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章 赔罪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在宾馆里,佐藤阴阳正坐在窗前,透过朦朦胧胧的玻璃,关注着对面。时间已经是下午三时,对面的那些美国佬,还没有回来!至于其他人,包括三井正树,都被他派了出去,表面上是流连于市井之间,实际上却是在收集关于方家的情报!

????佐藤阴阳这心里一方面是对方明远先接见了谢伊诺夫一行人心有不满;另一方面,他也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至今刘峙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按道理来说,得到了自己暗示的刘峙应当极力地推动自己与方明远的会面,怎么这都过去近两天了,刘峙那里似乎什么动静都没有?

????这一天不与方明远会面,确定方明远的态度,佐藤阴阳这心里就跟长了草一般,根本静不下来——这可是关系到他未来前程的大事!正是因为他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对于自己的未来满腹的忧虑。昨晚三井正树他们这些人,也不知道从这平川区里哪找到的十几个妓\女在屋内开无遮大会,佐藤阴阳都没有心思参加。

????这时候,从宾馆的入口方向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佐藤阴阳耳朵动了动,立即站了起来,打开了窗户,果然看到谢伊诺夫一行人,个个笑容满面地从入口处走了进来。很显然,今天他们肯定是有所收获!佐藤阴阳又关上了窗户,脸色越发地阴霾!

????这一天的晚上,美国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开了一个小型的聚会。从方家酒楼送来的饭菜。香溢满院。吃过饭的美国人又开起了小型的舞会,虽然说一行人中,这男女比例明显失调,但是他们仍然玩得不亦乐乎。而这一夜,日本人的这边却是燕语莺声,女人的娇笑声,即便是站在院里,也隐隐约约地能够听到!只是这女人的娇笑声再多,也掩饰不了日本人这边浓浓的嫉妒之情!

????第二天一早,美国人就又兴高采烈地出去了。这令仍然没有接到任何消息的以佐藤阴阳为首的日本人不由得更为恼火。

????而到了中午,总算是从他们的陪同人员那里得知,方明远将在下午两点与他们会面,这总算是令佐藤阴阳高悬的一颗心落下来了几分。

????几乎是得到了消息后没十分钟。魏伯达就代表着刘峙前来宾馆,虽然说表面上是来慰问日本友人,但是话里话外却是透着几分邀功的味道。佐藤阴阳自然是好言相应,双方间言谈甚欢,佐藤阴阳自然是拍胸脯地保证,等回到了日本之后,一定促使三井财团的相关部门来平川考察,尽最大努力促成双方间的合作!魏伯达这才满意而去!

????下午两时,仍然是在与谢伊诺夫会面的那个房间,佐藤阴阳和三井正树见到了方明远。不过。与谢伊诺夫不同,两人同样在吃惊于方明远的年青的同时,第一件事却是向方明远赔礼道歉!

????与接待谢伊诺夫一行人一样,方家派出的陪同人员在通知他们两点钟见面的同时,也通知了他们,这一次会面不允许带任何录音录像设备,不允许带照像机,但是在进入方家大宅的时候,仍然被方家查出来,佐藤阴阳一行人中。有三人在包中带有微型的录音录像装置!

????这些东西自然都被方家扣下了,而他们一行人,自然也就享受不到了谢伊诺夫一行人的待遇,除了佐藤阴阳和三井正树之外,其余人等都被拒之门外。不准进入方家大宅!

????对此结果,佐藤阴阳和三井正树感到悔之晚矣。同时也是大为惊诧,这些微型的录音录像设备都是日本民间拍摄的最新产品,原本想着,以华夏落后的电子工业水平,这些伪装地极好的录音录像装置,是不可能被发现的!而且这几天来,他们在平川区里不少明令禁止录像录音的地方都试用过,均没有被发现。

????可是没有想到,在方家这里,居然刚进门就被发现了!

????他们又哪里知道,华夏的电子工业水平确实不如日本,但是在民用设备上,能够与日本相提并论的,甚至于超出日本的还大有国在。以方明远如今的影响力,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搞几个这种检查装置,并不是什么难事!

????“方君,万分地对不起!发生这种事情,是我佐藤阴阳治下不严,回公司后,我一定会将违反规定的这几人严加惩处!”佐藤阴阳深深地九十度一躬道。初见面就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是令佐藤阴阳有些下不来台。而且更令佐藤阴阳感到头痛的是,这一见面,已方的气势就矮了方明远一头,接下来的谈判肯定更为吃力!

????三井正树虽然心里愤愤不已,携带录音录像设备前来,主要是源于他的坚持,没想到居然被方家发现了,但是表面上也仍然得和佐藤阴阳一起,深深地九十度一躬。

????方明远看着两人,心中不由暗乐。华夏与欧美那些国家不同,枪\械管理得很严,在互联网尚未成气候前,媒体这一块,也基本都在政府的管制之下,所以什么狗仔队一类的无良记者,在国内并没有什么市场。

????当初他在美国购买微型录音录像设备时,顺手也买了一些防范用的设备,而之所以带回这些东西,当初也是想看看德光电子厂能不能仿制,这东西如果说要是能够吃透了,对于德光电子厂的技术水平,也是一次飞跃。而且这种东西,在未来,就算是在国内没有什么销量,在欧美国家的销路也是相当可观的。其实这东西虽然有了,但是一般情况下,也就是放在德光电子厂的库房里

????他也是偶一动念,知道日本人喜欢玩这种偷拍行为,所以才临时从德光电子厂的库房里调了过来。谁也没有想到。居然就把佐藤阴阳他们抓个现行!

????方明远沉着脸。一直都没有说话,佐藤阴阳和三井正树也只有一直躬着身,足足过了有好几分钟,佐藤阴阳觉得自己的腰都开始酸痛的时候,方明远这才道:“两位坐下吧!”

????佐藤阴阳和三井正树这才直起了腰,带着几分忐忑地坐了下来。

????“佐藤君,我方家的陪同人员在通知贵方前来的时候,是不是没有说清楚?”方明远淡淡地道,“林蓉,伱查一下。是谁负责接待佐藤君一行人的?”

????“不不不,当时已经说明,是我们的人糊涂!”佐藤阴阳连连摆手道。这东西查清楚很容易,那个陪同人员可是在宾馆里和方家大宅外面都叮嘱过他们。当时有不少人都在场,他们就是想推卸责任,也不可能!

????方明远的眉毛立时竖了起来道:“佐藤君,贵国国民不是一向标榜自己遵纪守法吗?怎么到了我这里,连我这个主人的一点点要求都办不到?前几天新线电影公司的公司总裁谢伊诺夫等人同样是前来我方家,却没有一人违反。我很奇怪啊,贵公司的这些人拿着录音录像设备进来,想要在我这里拍些什么?”

????佐藤阴阳立时额头上就见了汗,方明远这话可是有些诛心,要是他借题发挥。就凭这一点,就足以将佐藤阴阳他们这些人全部都赶了出去!自己这些天来的所有努力,可就全部都成空了!

????佐藤阴阳如同屁股上安了弹簧一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又是深深地一躬,嘶哑着嗓子道:“方君,底下人胆大妄为,给方君您带来了麻烦,实在是对不起!他们也只是好奇,想要知道方君伱的模样……”

????方明远打断了他的话道:“佐藤君,这么说。他们携带录音录像设备进来,伱是知道的了?”

????佐藤阴阳怔了一下,连忙道:“不不不,我事先并不知道,是方才我问出来的。”这个罪名可是不能够承认!

????“我的模样?我记得村山首相当初可是答应过我。未经我的许可,日本媒体不得公布我的个人照片、录像。难道说桥本龙太郎什么取消了这一承诺了,我怎么不知道?”方明远的脸色更是不善!

????佐藤阴阳心里叫苦不迭,早知道方明远这里居然会有检查设备,他说什么也不会让这帮人带上这种东西,说到底还是潜意识里对于华夏和华夏人的蔑视,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村山首相的承诺依然有效,桥本龙太郎首相并没有取消对您的这一承诺!都是他们自己的个人行为!”佐藤阴阳颤声道,“如果说方君仍然生气地话,我让他们进来给方君磕头赔罪!”

????“哼!”方明远冷冷地哼了一声。磕头赔罪对于日本人来说,虽然不能说是家常便饭吧,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年里怎么也得有个三四十回的,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佐藤君,贵公司这一次受邀前来,是我看在了宫本君的面子上,否则的话,为什么日本的其他公司并没有一并前来?难道说是因为他们不需要稀土吗?而伱们之所以能够在今天,让我百忙中抽出时间来会见伱们,是因为刘区长为伱们说情,希望伱们要懂得珍惜机会!”方明远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其中警告的意味,却是不言而喻!

????“哈依!”佐藤阴阳又是深深地一躬,这才坐回到了沙发上!

????三井正树此时也是浑身出了一层冷汗,虽然说,对于方明远他最初心里是八个不服,十个不忿,但是到了现在,也被方明远揉搓地老实了很多!

????“好吧,现在让我们来谈谈正事!我可以开诚布公地告诉伱们,华新矿业原计划这两年的稀土是不对外出售的,仅供企业内部使用!”方明远直截了当地话,令佐藤阴阳和三井正树有些傻眼!

????佐藤阴阳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方君,华新矿业这两年所购得的稀土,足以供全世界的企业使用一年半!”他才不信方明远的这些鬼话呢。方家的产业虽然多,但是真正能够用得上稀土的,也就德光电子集团和钢铁厂这两个系统,其他的产业,要么对稀土根本就别无所求,如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电影城和家乐福集团;要么就需要量相当少!可是即便是德光电子集团和方家名下的这几个钢铁厂都是世界第一的企业规模,也不可能用完如此多的稀土吧?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贵国的原油储备可以保证贵国二百七十天的需要,贵国的稀土储备可以至少保证五年的需要,对于珍贵而又实用的稀土,目前正处于价格低谷,我们打算提前储备一批,有什么问题吗?”方明远一脸惊诧地反问道。

????囧……佐藤阴阳和三井正树被问得哑口无言!是啊,人家打算乘低价时囤积一批做为储备,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这么多的稀土,伱名下的产业用得完吗?”三井正树忍不住道。

????“用得完,用不完,这都是我方家自己的事情。如果说要砸了,也是我方家自己赔钱!不需要其他人替我们操心!”方明远看着三井正树的目光可是冷了几分。

????佐藤阴阳扫了三井正树一眼,方明远这话里话外可是透着几分不满。也是,要是日本的其他财团,或者说美国人、欧洲人来关于日本三井物产公司的预算问题,三井公司的人也同样会不满的!这是人家的私有财产,又不是公款,一个日本人,有什么权利对人家花自己的钱来指手划脚?

????“方君,我们这一次前来求见,是想从方君这里购买一批稀土资源,供国内的公司使用,请方君看在宫本君和华日两国世代友好的份上,看在我日本三井物产公司也曾经在日本政府对华援助上尽过一番心力的份上,答应我方的这一请求!”佐藤阴阳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要不主动提出要求,方明远才不会自己把话题引过来,再磨叽下去,方明远一看表,告诉还有其他宾客需要接待,把自己这些人送出去,今天可就白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