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六章 各怀心思的诸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六章 各怀心思的诸人

????麻生香月的这一番心理变化,在场的人们自然是无人得知,就连宫本折一和武藤云樱、方明远在内,也没有想到,这个在《周刊少年》鼎鼎大名的公关部之花,留在了海庄镇的目地居然不是为了替《周刊少年》拉拢方明远,而是别有用心。

????宫本折一以充满了挑衅的目光直视着麻生香月,他希望这个女人能够知难而退,此事过后,就乖乖地离开海庄镇,返回日本,不要继续留在方明远的身边。

????自古以来,华夏和日本其实都有着相似的一句老话,那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不知道有多少名噪一时的天才和强者,在美色上栽过跟头,有的还能够东山再起,有的却是一蹶不振。对方明远寄予了莫大希望的宫本折一,不希望方明远日后也重蹈覆辙!那样无论是对于艾尼克斯株式会社、《少年月刊》,还是他自己,都将是莫大的损失!宫本折一如今也是人进中年了,难得遇到这样一个难得机会,自然不容他人的从中破坏。

????对于麻生香月,宫本折一心中仍然有些忐忑不安,他可是过来人,深知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对于异性正处于充满了好奇心的时候,别说是一向对男女关系管束得十分严厉的华夏了,就是在男女关系开放的日本亦是如此。麻生香月的年纪虽然与方明远相比起来大了些,已经二十余岁的她,仍然是处于女人的黄金时间,充满了成熟的魅力。对于那些愣头青小子们,更是俱有莫大的吸引力。而日本女人对于男女关系的开放程度,令他担心麻生香月会以美色诱惑方明远,就是不能将方明远拉拢到《周刊少年》一方,也可以从情感上对其给予沉重打击,令其颓废几年,甚至于是就此毁了他的一生。这种自己得不到手,也不能让竞争对手得到的作法,在日本并不罕见。

????他又哪里能够想到,方明远如今早已经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前世里那数以万计的图片和数以百计的岛国爱情动作片早已经将他的口味养得刁钻之极。别说是麻生香月了,就是日本最顶级的那些女星前来,若是不付出点“真金白银”来,想要靠着几个媚眼,或者说那些若隐若现的诱惑,就想要从他这里拿到什么好处,那纯粹是白日做梦!而且她们所遇到的待遇更可能的是,便宜全占,好处没有!

????麻生香月又怎么能不明白宫本折一的用意所在,她妩媚地一笑道:“那倒是要恭喜宫本前辈和方君了,这样两全其美的合作,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宫本折一不由得为之一愕,他没有想到麻生香月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看模样,似乎也是诚心诚意。方明远若有所思地看了麻生香月一眼,却并没有多说话。

????此时,各种菜肴已经如同流水般地送了上来,其中自然会有方家饭馆的招牌菜——鱼头泡饼。而且为了庆贺新店开业,方明远还特意地抽时间回忆了一些前世里他曾经吃过,味道不错、做法不麻烦、却又带着几分新意的菜品,让这些厨师们事先练习了半个月,以保证在新店开业的这一天推出!

????几人暂停了谈话,转而将目光投向了这些菜肴。麻生香月他们三人就不必提了,对于中餐并不是很熟悉的他们,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发言权。马永福三人却是心中颇为惊诧。这一桌上,倒是有不少他们三人也未品尝过的新式菜肴。他们尝了尝,口味还不错。一家县里的小饭馆也能够作到这种地步,这可是太难得了!

????“晴儿,尝尝这个,清蒸棒棒糖!”方明远从盘里拿起一根蒸熟了的豆角,上面插着块肉丸,看起来倒真得有几分棒棒糖的模样。

????“穷乡僻壤的小县,事出仓促,实在没什么好东西招待您,秋暇姐包涵一二。”方明远低声地对于秋暇道。前世里他可知道香港人好吃,而且也会说,可以说是食不厌精。什么花样他们想不到?眼前的这一桌菜肴,也许在马永福他们几个的眼中,是花样百出,口味独特,但是对于于秋暇来说,恐怕根本就入不了法眼。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前世里的他也只有品尝家常菜的资格,偶尔能够去次有点档次的饭店,那里头的菜肴,其原料也不是他的家底所能够承担得起练手费用的。

????于秋暇淡雅地一笑,低声地答道:“明远,你我姐弟之间,何必在乎这些旁枝末节的小事。吃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方明远一挑大拇指低声地道:“秋暇姐说得好!”

????“明远,听你方才所说的意思,是不是那家新成立的子公司,属于你的股金目前是由对方代缴,将来由你的收益中扣除?”于秋暇轻声地问道。

????方明远点了点头,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是自己不说,以于秋暇的能力,届时也不难查出来。

????于秋暇的俏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怒色,用手点指着方明远的脑门,恨恨地道:“既然缺钱,为什么不跟姐姐说,一两千万日元,对于姐姐也算不得什么,欠姐姐的岂不比欠外人的好?”越了解方明远,于秋暇就越喜爱这个少年。晴儿到现在无兄无弟、无姐无妹,虽然说有堂兄弟姐妹,但是于秋暇对他们却有些看不上眼。何况,因为日后财产继承上的一些分歧,郭家这几个二代子弟间,也并不是亲密无间的。既然这个少年已非自己所能够掌御得了,那么就尽最大努力给予扶持,帮助他更快地崛起,也算是给自己和晴儿多一个得力的帮手。经过这一段时间来的观察,于秋暇对于方明远的品行,已经有了相当的认可。

????方明远看了一眼桌上的其他人,众人吃得是津津有味,仿佛并没有留意两人的谈话似的。但是方明远心中很清楚,这些人精们,怎么可能会对两人的谈话完全地忽视呢?“秋暇姐,这里不是谈话的所在,一会咱们再说。”

????于秋暇亦知道这里实在不是合适的谈话所在,只是不这样做,就令她胸中的这口闷气无处发泄出来。这个小家伙,居然宁肯欠日本人的钱,都不愿意向自己开口,实在是有些太不像话了。

????“哼,一会再好好地收拾你!”她用修长的手指又戳了两下方明远的脑门,这才做罢。

????坐在隔壁包间里的李东星等人,还有后来匆匆忙忙赶来的平川县委书记郭天放,及县委的几位副书记,此时面对着满桌香气四溢的菜肴,却都有点食不下咽。

????李东星是有些郁闷,原本做为方家新店开业主角的他,此时已经沦落为众人眼中无足轻重的配角。旁边包间里的哪一位,除了方明远之外,拉出来都是需要他陪笑脸的。马永福三人就不必说了,麻生香月三人做为外宾,也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县长可以随意招惹的,于秋暇就更别提了。

????不过郁闷之余,李东星的心中亦是相当地兴奋。不说这桌上已经有苏爱军坐陪,能够结识未来铁道部部长的儿子,就可以说此行已然不虚。更不要说,通过今天这件事,他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方明远的能量。小小的年纪居然就已经能够和省府的高级官员扯上关系,而且从方才来看,双方间的关系还是相当地密切,这对于方家日后在秦西省里的发展,无疑是极大的助力。而且方家在省城里混得越好,对于自己这个盟友的仕途来说,无疑是更好!

????尤其是当他得知了于秋暇的身份后,李东星的心里更是激动不已。他可是亲耳听方明远说过,未来的超市将是一家合资公司,香港的一家公司将在其中占据不少的股份。在他想来,方明远口中所说的那家香港公司,九成九会是郭氏航运集团的下属子公司了。那样岂不是说,郭氏航运集团的投资将落户平川县了?这可是一项拿到省里说也是倍感光彩的政绩!

????中央里有苏浣东部长,省里有马永福主任和杨均义厅长,香港有郭氏航运集团,可以说方家的根基已经不容小视。李东星更加坚定了自己与方家联手改造平川县经济的信心。当然了,如果说再能够争取到来自日本的投资,那就再好不过了。李东星想到这里,嘴角处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郭天放却是纯粹的郁闷和懊恼。由于他得到通知后,才知道马永福三人前来方家饭馆贺礼,于是这才拉着县委的几位副书记急匆匆地赶来。谁承想,居然连首席都挤不进去。至今连和马永福三人搭个话的机会都没有。怎么能不令他这个平川县的一把手感到郁闷之极。同时,他对于方家的潜势力也是暗自的心惊,一家不过是县里开业的小饭馆,居然都能够惊动省里的官员亲自驱车上百里来此庆贺,由此可见,方家在省里的影响力之大。

????开始他还以为,方家不过是借了李东星的光,才能将饭馆扩张到了平川县内。而且他也听说了,方家要在县里开一家超市,而且开出了相当丰厚的薪水雇佣殉职警察和为国捐躬的军人遗属,他心中还有些颇不以为然,认为这不过是方家最初为了打开平川县市场所玩的嘘头——借此来吸引平川县居民的关注度罢了。待到商场的收入稳定后,会不会找借口将这些人全部辞退,恐怕还是个未知。其实说到底,郭天放就是对私营企业和私营经济没有任何好感的官员,在他看来,社会主义国家里怎么能够让那些万恶的剥削者重新出现!

????但是他对于那些县属企业如今的没落,却又无可奈何,他并不是没有努力过,但是这些企业,是输血越多,亏损越大。到了现在,他也是束手无策。所以李东星来到平川县之后,郭天放对于经济的这一块事务,几乎全部放手给了李东星。

????可是如今看来,方家的实力之雄厚,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自己即便是再看方家不顺眼,也不能明确地表达出来!否则,恐怕自己的位置都将不保!

????而且郭天放此时也相信李东星所说的联手方家,共同振兴平川县经济不是一句空话、大话!有了郭氏航运集团的支持,像平川县这样的穷困县,想要将其经济状况有所改变,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自己怎么就没有李东星的这份先见之明,若是能够和方家搞好关系,至少自己今天也不会如此地被动了!

????倒是关悦武、朱大军还有警察局的这些人,由于一来地位与马永福他们几人中间还差着李东星和郭天放他们,既然他们都不能够挤入那一席里,他们这些人更是连想都不去想。二来呢,则是因为有朱大军,还有警察局和方家最近的这些合作,使得他们可以说是县里各部门中与方家走得最近的一个。方家的势力越强,资金越雄厚,首先得利的必然是他们,他们又有什么可不高兴的。所以这一餐饭吃得是相当地尽兴。若不是因为县委县政府的多半个班子都在隔壁,他们之间恐怕早就开始互相闹酒了。

????“看到没有?杨均义杨厅长都亲自来了,那可是咱们的直属顶头上司!所以,以后大家对方家都上点心!多注意注意他们的安全,别让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生事,到时候,有大家的好果子吃!”关悦武笑哈哈地道。

????“那是,那是!”谁也不是傻子,看到今天的这一幕,如果说谁还不识趣的话,那纯粹是自寻没趣!就是被收拾了,也没处喊冤去。

????“郭书记,李县长,关局长,马主任和杨厅长有请!”包间外传来了方明远的声音。

????三人连忙站起身来,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出包间……