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一章 建立储备库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一行人又上了车,继续向前行,越向里走,道路也由柏油路变成了土路,也越来越窄,有的时候,道路只能容一辆车前行,而道路的旁边,就是悬崖峭壁,看得林蓉是心惊胆颤。

????方明远留意着一路上两旁的群山,越向里走,半秃的山出现地就越多!看来连正明说,垄北县境内有着一百三十几座矿山,还真是不假!车队一路前行,方明远注意到在路上不时有运输卡车出现,有的时候,这些卡车就会偏离主路,顺着山间的土路拐向山里。

????“这些车应当都是给矿山运送原料和给养,以及运出稀土原料的!”刘勇陆注意到方明远的目光关注,解释道,“我们县里的执法人员,有的时候,就是跟着这些车顺藤摸瓜地找到那些无证开采的矿点。只是由于我们的资金短缺,每年也只能是在某些时段进行巡查!”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连正明这脸色不禁就有些发窘,不过他也知道,刘勇陆这说得也是大实话!垄北地大山多,交通不便,那可怜巴巴的财政,根本就支撑不起大规模的巡查活动,也就是象征性地在中央、省里和市里强调稀土开采秩序的时候,做做样子!而发不下来钱的市里,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资金短缺的问题,我相信在近一年、两年就会得到解决。中央对于稀土产业目前混乱无序地滥采滥挖,十分地痛心!这一次之所以对章州的稀土生产大力整顿,就是要将稀土的开采和分离重新纳入到正轨中来!稀土是十分宝贵的资源,是发展我们高新科技所必不可少的!市里的领导们,现在也在研究,怎么样执行中央和省里的指示。配合华新矿业,将我们章州的稀土产业正规化!”连正明道。

????“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刘勇陆喜不自禁地道,“其实我们也不是不想管,只是这根本就管不过来!只要有资金有市里的支持,这一块,我们一定会为市里管好的!”

????方明远一行人在垄北呆了三天,实地地考察了当地的稀土产业情况。而所获取的情况,令方明远不禁是心事重重。

????这才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垄北县虽然是章州最为偏僻的一个县,虽然说县里上报的有采矿证的矿山是一百三十余座,但是经实际调查后,仅仅方明远属下的这些人,所看到的采集点就超过了近二百座!这些采集点。大多设备简陋,藏匿于山中,而且通向这些采集点的道路也常常有人把守!对于出现的陌生人,极其警惕,其间还发生了几次冲突,只可惜遇上陈忠他们这些人。这些人算是撞上了钢板!

????但是也有不少采集点看起来应当是已经荒废,据当地的村民们说,自从章州官场地震之后,这些人就拉走了设备,不再出现,只是给当地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仅仅一个垄北就是这般模样,放眼整个章州。再放眼整个南方各地的产区,稀土产业的糜烂已经到了何等令人触目惊心的境地!

????京城苏浣东的书房里。苏浣东带着明显的倦色,正在听取方明远的汇报。

????“苏爷爷,稀土产业必须要进行整顿了!再这样持续下去,我很担心,再过三五十年后,当我们自己的产业需要稀土的时候,会不会迫不得已地向国外进口稀土了!但是,到了那个时候,不说俄罗斯、美国、澳大利亚这些国家会不会卖给咱们,这价钱就绝对不会是目前的这个价格了!”方明远痛心疾首地道。

????苏浣东看着桌上方明远送来的章州稀土调查报告,上面的这些数据,也是令人感到触目惊心!即便是经过章州官场地震之后,中央对于章州的稀土乱局已经有所了解后,也没有想到章州的稀土产业居然乱到了这个地步!

????“明远,你看到了吗?日本的诸多公司,已经联名抵制我国的稀土出口,而且,他们还号召欧美国家等发达国家一并抵制。认为稀土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已经危害了国际经济的正常发展。现在国内的稀土生产企业已经乱成一团粥了!”苏浣东问道。

????“我知道了!我只认为他们是在放屁!”方明远毫不迟疑地道,“他们这是在危言耸听!如果说稀土的价格大幅度上涨就可以危害国际经济的正常发展,那么板子首先应当打向中东的产油国!原油的价格,在一九七三年十月的“赎罪日战争”爆发后不久,当时的欧佩克组织决定把油价从每桶二点九美元提高到每桶五点一美元,该组织还计划每月削减百分之五的原油产量,直到以色列从它一九六七年占领的土地上撤退。而当时,石油的价格最高到过每桶十一点七美元!而如今的世界原油市场上,原油的价格更是一九七三年原油价格的十四五倍!如今国际市场上,稀土交易每年的总成交额不过区区的几十亿美元,而国际原油交易的成交额则高达数千亿美元!他们怎么不拒买原油呢?”

????“为什么呢?”苏浣东反问道。

????“因为石油是必需品,没有了充足的石油供应,即便是他们国内有石油储备,也坚持不了一两年!而这几年来,通过向咱们贱买稀土,这些国家大都储备了三到五年,甚至于更多的稀土!所以他们不怕一两年的断供!而且,他们很清楚,即便是咱们不考虑环境污染的因素,稀土出口所赚取的利润也是相当有限,所以这些企业们,根本就承受不起成品的积压!只要他们一拒绝收购,那么用不了多久,咱们的企业就会撑不下去了,反而要求着他们购买!”方明远冷笑道,“如果说这种情况还不改变的话,等到十年八年之后,这些国家一个个都储备下足以供他们使用几十年的稀土储量后,再控制稀土出口,还有什么意义?”

????苏浣东点了点头道:“那你有什么应对的方法?就是你这上面所提到的国家储备吗?”

????“不错。稀土可以说是未来的战略物资!它不但可以应用于高新科技产业,更是未来军工企业不可缺少的原料。而且我相信,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会发现稀土的更多应用领域,与其为了每年区区数十亿美元的外汇,牺牲我国的环境,浪费这些战略物资资敌!还不如严格进行控制,一方面也是对我国经济和军事发展负责。另一方面也可以对外国施加压力!苏爷爷。你想过没有,我们这样大批量的低价出口稀土,不但没有赚来相应的外汇来加速我们国家自己的经济建设,反而将利器授予他人之手!稀土在美国的坦克、导弹和战机生产中,都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如果说有一天,我们与周边国家发生冲突,那些用着我们自己稀土制造的高科技武器就要落到我们自己的头上了!”方明远昂然道。

????“那么要如何应对国外的这些公司呢?他们在各自的国家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可以影响到各国政府的政策实施,如今国家需要一个和平崛起的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国家不希望与外国间发生激烈的冲突和矛盾。而且,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也需要外国的市场!为了稀土,而闹得我国出口受阻,这绝对不是政府愿意看到的结果!”苏浣东叹了一口气道。方明远所说的这些弊端,以前他也许没有注意到,但是章州案发生之后。他要是还不清楚,那就有愧于副总理一职了!

????“所以。我在上面还提到了一条,目前以企业储备为主,国家储备为辅!我希望国家能够给我政策上的支持,资金有没有都不重要,将我国的稀土出口控制起来!”方明远道,“只要国家能够将稀土的出口权收归可控制的几家单位手中,然后加强打击走私和滥采滥挖,控制住目前的产量不再增加,我可以以目前国际市场稀土价格的两倍收购所有的稀土!”

????“两倍国际市场稀土价格?”苏浣东眯缝着眼道。

????“是!两倍!”方明远点头道。

????“你小子现在是财大气粗啊!”苏浣东用手点指着方明远道,“东南亚金融危机里赚了不少吧?”

????“到目前为止,足够在支付完收购三星集团股份外,再收购咱们国家出口稀土四到五年的产量!”方明远笑道,“要不然,苏爷爷,您觉得我又哪来的这份底气?”

????苏浣东倒是没有想到他承认地这样痛快,说老实话,苏浣东之所以知道方明远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所获颇丰,是因为早在一年多前,方明远就曾经和他提到过,对于东南亚诸国经济情况的担忧,害怕发生金融危机!为此,苏浣东还曾经很正式地国务院相关的会议上提到了这种可能性?只是当时的其他领导们,很多都听取了那些“专家”、“教授”的意见,认为这是杞人忧天!所以,这件事也就是不了了之!苏浣东也只能在他分管的项目里,尽最大努力做了一些防备!

????而今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暴发之后,苏浣东当初的提议自然就又被中央大佬们提了起来,大佬们对于国内明明有人发现了危机发生的端倪,也提了出来,却被否决的这个结果,感到相当地不满,国务院里可是着实有不少人人才挨了批评!苏浣东的地位自然也随着东南亚金融危机的越演越烈而水涨船高。如今,他继任下一届总理的呼声是越发的高涨!

????苏浣东只是想,像方明远这样擅长把握机会的主,既然已经察觉到东南亚金融危机暴发的苗头,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你呀!”苏浣东用手点指着方明远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可是知道方家与李涧熙的真实协议,方明远可是投入了上百亿美元购买三星集团的股份,还有数十亿美元用来购买三星集团出售的子公司和技术!这总额就要达到一百四五十亿美元!而他方才又说,这笔钱,完全可以收购华夏出口稀土的四到五年的产量,这差不多又是数十亿美元!两者相加起来,岂不是说,方明远在东南亚金融危机里。到目前就赚了超过二百亿美元!

????二百亿美元!根据有关部门的统计,华夏在一九九六年对外招商引资,也不过吸纳了总额四百二十余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位!而方明远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就赚取了不下二百亿美元!如此惊人的数目,即便是他贵为一国的副总理,也是大吃了一惊!

????其实方明远这还是有所保留,如今东南亚金融危机不过刚到中期,整个东南亚金融危机至亚洲金融危机。前世里世界公认的是在一九九九年才算是彻底地结束。俄罗斯金融危机和东南亚诸国的二次金融危机还都没有爆发,方明远投入各国的资金还在继续回收的过程中!这二百亿美元,不过是已经收回的一部分的利润而已。

????倒不是方明远有意隐瞒什么,而是方明远觉得没有真正拿到手的钱,现在就视为利润还有些过早。俗语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虽然说,东南亚金融危机到目前为止,还基本上是按着他的预想发展,但是他也不敢打百分百的保票,接下来的发展仍然会尊循着他的预计。

????苏浣东这心里有些说不出地懊悔。早知道如此,就从国家的外汇资金中拨出一笔资金来,让方明远去运作好了,哪怕是只拿到百分之三四十的利润,也远比留在手中购买美国国债收益更高!不过,这一场金融风暴现在还没有过去,是不是还来得及?

????“苏爷爷。您可别想让我代管国家的外汇资金,提供建议这没有问题。但是最终的决策权和执行,我可不管!”方明远看出了苏浣东的想法,连忙道。国家也有外汇投资公司,这一点方明远早就知道,但是他可不愿意参和进去!不说那些眼高于顶的主会不会听自己的,就他们那迟钝的决策机制,就足以放跑太多太多的机会!想要取得和于东风一样辉煌的战绩,那纯粹是痴人说梦!

????而且,干这个,干好了,自己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官职?自己大学还没毕业,能够给自己什么官不成?科级还是处级干部?方明远可没那分闲情逸致到体制里去慢慢地论资排辈!接受那些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愚蠢官员们指导!而且即便是赚钱了,如果说收益不如自己名下的资金,这些官员们肯定也是要唧唧歪歪的!

????要是干差了,这些擅长推卸责任的官员们,肯定会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自己!

????言而总之,就是收益和风险完全不成比例!而且是吃力不讨好!

????苏浣东轻叹了一口气,他也明白为什么方明远不愿意,他虽然不情愿,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国有公司与私营公司相比起来,约束年轻人大展拳脚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这样倒不失也是一个办法!”苏浣东将自己的思绪扯了回来,如果说有足够的资金来源,方明远所说的先由企业储备稀土,也是一条路。欧美国家的公司,对此也说不出什么——市场经济吗,华夏的稀土当然是卖给出价高的企业,欧美的公司不也是这样吗!而且,国内的稀土资源自然是要先满足自己国内的需要,才会再出口,这一点上,谁也说不出什么。

????“你在沿海地区造的那几个仓库是不是就是为了储备稀土准备的?”苏浣东若有所思地问道。早在半年前,国家的有关部门就注意到方家在沿海地区建造了几个大型仓库,只是却一直空置到了今天!

????“嗯,苏爷爷您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穿了!”方明远伸出了大拇指,一脸钦佩地道,“如今,我已经建成了八个储备仓库,总储量超过了八万吨!如果说国家能够批准我的提议的话,我们可以再建造一批,使稀土的总储量超过三十万吨!”

????“三十万吨!”苏浣东心里盘算了一下,这个数目差不多是华夏去年稀土出口量的四倍有余!而四年之后,如果说国家级的稀土储备库还建立不起来的话,那他这个副总理也就太令人失望了!

????“明远,你这么多的资金日后都会被储备的稀土压在手里,你不觉得吃亏吗?”苏浣东缓缓地道。

????方明远笑了笑道:“苏爷爷,要是说假话呢,我就说这是为人民服务,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要是说真话呢,我就告诉您,这一批稀土在我手里,也许四五年之后,它们的价值就要翻上几番!而且,它们的存在,也是我方家与国外的那些公司商榷技术引进时的一个重要筹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