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八章 牵线搭桥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宫本折一微微有些动容,他虽然猜测到了佐藤阴阳应当是为了稀土的事情要求到方明远的头上,才找上了自己,但是却也没有想到,方明远的手中居然掌握了那么多的稀土资源!他虽然说是一个漫画杂志社的编辑,但是对于稀土在现代工业生产中的地位并不是一无所知!没有了足够的稀土资源,日本的经济的发展就要受到影响,这一点,宫本折一相信!

????“佐藤君,你们就没有想过,为什么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加拿大都有稀土资源,这些国家都不开采,而将这份市场供手让给华夏呢?”宫本折一神色平淡地问道,“为什么你们用稀土生产的商品卖回华夏的时候,价格就要翻上十倍二十倍甚至于上百倍?如果说你们想清楚这一点,自然也就明白为什么方君拒绝将稀土卖给你们了。”

????“那是因为他们华夏的企业的无序竞争,造成其他国家的企业生产稀土根本就无利可图,亏本的买卖没有人愿意做,这些国家自然就不再生产了。而我们的产品,都是投入了巨额资金研发出来的,高新科技产品,自然是要享受高额的利润,这在世界上,哪一个国家不是如此?”佐藤阴阳不以为然地道。

????“既然你们认为是华夏的企业无序竞争,造成了其他国家的稀土企业根本无利可图。那么方君和华夏政府现在正在整顿稀土的生产秩序,稀土的价格提升起来后,美国等国的稀土企业又可以开工生产了。这种既打破了垄断,又创造了就业的好事情,有什么不好的呢?至少,华夏企业再也不能以停供稀土来威胁我们!”宫本折一仍然是一副淡淡的模样道。“至于佐藤君所说的高额利润,我不想置评。但是我只想说一句,佐藤君认为高新科技产品有权利享受高额利润,方君他们也可以认为,稀缺资源,同样也有资格享受高额利润!”

????佐藤阴阳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宫本折一居然会站在方明远的一方说话。

????“宫本君。请摆正你自己的立场。你是一个日本人,应当一切以日本的利益为重!”佐藤阴阳冷冷地道。

????“该死的非国民!”佐藤阴阳心中暗骂道。

????宫本折一耸耸肩道:“不错,这一点你说的倒不是完全的错,我是一个日本人,我确实是应当维护国家的利益!”佐藤阴阳的脸色微微地缓和了一些。

????“好吧。佐藤君,那我问你一句,你觉得我和方君之间的情谊能值多少钱?还是说,你觉得方君会因为我,而放弃维护华夏,他自己祖国的利益?按照你的论点。做为一名华夏人,这是他不能逃避的责任和义务。当国家的利益和个人的情面放在一起的时候,你觉得他会怎么选?还是说,你觉的像他这样的成功人士,会连这个也看不透?”宫本折一不屑地摇摇头道,“那你们也未免太小看他了!”

????佐藤阴阳的脸色难看提如同猪肝一般,宫本折一的这话实在是说得太捅人心窝子了。他又何尝不知道。宫本折一与方明远之间的关系固然不错,但是与稀土产业上那可能有的丰厚利润相比起来。那就算不得什么了。方明远怎么可能会因为宫本折一的缘故,就放弃数以亿计的收益。

????而且,就凭方明远能够因为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参拜神社一事,就立即公开在媒体上批评桥本龙太郎为首的日本内阁,就完全可以确定,方明远在大是大非上,决断十分地明确,丝毫不因为他在日本有着诸多的产业,有着丰厚的收益,而有半分的迟疑。

????更令佐藤阴阳无奈的是,如果说是其他华夏企业,这样肆无忌惮地批评日本首相和内阁,纵然不在日本市场里被穿小鞋,也要通过媒体喝斥几句,向华夏外交部门发几声抗议,而对上了方明远,日本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只是有小猫两三只发出了根本不成规模的几声,就仿佛这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偃旗息鼓了!

????日本人面对华夏人时,最有利的也是最好使的那些手段,在方明远的面前,连使用的机会都没有!

????佐藤阴阳倒是明白大多数日本人的想法,被方明远打脸打多了,抗议也罢、抵制也罢,哪一次也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反而被方明远以更狠的方式抽了回来。尤其是在神户大地震的那一次,抽得日本人全体是头晕眼花,直到今天,仍然时不时能够听到有日本人感慨,当初要是听了“方君”的警告,稍稍注意一下,也不至于在那一场地震中,有那么多的同胞丧生,还留下了数以千计的伤残人员!

????做为一个岛国,一个深受天灾之害的岛国,这个世界上,比日本人更具有毁灭危机感的民族,恐怕除了那些人数已经少到了要灭族的民族外,再也没有了!不管方明远当初究竟是瞎猫遇上了死耗子,还是真的有所感应——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那绝对是神明显灵的结果——因为方明远在地震发生前的态度强硬地简直令人发指,根本就没有给他自己留有任何的余地!而正是他这种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的态度,在地震发生后,事实抽日本人耳光的时候,也就越发地响遏行云!让日本人成为了当时全世界人的笑柄!

????日本是一个信仰神灵的国度,宗教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了日本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完全不相信神灵的日本人,只占国民总数中的绝少一部分!虽然说日本人很郁闷,为什么日本的神灵会提醒一个华夏人,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他们也只能接受下来。对于神灵眷爱的人,他们当然要敬畏!

????当然了,也不能否认,这其中也有很大部分的日本人,是希望如果说,这个概率是很高的,日本再发生灾难性的天灾时,方明远还能够像在神户大地震前那样发出警告!

????“宫本君,我想你是误会了!”佐藤阴阳道,“我并没有想通过你和方君之间的情谊得到什么格外的优待。我只是想通过宫本君向方君传达我们希望能够与方君就今明两年稀土进口相关事宜进行谈判,确保我们三井物产公司,甚至于整个日本能够得到保证需要的稀土资源!”

????“就为了这个?”宫本折一有些诧异地道,把自己叫到这里来,就为了这么一件事?仅仅是为了让自己通知方明远,他们希望能够与他就稀土出口一事进行谈判?

????“就为了这个!”佐藤阴阳一脸无奈地道。虽然说,日本的六大财团负责稀土进口的这些人,在得知了消息之后,就立即与华新矿业联系,甚至于派人亲自前往,与华新矿业商榷稀土进口的事宜。但是,他们所能联系上的,最高负责人也只是华新矿业的总经理鲁运兴。

????而鲁运兴,在他们的几次三番的糖衣炮弹送上后,这才向他们透了个底,华新矿业现在虽然说是他在管理,但是他目前只能负责国内的事务,而今明两年里,华新矿业所有的稀土出口权,全部都被老板收了上去。简而言之,就是他有权签单收购国内的稀土资源,但是一克一厘的稀土出口权,他都没有!他们就是给再多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用处!他们要是想进口稀土,最终还是必须要去找方明远!

????佐藤阴阳等人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立即与方明远进行联系,可惜他们通过各种渠道传达过去的意愿,不是如同石沉大海,从此再无消息,就是被公式化地回应,方明远暂时无暇处理此事,一切都等到有时间再说!至于这个时间,可能三五个月,也可能半年一年的!

????别说半年一年了,就是三五个月,也够佐藤阴阳他们这些人喝一壶了!

????虽然说,六大财团手中的稀土资源短时间内是不匮乏的,但是在六大财团的内部里,已经有人提出来,要追究他们这些人当初应对不当的责任!如果说不是他们当时不恰当地抵制行为,给予了华新矿业收购国内稀土资源的机会,否则的话,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了目前的这个境地!

????大家都明白,与华新矿业谈判进口稀土,难度无疑更大!华新矿业收购稀土,就已经是稀土国际市场价格的双倍,要想再从他们的手中将稀土再买过来,无疑日本的这些财团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再联想到英国赛弗瑞进出口公司与华新矿业达成的那份令人倍感蹊跷的合同,佐藤阴阳他们这心里是瓦凉瓦凉的!

????不过与稀土价格相比起来,更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如何与对方联系上的问题。双方间不形成联系,这谈判又从何谈起?

????“当然了,如果说宫本君能够为我们美言几句,那就更好了!我三井物产公司定有后报!”佐藤阴阳连忙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