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三章 拆台的自家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莨伯涛和李爽这一刻里,他们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滔天的怒火,史顿的这一手,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逼宫”!

????百富胜投资公司这些日子以来,已经面临着很多客户要求提前结束业务的尴尬境地,只不过是因为百富胜投资公司与瑞士苏黎世佳投资集团之前的认购公告,很多客户对百富胜投资公司的未来还抱有希望,所以还没有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但是史顿如果说接受了香港《大公报》记者的采访,那无疑就会将百富胜投资公司和瑞士苏黎世佳投资集团之间的难以弥合的分歧展示给全香港人!而到了那个时候,百富胜投资公司无疑就会面临大批的客户要求提前结束业务的艰难境地!彻底地被推进无法翻身的深渊里去!

????对于莨伯涛和李爽两人愤怒地简直要将自己烧化了的目光,史顿却是神态自若!如今的他,自认为已经是很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如今他可是像华夏人所说的那样,进可攻、退可守,主动权已经完全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管莨伯涛如何去选择,自己都是为瑞士苏黎世佳投资集团立下了一功!

????至于米尔达里,也是一脸地无所谓,反正他只是来陪着史顿演一出戏,如果说莨伯涛答应了瑞士苏黎世佳投资集团的条件,那自然是最好了,这样的话,自己和波士顿国民银行也可以从中分到相当丰厚的一部分利润——史顿答应,如果说莨伯涛屈服的话。百富胜投资公司在日本的部分优良业务,就将由波士顿国民银行接手过去。如果说莨伯涛不答应签字的话,他也可以得到瑞士苏黎世佳投资集团和亮子基金的那一位的感谢。所以,无论莨伯涛如何选择。对于他来说,都有个不错的结果!

????莨伯涛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一拳击在史顿那个大鼻子上的冲动!瑞士苏黎世佳投资集团,这是想要把百富胜投资公司逼到死地去啊!

????李爽看了一眼莨伯涛,心里不禁有些担忧自家的这位董事长别急眼了真暴打史顿一顿,虽然说真打起来,他还不知道莨伯涛能不能占到上风。史顿人高马大的,虽然年纪稍大了一些。但是莨伯涛那细胳膊各腿的,恐怕不是人家的对手!

????而且,自己两个现在是在演戏,只是应新东家的要求。想要看看瑞士苏黎世佳投资集团到底能够玩出什么花样来,可别真的动手,不然自已吃苦头不说,恐怕还要面临着香港警方的讯问。在这个时候,他可不希望莨伯涛跑警察局里喝茶去!这要是传扬了出去。百富胜投资公司更要大乱!

????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莨伯涛深深的呼吸声,这时候,几人分明都听到了。从会议室的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莨伯涛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会议室的门还是有着一定隔音的性能的,显然门外已经是有些沸沸扬扬的了!

????李爽立即站起身来。还没有等他迈步,会议室的屋门上已经传来清晰的几声敲击声。

????“进来!”莨伯涛沉声地道。随着他的声音,只见他的秘书吴玉莲略带一丝慌张地走了进来,门外的吵嚷声立时随着她一并涌了进来。吴玉莲顺手又将门带上,俏脸上带着几分歉意地对史顿和米尔达里笑了笑,快步地来到了莨伯涛的身边,伏下身来,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

????“他来做什么?”莨伯涛愤怒地道,“他嫌我这里还不够乱的吗?”

????吴玉莲无奈地苦笑,李爽头痛似的地扶着自己的额头,他倒是听清楚了,来的人是莨伯涛的小舅子阮立东!

????这个阮立东,半年前,也就是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委托百富胜投资公司的下属子公司为他做理财业务。当时,莨伯涛就有些不想做,主要是他这个小舅子的事儿比较多,而且斤斤计较!这投资有风险,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给他做,不但佣金赚不着多少,反而要多出不少事来。最终,莨伯涛还是碍于妻子的面子,咬紧牙关接下了阮立东的单子,当时约定好的时间是三年!

????而现在,他正在外面,要求见莨伯涛,办理中止理财业务的手续!如果说仅仅是要求中止理财业务,虽然令人恼火,莨伯涛也不至于这样愤怒,而是这一位居然还要求全额拿到合同上约定的收益!

????“告诉他,当年他非要签三年的合同,如今这才半年的时间,他已经是违约的行为了!没有向他收取违约金就已经便宜他了,他有什么资格来要求那些约定的收益?”莨伯涛横眉立目地道,“他要是再纠缠不清,叫保安把他赶出去!”

????吴玉莲面有难色地看着莨伯涛,莨伯涛能说这话,她可不敢这样执行。谁不知道,莨伯涛极其疼爱他的夫人,而他的夫人对于这个弟弟又是很宠爱。最近几年来,阮立东不知道闯下了多少麻烦,哪一次不把莨伯涛气得暴跳如雷,但是最终不还是得给他擦屁股去!

????自己要是得罪了阮立东,阮立东把状告到莨伯涛妻子的那里,这枕头风吹吹,自己在百富胜投资公司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就算是莨伯涛记得是自己的命令,但是也肯定是架不住妻子天天的念叨。

????史顿和米尔达里诧异地看着他们,不要说更难懂的粤语了,就是汉语普通话两人也懂不得几句。不过两人那都是在社会上成精的人物,察颜观色也能够看出几分端倪来。似乎莨伯涛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两人的心里不由得暗喜。

????“莨董事长,阮先生,恐怕也只能由您来处理!”李爽清咳了两声道,吴玉莲根本就压制不住阮立东,与其让他越闹越大,还不如一开始莨伯涛就自己去处理。

????“哼!”莨伯涛一拍桌子,刚要站起身来。

????会议室的屋门又被人一脚踢了开来,接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甩脱了百富胜投资公司工作人员的拦阻,就这样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立东!你给我出去!”莨伯涛不禁大怒,拍案而起道。

????阮立东看了看莨伯涛,又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史顿和米尔达里,这脸上也有些变色。他原本以为百富胜投资公司的这些工作人员是得到了姐夫莨伯涛的授意,难为自己,如今看来,莨伯涛还真的是在接待客人!

????不过莨伯涛这一拍案而起,反倒激起了他的性子,他一梗脖子,吊儿郎当地道:“姐夫,我今天来办理那个理财业务……”

????“我不管你办理什么?我们这里正在开会,出去!”莨伯涛气得脸色铁青,根本不听他多说,指着大门道。这个混蛋,怎么就没有一点点眼色啊?自己这里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来闹事!

????“你叫我出去,我就出去啊?”阮立东也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吴秘书,去叫保安,把他给我赶出去!如果说他再敢闹事,直接送警察局!就说他无理扰乱我们的办公秩序!”莨伯涛盯着吴玉莲的双眼道,“十分钟内,我要他从我的面前消失!”

????吴玉莲看着莨伯涛那简直都要冒出火来的双眼,这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当莨伯涛的秘书多年了,像今天这种样子的莨伯涛,绝对是屈指可数!“是,董事长!”到了这个地步,她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否则的话,倒是没有得罪了阮立东,但是却得罪了莨伯涛!

????“哈哈哈哈,莨,看来你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就不留在这里了,请记住,晚上我要接受香港《大公报》记者的采访,你的决定,最好在此之前,能够让我知晓!”史顿大笑着站起身来,“告辞了!”

????“莨董事长,好好考虑一下吧,你们华夏人不是一直都有一句老话,只有把山林留下,才不必担心没有木炭!一时的失败,不代表永远。也许,未来莨董事长仍然有机会!”米尔达里道。只是这里面到底有几分虚情假意,又有几分真心实意,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他们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从门外又走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年青人,正是方明远和于秋暇。

????方明远看了看莨伯涛,伸手打了个招呼道:“莨先生,我们没有来晚吧?”莨伯涛在得到史顿的通知后,就已经告知了方明远,其实他们两人方才就已经到了。

????“方少,郭夫人!”莨伯涛站起身来,快步地迎了上去道,“你们来了!”

????“嗯,来得有点晚,让莨先生着急了!”于秋暇微微笑,秋水般的目光一转,落到了一旁的阮立东的身上道,“莨先生,这一位又是谁?”

????莨伯涛的脸上不禁有些尴尬,讪讪地道:“他是我妻子的弟弟!”

????“莨先生,让人给他办了手续!这样的客户,我们现在不需要,日后也绝不需要!”方明远冷冷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