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一个消息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圣诞节前的沪市,精明的商家们已经早早地做好了准备。随着国门的日渐打开,外国的这些节日也逐渐地为华夏的年轻一代所接受!方明远东奔西跑了几个月后,也不得不回沪市准备一下节后的考试,以应付家里的老爸。

????好在他虽然不在课堂上,但是这些课程却并没有完全地丢下,总是抽时间会看看,而在他身边,又不乏高知识分子,所以倒是也不用担心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无人解答。只是当他出现在课堂上的时候,又引起了不少同学们的关注,这一次他跑的时间太长了,从开学到现在,只是偶尔在学校里出现两天,就又没有了踪影!很多人,甚至于在看到他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

????对于他的回来,赵雅、冯倩和刘勇自然是十二万分地欢迎。而一直神经坚绷着的方明远,也想在这一段时间里暂时放开乱七八糟的公司事务,好好地让自己享受一下学校的简单生活。

????而在隔海相望的日本,虽然说仍然处于亚洲金融危机之中,但是日本人苦中作乐,这个圣诞节还是热热闹闹地过去了。但是每一个人过节时的真正心情如何,却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圣诞节过去了,元旦也过去了,日本成人节也过去了……

????佐藤阴阳这心里现在就如同揣着二十五只猫一样——百爪挠心!从六大财团他们达成一致,对外宣布联合抵制华夏稀土的暴涨以来。倒是得到了韩国和欧美国家的一部分公司的响应。所以在最初的时候,佐藤阴阳这心里,那是信心满满的。

????在他看来,华夏的稀土产业就是一片散沙。上千家生产企业,数十家出口企业,为了赚取外汇,竞相降价,外国人还没怎么着呢,这些企业自己就掐个你死我活了!这一次,也不知道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发什么疯,和华新矿业达成了一笔不靠谱的交易!给了华夏的这些企业一个不现实的虚幻的念想。

????这些企业居然也想提价。也不看看他们根本就不考虑国际市场的真实需求,每年的产量远高于实际需要量,华夏有一句老话——物以稀为贵,他们这些华夏人难道说就不知道吗?

????所以。对于这些愚笨的华夏人,佐藤阴阳的心中只有鄙夷。他才这样有信心地一手推动了六大财团对华夏稀土进口的联合抵制。

????抵制宣言一公布出去,立即在华夏的稀土出口企业中引起了一片惊呼。在最初的日子里,也就是元旦之前,汇总回来的消息。令佐藤阴阳自以为得计!

????除了华新矿业之外,华夏的其他稀土出口企业的业务人员,均来人来电询问,其中不少人都一改最初的口吻。愿意以目前的国际市场价继续出口。而就是没有改口的那些人,也不再有之前的底气。婉转而隐晦曲折地表达了双方间继续合作的**!

????而对于这些人,日本六大财团负责进口稀土的部门意见是十分统一的!那就是坚决地不同意继续收购。除非稀土价格在目前的水准上再下调百分之三十,否则的话,一切免谈!佐藤阴阳不知道韩国和欧美国家的那些公司们是不是也能够坚守阵地,但是到目前为止,日本联盟仍然没有一家公司松口!

????但是从元旦之后,佐藤阴阳却发现,华夏的这些稀土出口企业仿佛一夜间都消失无踪了,再也没有人上门拜访,也没有电话。最初的时候,他还并不在意,不就是耗吗,他相信有着差不多五年稀土储备的日本各财团有着足够的底气!如果说还耗不过这些不过赚取百分之五以下利润的稀土出口企业,那才是笑话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到成人节前,仍然没有什么动静,佐藤阴阳这心里不禁有些奇怪!

????今天一早,他就接到了进藤马吊的电话,说是六大财团稀土进口部门的负责人,有必要再聚会一次,说是有新的情况要通报!

????佐藤阴阳虽然说这心里有些不高兴,第一次会议可是他佐藤阴阳发起的,这个进藤马吊居然不声不响地就把自己发起人的身份给拿了过去。但是他也很好奇,进藤马吊有什么新情况需要向众人发布。

????佐藤阴阳赶到的时候,除了进藤马吊之外,六大财团的负责人已经到了四个,佐藤阴阳一进门就注意到,在座的这四位,脸色似乎都有些不大好!

????“嘿!诸位,我来晚了!实在是抱歉!抱歉!不过,你们这是怎么了?”佐藤阴阳打了个招呼,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佐藤君,你今天来得有些晚啊!”进藤马吊看了看时间,沉声地道。

????“对不起,进藤君,这一路上交通有些不顺!”佐藤阴阳也知道,自己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五六分钟。但是他这是成心的,是对进藤马吊不声不响地抢过了第二次会议发起人身份的一种抗议!

????“佐藤君,大家的时间都是十分宝贵的!请珍惜其他人的时间!”进藤马吊冷冷地道,“好了,既然人到齐了,现在开会!这一次将大家再度招集到了一起,是想向大家通报一个我公司刚刚得到的消息,关于华夏稀土出口的消息!”

????进藤马吊环视其他五人,沉声道:“不过在通报消息之前,我想问问在座的诸君,元旦以后,还有华夏的稀土出口商与诸君联系业务吗?包括电话约谈!在这里,我先向诸君通报一下,我富士集团从新年之后到现在,再也没有接到任何来自华夏稀土出口商的消息!”

????佐藤阴阳立时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没有等到他说话,在座的其他人就纷纷表态,无一例外,过了新年之后,华夏的稀土出口商仿佛一下子就销声匿迹了一般,再也没有人前来接洽。佐藤阴阳这心里不由得就有一股寒气冒起!六大财团,居然都是在新年之后,就与华夏的稀土出口商断了联系!这种反常的情况,实在是太怪异了!

????“佐藤君?贵公司的情况如何?”进藤马吊看了看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的佐藤阴阳,微皱着眉头,带着几分不满的语气道。

????“与诸君的情况一样!”佐藤阴阳这才从沉思中惊醒,摆了摆手道。

????“那也就是说,在座的诸君,都已经有些时日没有与华夏的稀土出口商进行联系了!”进藤马吊沉声道,“我今天与韩国、欧美的一些公司联系过,也是从新年后,华夏的稀土出口商也不再和他们联系了。”

????在座的其他人脸色都不禁为之一变,华夏的稀土出口企业们,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说,他们真的是想和大家就这样耗下去?难道说,这些华夏人们就不明白,他们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蚂蚁撼大树,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这些支那人,是不是都晕了头?”神马照日眉头都扭成了一团,他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这些华夏人们到底要做什么?

????要知道华夏的稀土产业,一年的总产值不过才二三百亿元人民币,换成美元的话,也不过四十亿左右。而在座的这六大财团,所属的公司里,随随便便拿出一家核心企业,一年的产值都不低于这个数目。而任何一个财团,这样的企业都有八到十家!两者之间这巨大的简直堪称天壤之别的财力差距,这些华夏人不可能看不到啊?

????“恐怕不是!”进藤马吊缓缓地道,“这也是今天我招集诸君的原因。我富士集团驻华办事处最近得到了一个消息,虽然说还没有能够百分百的确认,但是多多少少地却解释了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

????“据华夏政府里一位我不合适在这里透露出他姓名和职位的人员所说,就在元旦来临前,华夏国务院里就稀土的管理部门开了一次会,在会议上,华夏政府达成了几点共识。第一,对于国内稀土资源的滥采滥挖现象要严加打击!凡是没有合法采矿手续的,一定要严打、狠打!要被视为一项政治任务来执行!”

????在座的众人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几分忧虑。他们都是与华夏人常打交道的人,对于华夏的国情比普通日本人更清楚。自然是明白,一旦华夏政府决定要严打、狠打稀土资源的非法采矿业,那绝对是立竿见影的。因为在华夏,任何事情只要一旦提到政\治高度,那就是意味着不惜代价!而且对于这些非法开采稀土的矿主来说,也将意味着巨额的罚款和可能随之而来的牢狱之灾!

????而华夏稀土的非法采矿业经过这一番打击之后,恐怕几年内都缓不过气来。没有了这些非法开采的矿点,华夏的稀土产量必然会有一个不小的幅度下滑!

????而华夏目前可以说供给了世界稀土产量的百分之九十七以上!一旦大幅度地减产,稀土价格肯定会向上浮动!仅此一项,再想打压华夏稀土出口商,要他们下调出口价百分之三十,那就是扯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