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一章 成全我们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进入三月,虽然说秦西省的天气仍然是有些寒冷,但是南方的天气已经开始转暖。

????东南亚金融危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爆发半年多,整个东南亚,包括东亚在内的所有国家,如今都多多少少地受到了它的影响!而其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莫过于目前正在遭受二次荼毒的东南亚诸国。国际金融炒家的突然回马一枪,令原本就哀鸿遍野的东南亚诸国此时更是陷入到了水深火热之中!

????方明远注意到,进入三月份后,印度尼西亚的一些媒体就开始把矛头指向华人,攻击在印度尼西亚的华人为富不仁,不肯与当地人同化!而且在文章中,或者视频报导中或明示或暗示——印度尼西亚如今之所以陷入经济困境,其中华人的所做所为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华人应当对国家经济目前面临崩溃负主要责任!这令方明远敏锐地认定,前世里那一场曾经令全世界人都为之震惊的屠华事件,依然是不可避免的!

????在方明远和郭家、郑家的暗中推动下,三月中旬,世界的主要几家报纸和电视媒体如美联社、路透社、法国新闻社、国际文传电讯社、德新社、日本共同通讯社这些世界知名媒体,纷纷通过各种方式,陆续大篇幅地报导了发生在东南亚地区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以来的驱华、屠\华事件!一时间引来了世界各国爱好和平、重视人道主义的人士,对东南亚诸国政府当年的所做所为地强烈谴责!

????这自然是引起了这些国家政府的不满,但是他们的抗议声,却被这些媒体的老板们无视了——与他们的抗议声相比起来,上千万美元的收入更令他们重视!而且这些报导无不是有着充分的事实根据,可谓是铁证如山!这些国家别说抗议了,就是把官司打到国际法庭上,他们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而且要是这些国家的政府真的这样做的话,肯定会把他们乐得能够在梦里笑出声来!这种扩大自家媒体影响力的机会,可不是时时都会有的!这种铁定能赢的官司。届时不但收视率和销量会大幅度地提升,还会在全世界人的面前,树立起自家媒体重视人道主义的光辉形像!胜诉后,还可以向这些国家政府要求声誉赔偿金!可谓是一举多得!

????这些媒体们“为了搜集更多第一手的资料”,还纷纷派出精兵良将组成一个个采访小组,前往有着排\华、屠\华不良纪录的东南亚各国,而其中,有着诸多不良往事。被各大媒体着重曝光的印度尼西亚更是这些采访小组前去的重点!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印度尼西亚的媒体如同被集体敲了闷棍一般,一时间,居然集体失声!

????但是这短暂的胜利,并没有令方明远心头的重石就此被挪去,因为他明白,只要印度尼西亚统治者延续了数十年的统治手法不变化的话,为了避免因为金融危机所造成的经济危机进一步扩大,影响到自己的执政基础。苏哈托政权就会使用种种的手段,利用印尼土着人对华裔在事业上的成就所产生的妒忌之心,以及极端分子盲目仇视华裔的心态。将他们的怒火引向印尼社会中最没有政治权力的那一部分——华人。

????哪怕是明知道有世界媒体在关注着这一切,苏哈托政权也别无选择!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因为经济危机刺激而变得矛盾激化的印度尼西亚社会,势必会将矛头指向黑幕重重的政府,威胁苏哈托家族在印度尼西亚的统治地位!为了保住自己家族在印度尼西亚的统治地位,苏哈托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此时的平川,不仅仅日本的这六大财团的代表仍然留在了这里,韩国的两家公司,还有美国的磨力科普公司。也都派来了洽谈的代表。毕竟对于这些公司来说,采购到的那只不过占到总产量的百分之二十五的稀土,并不能够满足他们各国生产研究的所需。

????日本和韩国是不愿意轻易地动用储备!美国虽然有足够的稀土储藏,但是由于闭矿多年,就是要重启矿山开采。也不是说开就能够开的,至少这一两年的稀土需求,还是必须要从华夏采购!!

????佐藤阴阳懊恼地带着三井正树一行人从古城博物馆里走了出来,今天的谈判,又没有什么成效。方家的人,在这价格上,居然是寸步不让!这令佐藤阴阳无奈到了极点!

????“佐藤君!”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男性的呼声,佐藤阴阳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在不远处,日本富士集团的进藤马吊正站在路边对他招手。

????佐藤阴阳侧头和众人说了几句,三井正树带着其余人走向了回宾馆的方向,佐藤阴阳则是带着佐野亚希子向进藤马吊的方向走来。

????“佐藤君,今天的谈判可有什么成效?”进藤马吊道。

????佐藤阴阳懊恼地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的进展,方家在价格上没有半点让步的余地!”

????进藤马吊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富士集团这些天来,也和方家有过多次的接触,但是在这价格上,也是没有丝毫地进展——十倍价格,只涨不降!

????其实纵然以十倍的价格购入这些稀土做为原料,对于他们这些公司来说,仍然是利润丰厚,远超一般行业,但是,一来,这几年来,大家都已经习惯于稀土的便宜价格,自然是不愿意多拿钱;二来,也是担忧,一旦这个先例开了,那么这稀土会不会也像原油一样,继续大幅度地攀升!

????但是担忧归担忧,他们拿方家却没有什么法子。方家已经说明,购买这些稀土是为了自用,而且人家也不打算出售的,是他们这些人非要买。他们现在若是撒手,看方家的模样,似乎完全就不在意。这令他们这些人,是老鼠拉龟,无从下口!

????而他们一向惯用的,也是极有效的方法——动用华夏官场的力量来施加影响的办法。目前来说,对于方家也没有什么作用。方家原本是执意不卖的,如今已经同意出售,这就已经是退了一步,如果说还有官员在价格上再指手划脚的话,那可就是欺人太甚了!这方家在华夏也不是任人捏的柿子,背后的苏浣东更是华夏下一届总理一职的热门人选,本身无论是财力还是社会影响力都不可小视。这些官员们也不敢做得过份了!

????一行人来到一处茶馆,寻了个僻静的所在,进藤马吊打了个眼色,佐藤阴阳怔了片刻,这才摆手让佐野亚希子到另一边去喝茶。进藤马吊这才道:“佐藤君,看来这方家是铁了心要高价剥削我们了!”

????佐藤阴阳叹了一口气,在他成为三井物产公司的中高层干部后,已经有很久很久的时间了,他都没有再尝到这样的挫折感。

????“进藤君。贵公司这一次可有什么对策?”佐藤阴阳问道。

????“难啊,那些华夏的官员们,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向方家施加压力了!我们也无可奈何!而且。如今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六大会社,韩国的两家公司,还有美国的磨力科普公司,对这些稀土都是虎视眈眈,方家这是根本就不担心销路!”进藤马吊叹息道。

????“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他方家拥有华新矿业,又整合了章州的矿业,原本就已经拥有了华夏稀土产量的百分之二十五,难道说这还不够他自家用的吗?至于要囤积如此多的稀土吗?他就不怕。将稀土价格推高到了这个地步,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等国也重开稀土矿吗?等到了那个时候,稀土可就不是他一家说了算了!”佐藤阴阳苦恼地道。

????进藤马吊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左右,低声地道:“这个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消息。你知道韩国的三星集团吧?”

????“知道!”佐藤阴阳道。这不是废话吗,三星集团可是与三井财团所属的几大公司都有着贸易往来。

????“就在不久前,香港的一家公司不是参股三星集团了吗?这事你应当知道吧?”进藤马吊接着道。

????“嗯!知道!”佐藤阴阳点点头道,其实他还知道,当时也不知道这李涧熙是发什么疯。突然间就和一家香港公司达成了投资入股的协议。原本三井物产公司,还想在合适的时机,入股三星集团呢。

????“据说,那一家香港公司的背后就是方家!”进藤马吊低声地道。

????“啊?”佐藤阴阳手一颤,手中的茶杯晃了两晃,几滴茶水落到了桌上!

????佐藤阴阳两眼有些发直,他有些明白了!难怪,这一次韩国来的公司里没有三星集团,他以为三星集团倚仗着稀土储备雄厚,不急着收购呢。原本问题是出在了这里!

????三星集团在电子产品上,可谓执韩国电子业的牛耳,而且三星集团会长李涧熙这人,也是有大才智大气魄之人,三星集团在他的执掌下,这些年发展地可是着实地迅速!若不是突如其来的这一场金融危机,打断了三星集团的资金链,外人想要入股三星集团,又岂是那么容易!

????如果说,入股三星集团的那家香港公司的背后是方家的话,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释地通了!方家之所以囤积如此多的稀土,恐怕不仅仅供自家使用,也要提供给三星集团。而三星集团,做为韩国最大的电子企业,每年所需要的稀土量,也是相当地惊人的!

????而三星集团与日本这些电子公司,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为了争夺国际市场,两者间早就不知道有多少次的交锋了。如果说三星集团能够得到源源不断地充足稀土供应,而日本的这些电子公司,却不得不受到稀土所有量的限制,这无疑是对日本公司极其不利的事情!

????一年两年也许还显不出来,但是十年八年之后,三星集团恐怕就将成为日本这些公司的大敌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佐藤阴阳这心里更是颓然,难怪这方家买下了这么多的稀土却一点都不紧张它的销路。两年稀土的总量,加到一起,也不过数十亿美元,却卡住了其他公司发展的道路!

????“这方家真是好算计!”进藤马吊长叹道,“咱们这些人如果说不买这些稀土,他就囤积起来供三星集团和自己使用。如果说我们要买稀土。就得高价采购。这样一来,从生产成本上,三星集团就低了我们不少!而他方家也可以从中获得巨额的利润!”

????“但是我们又不能不买!”佐藤阴阳满嘴的苦涩。这就是资源匮乏的岛国的悲哀,绝大部分资源都必须倚仗国际市场的供给。像原油、煤、铁这些东西还好一些,毕竟出口国众多,东方不亮西方亮,最多只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但是像稀土这种目前只有华夏能够大量供给的资源,他们就没有了选择!

????“是啊。我们又不能不买!”进藤马吊也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只能是希望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能够重启稀土矿业,改变华夏在稀土供给上一家独大的局面!否则的话,我们都没有选择!”

????佐藤阴阳心中不由得一动,看向了进藤马吊,脸色越发地阴沉了下来。“进藤君,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吧?”

????进藤马吊微微地一笑道:“佐藤君,看来方家在这价格上再无退让的余地!而我们又必须要购买稀土。只是这十倍价格,实在是难以向公司和国内交待。所以……”

????“所以你们就将心思打到了我的头上?”佐藤阴阳冷笑道。“是不是想让我当那个替死鬼?”

????“佐藤君这话可就言重了,我们怎么可能让佐藤君你去当替死鬼呢,只是希望佐藤君能够切实地承担起你应尽到的责任!之所以出现如今这样不利的局面。佐藤君你是不是难辞其咎?”进藤马吊将茶水给佐藤阴阳手中的茶杯满上,微笑道,“当初,是不是佐藤君你第一个提出来,大家联合抵制华夏的稀土,而且要将华夏稀土的市场价格进一步打压?正是听了佐藤君你的主意,大家当时并没有与华夏的这些稀土生产企业签定收购合同,给予了这方家可乘之机!而现在,也是因为佐藤君你们这些人招惹到了方家。这才让方家一口咬定了十倍价格不松口。我们这些人可是都受了佐藤君你的牵连!”

????佐藤阴阳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简直都要气死了!这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当初是他第一天提议抵制华夏稀土,但是他们这些人自己要是不同意地话,难不成自己这个三井物产公司的人,还能够替富士这些大公司做主不成?

????“佐藤君。你也不必如此!”进藤马吊哈哈一笔道,“说老实话吧,佐藤君,你这一次不管是否和方家签约,回去后都难免会受到贵会社的惩处。就是将佐藤君你调到再清闲的岗位上,也没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佐藤君,你说是不是?”

????佐藤阴阳一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十指的指甲在掌心里抠出了深深的血痕!他已经完全地明白了!进藤马吊他们的想法,他已经想了个通彻!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人已经没有耐心再继续这样纠缠下去了,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不少人是在担心,若是这样继续耗下去,方家会不会变卦?会不会夜长梦多,方家再抬高价格?

????但是他们又不愿意当这第一个与方家签约的,毕竟这稀土价格与去年相比起来,连跳十级!实在是有些太夸张了!这样的成绩,如果说拿回各自的公司里去,肯定是一顿臭骂是跑不了了,甚至于还可能会影响到各处的前程!

????而如果说佐藤阴阳能够第一个与方家签约的话,那么他们再以这个价格签约的话,回国之后,也好给各公司高层一个交待,完全可以将一切的罪责都推到他佐藤阴阳的身上,因为他行事在先,这些人才没得选择!这样一来,即便是有过,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大过!

????“是又如何?”佐藤阴阳咬牙切齿地道,虽然说他也早就明白,自己这一次回到公司,无论是在华夏被关入拘留所一事,还是购买稀土价格过高一事,都足以令他在公司里的前程尽毁!最好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仍然留在目前的这个职位上,从此再无寸进。至于最坏的情况,他都不敢去想!但是知道归知道,被进藤马吊这样当面揭了开来,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呢!

????进藤马吊看了看不远处的佐野亚希子,确定她不可能听到两人的谈话,这才压低了声音,对佐藤阴阳道:“既然这样,佐藤君不如成全我们几人!而我们几人也必有厚报!不知道……佐藤君愿不愿意听听,我们给佐藤君你的好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