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八章 难得的机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也许这一次,又要两手空空的回去了!”丁宜看着窗外,无奈地想道。这样的结果,无疑会令中央感到失望,因为中央领导们希望能够在下一次两国首脑互访中,能够就这个项目达成协议,从而开始输油管线路线的实地勘探和设计!

????“这一不利局面也许等换届后就能够扭转了!”丁宜安慰自己道。在中央领导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安安线的设想的。副总理兼任铁道部部长的苏浣东,就在不少的场合里提到,安秦线也不是不可以选择的。只是他的这一观点,在中央高层中应者寥寥!不过,丁宜估计到了换届之后,如果说苏浣东能够成功地成为总理的话……不!哪怕成不了总理,只要他能够再进一步,局面也就可能会不同了!

????华夏坚持安安线这一结果的出现,其实说穿了一点都不神秘!做为华夏自己的第一个大油田,尤其是对于老一辈人来说,安达油田的发现,意味着华夏石油工业从此走进了历史的新纪元,意味着甩掉了被外国人硬戴在头上多年的贫油国的帽子,让华夏人的腰板更加挺直!在那个就连物理规则都想另起炉灶做出一套与资本主义不同的年代里,安达油田在华夏人的心目中,有着特殊的意义!

????但是安达油田的辉煌在经历了这些年的高产之后,它毕竟不是那有着无穷光热的太阳,可以用之不尽、采之不绝,原有的油田无可避免地即将进入了高含水后期,产量在多年维持在五千万吨后,几年后就不得不面临着减产的可能!为了保持安达市在华夏石油工业中的地位,也是为了继续利用安达市目前所有的,将来可能面临开工不足的国有炼油设施和管道,保证华夏最发达的东部地区经济建设的需要。所以华夏才会拒绝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提出的安秦线输油管线的提议,坚持安安线的想法!

????只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对于安秦线提案就是不松口!这导致了两国政府之间进一步的能源合作协议迟迟不能达成一致!

????“部长。有个电话!”秘书的到来打断了丁宜的思绪,“是一个自称叫方明远的人!”

????“方明远?”丁宜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从脑海里很快就找到了相应的资料,眉头又松弛了开来,“他什么事?”

????“他留下了一个莫斯科的电话号码,说希望您在有空的时候打个电话,有重要的事情与您商榷!”秘书递上了一张纸条道。

????“嗯?他现在也在莫斯科?”丁宜有些小吃惊。不过他更好奇,这个年青人找自己有什么事?丁宜自认为。他与苏浣东一系人走得不近,但是也不远。他所在的这一系,与苏浣东的那一系,两系之间并没有什么尖锐的矛盾,但是也谈不上是盟友。

????当夕阳西下,染红了天际的时候,在麻生香月位于莫斯科郊外的庄园里,迎来了它的新客人。

????丁宜带着自己的秘书,以及三名代表团的成员。应方明远的邀请,前来做客。方明远和麻生香月在门前迎接他们的到来。

????“丁部长大驾光临,真是令蓬荜生辉!怎么样。这一路上还算是顺利吧?”方明远伸出手笑道。

????丁宜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方明远,这个年纪没比自己儿子大多少的年青人,如今却已经是完全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世界知名人士!一时间,这心里竟然是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还好,只是在出城的时候,有点小堵车!”

????丁宜看了一眼庄园外,轻声地道:“从我们出莫斯科大酒店,就一直有车在跟着我们!”虽然说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像丁宜这样的外国高层官员。在莫斯科的一举一动都有克格勃盯着,但是丁宜还是觉得提醒方明远一句为好!

????方明远微微一笑道:“丁部长不必在意,麻生女士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丁宜这才意识到,站在方明远身边的这个身材高挑,容颜美丽的女子。居然就是在俄罗斯经济界有名的麻生香月!他原本还以为是方明远的助理或者秘书,不由得就看了几眼。

????麻生香月微笑着伸出了手道:“方少说得不错,丁部长大可放宽心!”麻生香月在俄罗斯经营多年,手中又掌控着亿万财富,俄罗斯经济界、政界的名人。认识无数,克格勃虽然恶名在外,但是对于麻生香月来说,也不是什么神秘的机构。

????方明远在丁宜秘书惊诧的目光里,与丁宜并肩而行,来到了一处小客厅。

????“丁部长,方少有些事情要和你单独谈谈,你的这些属下,就由我负责招待好了!”麻生香月一笑道,“我这里,不会有人监听的,丁部长完全不必顾忌什么!”

????“那就先谢过麻生女士了!”丁宜笑笑道,“能够得到麻生女士的亲自招待,是他们的荣幸!”

????方明远和丁宜进入了这间充满了俄罗斯风格的小客厅,说是小客厅,其实面积仍然有四五十平米!两人分宾主坐下。

????“丁部长,你是要茶?还是咖啡?香月这里,还是有一些比较难得的珍品的!”方明远笑道。

????“茶!”丁宜笑道。心中却是一凛。在国内他就有所听说,这个在俄罗斯做得风生水起的麻生香月,其实质是方家在俄罗斯的代理人!手中掌控的都是方家在海外的资金!只是大家说归说,也没有什么百分百的证据来证明!

????因为谁也无法说服他人,如果说麻生香月所掌控的资金都是方家的海外资金,那么这一笔要以美元数以十亿计的庞大资金,方家又是如何从海外赚到的?而当时,以方明远在日本的收益来计算,即便是再放大个十倍八倍,也达不到麻生香月手中的资金数量。

????但是要说麻生香月不是方家的代理人,那就更无法解释,为什么麻生香月,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女性,后来担任了一段时间方明远在日本的代理人后,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里,筹集到如此庞大的资金?

????不过,从今天来看,丁宜觉得麻生香月肯定与方家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这一点从方明远可以借用麻生香月在莫斯科的庄园会客,而且言语间那种随意间看出。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么方家的真正实力,恐怕大家在国内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丁宜不禁有些羡慕苏浣东的好运了,怎么就和这方家互相看对眼了。有了方家雄厚的财力支持,苏浣东一系的人想要获得政绩,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更重要的是,方家这些年的发展,并不需要苏浣东为此而付出什么负面影响,反而为苏浣东博得了很多的赞誉!比如说高速铁路的铁轨生产技术,比如说特种钢生产协会,再比如说去年波及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油荒!苏浣东之所以能够顺利地成为下届总理的热门候选人,方家功不可没!

????等送上茶水的服务人员退了出去,陈忠拉上了屋门,方明远这才对丁宜道:“丁部长,我知道您事务繁多,能够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前来,已经是很不容易。所以,我也不和丁部长你绕圈子了!我这一次约见您,是为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输油管线方案!”

????丁宜心中吃了一惊,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方家什么时候又与尤科斯基石油公司有关系了?难道说,尤科斯基石油公司是托他前来做说客吗?不过想想方家如今名下的石油工业,他与尤科斯基石油公司有业务往来,也是很正常的。而且听说,方家正在筹建第二家大型炼油厂,对于在国内并不能够得到多少原油供应的他,对于国外原油的需求自然更大!

????“不瞒丁部长,这尤科斯基石油公司,我方家也算是股东之一,而且这一条输油管线,也是因为当初霍尔多科夫斯基先生与我方家达成的协议中有这一项目!”方明远接下来的话,终于令丁宜为之动容了!

????方家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入股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这个消息怎么从来也没有人听说过?情报部门在这件事上,是干什么吃的?

????“这一次与您见面,就是想和您谈谈这输油管线的走向问题!”方明远笑容满面地道,“丁部长,我很奇怪,为什么政府一定要坚持走安安线,而否决了我们原定的安秦线?”

????丁宜轻轻地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今天他可着实是收获了一个惊喜!

????丁宜在脑海中飞速地思索,从方明远刚才的这番话里,可以确定几点,方家已经入股尤科斯基石油公司,而且尤科斯基石油公司之所以提出来安秦线输油管线方案,应当是方家与霍尔多科夫斯基之间达成的协议,而并不是尤科斯基石油公司自己的意思。这也就是说,如果说能够说服方家,那么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就很有可能会不再坚持安秦线方案,那么目前的僵局就有可能会被打破!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