联合进行抵制!

????十二月二十一日。也就是华新矿业对外宣布,由于国家要对章州的稀土生产秩序进行整顿,公司同时也要对目前的稀土开采和分离设备进行维护和升级换代,华新矿业明年的稀土产量将削减百分之八十的第二天。

????在章州所属的垄北县的公路上,驶来了一溜的越野车队,引来了田间路上无数人的关注——这样的好车,在垄北这里可是太罕有了。人们一般所能够见到的,大多都是卡车和吉普。连普通轿车都很少!

????越野车队在垄北县外通向山区的路口,停了下来,在这里已经停了几辆显得有些老旧的车辆。一群人站在了路边。

????垄北县是章州最穷的一个县,这里多山少平原。交通也不是很方便,虽然是位于华夏的南方,但是仍然是国家级的贫困县,人均收入不过数百元每年。每年县里的财政收入,连养活县委县政府的人员都不够。要靠国家的财政拨款才能够周转过来!

????这里除了当地人出身的官员之外,外地的官员们都将到这里来做官视为发配一般!因为这里的工作条件艰苦,又很难出成绩,而且穷山恶水出刁民。工作上稍有差错,就有可能发现群\体**件。

????垄北县的县委书记刘勇陆。年纪已经在五十岁开外,在这里。他已经工作了十年了!他原本就是垄北县人,按理说,他是不应当担任这一职务,但是上一任县委书记在任上意外受重伤后,代理工作的他,由于当时无人愿意前来垄北主持,而被上级暂时性地扶正,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干就是十年!

????这十年啊,对于刘勇陆来说,回想起来,充满了艰辛与苦涩!由于交通的不方便,加上这里的多山少平原,民风又比较强悍,华夏南方的十年发展黄金期里,垄北县的发展却是如同老牛破车一般,与十年前相比起来,并没有多少明显的改观!

????垄北县有着章州辖区内最丰富的稀土资源,但是稀土开采,却没有给垄北带来财富,反而令垄北原本郁郁葱葱的青山,变成了疤癞头;令垄北原本甜美的河水,变成了充满了刺激性气味的臭水!但是垄北没有办法,有那几家稀土生产企业,好歹还能够为当地提供一些就业岗位,能够为当地的商业提供一些业绩,也能够从市里要到一些款子修缮一下垄北通向外界的公路,虽然说它早就已经破烂不堪!

????但是自从前一阵子,章州境内最大的稀土生产企业华新矿业突然地换了老板后,在垄北县里采矿的那几家稀土生产企业的老板也被请到局子里喝茶时起,垄北县境内的这几家稀土生产企业就完全地停了工,如今更是听说,这几家稀土生产企业的所有权也归了华新矿业!

????今天,听上级传来的消息,章州市稀土管理部门的领导,将陪同华新矿业的新老板前来垄北县实地考察,这不,他们早早地就等在了这里!

????对于华新矿业,刘勇陆当然不陌生!这是章州市境内最大的稀土生产企业,当初垄北县也想请华新矿业来开发县里的稀土资源,可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这里!这里的稀土资源虽然丰富,但是交通的不方便,却令人望而却步。章州所辖的这些县里,虽然说整体储量比不上垄北,但是储量也是很丰富,足够华新矿业开采了。

????来垄北的这几家稀土企业,不是规模根本上不去的小型私人企业,就是在其他地区根本拿不到采矿权的,才不得已到垄北县来开采稀土!

????可是如今,刘勇陆很担心,就连这几家稀土企业也要从垄北县撤离出去了!

????“刘书记,市里通知的是上午十点吧?”垄北县县长蒋常胜凑过来问道,“这都十点半了,怎么还没有到?”

????蒋常胜虽然是在邻县垄南出生,不是垄北县土生土长的人,但是他的妻子却是不折不扣地垄北人。八年前,他从邻县的副县长调任垄北当了县长,就一下子干到了现在。不过他和刘勇陆两人搭档。倒是已经磨合地十分默契!

????“嘿!老蒋,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就咱们垄北通向市里的那条坑坑洼洼的破路,车子行驶在上面就像在坐蹦蹦车一样。车速哪能提得起来?这要是路上再坏个一两辆车,自然就慢了!”刘勇陆看了一眼蒋常胜,这事他不可能想不到,还用得着来问自己。

????“哈哈!”蒋常胜干笑了两声,他也明白自己这问题问得不怎么的,“刘书记,你的消息比我灵通,你知道不。这华新矿业的新老板到底是什么来头?”

????刘勇陆苦笑地摇了摇头道:“老蒋啊,你这可是太高看我了。说到消息灵通上,咱们两个还不是半斤八两。你好歹还能够从垄南的同事那边打听打听,我老刘可是一辈子就窝在了这里!我就听说。这位新老板是个大有来头的,而且身家丰厚!”

????当然是大有来头的,否则的话,抓捕陆家兄弟的时候,怎么可能连特警都出动了!章州市委市政府更是几乎被连锅端!下面的这些县区的领导们。也被抓了个七七八八。

????说实话,垄北要不是太穷,根本就没有什么油水,两人虽然不是什么清如水、明如镜的青天大老爷。但是这些年来还算是廉洁,除了正当的往来,和那些稀土企业的老板们没有太多的接触。他们两个还能不能再坐在现在的位置上,都难说!

????而且接下来。国家就雷厉风行地对章州的这些稀土企业进行整顿!而且章州的这些稀土企业,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顺顺利利地被华新矿业收拢,这里面章州市政府的新领导们,可是出了大力气!要是这一位无权无势,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至于身家丰厚,刘勇陆也相信。他也听说了,这位新老板一接手华新矿业,一方面是在整合章州境内的这些稀土生产企业,另一方面居然是停止了稀土生产,说是要对华新矿业的采矿和分离技术进行升级,而且不仅仅今年余下的时间,倒是也没多少天,不再生产,就连明年也要减产!

????要不是身家丰厚,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来?要知道,华新矿业,那可是章州境内最好也是最大的稀土生产企业,陆家兄弟的老大当初对于企业的技术投入,在章州市的稀土行业中,可是有名的!可是谁能想得到,这新老板居然还看不上!

????而且从市里听到的消息,华新矿业目前的雇员,除了陆家兄弟的亲信心腹,这些大多都在陆家兄弟被抓的时候,被特警一并抓捕,但是还有那么一些平日里劣迹不显、而且没什么能力的,其余人等都暂不辞退。而是被公司组织起来培训,三个月后进行考核,择优录取!就连那些被华新矿业兼并的企业的员工,也是照着这个标准进行!

????三个月不开工,光这些雇工的工资,就是一笔相当惊人的数目!可是这位新老板,好像根本就不在意!

????不过他也确实是有这份资格,据说,这位入住华新矿业不久,华新矿业的一位英国客户,就以稀土国际市场价格的十二倍的离谱价格,从华新矿业买了一千吨的稀土!

????这个消息传扬开来的时候,整个章州凡是对稀土有些了解的人们,都简直蒙了!谁也没有想到,华新矿业在换了新老板之后的第一单,居然会是这样震憾人心!

????这些当官的谁不知道,这些稀土生产企业,虽然在章州这里一个个显得财大气粗的,但是出了章州,到了沿海地区,除了华新矿业的陆家兄弟还能够算是个人物,他们的那点资产根本算不得什么!稀土在国际上的价格从九十年代初期一路走低。那时,有沿海地区的稀土出口公司来章州收购稀土,只给了一万元一吨的价格,结果这些人就争相开出九千九、九千八——像是只给丢了一块骨头,就疯狂扑了过去的狗一样。

????这些年来,一直就听说稀土的国际价格不断地下滑,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大涨的时候!国际市场价格的十二倍!这意味着,华新矿业至少也要从这一笔生意里,赚取了成本十一倍多的利润!

????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刘勇陆也曾经大为激动过,如果说章州的这些稀土企业对外销售稀土的价格能够有一个明显的提升,哪怕是只提高个一倍,那么县里也可以从这些企业里多得一点税款,给工人发的工资也能稍稍多一些!垄北县的现状也多少能够有所改变!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一直半死不活的,没有了国家每年的财政拨款,就根本活不下去了!

????刘勇陆也曾经有过改变家乡,提高乡亲生活水平的雄心壮志,但是这么多年来,无情的现实已经令他早就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他如今也只是在尽最大努力让乡亲们的生活不要再恶化!县里的青壮年,十之六七都已经到沿海地区打工去了。

????而这个消息,则让他的心又活跃了起来!这个入主华新矿业的新老板,既然能够对企业的员工这样善待,那么会不会帮助垄北一把呢?

????所以当得知华新矿业的新老板和市里管理稀土生产部门的干部下来考察垄北的稀土资源时,刘勇陆与蒋常胜带着县里的主要领导,早在九点半,就在这里等候了!

????“刘书记,你还是到车里避避风吧!”秘书面带忧色地道。十二月的垄北,即便是地处南方,气温也是相当地低。何况,今天的天气阴霾,阳光根本穿不透那浓浓的云层!这里又是山区的入口,一阵阵寒风吹过,就是他这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都觉得手足发僵,而刘勇陆已经在这里站了半个多小时了。

????刘勇陆缓缓地摇了摇头,今天,别说没有华新矿业的新老板要来,就是市里主管稀土这一块的部门领导下来,他这个当书记的也得迎接,没有了稀土生产这一块,垄北的财政压力更大,要是再让对方挑了眼,再在什么地方卡卡脖子,这明年还怎么过啊!

????这时候,只见公路的尽头闪现出了一溜的车队!蒋常胜快步地走了过来,激动地道:“他们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